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一千个猎魔人

一些关于“猎魔人”系列的胡言乱语。

编辑牛旭2019年07月24日 18时22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说来邪门,最近白天明明很累,晚上12点躺在床上却精神百倍。为了避免第二天写稿时突然趴倒在键盘上做梦,我从书柜里倒腾出几本买了很久却还没看完的书,想试试用阅读来召唤睡眠。这理应是个很好用的法子,之前夜里看《克苏鲁神话》,刚翻3页就让我困得抬不起眼皮。

好死不死,昨晚拿起来的是刚刚看了两章的《猎魔人卷一:白狼崛起》,一章看完,已经是半夜两点。

我看的那篇名为“真爱如血”的故事并没很长,只是上次看了一半,因为某些事情搁置,夜里翻看时从故事中途开始读,看到结局发现精彩无比,于是又翻回去重头看了一遍,顺带还把前两章匆匆扫了一眼。

按小说里目前进度的描述,杰洛特应该只会把一把剑背在背后

还真是应了老一辈的说法:上学的时候想上班,上班的时候想上学……这本小说放在学生时代我会一口气读完,然后开心地陷入遐想中。那个时候有太多时间可以消耗,不像现在,拖延症配合交通堵塞,时间以小时计量,每天闹钟设定得比《收获日2》的DLC还多,看小说自然也只能一章一章看,如果忘了什么细节,还得翻回去重来。

“猎魔人”系列的作者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1948年生人,在他跟我同龄的时候,电视剧集应该远没有现在精彩,但他笔下的猎魔人故事已经足够媲美现代最精彩的电视剧集。尽管才看了3个故事,但这3个故事均保持着足够扎实的故事背景、清晰的人物关系和形象刻画,以及足够生动的“动作戏”,还有意想不到的结局与反转。配合“脑补”出来的画面,镜头感十足,和高质量剧集几乎无差。

说到“脑补”,在看《猎魔人卷一:白狼崛起》前两章的时候,我一直还在套用“巫师”系列游戏前两部里的杰洛特形象——想象总是有些参考才更清晰和具体嘛。虽然这两部游戏我没有玩过,但通过预告片以及一部分流程视频(云着看了一些),结合朋友的介绍,那个有些阴郁、狡猾,面相更加贴近“妖”而非人的猎魔人更符合我心中的杰洛特形象。而游戏第三部中形象更清晰,给我留下的印象也更深的那个杰洛特却因为在一个“逐步退休”的故事里,他更像是“慈父”,没法套用在类似“起源”感受当中。

年轻版本的杰洛特更像“妖”

这次看“真爱如血”时,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杰洛特已经是美剧《巫师》当中,由亨利·卡维尔扮演的形象了。在前不久公布的美剧预告片中,杰洛特负伤后散落着白发的造型、反握长剑参与战斗的身影、服用药物后脸上爆出的血管以及变色的眼睛,一切都很到位。

此前我和朋友都在担心,亨利·卡维尔的国字脸和“屁股下巴”是否太过“正派”,演不出猎魔人该有的阴森和狡猾。等到这些预告片的片段出来后,我发现“亨帅”演得很认真,也让人能感受到猎魔人该有的神态。

眼眶深是个优势,稍微低低头就显得面相很阴暗

像许多玩家那样,我是通过《巫师3:狂猎》来了解“猎魔人”系列的,而且一开始,我甚至拒绝了解——当朋友用“中世纪背景、剑与魔法”来形容这部作品时,我并不算特别感兴趣。对于中世纪砍砍杀杀的题材,我是从《天国王朝》《勇敢的心》开始喜欢,从《骑马与砍杀》开始热爱,愣是把冷兵器战斗添加上魔法,只能让我想到那部名为《女巫季节》的尴尬电影。

《女巫季节》主演之一尼古拉斯·凯奇(左)

评价都说好、价格也划算,我最终还是把这款游戏加入了库里。后来有朋友开始玩,迫切需要有人一起讨论剧情,所以我也开始了。

这真是一段非常值得的游戏体验,至少到目前,《巫师3:狂猎》已经是我心中排名第一的开放世界RPG。也许玩了《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之后,这个名次会出现变动,但《巫师3:狂猎》肯定也是我心中最好的几部开放世界RPG之一。

我喜欢这款游戏的剧情,还有剧情中的抉择选项,我会因为凭直觉救了某些NPC一命而感到开心,也会因为在对话中不小心“弄死”某人、错失一位队友而感到失望。在故事最后展现杰洛特和女儿的羁绊时,我几乎要哭出来。

也许等有儿女之后,我会重新拾起这个故事,看看会不会真的哭出来

不只是剧情,我把情感也带入了这个充满魔法和暴力的世界里。在探险进行时,我喜欢到处发掘宝物和食物,几乎收集了游戏中出现的所有美食,以及不同造型的剑和盔甲。在DLC《血与酒》的最后,杰洛特坐拥葡萄酒园,迎来正式的“退休”,我默认了这就是猎魔人的最后结局。现在偶尔回到游戏中,也只是陪叶奈法(我老婆)坐在长椅上说说话,看看宅子里摆着的武器和盔甲,喝点葡萄酒,骑着萝卜在院子边上溜达溜达。

固然,这个世界里还有许多“问号”(探索点)、杀不光的邪恶生物以及伸张不完的正义,但是这跟我已经无关,那些没来得及去做的委托,就让年轻的女猎魔人去解决它们吧。

杰洛特温暖的家,由鹤山银行赞助

抛去游戏和小说,我对“猎魔人”系列故事的改写也非常感兴趣。从某种程度来说,猎魔人这个职业有种私家侦探和赏金猎人的感觉,接受委托、查清命案或追杀要犯,“名侦探杰洛特”的外号也正是受这些任务启发而来。那么,假如猎魔人的世界像现实一样逐步走进现代化社会,进行真正的私家侦探工作会是什么样呢?

让我们大胆假设,当尼弗迦德人最终统一整片大陆(还是很有可能吧),让秩序取代混乱。于是各种族团结一心,有害怪物被有组织消灭,只剩下部分聪明的妖魔隐藏在人群里。科技不断进步,人们开始用上电器、开起汽车、住上楼房,热兵器取代长剑和盾牌,警察站上大街,法治开始取代混沌。总之,整个世界进入了20或者21世纪。

猎魔人呢?他们也许还会存在,接一些铲除妖魔的委托,毕竟这个世界不可能永远摆脱魔法和怪异生物的影响。银质长剑可能会缩短成匕首,它们方便隐藏,不会走在路上被尼弗迦德警察怀疑持械上街;也许他们还会使用装填了银质子弹、涂了特殊油料的手枪,让工作变得更加高效;猎魔人仍旧需要青草试炼和改进身体,只是这一切会引入现代医学,变得更方便快捷,更少痛苦,也保证了猎魔人的成活率;魔药从瓶装液体变成药丸,副作用也相对降低……

说起来,“现代猎魔人”的设定有点美剧《邪恶力量》的感觉呢

一千个人心里也许有一千个猎魔人的形象。感谢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塑造的美好故事,感谢波兰人的好游戏,让我们能够认识这个美好的故事,而且拥有一段美好的游戏体验。离《巫师》剧集播出的2020年还很远,尽管网飞看上去不算那么靠谱,目前除了杰洛特和萝卜的还原度十分到位,其他角色都有些……当然啦,还是之前说过那句话,让我们以成品为准。

而且,就算剧集真的“扑街”,还可以一边看原著一边“脑补”,只要想象力到位,体验也会非常不错。

1

编辑 牛旭

冥王星不是一颗行星。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