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ress》:The End

这个游戏,每时每刻都可以结束;每一次结束,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特约作者风力2016年12月21日 14时41分

编者按:风力已经给我们带来了一系列与《Ingress》相关的精彩文章,你可以在本文底部查看过往专题。

据他所说,这将是他有关于这款游戏的最后一篇文章。

 

“60级不是结束,60级只是一个开始。”

十二年前,也即2004年冬天,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在韩国服务器上玩《魔兽世界》。我英文不好剧情没怎么看,加上当时游戏设计有一些问题,以及同服玩家大都是棒子根本无法交流,韩国服务器的Ping值长年在500到800ms,整体来说是一段笑中带泪的体验。但即使是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中我仍存有一个念头,假如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至少我可以练到满级(60级)吧?

后来我就真的练到了60级。一个深夜,我和几个朋友在BRD(黑石深渊)做任务,找到了一具雕像。按照说明它是整个BRD的设计人,弗兰克罗恩·铸铁。你在灵魂状态下可以于黑石山中部的棺材上找到他的灵魂,接到一个为其复仇的任务:叛徒设计师弗诺斯·达克维尔剽窃了他的创意,你要杀死弗诺斯·达克维尔并夺回弗兰克罗恩的战锤。把战锤放进雕像下方的抽屉后只听“吭哧吭哧”声响,抽屉合上又再度打开,里面就是战利品“暗炉钥匙”。有了这把钥匙你才能开启机关以进入BRD的后半部分,与修理机器人图纸、酒吧凶器、Raid副本(MC)或是史诗战锤“Iron Foe”结缘。在2004年,以上所有概念都令人着迷。

即使在所有旧世副本都因为随机系统大幅简化了的今天,黑石深渊依然保有几分当年的神韵

而对于我来说,这个任务最大的意义是让我升到了60级(这也是为什么12年后我仍印象如此深刻)。我觉得或许会有一些不同,但很快我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同。怪物们看我的眼神没有过多变化,网还是那么卡,兴奋与狂喜之后是长久的空虚……

Ingress的“四周年庆”活动已经结束了。在两周的活动期间,所有获得的经验值加倍,活动结束后根据你的等级发放一个荣誉勋章(Medal)。勋章名为“Luminary”,图案则是传说中的“永动机”,文艺复兴时代由达文西制造的包含多个钢球的大轮盘。这可能是隐喻“Ingress玩家就像永动机一样玩个不休”,但也可能根本没什么意思,纯粹是开发者的趣味。有例为证,Niantic这公司经常搞些文艺;像是有一次发了个纪念徽章图案是蛇与苹果,我这种根本不看《圣经·创世纪》的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Ingress纪念章Eve,“苹果和蛇”

按照惯例,你获得的勋章的颜色(或说级别)与你在结算时达到的等级有关。3级以下的蝼蚁啥也没有;3至8级的甲虫可以获得铜勋章;9至12级的小型猫科动物能拥有银勋章;13至14级的大型猛兽以金勋章为他们的标志。在那之上,15级巨象的勋章是白金的,而16级狂鲨的勋章是黑曜石的——那也是你可以获得的最高级勋章。由于之前的积累,在活动开始时我已经有3750万AP而目标是4000万。双倍期间每天150万AP很轻松,实际操作里我花了3个中午完成了任务。一阵金光闪过,我达到了Lv16。

一般而言16级玩家被称为“大佬”(Dalao),之前我也曾仰望他们。直到有一天我自己也16级了,不禁想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在《Ingress》里练到满级,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首先当然是感觉非常之好啦!我之前在G+(可以理解为Ingress在国外的主题微博,供大家交流、灌水和吵架之用)上看到过一次争辩,原因忘了,结尾却记得很牢。有人说,我是16级玩家,16级玩家怎么会说谎呢?!当他这么说时,手里好像紧握一把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戴红头巾、穿小马褂,有万夫不当之勇——现在这把枪交到我手里了,焉能不喜?

“现在这把枪交到我手里了!”

其次还是感觉非常之好啦!虽然我不常和人交流、沟通,但偶尔会写一些游戏相关的稿子。在我这么做时,每每感觉到底气不足,最有力的质疑就是“你是不是真的很内行”?之前我可以说,我有xx个UPV/UPC,我走路距离是xx,我任务黑牌,等等。那些都很好,但不够普适。真正有威力的三突出,还是等级。你是16级,在你之上没有更多等级,这就是说服力。反之就算你这个黑牌那个黑牌,如果等级都没满,XM条短、充电距离近,拿什么和别人聊?(江湖上有传言,男人最受不了“短”、“近”这类形容词——演员黄觉口述,不代表本人观点)

但在那之外就没有了。

其实Ingress这个游戏真的挺垃圾的,我曾列举过它的几大问题:

游戏枯燥,你很可能每天乃至在整个游戏生涯中所干的唯一事情,就是在运动范围内和敌军反复对刷;

