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我的《Ingress》Mission Day北京之旅

耗时11个小时,5万步,步行四十多公里。(子贡)曰:“怨乎?”;(子)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特约作者风力2016年07月12日 11时06分

前言

Ingress于本月9号在北京办的Mission Day(以下简写为MD),我也有参加。

早上6点半,我迎着晨光出门,其时西四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完成第24个任务时恰好于南锣鼓巷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夕阳余晖,那是下午5点半——总共耗时约11小时,完成任务数为24。在任务与任务之间我使用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或徒步前往,单个任务内于各Po点之间则完全靠徒步行走。

做完全部24个MD任务和官方的MD成就牌还未推送
做完全部24个MD任务和官方的MD成就牌还未推送

任务流程

这部分简要记叙任务过程中的经历和感慨,也可作为后来者参考。

Part1

#1颐和园:你可以选择从任意任务开始,但作为极西、极北的任务,先把它完成掉会好一些。Po基本都在地铁站附近。

Part2(地铁)

#2圆明园:Po都在地铁站附近。

#3北京大学:从上个任务徒步前行即可,Po都在路边。走着走着忽然看到路边有一枚蓝桶!打开一看果然全是key,显然,上一位主人即将爆仓,不得不出此下策。这些Key全部来自8000公里以外的鹿特丹,我选择其中几把留作纪念,然后把剩下的92把蓝桶一同吞食掉——我的包格也所剩无几了。

Part3(公交)

#4清华大学: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坑。所有大学都有许多校门,清华也不例外。我一时大意随便就坐了个公交到蓝旗营,结果任务要去的是东南门——事实上可以说在五道口,于是我多走了1公里。 (#3设计还不错,最后一个Po恰好在公交站,显然是让你上车继续)

#5鸟巢:五道口13号线转10号再转8号即到鸟巢,或者其实你也可以打车。这里的两个任务没什么难度,就是在茫茫大的广场上走啊走。

#6水立方:完成这个任务时大约是早上9点过,我还来得及赶去官园公园打卡。但作为一名Lonely Wolf,从一开始我没打算赢取MD牌子,所以也没考虑签到/签退。

Part4(地铁)

#7地坛:门票2元。里面有很多Po可摸,能大大享受一番。地坛公园里有很多市民,值此周末早晨,他们在公园里运动、休闲、吟诗作对。兄弟在香港时经常感慨,资本主义绿化搞得好,走着走着就是一个街心公园,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现在想想,其实内地也有,只是你平时会去地坛公园吗?我在北京住了10年,一次没去过;如果不是因为Ingress/如果不是因为MD,恐怕之后的10年、20年我也不会去。

#8雍和宫:照例十分拥堵。

#9国子监:带领你走过一条散发陈旧书卷气的小巷。

Part5(公交)

#10东四:本来以为在隆福寺,结果隆福寺在改造,任务实际上在东四三条。(我一开始判断错误走进二条,一直走到尽头发现没有通三条的路,不得不咒骂着又原路返回)这可能是24个任务中最长的一个,你在胡同里绕来绕去,(也确实领略了老北京胡同的人文特色,)完成任务时已经到东四六条了。那是中午12点太阳最大的时候,我和另两位蓝军(桂林老乡)一边交流着任务是何等坑爹,一边互相鼓励着前进。呵,那些在阳光下挥洒青春和汗水的日子!

做到这一步时我稍微有点动摇,因为时间已经过了5个小时而我只做了10个任务,而且下午一定会很热……

Part6(公交)

#11王府井:地形我比较熟悉,王府井教堂我以前常去玩。王府井教堂又叫东堂,供奉主保圣若瑟,圣若瑟是耶稣的养父、童贞玛丽亚的元配。他也是普世教会的主保,如今的天主教第266任教宗方济各,其徽章上亦有象征圣若瑟的甘松花。(涉及神学领域,不展开讲了)

#12故宫:这任务又是个坑。说到故宫,我们肯定先想到天安门,但这个任务涉及的Po实际上是在东华门,紫禁城的东角门。这一步如果你不先开IITC查而是闷头往天安门走,就铁定要中招。 但这并不等于说你查了IITC就可以不中招。我做完这一步,接下来应该是做天安门广场的任务,Po在天安门正前方。然而,你无法从午门出到天安门金水桥——限流(我记得上次来时不是这样,但我上次来是2010年)。还好我是有经验的玩家,略一凝神就想出了走西边中山公园的解决方案:门票3元即可顺利出到天安门前方。

