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一个游戏老狗眼中的《Ingress》(2)——《Ingress》的七种职业

本文将向你描述《Ingress》这个游戏中的七种职业,他们对应七种不同的玩家形态。重要的是,它恰好和《Diablo2》里的职业相同!怎么会这样巧呢?

特约作者风力2015年12月11日 15时34分
编者按:上周,触乐发布了风力撰写的一个游戏老狗眼中的《Ingress》一文,文笔幽默有趣,具有科普性地向读者传递了《Ingress》这款游戏的趣味与精髓。

本篇是该文的续篇,将继续向你描述《Ingress》这个游戏中的七种职业,我们认为这能够帮助你更深入的了解这款游戏与它的玩家,更重要的是,帮助你更深入地了解和体会一款优秀的移动游戏是如何与人们的生活产生联系的。他也将从另一个角度向你展示,在精密计算的数值和付费曲线之外,移动游戏还存在怎样的魅力和可能性。

我相信,即便你没玩过、也不了解《Ingress》这款游戏,你依然能顺畅地、欲罢不能地看完整个故事。

本文将向你描述《Ingress》这个游戏中的七种职业。

“Ingress里还有职业?我怎么没听说过!不是只有蓝绿两个阵营吗?”

那是因为你之前没遇到我。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不多于1个月),我发现这个游戏有七种职业之分,对应七种不同的玩家形态。重要的是,它恰好和《Diablo2》里的职业相同!怎么会这样巧呢?

Barbarian(野蛮人)

巴巴里安,一个历史悠久的职业,早在《Hellfire》里就有了(隐藏职业,需要改配置文件),特征是身强力壮,胸大无脑。在那个游戏中,你只要魔法属性足够高就可以学法术,而魔法属性可以通过穿装备来加,所以战士学游戏里的终极魔法“天启”(Apocalypse,全屏攻击无视抗性)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野蛮人自有他的尊严,作为一个蛮子,他的法力值永远为零。理论上如果穿上足够好的装备,他也可以学天启,但他没有法力值来施放这个法术……这个职业有着游戏里最高的力量和耐力,身体是他们唯一的武器。用直播界的流行术语来说,“在下头很硬”!

很多时候巴巴里安表现为大学生或二十出头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Hack每一个Po,得到一些XMP炸弹或Resonator传感器,如获至宝。他们不太理解什么叫画多重,也不关心连线是否会阻挡别人、妨碍组织的大计划。他们只是默默地存在着,炸掉了别人的Po就欣喜,自己的Po被攻击就沮丧,偶尔参加聚会不知道该说什么,闷头吃饭。只有拿起手机他们才能回到自我的世界,因而沉溺于其中不愿自拔。年轻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身体好是他们仅有但已足够的本钱,能对抗世间一切险恶——但是,说实话,如果有那么一些智慧辅佐,可能会更好。

“野蛮人”是玩家的新手形态。

“多重”是游戏里的一个概念,把多个Po按某种既定顺序结成CF,可以获得更多经验,称之为“多重”。如果同时存在4个以上的Po,想要都造多重,需要一定的拓扑知识。

Paladin(圣骑士)

“骑士之道,在于守护。”吾友乌瑟尔的名言,时常在我心头回响。

游戏里有一种至宝,叫“工Po”和“床Po”。顾名思义,就是你在工作岗位上或是在床铺上,可以打得到的Po。游戏里对于频繁Hack同一个Po做了些限制,当然也提供一定程度上避开限制的方法——老话说得好,毒蛇出没七步之内,必有解毒草。因而,通常情况下,一个工Po或床Po,肯定会被反复Hack至白热化,to infinity,通常总是如此。那么显然地,假如竟然有人胆生毛想要来打这个风水宝地,势必招致最疯狂的反击!

我曾问过一个朋友,游戏里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他沉思后回答:“同事是绿军”。我脑海中瞬间出现一个词“相爱相杀”:两个人看到的是同一个工Po,每天见面点头微笑转身开了游戏就互相丢炸弹丢超炸丢毒转过脸来又点头微笑,那简直极大地拓宽你对于“尔虞我诈”这个词的理解程度……

