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贼之海》:让Rare再次伟大

“我希望5年后,我还能站在你们身前谈论《盗贼之海》,人们也在继续玩《盗贼之海》。我们要为长期制作这款游戏做好准备。”

作者等等2018年03月02日 11时00分

六年前,我们曾提出一个问题:“谁杀死了Rare?”时间来到2018年,在《盗贼之海》(Sea of Thieves)发售前夕,创作者们希望它能让这家富有传奇色彩的开发商在未来继续焕发光彩。

Rare办公室位于莱斯特郡的美丽乡村,这间工作室希望游戏大卖,不过在Rare工作的开发者们还有另一个愿望,那就是通过《盗贼之海》来回击质疑者。

毕竟,Rare曾制作《班卓熊大冒险》《Coker》《Perfect Dark》《杀手本能》和《忍者蛙》等游戏,《盗贼之海》是他们的全新作品。Rare的粉丝们希望这间工作室能凭借《盗贼之海》走出过去几年制作《Kinect Sports》和老游戏合集的泥潭,重返鼎盛时期。

如果《盗贼之海》获得成功,那么谁能杀死Rare?

“我们怎样才能将《盗贼之海》打造成一个成功的新IP,让人们在谈论它时,就像谈论Rare的老游戏那样?”Rare工作室主管克雷格·邓肯(Craig Duncan)在提到总体计划时说,“Xbox也这样想。《极限竞速》很棒,《战争机器》很棒,《光环》和《我的世界》都很棒,那么Rare的下一个新IP是什么?过去三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思考这个问题。”

Rare为《盗贼之海》投入的时间不止三年。Gregg Mayles从1989年至今在Rare工作,据他说早在大约4年前,《盗贼之海》的雏形就已诞生,当时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设想了一种不同类型的多人游戏,让玩家们可以创作‘观赏性强的体验’”。

起初项目代号Athena,Rare甚至还没有确定将海盗作为主题,不过如今这间工作室已经为发布《盗贼之海》做好了准备。

Rare的办公室由多个房间组成,就像一个海贼奇境,《盗贼之海》的影子无处不在。主厅有海贼骷髅雕像,楼上的楼梯两旁悬挂着《盗贼之海》的旗帜。你还能看到一间定做的海贼酒馆(根据游戏内酒吧The Drowned Rat设计),开发者们在那里录制宣传视频。每间办公室都有一语双关的海贼主题名字,门外则是一艘船的轮子。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Rare在一堵外墙上建造了一排加农炮,就像《盗贼之海》中的舰船那样。

克雷格·邓肯(Craig Duncan)

Rare有大约200名员工,目前几乎所有人都在参与《盗贼之海》的制作。在一个开放式房间里有一个显示《盗贼之海》网络数据的巨大屏幕,较小的屏幕则显示游戏的预发布版本。

在另一个房间,多部游戏视频捕捉设备被固定在一堵定制的墙上,而对面墙上的屏幕展示开发人员在小房间玩《盗贼之海》的实时视频。房间里有许多视频采集工具(每个小间都有一个对着玩家的摄像头,以及接入硬件的采集设备),屏幕也很多,但你只需按下某个按钮,就可以轻松地同步录制多段视频——这是Rare专门开发的一项技术。

《盗贼之海》是Rare游戏,不过同时也是一款Xbox第一方作品,所以游戏的直播视频会出现在微软直播平台Mixer上。相比其他游戏,《盗贼之海》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观众可以在同一时间从几名玩家的视角观看游戏画面。从某种意义上讲,以玩家组队为核心玩法的《盗贼之海》是一款完美的Mixer游戏,甚至也是一款完美的直播游戏。

“作为Xbox和微软公司的第一方工作室,我们需要创作卓越体验,吸引人们使用我们的平台和服务。”邓肯说,“这是我们的工作,这也是为什么微软和索尼都有工作室。”

这句话被刻在Rare办公室的墙上。在设计团队测试和讨论新功能的房间里,你可以看到墙上印着:为Xbox制作伟大的游戏。Rare对《盗贼之海》的期望值很高,希望游戏能获得成功,不过对于成功的定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成功有不同的衡量标准。”执行制作人Joe Neate说,“收入显然是标准之一,但通过Game Pass玩我们游戏的玩家数量也是一个。人们是否为了玩《盗贼之海》而订阅Game Pass?游戏每个月有多少活跃玩家?另外,有多少玩家分享或观看《盗贼之海》的视频内容?”

