《史诗快斩》:反重力杀戮竞技场

2016年06月16日 14时35分

作者TRON

在这种走粗放路线的战斗中,打斗基本没有什么套路可言,完全就看即兴发挥,稍有失误便会血溅当场,而且大多数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家在提基洛附近的山丘上,一个非常简单的地方,在阳光下的暖和的红砖屋。白天,菜园里飘着药草的香味,到了晚上则是茉莉花的味道。门外有高大的白杨树、无花果树、苹果树和梨树。 土壤是黑色的,就像我妻子的黑发。南坡上种着葡萄,北坡种着橄榄。野生的小马在我家附近玩耍,他们常逗我的儿子玩,他也想变成一匹小马。 ——马西莫斯,《角斗士》(Gladiator,2000)

 

 

一位身材壮硕、面目狰狞的选手“空降”到了一座斗兽场中,引发了观众们雷鸣般的欢呼,而他心里所想的,却是回到家里割麦子,看着妻儿在田地另一头朝自己招手……

还没等斗士调整好思绪,手持利刃的对手们就争相涌入。于是斗士开始上下翻飞,挥舞双刀制造各种血肉横飞,作为给宙斯的献祭……等等,你一定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是的,在这片杀戮竞技场中,每个人的移动都是反重力的!

第二场战斗会被栓到木桩上被人轮流××
第二场战斗会被栓到木桩上让人轮流××

今天要说的这部游戏名叫《史诗快斩》(Epic Flail™),如果你是打斗类手游的爱好者,就会有印象在今年2月已经上架了一部“同名”游戏——《流星锤互殴》(Epic Flail)(少了一个™而已)。这两部虽说是不同开发商的作品,但在设计思路上还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流星锤互殴》交给我们的武器是一根锤子,链球会根据玩家挥动的时机飞到不同的位置,能不能准确敲碎对手的脑壳,就要看每个人对步伐的调整和对敌人步点的预判了。而《史诗快斩》同样走的搞怪路线,左手控制方位,右手控制冲刺挥刀。能不能戳死敌人,则要看你在空中乱舞的过程中能否将身位调整到敌人的薄弱位置,然后在电光火石之间实施致命一击。

之所以说这部游戏的移动是“反重力”,是因为主角在腾空之后,可以无限实施二段跳,并且完全不受重力制约,进行八个方向的空中Dash。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让角斗士全程进行“空中作业”——当然,你所遇到的绝大多数敌人(除了某些Boss)也都具有这个能力。虽然动作系统非常简单,但并不代表它的攻防判定是粗糙的。

被围攻的情况下,防具一起穿上也没什么×用
在被围攻的情况下,穿上所有防具恐怕也没什么×用
电锯
电锯会大大影响你的移动范围,在这种情况下杀人更是不易

一些动作游戏中的基本法则,在《史诗快斩》中还是可以看到的。比如正面攻击的效率通常很差,被敌人格挡之后,主角会陷入短暂的硬直,如果再执意进攻,就很容易被反击得手。“空战”情况下的攻防就更加复杂,因为敌人可以360度内发动攻势。所以在这种走粗放路线的战斗中,打斗根本没什么套路可言,完全就看你的即兴发挥。稍有失误便会血溅当场,而且大多数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白板状态下的主角相当脆弱,为了提高生存能力,我们可以使用面具、胸甲、盾牌等防具(只能捡不能买)。相对而言,你的敌人从一开始就不是处于裸奔状态(至少还戴着面具),而且场景设置对于主角的发挥而言也相当不利。不仅有让场景复杂化的平台,以及钉板、锯齿这样的致命机关,某些关卡还会对主角的机动能力做出限制,比如将其用长铁链拴在木桩上。

在杂兵已经纷纷被切菜砍瓜般干掉的时候,米诺陶(牛头人)也会乱入,光是那个撑满半个屏幕的身板,恐怕就要把不少玩家吓尿。在神话生物都被主角“庖丁解牛”之后,实在看不下去的那个神像——宙斯也会踩着七彩云朵降临人间,将当年被奎爷(God of War 2)痛殴至死的愤怒发泄到你的身上。

《史诗快斩》是一部符合“奇葩”定义的动作游戏,无论是手游、页游这些“轻游戏”,还是主机上的大餐,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识过如此怪诞的作品。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便自视为“ACT达人”你对付得了“忍龙”“超级忍”这样的硬派神作,在这部游戏中都断然不可能找到轻松的感觉。虽说它却可以帮助你弥补《角斗士》男主角的缺憾,但“马西莫斯”的归乡之路,需要你对挫折感极大的承受能力。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0
优点
反重力式杀戮竞技场,战斗过程紧张刺激
缺点
敌我外形难辨;
难度较大、挫折感太高且无鼓励性的外围设计

玩家评分请点击五角星为游戏评分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