正常情况下,《Ingress》里的Po都是开放的,是属于全体玩家的,是没有主权可言的。但如果你有工Po床Po,就很容易把它认定为自己的财产,从而化身为一位入口守护者。这种情绪慢慢地会进化到家边、公司边的一块区域,只要这块区域有“其他颜色”就会全身不自在,必须保持它的先进性、纯洁性。一个玩家是否会成为帕拉丁,关键就是有没有工床Po——谁耐烦每天走上1.3公里的路去打Po?如果你确实没有,那你可以考虑申请新的Portal;如果申请没有通过,你可能就会觉得这个游戏不应当是这样,然后愤而流失。我见过好些这样的例子。

帕拉丁是成年玩家的正常形态之一。国内保持活跃的玩家,大部分都能娴熟地切进这个形态。

Amazon(亚马逊)

生长于亚马逊丛林的女战士伸手矫健来去如风,奔跑着投射出带着雷电之力的长矛和箭矢,你还没来得及看清她们的相貌就已毙命——如果你不满足于工Po/床Po,就肯定要到处走一走动一动。借助交通工具到远处进行游戏的人,就像亚马逊女战士一样。那么在这里我要隆重地提到三种交通工具:公交、小型乘用客车、电动车。

公交车,主要是满足游戏里一个叫UPV(Unique Portal Visit)的成就,不过你可能会遇到等红灯;等红灯没事干啊,顺手炸个Po,是不是很合理?公交车最野的地方在于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一路上会遇到什么Po(除非你对城市、对公共交通很熟悉,但在大城市里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打个比方,周末你出门随便找个公交坐两小时,一路打过去,会有随机的喜悦。当然,这得是你有座的情况,站两个小时,一只手拉吊环另一只手凭空画手机,不时还被老大娘野蛮冲撞,那种生活还是算了。

开着特斯拉在中控大屏上玩《Ingress》
开着特斯拉在中控大屏上玩《Ingress》

小型乘用客车,就是自己开车。这里有一个误区,有时人们会说一个词“Cargress”,大概是指开车玩《Ingress》的人。你可能会想当然地认为一个人开着车在自行车道上以5码速度飞驰,不时停下来打几发——不是的。首先这违反交规定且危险,其次效率很低,你觉得会有什么Po在申请时是被人一边开车一边申请的吗?假如不是,那你为什么会相信一边开车一边打效率会高呢?车的用法是这样的:你可以比较方便地开车去到Po相对密集的地方,停车,下来走动并打Po。你的行为从此不受公交运行线路的限制,对一些公园、风景点之类的偏远但Po密集的所在尤其适用。如果你高兴,你甚至可以半夜去干这件事:谁不想做一个黑夜中的巨灵神,说去哪就去哪,说打谁就打谁呢?

那电动车比小汽车好在哪呢?这还用说吗,汽车不能走的地方,电动车能走;汽车必须要遵守的交规,在电动车眼里就是个屁。我经常看到狂野不羁的电摩骑士以30码的速度奔跑在理论限速70的高架桥上,而且不是在路边,是路中间。他们的黑发在劲风中飘扬,身上的牛仔战衣猎猎作响,弃身后万千汽车喇叭声于不顾。这么潇洒的人,世间能得几回闻?电动车最大的优势是灵活:在城市里找个停车位不容易,要找个停电动车位就简单多了,甚至很多地方你根本都不需要下车。我就经常看到频道里出现“××被攻击”的提示,等我匆匆赶到案发现场时,只看到一个骑着电摩徐徐离开的绿色背影(后半句为想像)。

中南海门口甚至门里也有Po,但没人敢问它是由谁,怎么申请来的
中南海门口甚至门里也有Po,但没人敢问它是由谁,怎么申请来的

当然土豪可以自己买架直升机、热气球或是私人游艇……前两个暂时没听说(无人机不能用),开船的却真有。福建的泉州沿海就有些小岛的岛Po被绿军占据,蓝军设法凑份子凑了大几百块钱请渔民摇橹摆渡过去打了,还不到4小时就给人打回来——据说对方乃是某渔业大亨之子,那简直就像是拥有东海霸者之证的王者,守一个岛Po如同儿戏。不带贬义的说,别人也确实是有点本事,那个Po我们让得心服口服。

亚马逊也是很常见的游戏形态。

Mage(魔法师)

