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2017将至,游戏界大佬们的愿望单上都写了什么?

《精灵宝可梦GO》大获成功,VR/AR进一步发展,独立游戏获得更多关注,任天堂即将推出Switch主机……对于2017年你有哪些期待呢?

作者等等2016年12月23日 12时07分

每逢新旧交替之际,媒体总是会进行各种盘点、回顾与展望。海外游戏行业媒体GameIndustry在一篇年终特别报导中,邀请了包括小岛秀夫、Peter Molyneux在内的许多著名游戏行业制作人、独立开发者、知名游戏公司高管,对2016年的重大事件和重要趋势进行一番简短的评论,以及对2017年有哪些期待。

触乐对部分受访嘉宾的主要观点进行了编译,原文标题为《VR killer app, Red Dead 2 and Nintendo Switch top games industry's 2017 wish list》

 

 

小岛秀夫(Kojima Productions创始人)
 
2016年是虚拟现实(VR)的一年,传统的屏幕已经有大概120年没有发生改变了,所以我认为VR的影响力将会显著地改变日常娱乐、生活、教育和文化多个方面。VR的影响力不会只局限于游戏。

2017年我最期待看到的游戏是《荒野大镖客:救赎2》(Red Dead Redemption),最想看的电影是《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

小岛秀夫

Robin Hunicke(Funomena联合创始人)

对我来说,今年最高兴的事儿就是看到像《看火人》和《Thumper》这样的游戏获得高度评价,我跟它们的开发者已经认识很久了。另外就是主持GDC颁奖,看到那么多独立游戏获得提名也让我感到高兴。小团队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制作一款风靡全球的游戏,这太棒了。

Robin Hunicke

Peter Molyneux(22cans创始人)

狮头工作室的关闭让我难过,我认识很多在那儿工作的富有才华的人,它的关闭意味着制作原创、独特游戏的3A工作室又少了一个。

《精灵宝可梦Go》获得惊人成功是2016年游戏行业的一个闪光点,每天的玩家人数超过2500万,这证明了游戏行业的真正潜力。

2017年,也许——只是也许——我们会看到《半衰期3》(Half Life 3),加布·纽维尔暗示过Valve有一支团队在做这事儿。我还希望市面上会出现一款流行的3A虚拟现实游戏。

Peter Molyneux

Cliff Bleszinski(Boss Key Productions首席执行官)

游戏行业继续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发展和变化。3A游戏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数字游戏的下载规模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大,VR缓慢地渗透我们的生活——实际上,太缓慢了。

在2017年,我想看看VR怎么发展。感觉如今我更喜欢Steam平台量级较小的独立游戏和VR体验,我总是会无视绝大多数3A游戏,因为堆砌感太明显,让人感到绝望。我将会密切关注VR和增强现实领域。

 

Ian Livingstone

《精灵宝可梦Go》是电子游戏历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它展现了这个充满活力的行业文化与经济影响力。

明年我期待看到曼城打进欧冠决赛,Sumo Digital推出《Snake Pass》,并庆祝《战斗幻想》(Fighting Fantasy)出版35周年。

Ian Livingstone

Kate Edwards(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执行总监)

2016年我发现许多新兴市场的政府真正开始重视游戏行业,认识到了游戏行业对于提高就业率和经济的贡献。

展望未来,因为游戏行业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技术驱动,我期待看到任天堂Switch和Xbox天蝎座将会如何影响家用游戏主机。我也想看看VR/AR是否能够进入大众视野。

 

Mike Bithell(《Volume》《孤独的托马斯》开发者)

从PSVR到谷歌Daydream,一批高质量VR硬件已经进入市场,现在到了VR软件开发者发力的时候了。

作为一个主机3A游戏粉丝,我希望在明年看到《地平线:黎明时分》和《荒野大镖客:救赎》在这一代以及新一代Xbox和PlayStation游戏机上的表现。另外,我一直期待看到任天堂推出新主机,我认为Switch会很有趣。