《盗贼之海》在前不久的封测中获得了玩家的积极反馈,对于这款游戏的前景,Rare似乎持谨慎乐观的态度。邓肯提到了几项与直播相关的出色统计数据,例如《盗贼之海》曾连续一周在Twitch排名第一 ——Rare接下来需要做的,是将那些喜欢观看《盗贼之海》视频的观众转变成为付费玩家。

“这是一款非常值得观看和分享的游戏。”Neate说道,“我们通过Beta测试发现,很多人在观看其他玩家游玩后,也进入了这款游戏。所以在那段时间,预购玩家人数出现了明显增长。当你看到其他人的冒险时,你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就会被激发,希望亲自体验。”

“与此同时,这还是一款有趣、易上手的游戏,而不是操作门槛特别高的竞技游戏。你会看到有人以出乎你意料的方式使用炸药桶,或者让大炮将自己送到乌鸦巢……你会想我能在游戏里做什么呢?想要试一试。”

“我之所以对《盗贼之海》的吸引力如此有信心,原因有很多。在将这款游戏面向市场推出前,我们做了一些正确的战略决定。就个人而言,我希望努力最大限度地利用机会。”

《盗贼之海》和Game Pass就像一对有趣的同床者。Game Pass允许玩家支付月费订阅,然后下载、游玩该项服务所提供的游戏。微软在前不久宣布,微软工作室发行的所有第一方游戏都将在发售当天登陆Game Pass,而《盗贼之海》恰恰是这项新政下,Game Pass迎来的首款微软第一方游戏。

Game Pass向玩家提供14天的免费试用。《盗贼之海》3月份发售,如果玩家在两周的免费试用结束后喜欢这款游戏,那么就可以花8英镑订阅Game Pass,再玩一个月——从这个角度来讲,《盗贼之海》几乎就像一款按月收费的MMO。

到今年圣诞节,《盗贼之海》也许还会吸引一批新玩家,因为Xbox One将迎来销售旺季,而在圣诞假期免费试用Game Pass的许多玩家也希望玩一款不错的游戏。经历9个月的更新,届时《盗贼之海》的内容会变得更丰富。

Rare无疑希望长期运营《盗贼之海》,但有时计划跟不上变化,如果《盗贼之海》的表现未能达到预期,这间工作室或许不得不重新设想未来。就在几年前,微软关闭了另一家英国著名开发商狮头,当这家巨头做决策时,很多时候显得不留情面。

Rare希望在未来几年继续为《盗贼之海》开发内容。“这对Rare和Xbox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大IP。”邓肯在开始一次演讲时说,“我希望5年后,我还能站在你们身前谈论《盗贼之海》,人们也在继续玩《盗贼之海》。我们要为长期制作这款游戏做好准备。”

一位前Rare开发者告诉我:只要《盗贼之海》能够收回成本,它就会是Rare的最后一款游戏,他们会一直为游戏开发内容。

这未必是件坏事。就像《魔兽世界》之于暴雪,Rare相信《盗贼之海》具备持续研发的潜力。Rare的开发者们喜欢海贼——如果你讨厌海贼,恐怕很难在那儿找到工作!

在2014年,笔者在参加Rare组织的《Kinect Sports Rivals》活动时跟克雷格·邓肯聊了聊《谁杀死了Rare?》那篇文章,他告诉我:“我会让他们(Rare员工)看的,我总是这么做。”

“我对《Kinect Sports Rivals》的发布感到特别兴奋,但我也为Rare接下来的作品感到兴奋,因为那同样会是一个重要项目。”当时邓肯说。

事实证明,那确实是个大项目。

 

 

本文编译自:eurogamer.net

原文标题:《Sea of Thieves and the Rare revival》

原作者:Wesley Yin-Poole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3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