魔法师有别于其他职业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我记得当年《龙与地下城OL》新开一个版本,允许玩家在特定地图里互相PK,有点像WOW里的竞技场。因为版本刚开加上那还是2006年,制作组没经验,有些设定令人啼笑皆非。比如我,一个饱经风霜、装备精良、曾亲手屠杀过红龙维拉的矮人战士,踩着机关弹簧打算飞到桥对面秒对面的法师,还飞在空中时就中了一道冰射线直接被打得粉碎,一看战斗记录那冰射线能打90D12(扔90个12面骰子)的血我当时HP好像才300多……法师的爆发力可见一斑。WOW则另有情趣:在遥远的60级年代,在偏僻的西瘟疫农场,你经常可以看到灵猴之奥爆法师在大锅周围徐徐跳动,一会的功夫就打了一地尸体,鸡啄米一样捡啊捡,有时卡了就长跪不起……是当年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

安徽芜湖地板厂
安徽芜湖地板厂

所以归纳起来法师的特点就是能打,打单个的也能打,打一群也能打。后来其他职业慢慢也都能打了,但法师比他们都要更能打,要不怎么叫亲儿子呢。

讲到这里就要普及一下《Ingress》的知识:游戏里可以获得最多经验的方式是通过联结3个Po形成一个场(Control Field,CF)。显然,假如某处有大量彼此很接近的Po,你就可以在不需要走太远的前提下建立大量CF,快速拿到经验(以及相关成就计数),一般称之为“铺地板”。每个城市、地区多少都有几处可以铺地板的卫生间、化妆室,从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中国最大的卫生间据说在安徽芜湖,是一个雕塑主题公园,大约12万平米的范围里树了100多个Po,一旦身陷其中,会有此间乐不思蜀的感觉(你可能觉得12万平这个数字有点吓人,其实只不过是300×400米而已,正常情况下大型超市像沃尔玛之类都可以达到这个规模)。

虽然建造是如此令人喜悦,但毁灭从来都比建设更快乐。游戏里的炸弹XMP,会以玩家为圆心释放冲击波,外号“九天十地菩萨摇头怕怕雷电金光霹雳掌”;一掌打出,方圆十里之内无论人畜、虾蟹、跳蚤尽数化为飞灰。换言之,XMP特别适合拆地板……地板砖越密,拆起来就越爽。游戏里生成CF固然有经验,摧毁敌方CF也有经验;生成CF的经验比摧毁多,但摧毁CF比生成它要容易。由此就产生了一种拆迁工,专门炸别人的地板和菊花……

菊花也是《Ingress》术语,指的是一个被连了多条线的Po,看起来就像个菊花的样子。游戏并没有限制连入同一个Po的Link线,所以你可以往一个Po射很多条Link。游戏既然是对抗主题,每摧毁一根敌方连线都会有经验,线越多经验也越多,所以炸菊花Po是刷经验的好方法。.对老玩家来说这是个基础操作,手熟的人30秒就能搞定满盾8级Po,当你看到攻击警报再切换过去看时Po已经被打爆了——法师并不是只会奥爆,他还会大火球!

游戏中出现过的最大菊花,据信有3000余朵花瓣,出自日本。
游戏中出现过的最大菊花,据信有3000余朵花瓣,出自日本

我曾说过这个游戏有“复食性”,别人如果吃过屎,你也得吃一次,但这指的是双方对等的情况。假如你并不希望升级那么快,不太在意自己掌控的范围是否大,只冀求某种欢快的娱乐方式,那你就不一定需要去吃别人吃过的屎,从而成为一个专门搞破坏的法师。其结果就是,别人花3个小时铺了片地板,你只用10分钟就拆干净了;别人花了好几天收集数十个Po的钥匙、造了个大菊花,你在1分钟内将其拿下。就像一个法师闪烁到你面前微笑着说,“打得不错、很抱歉、谢谢你”,然后往你脸上丢了一个大火球。这种时候,你会是什么心情?

游戏里这种人不那么多,毕竟你不能靠毁灭来生存,大多数人都是偶尔拆别人的地板或菊花,平时自己盖地板、造菊花。所以,法师只是一个偶尔才会出现的传说形态。然而很不幸,我本人就是个法师,专职法师……我认为我的想法并没有错。这既然是个阵营对抗游戏,我炸别人的Po洗别人的地有什么不对?世界并非充斥着阳光鲜花和毛茸茸小兔子,这是战争!伙计你懂吗?战争!