#13天安门广场:所有Po都在天安门侧,不需要到广场侧。如果从天安门侧进来需要过安检。

#14国家大剧院:关于国家大剧院有一些我不能在这里说的故事——我想那个故事你应该也知道,那是关于国家大剧院是谁为谁而造的故事。大剧院内部装潢不错,值得入内参观,但作为Ingress玩家你得绕着它走一圈,当时真想跳进水里学习大蛋壳漂在水面上。因为我到达那里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上官烈阳将军频繁使用其“爱心”和“道理”对我进行教育。虽然不至于像在冲绳那次几乎倒毙(那是另一个故事),多少有点够呛。这算是一整天中我战意最低的一刻,但还没有低到让我放弃的地步。

#15前门:难度不大。前门开发度很高,几乎已经完全是现代化街道了。

#16大栅栏:直到今天我也不会读后俩字。

#17琉璃厂:好多卖仿古文玩的、卖笔墨纸砚的、卖书画的,等等。

Part7(公交)

#18西单:西单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2008年有一次因为下雨打不到车,我在西单等了1个小时,记忆深刻……任务本身不难。

24个任务分布位置
24个任务分布位置

Part8(地铁)

#19护国寺:很随意就做完了。护国寺说是小吃街,其实北京哪儿都有类似的小吃街。这是一个两千万人的大都市啊,欧洲不少小国全国也就几百万人。两千万人里当然不乏高官显贵,但更多的则是平民百姓,小吃街、大众消费正是为他们而设。我从平安里地铁口出来时是下午4点,还剩6个任务,这时我确定应该是可以做完24个任务了。

#20恭王府:无需进府,沿路摸即可。这里有很多人力车提供包车特色游服务,你若有兴趣,关注一下他们也很有趣——每个车夫都很能聊,而且聊的方向各不相同。

#21什刹海:略坑,需要沿湖边走一段再原路返回。这里有很多租自行车的,10块钱随便骑。看了一下那些车,我感觉还是自己走来得靠谱。

#22烟袋斜街:2009年时曾在这里吃过一次烤翅。想不到一转眼七年过去了,当时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现在都已经30了……

#23钟鼓楼:偶遇一个Po所有者是福州绿军,感觉好亲切!正所谓十年久旱逢甘霖千里他乡遇故知不如顺手就撸了罢,结果打了半天发现粉盾越打越多,原来对方也在边上,只好丢个蓝毒走人……

#24南锣鼓巷:全北京的人大概有八成都集中在这儿,另外还有24K金的纯傻逼,居然在这种地方开车!南锣鼓巷有很多吃喝,也有很多小咖啡屋(隐藏在胡同里),在那儿你可以玩猫、狗、野鸡、大黄蜂、胖头鱼……

获得最后一个图标时我顺手截了个图,差一点5万步。这数字也不算十分离谱,之前在巴黎做60拼图任务,一天也走过41000+。没有走更远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是的作为Ingress玩家我不可能没有充电宝,可是谁曾想到充电宝也没电了呢?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兄弟有备而来,于是成功坚持到了最后。7月9日我的总步数/总行走距离,可以参考下图。

MD的意义

我这里得到的数据是,报名者约1200,签退者约800——理论上所有签退者都按照要求完成了至少9个任务,那么其余400人要么是中途放弃了,要么干脆根本就没开始。完成了所有24个任务的人(那并不是必须的)数量未知,但早上6点半我出发时就看到有人完成了12个——据说他们从半夜0点任务上线就开始做——所以24个应该不会太难。毕竟我也能做到,而我又不是什么运动健将,只不是一名普通的中年玩家?

按照一般的理解(以及广告),MD会带领你游历整个城市,走过大街小巷,看到不寻常的风景,品尝特色美食,结缘四面八方的玩家:本质上MD就像是Ingress玩家的旅游节。如果你只是要完成9个任务,总体所需时间大约在3~5个小时,如此你不但可以避开毒辣日头,或许还能有更多时间停下来观察和探索。我在南锣鼓巷几乎没有片刻停留,那是因为此前我已经来过多次而且当时那是最后一个任务,在下归心似箭心急如焚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根本停不下来。换个角度,假如你头次到北京,一下子又看到这么多人而且他们手上每每拿着大鸡排、土耳其烤肉或是卷饼,拿着五颜六色的饮料以秒速5厘米的方式前进,空中飘着香气、喧嚣和薄薄暮色,你是不是也会有点想要这样生活?别忘了这是你的旅游节。

之前我曾说,许多事情你不是没能力去做,只是找不到做的理由——而Ingress就是那个理由或说机缘。我在北京住了10年却从未到过地坛公园,虽然我常去五道营、雍和宫或甚至是地坛公园门口那家金鼎轩。假如你觉得Ingress在雄心、社交或锻炼等方面都不足以吸引你,试着把它当成一个机缘,可能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比如说晚上聚餐——地点选在朝阳公园的一家“粗粮人家”,真是粗糙绝伦。与会者多达十数条友,其中不乏如花美女、热血青年,但也有嗓门洪亮、目放凶光、脸盘大如车轮之豪杰。在饭桌上大家畅谈天下大势,指点江山,在想像中建立起一道道长度或达数千公里的Link、面积上万平方公里的CF,把整个华北地区、把全中国都当成著名凉菜“拍黄瓜”轻松食下。你并不知道(也不能期待)这次聚真正能带来什么,就像世界上的许多人和事,一开始你并不知道它们会带来什么;当你真正明白时,就已经老了。