Mike Bithell

Tommy Palm(Resolution Games首席执行官)

2016年我结婚了,第一批面向消费者的VR头盔也在这一年进入市场。这让很多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能在某个交互故事中扮演主角——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就有这个梦想了。

但愿在2017年,VR市场能够迎来一款杀手级应用。我对社交VR很感兴趣。全球变暖是个大问题,我们迫切需要以一种更高效节能的方式来开会。如果在2017年全球气候会议第一次借助VR技术展开,那会很棒。

 

Sam Barlow(《她的故事》开发者)

我对2016年出现的一个趋势更感兴趣:数量更多的优秀独立游戏进入市场。游戏是个年轻的创意驱动型媒体,害怕失败是大问题。在过去,资本的力量经常淹没了创意人员的声音,对创新造成阻碍。值得欣慰的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中小型游戏开始赢得关注。

对于2017年,我最期待玩到Jason Robert的游戏《画中世界》(Gorogoa)。几年前我体验过它的Demo,当时就觉得它是那一年我玩过的最优秀游戏。

Sam Barlow

François Alliot(《王权》开发者)

2016年的难忘时刻?那得是第一届Indiecade欧洲节。我很高兴看到这个节日来到欧洲,尤其是来到巴黎。有时你会觉得,似乎游戏行业的所有主要活动都在美国举行。

我最期待看到增强现实(AR)在2017年的发展。《精灵宝可梦Go》巧妙地“侵入”了玩家们的日常生活,它的玩法并不算新鲜,不过它是AR所需要的。我认为AR是移动设备继续往前发展的下一步,就目前来看它似乎比VR更有潜力,微软HoloLens和Magic Leap都让我很感兴趣。VR体验让人惊艳,但我不认为在第一次尝鲜过后,人们愿意经常体验它。

 

Barry Meade(Fireproof Studios总监)

《无人深空》的发售也许不算2016年的颠覆时刻,但它一定是今年最有意义的时刻之一。

对于2017年,我希望看到任天堂Switch的出色表现,最想看到的游戏是《荒野大镖客:救赎》的新作。虽然《荒野大镖客:救赎》还有些问题,不过它给所有游戏开发者上了一课。在《荒野大镖客:救赎》发售前,有人说“数据表明西部题材游戏都是垃圾,卖不出去。”Rockstar的回复是:“那就让我们做一款伟大的西部题材游戏,卖出几百万份。”

Barry Meade

陈星汉(thatgamecompany创意总监)

我喜欢Playdead工作室制作的《Inside》,它是我的年度最佳游戏。

2017年,我对任天堂怎样利用《超级马里奥酷跑》《塞尔达传说》和《动物之森》改变掌机游戏和移动游戏市场版图很感兴趣。

陈星汉

Gavin Price(Playtonic Games总经理兼创意主管)

对我来说,《超级马里奥酷跑》的商业模式最让我感到兴奋。如果《超级马里奥酷跑》获得成功,那将有可能为更多开发者以付费下载的形式,向移动游戏玩家销售游戏铺平道路。

 

Simon Hade(Space Ape Games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与2015年相比,2016年的移动游戏行业出现了更多变数。Supercell推出《皇室战争》,《精灵宝可梦Go》获得空前成功,Peak和Playrix开始挑战King在休闲游戏领域的王者地位。这表明移动游戏畅销榜并非一成不变,玩家对能带来新鲜感的游戏有需求。

我希望在2017年,移动平台出现两三种新的流行游戏品类。

 

Cliff Harris(Positech Games创始人)
 
2016年发售的游戏我最喜欢《战地1》,作为一款将一战作为背景的游戏,它非常重视细节。《战地1》和《星球大战:前线》是现阶段我最爱的两款FPS。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型游戏公司对待VR的态度如此谨慎,不过考虑到《Raw Data》实现了盈利,我相信在2017年,我们将会看到几款更流行、生产价值更高的VR游戏进入市场。VR技术还处在早期阶段,整个市场只会变得越来越好。

0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