Druid(德鲁伊)

插播一个小故事。14年前的今天,我正和一个上海姑娘玩暧昧(相当危险,奉劝你不要学);聊到兴浓处,提及最近有个游戏叫《Diablo II》十分火爆,她说我练了个号可厉害了。我不服,就说那我们上开放战网打一打……只有真正的老玩家才知道“开放战网”,那是一个没有规则的混沌世界,其恐怖之处以人类的智慧根本想像不到。我开着我那个68级刚过Nightmare难度的Amazon出了村,就看对方使一个 Druid带了一堆小伙伴冲过来——小伙伴都像畜生一样,瞬间就把我拍死了。

我们经常讲一个概念叫“MMORPG”。RPG很好理解,MMO指的是“Massive Multi-Player Online”,即“大型多人在线”。在线也很好理解,大型不大型只是个相对的说法,但“多人”却是精髓所在。只要这个是多人游戏,人多欺负人少就避免不了,《Ingress》这游戏尤其注重这一点。之前说过8级以后再升级基本也不长实力了,容易想到这种情况下人数碾压相当可怕。尤其是在国内古累特法尔沃的大背景下,大型城市只有数百玩家,中小城市只得几十玩家,拉帮结派成群结队就更重要了。然而我所在的阵营,蓝军,向来以考拉般的性格而闻名(江湖有谚语有道是“蓝军懒绿军飞”);我本人也是个万里独行田×光,为了拔一个战略Po开车200公里但是你叫我和人打交道我就不开心的那种,所以在我身边的范围里还真没有Druid型用户。

不过福州的绿军里就有这样的人:从IITC敌情追踪插件(官方工具之一)可以看到,绿军通常晚上会在福州著名景点“三坊七巷”一家名为“胭脂”的酒吧聚会,一般有五六个人。他们可能会大吃大喝,骄奢淫逸(以上为想像),尔后出来把三坊七巷的Po血洗一遍,扬长而去。我想起当年玩WOW时有公会在频道里发的招募信息:“线上MC黑翼安其拉,线下吃喝嫖赌加桑拿,×××欢迎你的加入!”虽然当时我们已经通关Naxx而我又是一个穷困、懒惰的人,对吃喝嫖赌并不那么有兴趣,但不得不承认我觉得那样的生活确实有点意思。年轻的朋友在一起,比什么都快乐!

《Ingress》并不只是一个社交游戏,但它可以是一个社交游戏。我已经老了,老到记不得很多事情;但我偶尔还是会想起那家名为胭脂的酒吧:如果我年轻10岁,或许我也会选择那样的游戏方式吧。

Necromancer(死灵法师)

和Druid相反,Necromancer虽然也有大批追随者,血男、铁男、火男或是几十个复生傀儡……但Nec永远独身一人。他运用尸体的技巧出神入化,他善于给别人各种诅咒,他下的毒无人可解……大家都不喜欢他,然而他依然坚强地生存着,并且永远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土大师纪念活动
土大师纪念活动

是的,《Ingress》里也有些人,千方百计想要对抗游戏规则、破坏游戏规则,甚至是创造一套全新的游戏规则。比如用小号开飞机炸别人的战略Po:我就被炸过,开了20公里的山路打下的据点,别人坐在家里按按手机就给你打掉了,你心情会是如何?有些人知道小号飞机是不对的,偷偷用,有些人甚至根本不认为这有什么错……游戏里有各种各样的人,而Necromancer生活在阴影中。你如果说他们阴险狡诈,他们甚至觉得那是赞美。赌博界不是有个说法吗,出千没被抓到就不叫出千。同样的,飞机如果没被抓到,你也拿他没办法。

此外,福州的某位绿军Necromancer还真的会操纵尸体:之前有个玩家叫土大师,因白血病去世,当时福州还专门组织了拼图纪念活动;没想到时隔半年,土大师这个号神秘地又上线了,还打了别人的Po。这事情一说就明白,朋友拿他的号来用了。游戏的官方规则是禁止一个人使用多个账号游戏的——当然事实上可能这条禁令形同虚设,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但是你把一个已经逝世、大家还特别纪念过的玩家的号拿出来当小号用,还真有点像Necromancer。

必须说明,Necromancer并不是绿军专利,或许福州蓝军没有,但世界范围内有没有我不知道,可能也有。事实上,它是一种职业,或说是一种游戏方式。《Ingress》这个游戏允许你有各种各样的游戏方式,无论是像野人一样稳扎稳打,像法师一样行踪飘忽,甚至是像亡灵法一样专干黑暗之事,只要没被封号,你尽可以这么玩下去。至少我本人是能接受他们存在的,游戏嘛,只有一个职业一种玩法,事事讲道理,那还叫什么游戏?这个世界也不是用因为所以四个字就能概括的呀。

Assassin(刺客)

前面六种职业,全都是废话和铺垫,真正的精彩从这里开始,因为这个职业会推翻之前所有职业的玩法。“刺客”,这是整个《Ingress》游戏里最惊心动魄的部分。一个刺客所能招致的赞美与诅咒,可能比一个战区所有人加起来还多。

什么是刺客?