之于我

光讲普遍性是不够的,因为总有特殊。比如聚会时别人老问,你做了几个(任务)?我说,24个。他们一般会照例表示钦佩,然后得知我没去签到/签退因此拿不到MD牌子,感觉无话可说于是纷纷盛赞我的头很硬——讲一句道理,我在烈日下走了5万步30多公里,就为了拿个“头很硬”的评价?

《英雄无敌III:死亡阴影》的主线剧情任务里,一开始你先扮演正义方英雄Yog、Gelu、Gem和Crag Hack。把他们练得很强后,游戏忽然画风一变,要求你开始反串游戏里的大反派Sandro。因为正义方4英雄都是你亲手练起来的战力可想而知,游戏特地为你准备了两件威力无比的组合宝物,诅咒铠甲和不死国王斗篷。玩过这剧情的人都知道这俩宝物(尤其后者)在大型/超大地图里何等变态,结果就是你的Lich大军碾过整个地图,4个正派英雄连哼都哼不出一声就已然落败。

被碾压之后,正派英雄们聚集在一起,觉得必须要有一些威力更强的法宝才能对抗Sandro,这时他们想到了失落已久的神器“天使联盟”——由6件宝物组合而成,如今失散在世界各地。为了战胜Sandro,正义的英雄们分头去寻找神器组件,这一关的标题就叫“奋斗与寻找”(To strive, to seek)。

我玩Ingress,实质上就是个“奋斗与寻找”的过程。在冲绳的时候,我找民宿老板借了架自行车骑遍了整个系满(系满是冲绳县最南边的市,大致等于我国的县级市)。市区不谈,郊区所有的Portal,我全都到过,所有。当时的气温在35度以上,走到南边平和祈念公园Portal“东京之塔”时差点中暑,趴桌子上喝了一整瓶冰水又喘了5分钟才缓过来。但我觉得这很好,很真实:你想要这样去玩,于是你就这样去玩了,这就是玩游戏的本意。差点中暑当然很危险,那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是完全没危险的?我就坐桌前写字,手一挥把笔扫到地上,笔尖摔弯了,换个尖要800块——你跟我谈危险?

MD也一样。其实我一开始就觉得MD牌子好丑,之前在冲绳、在香港都有机会做MD,我都放弃了。这次到北京,主要是觉得牌子(任务牌,不是MD牌)比较好看,又是173承办的,你问我支持不支持,那他现在是承办方我们能不支持承办方吗?牌子虽然好看,具体能做几个我心里也没底,但,你不是要奋斗与寻找嘛。寻找的是什么?寻找的是有趣的挑战,找到之后,进行奋斗,用这种方法来获得游戏的快感。我认为在系满市骑自行车时,我确实找到了;在法国做右岸60拼图时,我也找到了;在北京MD一天走5万步做24个任务时,我还是找到了。所以我这次参加MD活动,事实上是这么个动机。

QQ图片20160712104155

你是否有感到后悔,因为濒临中暑或是疲劳或是类似的缘故?

(子贡)曰:“怨乎?” (子)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论语·述而》

你觉得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吗?

坦白说,去年12月我在冲绳参加Abaddon,一天走了27000步,当时感觉自己要死了。我怎么都没想到还不到一年,我已经能做到一天走6万步了。谁会知道以后是什么,也许7万、8万、10万?之前和我爹聊天,他说他年轻时插队,挑着一百斤的担子一天能走一百里地——年轻这个定语很关键,另外没准他有所夸张。但如果撇开那100斤的担子不提,那我一天下来走的也得有个90里,努力一下的话,千里马当不成,当当百里马也是好的嘛。

接下来你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下一个行动当然还是与Ingress有关,当然肯定是需要一些奋斗而如果真的能实现,别人看了可能会“Woooo~”的那种。预计9月,在莫斯科。

What the last?

感谢Niantic。平时我经常骂这公司SB,尤其是福建东边的小岛老有绿飞机玩超低空飞行而我从未看到官方有什么作为。但归根结底,如果没有Ingress,可能这个周六我会像葛优一样躺在沙发上看一整天的直播。那并非不美好!然而人生如果能多几种美好,那想来就会更美好一些。

0

特约作者 风力

fengli@chuapp.com

我们两兄弟,信我,这波绝对不卖。

查看更多风力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