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每日聚焦 - 触乐的全部文章

忘川02月25日4条评论
“我”是如何通过玩游戏走上学霸之路的
如果人生就像打游戏,或许学习就像RPG。
三千院子02月24日1条评论
《最后生还者》:我在一款“单机神作”里玩多人模式
根据我数百个小时的体验,在下午6点至晚上11点,你会看到什么是真正的“潜行游戏”,而进入午夜之后,网战又会回归“射击游戏”的本质,但无论是哪一种,你都将体会到比剧情模式强烈数倍的残酷。
等等02月23日0条评论
《最终幻想7》口述史(三):余波不尽
《最终幻想7》犹如一枚核弹,在它发售后,这个系列将有更多的移植、更多的合作、更多的电影、更多的补完计划,一切都被改变了。
或闪02月22日10条评论
死宅、死不露脸、死爱啤酒——我们问了问《尼尔》导演横尾太郎一些与游戏无关的事
“横尾太郎,无业。”
忘川02月21日19条评论
在中国,做一款“同志”手游
“同志在国内的生活压力很大,我希望他们在这个游戏里,有基友,有恋人,有家。”
王恺文02月20日10条评论
《独闯天涯》与创意鹰翔二十年
林广利已经很少有时间玩游戏了,但偶尔他也会在电脑上打开珍藏的《三国志4》,打上一晚上。
TRON02月18日5条评论
有一些Boss,当你把他们推倒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做错了?!”
与那些司空见惯的“一洗就白”的反派相比,这些只有在被推倒之后,才会让我们产生哀其不幸之感的悲情反派,才能让我们在通关之后久久不能忘怀吧。
段成旌02月16日7条评论
《荣耀战魂》:做到的和没做到的
《荣耀战魂》不会也无法满足所有人,它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异军突起的竞技游戏《彩虹六号:围攻》,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口碑销量成反比的《看门狗2》,它的前辈《全境封锁》大起大落尝尽悲喜,它的后辈《幽灵行动:荒野》虎视眈眈蓄势待发。《荣耀战魂》做到的能不能让它成为一款伟大的游戏,没做到的会不会让它陷于死地,只有时间能证明。
周思冲02月15日2条评论
《最终幻想7》口述史(二):30名亲历者讲述FF7开发秘话
史克威尔永远是会在一个项目上投入全部资源的公司。比如说,世嘉买了台1万美元的机器,史克威尔就要买10万美元的。
甄能达02月14日15条评论
情人节的三个故事
我们最擅长的是讲故事,所以今天,我们就还是来讲几个故事。
天双02月13日7条评论
都说《Besiege》是个“中世纪攻城游戏”,但这高达、猫娘和超级要塞是怎么回事?
在《红色警戒3》中,有一个单位叫”超级要塞“,海面模式是一朵巨型樱花,空中模式是一个武士头部,但变形的过程只是一段动画,可就是这样一个连官方都没细想的东西,硬是被人复原了出来——在《Besiege》中。
高洋02月11日14条评论
元宵佳节,我们为你准备了12个游戏灯谜
来猜灯谜吧!
fenix02月10日12条评论
我怂恿北大中文系的老师开了一门游戏课
当年,钱理群老师讲鲁迅时,经常悲壮地说,他们这一代是历史中间物,要 “肩住黑暗的闸门……”。到了我们这一代,却只有悲催地说:做一个安静的NPC,放网游一代研究未来的主流文艺去吧。
楼潇添02月09日8条评论
《仁王》在今天发售,但它为什么做了12年?
《仁王》的背后,有着黑泽明的遗愿、不出《仁王》心不死且每次试玩都不爽后沉迷《血源》从不悔的光荣创始人、想跳出前辈阴影的Team Ninja以及老做割草但相信受死的无双系列制作人。
Necromanov02月08日29条评论
《火焰之纹章:英雄》:当日式运营碰到美国市场
以当前的版本,FEH可以说是这样一个游戏:它披着非常标准的日式抽卡手游外壳,却想做成“固定收费”+“超级鲸鱼用户”的收费结构,淡化“中等付费用户”的比例。这并非日本市场当前的用户结构,却很类似另外一个地区的用户——那就是美国。从来没有被抽卡手游攻占过的地区。
忘川02月07日4条评论
他和6岁的儿子一起设计了这款桌游
他设计《魔灵传奇》,需要一把剪刀、一张纸、一根笔,和一个6岁的孩子。
或闪02月06日37条评论
《火焰之纹章》是如何成功上位成为任天堂一线IP入主正宫的
抽卡课金手游《火焰之纹章:英雄》开门红火,但是它让任天堂开始“堕落”了吗?
TRON02月04日2条评论
撕出来的游戏史:十场改变游戏业发展的官司
本质上游戏是一门生意,是生意就有利益冲突,有了冲突自然就要撸起袖子开撕。除了常见的版权、技术专利纠纷以外,历史上也有不少奇葩的诉讼事件。
甄能达02月03日16条评论
春节回乡异闻录
我们今天来一点轻松的话题,让各位编辑回忆一下春节回家期间与游戏相关的见闻,你也可以把这视为一个话题邀请,回家以后,你的亲戚朋友都在玩什么游戏,你所在城市的网吧里,现在流行的是什么?
麦天02月02日3条评论
闲聊“战锤”:它们让人类几近灭亡,它们也曾拯救过世界
今天我们聊聊“战锤幻想”世界中的斯卡文鼠人种族,以及它们拯救世界的故事。

最新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