这个游戏,在几乎所有时候,都是Independent的。什么叫Independent?你自顾自玩你的游戏,想和人打交道你就约一下,出来面,不想和人打交道你就埋头玩自己的,组织也不会强制你参加聚会;你想玩得勤一点就多出去走动多打Po占Po,你要懒的话十天半个月不打也无所谓;你爱聊天甚至觉得能找到真爱,那你就加本阵营、本地的QQ群微信群,你不想说话别人找你游戏也可以不回,这都没有问题。

若你只潜心于游戏,则游戏的目标或许是那些奖牌或说成就,它们都需要积累,而这种积累难得与他人有直接关系。比如走2500公里(以前是5000后来改了)、占领 Portal四万次、充电XM达到2500万等等。这些成就很遥远,但是别人也没法帮你做,只能靠自己做。反过来说你慢慢积累,总有一天是可以达到的。比如占领四万次,你每占领一次,目标数就减1,所以你总能达到……

“你的意思是,还有做一半别人能干扰的?”

是的。我先讲一段往事,加深你的印象。那是在2002年,我在玩一个MMORPG叫《决战》。当时的MMORPG设计很有些问题,不知是谁出的主意(可能是因为DND规则里有这么一条),人物死亡是有惩罚的,EQ(无尽的任务)之类的游戏惩罚还很重:不但掉经验(经验不够甚至会降级),还得跑去捡尸体,而且你是光着身子去因为装备在尸体上——光着身子没装备,战斗力肯定不高,半道上被截杀的几率很大。你这个光着身子的人在途中如果死了会留下另一具尸体,然后你又光着身子出现在复活点,Yesterday once more……当时的韩国RPG有样学样抄袭老前辈,也做了死亡惩罚,比如《传奇》里死了可能爆装备。“我那把裁决是0~37幸运+3,当时全服就三把;爆出的那一瞬间,我眼前一黑,心跳都停了”——这是一个玩家亲口所说,我认为可信度极高。

《决战》这个游戏,画面粗糙玩法单调,可以说是个垃圾游戏。不幸的是它还学了国外游戏的糟粕,死了要掉经验,一次10%童叟无欺。打到中后期85级以上时,基本刷一晚上的怪只能打一格也就是10%经验,死一次就意味着一晚上白打,死两次欠一晚上,所以要把这游戏坚持玩下去也很考验心性。我当时还算服务器上有名号的选手,后来弃疗是因为游戏出了外挂:如果你被4个人围殴而死,外挂会算你死了4次,扣40%经验。有了这种高科技,团P一晚上打掉你两三级根本不在话下。而游戏练级区就那么几个,打着打着很容易发展成团P,这种惊喜我实在是承受不起,就AFK了……我AFK的时候倒没有眼前一黑,但是第一次被那个外挂打掉40%经验时,我眼前真的黑过,瞬间就用完了一个礼拜的脏话指标。

现在你知道今天的MMORPG有多么温和了吧?想想革命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年代,还不赶紧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

《Ingress》里也有这种会让你眼前一黑的设定,它的名字叫“守护者”(Guardian),要求你占领一个Portal(一般称之为“成就Po”)并维持主权3~150天,如果你成功守住了150天,可以得到一块黑牌,我们称之为“成就Po黑了”——就我所见,成就Po黑不了的玩家比天上的星星还多。为什么?一早我就说了,如果真要打,没有什么Po是能守得住的。就算你能充电,别人半夜3点去打,你总要睡觉吧?你能守一天两天,你还能150天不眠不休地守着?扳着指头数着天数,忽然你发现成就不长了!你再不敢检查Portal的情况,希望只是游戏出了Bug。过了一天再看成就计数,还是没动静!过了3天,你终于彻底说服自己,是的,成就Po没了,坚持107天后它被人干掉了,现在又要从0开始……是不是很有眼前一黑的感觉?

“那我把它藏起来总行了吧,远远地藏起来,藏在一个没有人能找得到的地方。”

《Ingress》地图里的Cliffside Temple(上图,山白神庙),实际上是福州永泰青龙瀑布入口的一个道观(下图)

游戏的增强地图(IITC),理论上可以查到全世界任何一个Portal的状态:它的位置以及它属于谁。此外,地图还有个功能可以查到每一个玩家的主要动作(比如占了个Portal)并在地图上绘制轨迹或标识。在此基础上,要Track特定玩家易如反掌。概括一下就是,假如真的有人起了心要搞你,你在任何地方立一个成就Po,地图上就会有标记,别人总能知道,这个游戏就是这么不友好!

