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触乐最值得阅读的10篇文章

它们未必是传播最好的文章,却是我们自己喜欢、觉得好看并希望留下的“记录”。感谢读者老爷们,是你们的阅读让这些记录真正具有价值。

编辑忘川2019年01月01日 15时00分

年末岁初,总免不了回顾。

往年回溯时,我总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可2018年却似乎结束得慢了,慢到很多人事物都没能渡过这个冬天。谁也不敢确定新的一年又会是怎样的光景。这让我在尝试做这篇年度盘点时,有了些不同以往的心境。

我记得刚入职时,曾有位老师跟我们说,他认为“应该”留在触乐的文章,不应只看重短期传播,同时需要有长期价值或深度视角,让我们几年甚至十几年后,想追溯些什么时,还能在网络上找到应有的记录。当时的这番话,让我庆幸自己能成为游戏媒体的一员,而时隔两年,我愈发意识到“记录”的珍贵——人是健忘的,过一茬忘一茬,还记得的人总有一天也会沉默。但总该留下些什么,不是吗?

在《Ingress》里打开另一张北京地图

列夫·托尔斯泰曾写过一个短篇故事:一位叫帕霍姆的农民到伏尔加河对岸,找巴什基尔人买地。卖地的人说,我们以天为单位卖,你一天内走过的土地就都是你的,价格是一天1000卢布——但你必须在日落之前回来。

这个农民的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Ingress》所投射的现实世界里,即便是寸土寸金的北京城,只要被你的双脚丈量过,那些“土地”便真会变成你的——只是这个世界没有卖地的人,只有针锋相对的两个玩家阵营。从金融街、清华、阳台山到簋街,从中国到世界,处处都是他们用双脚书写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你将看到《Ingress》这款国内“不存在”的AR游戏,是如何悄然改变一群玩家在北京的生活轨迹

为加拿大游戏提笔的河南书法家

一位精通汉学的荷兰外交官,因为喜欢中国的公案小说,创作了“狄仁杰探案”系列小说,并在海外风靡一时;一位加拿大的独立开发者,因为喜欢荷兰人笔下的“狄仁杰”,决心创作一款原创故事的“狄仁杰”游戏;一位远在河南焦作的书法家,又因为那个荷兰人眼中的大唐盛世,愿意为那款加拿大的“狄仁杰”游戏题字——尽管他此前最恨的就是电子游戏。

这位坚守中华传统文化的老者,是因何改变了对电子游戏的态度?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或许能找到某些答案

一代人来一代去:和张大春先生谈游戏

在电子游戏长期被视为“洪水猛兽”的中国,或许因为“不登大雅之堂”“不足为外人道也”等惯性思维,此前几乎没有文化人曾谈及电子游戏。本文作者因为一篇专栏文章,意外得知张大春这位享誉文坛的大家,曾也是游乐场里打电动最起劲的那个,而随着手机游戏的普及和大众观念的转变,他认为是时候做些什么,来消融这种“羞谈电子游戏”的风气——于是就有了这次与张大春先生的对谈。

除了一些文化名人打游戏的趣闻轶事,我们还将了解到他们对游戏乃至这个时代的看法与态度

在我国台湾地区,曾经是怎么妖魔化游戏的

2000年,国内一篇直指游戏为“电子海洛因”的报导,因舆论发酵招致一纸长达10年的“游戏机禁令”和一刀切式的管理,时至今日,达摩克利斯之剑仍悬在游戏行业的头顶上。即便创造着惊人的GDP,游戏行业仍需要通过“功能游戏”“文化输出”等定位,为这种休闲娱乐寻找所谓的“正面意义”,以求得大环境的认同。

在海峡对岸,我国台湾地区也曾经历过“妖魔化”电子游戏的时代,而其数十年的风向演变,当然不会尽是理性的沟通与辩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或许这篇文章所呈现的,正是我们所处时代的投影

83岁的游戏玩家

因为孙媳妇拍摄的短视频,“骨灰级游戏玩家”杨炳林意外地火了——他今年83岁,却有着20年“玩龄”。和很多人从小开始玩游戏不同,他的游戏生涯是从退休后开始,购入的第一台主机是索尼的PS。在游戏还普遍被视为“洪水猛兽”的年代,旁人眼中的老杨家很奇葩,因为“老的玩游戏,小的也玩,连外孙都玩”。

在这篇文章中,你将看到一种与你想象中全然不同的老年生活——或许,这碰巧会是你理想中的晚年生活也说不定。

两个不同版本的“803”与一个不能被提到的词

今年年中,网络上出现了一个热门话题,它的关键词在国内社交平台已不能被检索。话题的发起者是一群女性,她们曾在职场、生活中遭遇过性骚扰乃至性侵犯。众多发声者中,点点只是其中之一,然而她没料到,自己最初“指责性骚扰”的一条微博,会随着事态发展和“离职纠纷”牵扯到一起,并最终上演一场“罗生门”——只是随着影响扩大,真相似乎已经不再重要,而那场女性发声行动在给越来越多女性带来力量的同时,也因为类似点点这样的事件,面对着外界无孔不入的攻击和质疑。

本文作者采访了部分当事人,为这个事件留下了一个“切片”,至于是非对错,则交由时间评说。

仅在游戏中实现的政治理想:功利主义与策略游戏

哲学看似离生活很远,但其实和我们很近,只是平时我们缺少这样“思考”的契机。有趣的是,电子游戏成为了促使我们思考这些的载体,比如策略游戏里所体现的“功利主义”——开发者在设计策略游戏时,“奉行”的往往就是功利主义里“最大多数人的最多幸福”这一原则。这个原则不仅在策略游戏的设计当中有直接体现,也经常引发玩家们去思考善与恶、好与坏这些永恒的话题。

本文尝试用游戏来介绍一些偏重哲学的人文学科知识。这当然不是为了帮游戏找“意义”,而是给玩家“多想一步”的契机。

新津青年孙笑川

他是全网通缉的“带带大师兄”,也是月入3500的小主播;是口若悬河的哲学家,也是好吃懒做的心机怪;是直播兴起时代观众捧出的网红,也是与粉丝关系破裂后新型网络暴力的受害者——这个叫孙笑川的新津青年,或许会成为你一窥网络直播文化的入口

一个中文DOS老游戏网站的诞生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网络上出现了一个汇集中文DOS老游戏的站点,点开网页就能直接游玩的便利让它迅速蹿红,成为不少老玩家的精神寄托。和想象中不同的是,创建网站的是个90后大学生,也没什么老游戏情怀,反而是随着网站更新,他才逐渐认识到,老游戏也是正在遗失的“文化遗产”——虽然这些版权要么混乱无主、要么无人维护的“老古董”,随时有下架的可能。

这个网站仍处于灰色地带中。这里没有“新的故事”,只有“旧的回忆”

版号停发的日子

2018年3月,游戏版号停发。在零散的报道和不知真假的流言中,独立开发者、版号中介、游戏发行、一线大厂都在寻找彼此的“出口”,可仍有超过600家中小型游戏公司就此消亡。在12月的最后几天,自3月份以来首批审核通过的游戏已经公布,但它已经给刚刚过去的这一年留下了很大一片空白。在版号解禁前的一段时间里,触乐采访了这个行业的上上下下,希望留下一些可被记录的内容。


这里选取的10篇文章只是沧海一粟,是触乐对2018年的一次回顾。它们未必是传播最好的文章,却是我们自己喜欢、觉得好看并希望留下的“记录”。感谢读者老爷们,是你们的阅读让这些记录真正具有价值。

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2019年,请多指教。

7

编辑 忘川

zhangwang@chuapp.com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查看更多忘川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