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说是佛系玩“动森”,但欲望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呀

这也就让我觉得,很多时候大家都在被来回撕扯。

编辑祝佳音2020年04月10日 18时54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越来越晚的小罗

今天的夜话我想说的是《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你知道,我最近都在玩这个游戏,前两周玩得特别多,上班也带着,下班到家也玩,这周玩得稍微少了一点儿。

其实我没玩过“动森”之前的版本,要说接触过,那可能从NDSL的时代就接触了,但是那会儿我记得还是汉化组的汉化版本,我玩掌机的时间又不太多,反正就没怎么玩。碰了碰,没深玩,要说很认真地玩“动森”,还是这一代。这个系列中途其实也出过几代游戏,比如手机版,看起来毫无弱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玩。这次算是玩了个痛快。

任天堂在当今时代仍然把“动森”当成一个单机版的游戏来看待,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也许是一种匠人式的执著?又或者是技术能力实在是就这样了?谁知道呢?但是其实在我看来,这个游戏在我国用户疯狂的社交行为下其实已经出现了很多,呃,怎么说呢,有点儿奇怪的现象。

大家都知道的大头菜就不说了,很多行为其实和“动森”想要推行(至少它这么宣称)的理念其实不太一致,比如说我们都觉得这是个休闲游戏,你在里面不要着急,溜达溜达,跟小动物聊聊天就好——但我看到的可不是这样!我有个群,大家为了玩“动森”建的,每天都在里面讨论自己的贷款还成什么样儿了。你要说这是慢生活,我可不太信。

大头菜的价格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游戏要如何处理玩家的欲望?尤其是在现在这么一个年代,现在这么一个玩家几乎无法忍受延迟满足,所有的需求都要快速、当下、瞬间完成的年代?当然,任天堂不搞付费道具(Amiibo不算付费道具),但这种欲望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呀。这也就让我觉得,很多时候大家都在被来回撕扯。

这就引出了夜话的第二个话题,为什么世界上没出过“动森”的山寨产品?这个疑惑其实很早就存在了。可能是七八年前,或者十来年前,我就对这事儿很奇怪。那会儿还是“网络社区”特别时髦的时候,然后欧美有一个叫《第二人生》的游戏,傲立概念潮头。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对于借鉴这事儿一般也比较擅长,但为什么没有人出一个“动森”的网络版?这是多好的概念啊?大家建设、收集和装饰自己的屋子?

《第二人生》玩法上类似,但风格上大相径庭

我也为此事问过很多朋友,做游戏的、做策划的、做管理者的。他们都会摆出一副深思的表情,然后说:“题材是好题材,但是不适合中国。”——我就等这句话,接下来就问他们,哪里不适合中国?

“中国用户都喜欢打打杀杀的。” 有人说。

“中国用户就喜欢《传奇》。” 有人说。

“收不上钱的,没人会付费。” 有人说。

到这儿结论就好像截止了,我也不是没继续问下去过,但是感觉这3句话就是结论本身,你没法挖得更深了。其实我不相信,这些想法看上去都像是一厢情愿的猜测——或者说,你觉得它是这样,是因为你相信它是这样。没有成功的案例,当然——没有人做,当然没有成功的案例。

现在,“动森”又火了,我听说又有开发者跃跃欲试,准备做类似题材的项目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第三件事是,我最近经常在想,“动森”里的小动物多好啊,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新动物来了,一看,我×,这什么东西!很不开心,想赶走,但是也不好下手,于是就先让它待着。结果待着待着,就不讨厌,甚至喜欢起来了。

“动森”里的小动物的性格多种多样,但当然也有共性,如果说什么是共性的话,那就是善良、诚恳、天真。他们也会生气,会不高兴,会烦恼,但他们永远不藏着掖着,不暗搓搓地暗示你,他们喜欢你也不会故作姿态,不会欲擒故纵。他们就是直率地在路上叫住你,然后大大方方地告诉你,他们喜欢你。

这是一种多宝贵的品质啊。我永远喜欢这个游戏。

2

编辑 祝佳音

commando@chuapp.com

编辑,怪话研究者,以及首席厨师。2001年进入游戏行业,热衷于报导游戏行业内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写出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查看更多祝佳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