现在可以告诉你什么是刺客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刺客是什么?刺客就是专打成就Po的人。跑上10~2000公里,去把别人即将变黑的成就Po打掉,看着他无可奈何甚至气急败坏的样子不动声色转身离开,这就是刺客。口说无凭,我讲个故事,加深一下你的了解。

“你知道北京西北边有座××山吗?不知道?那不重要。那个山的山顶上有个Po,我查过了,是××的成就Po,粗略一算怕是快黑了。我去的时候刚好北京前几天下过雪,地上全是积雪,特别滑。上去还好,下来的时候真是差点以为下不来了……那个Po就在山顶,边上,方圆数里之内还有一些其他Po作为陪衬但我一概不顾,直捣黄龙。我打了那个Po后他就密我说,你大老远跑来一次,就为了打我的成就Po?我说什么,那是你成就Po?哎呀我不知道啊!”——北京蓝军N某

这还只是北京周边,有些人把自己的成就Po藏在老家,因为老家一般在远方,千里之外。且不说你是否会注意到,就算你知道我的成就Po在那里,也未必能过去。“复食性”又一次得以体现:如果我为了占领一个Po吃了屎,你要打下我这个Po就得把我吃过的屎再吃一次——比如上述例子里,北京蓝军N某就不得不爬到山顶。那假如把成就Po留在老家,要打掉它是不是就得奔赴对方也许是千里之外的老家?

“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能叫刺客?”

N曾只身远赴新疆伊犁附近的小城惠远。该地偏僻荒凉,方圆几十里都没有其他Portal,看不到多少人类活动的痕迹。他叫上一辆出租车跑了20英里,下车打掉别人的成就Po(大概也就一分钟),上车返程。司机没见过这等慷慨豪迈的好汉,大喜过望之下,请他吃了两个烤包子。他也走过天山天池摇摇欲坠的木桥,看着脚下似乎深不可测的十一月冰湖湖水微微泛动,心惊胆战。他部分事迹的残暴程度,堪比我凌晨五点独自驾驶租来的电动车、吹着30节速度的狂风,奔跑在台湾南部垦丁空无一人、漆黑一片的荒山野岭。当时我的心里有三成期望——即将要去龙磐草原看日出——和七成无奈——已经走到这了,不可能转头再回去!刺客的心路历程,大概也是这样吧。

刺客的命运同样多舛。比如说,自己的成就Po——你干了别人几次以后,假如说没有人对你产生刻骨仇恨显然是不可能的。而游戏的地图又是公开地图,你能查别人,别人也能查你,你凝望了深渊,下场可想而知。一旦有什么事情被上升到“互相保证毁灭”的高度,成就Po的覆灭就只是一个手续问题:我的朋友,北京蓝军N某,至今成就牌子还没有变成黑色——或许将永远定格在141这个数字,无法再增加哪怕是一天。冤冤相报何时了?但时至今日,你再说“我金盆洗手以后再也不搞你们了,你们也别搞我”——还会有人信吗?我又想起熊耀华那句名言,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你怎么避得开?

但刺客们乐在其中。游戏嘛,各人的玩法不同。既然有成就Po这个设定,游戏又是对抗主题,我看不出这样的行为有什么问题。甚至游戏里不但有刺客,还有刺客团队:在大型活动“碎片战”中,我方有一批Shard(可以理解为某种军用物资)被困在格鲁吉亚,那里是绿军的控制区。假如不在指定时间内把碎片运出来,我们可能会输掉这场战斗,地球的自由岌岌可危!为此,俄罗斯人招募了8位死士,把他们弄到格鲁吉亚边境,然后租借了一架Ka-226直升飞机试图直接穿越边境,空降到目的地!作为一个老玩家,我知道在《文明2》里确实有核子飞弹夷平守军,伞兵从天而降一举占领对方首都的战术。那么,俄罗斯人会成功吗?

欲知后事如何,请收看本节目下一集:一个游戏老狗眼中的《Ingress》(3)——The Battle。

0

特约作者 风力

fengli@chuapp.com

我们两兄弟,信我,这波绝对不卖。

查看更多风力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