活动乏味。这个不展开讲了,打过Anomaly地面战的都知道,机械运动。个体意义极度渺小,成败似乎与你完全没关系(不含Inte组);

反作弊不力。一方面游戏机制决定了作弊难以杜绝,另一方面技术力低、人手不足也使得真正意义上的反作弊都没能实现,更别说防作弊了;

之前我说了这些问题,然后有些小崽子跳出来喷,“你他妈滚回去玩你的国产垃圾手游!”我当时很想说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可能活动都没参加过,UPV还是银的,就靠着自己家边几十个Po、一亩三分地,每天浇浇水上上肥终于升到8级自觉好像长大成人了握住自己的【 】感觉像握住整个世界,就敢来喷高等级玩家……但想想自己也不够格担任“高等级玩家”。那现在我总算是有底气喷回去了。

(这些都很客观。我相信大多数老玩家,无论是否16级,应该都能意识到)

其实在一开始,我刚接触到Ingress时,就意识到它是一个强调“复食性”的游戏——你每天、每时在做的事,就是把别人吃过的屎再吃一次。(当然别人也是一样)所以这个游戏能不能玩“好”,其实在于你自己行动力如何。你要是活动范围就那么大,那每天看到的肯定就是那么几个Po,至于愿不愿每天刷、能不能收获乐趣就因人而异。比如我上下班沿路大概15个Po,天气热的时候骑车,都打一遍也不费事;天冷了坐公交或开车,有些点就不好打。但不管是怎么样,这些Po我早就熟到能流利地背出每一个的名称、位置,用什么顺序可以方便地做多重,在哪几个地方容易飘到正中央(以便丢US)……你要是玩到16级,你也肯定是这样。之前我说服自己干这事的理由是“有经验啊”“要练级啊”,现在级都满了,打了也没经验;有时想到我不打没事,我打了绿军还可以重新连上,等于给他们送经验,真的有点不想打。当然我理解这个游戏就是打来打去不然怎么升得了级,可是我满级了呀,可以不用趟这浑水不是吗!

(再加上签到也黑牌了,更是失去动力,周末甘心在家咸鱼)

Ingress还有很多玩法,比如聚会、交换bio卡,以及群众们喜闻乐见的大吃大喝。但我并不以之为乐……一年前和现在我都觉得它带给我的乐趣主要是两个,首先我能看到崭新的、用百度乃至中文谷歌搜不出来的世界。比如去东京,去巴黎,去莫斯科。去这些地方你当然可以看美景,吃大餐,回来写一篇“遇见最美xx”之类的垃圾,就像许许多多其他游客一样。但我由于玩这个鸟游戏,看到了一些普通游客绝对不可能发现的风景。

我经常走到一个地方时忽然听到心里有声音在说,已经决定了,你去看xxx!我说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实在也不是谦虚,我一个独行的loser,怎么跑到xxx去了呢?但是心里的声音说,已经决定了,就是要去xxx!于是我就念了两首诗,叫Were it to benefit my country I would lay down my life;

What then is risk to me?练到16级,主要就是三件事:为了做Ingress任务绕着莫斯科二环走了3圈(每圈20公里),一日内从蓬皮杜艺术中心步行至巴黎圣母院到艾菲尔铁塔到香榭丽舍大街到卢浮宫,就着134号公路的夜风在灌篮高手的路口看湘南灯火。还有骑着自行车在南冲绳(南城市、系满市)摸完了所有Portal也是很大的。很惭愧,也就是做了这些微小的工作。

Ingress莫斯科任务路线图

反过来,因为想要看到更多奇怪的世界,以及很确定我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会看到什么,我打算把这个游戏玩下去。所以游戏的第二个乐趣就是它总给你以希望,而且你可以自由选择希望的方向和路径。假如我不是看了滨松的拼图,我不会想去这个地方;假如不是想去这个地方我就不会去坐大阪到东京的通宵大巴;假如不是坐了通宵大巴我就不会半夜在开南服务区上厕所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所以说你可以看到的风景哪,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预料……

现在我也16级了,基本上可以认为是到了某个End,但一切又好似没什么不同。我仍然每天坐在工位上打整我的两个工Po,绿军依然以每天5~10人次的频次造访。上下班路上还是那些Po,每一个我都打过几百次,很可能还要再打几百上千次……我仍然在践行之前一年中的生活轨迹,好像拿着一幅被抽掉线的高昌迷宫地图在沙漠里盘旋往复。

在WOW里我升到60级,发现了一些全新的乐趣(像是Raid之类),但最终还是失去了它。《Ingress》却不一样。这个世界如此之大,无法预测下一处目的地会是哪,又将有什么未知的景色或惊奇。这次旅行、这次探索结束了,但很快又会有新的故事。在这个意义上,这个游戏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结束”。

当然我愿意换成温和一些的说法:这个游戏,每时每刻都可以结束;每一次结束,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0

特约作者 风力

fengli@chuapp.com

我们两兄弟,信我,这波绝对不卖。

查看更多风力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