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游戏老狗眼中的《Ingress》(3)——战争

本文将更进一步向你展示,在精密计算的数值和付费曲线之外,“移动游戏”的魅力和可能性。

特约作者风力2015年12月24日 14时58分

编者按:转眼间,“一个游戏老狗眼中的《Ingress》”系列已经进入尾声,随着对Ingress介绍的深入,到了本篇,对不通过点技术手段就很难玩到的国内非Ingress受众而言,已经不能说很浅显易懂了,你可能需要前情回顾(1)前情回顾(2)来帮助理解这篇万字长文。本文将更进一步向你展示,在精密计算的数值和付费曲线之外,“移动游戏”的魅力和可能性。

“几十年后,你会庆幸自己参加了这次战争。到那时,当你在壁炉边,孙子坐在你的膝盖上,问你:‘爷爷,你在Abaddon来临之时干什么呢?’你不用尴尬地干咳一声,把孙子移到另一个膝盖上,吞吞吐吐地说:‘啊……爷爷我当时在大望路的写字楼里搬砖。’与此相反,弟兄们,你可以直盯着他的眼睛,理直气壮地说:‘孙子,爷爷我当年在Okinawa,Japan和那些他妈的Resistance Agents伙计们并肩作战!’”

系统设定

这个部分简单地解释一下Ingress里的活动。由于Ingress是阵营对抗游戏,官方的运营活动就显得尤为重要:毕竟这个游戏全世界有几百万人在玩,放任他们自己闷头打来打去,混沌中不会产生秩序,只会产生流失。所以官方设计了4种活动:

第一种官方名称叫“XM Anomaly”(XM异常,简称XMA。XM是游戏设定里神秘出现的奇怪能量,对待这种能量的不同态度使得蓝绿两个阵营产生对立),乃是游戏里最激动人心的大战,也是我们着重要介绍的内容。

第二种是“Mission Day”,在指定地点会出现一些特殊的任务,按照要求完成任务可以获得奖牌。

第三种是“First Saturday”(iFS),每个月的第一个周六在各地举行的小型聚会,包括带新人、线下交流、跨阵营沟通等社交活动,用流行语来说就是“官办小型面基”,通常欢快而温馨。国内有多个城市曾举办过iFS,而南昌和苏州即将在2016.1.2迎来“iFS”活动,欢迎新探员加入。

最后一种叫“#NL-1331”:1331是一辆车,同时也是一个游戏里的Portal。这辆车会按照运营部门需要于指定时间开到指定地点,如果玩家赶赴此处并与之互动,就可以获得一个成就奖牌——不幸的是,该车目前只在美国境内游历,据说是因为长度超过6米,黄牌办不下来入京证——一个想法,不一定对。

NL-1331号快车
NL-1331号快车

FS是小型面基,MD除非你很无聊不然只需要完成一次(拿到奖牌),1331现在已经停办了。所以我们现在说Ingress的活动、项目、大新闻,一般就特指XM Anomaly。XMA是分“赛季”的,最近这个赛季叫“Abaddon”,包括碎片战(Flash Shard Anomaly),以及两次大型战役。在本赛季中一共设置有25个最终分数(Final Score):在碎片战中获胜一次会获得1个“最终分数”;每次大型战役都有亚太、欧洲、美洲三个战区(每个战区又分为主战场Primary及三个分战场satellite),每一个战区胜利可以得到3~4个最终分数。换言之,4碎片战+6战区战。由于最终分数一共25个,显然,首先拿到13个最终分数的一方将获得本赛季的胜利。

会有多少人参加大型战役?以我参加的12.12Okinawa(官方名称是Abaddon 04,即本赛季的第四战区)为例,参加官方Afterparty的目测在1000人以上。从各渠道的资料、数据(如Portal数,为了占领这些Portal所需要的人数等等)来看,主战场两千人左右,分战场数百人应该是比较可信的数字。那么,我,一个玩家,just one,在其中将扮演什么角色?

作战规则

接下来我首先简单地说一下战区战的规则。一次大型战役中亚太、欧洲、美洲三个战区同一天开打,每个战区里有1主3副共4个战场,每个战场的战斗分为四个阶段,每个阶段的计分区域(通常会有200个以上的Portal,其中四分之一为特殊Po)各不相同。你要做的,就是在各阶段中于不同的计分区域内与对方阵营争夺Portal所有权,以及设法获取一些额外加成。具体计分规则如下:

占领一个普通Portal 4分

占领一个特殊Portal(Volatile) 16分

Link数 15条以下不计分;15~29条,120分;30~49条,250分;50条及以上,500分

CF数 5个以下不计分;5~14个,120分;15~24个,250分;25个及以上,500分

战略场 如果你能用一个CF成功地覆盖整个战区,你将额外获得对方本阶段分数的35%

*分战场的各项分数为主战场的一半*

每个阶段持续10分钟,游戏将随机选取10分钟内的一个时刻进行分数计算,所以在这10分钟里你一刻也不能松懈。阶段与阶段之间有50分钟的间隔,你可以移动到下一个计分区域的指定位置进行准备工作,比如说,先把目标Portal打下来,假如你能做到的话。

很容易看出,占领特殊Portal更为划算,怎么才能知道它们的位置分布?这个重要信息有两种获取方式,较为普遍的方式是在Hack Portal时随机获得——随机二字,耐人寻味,你试着念一下这句话“我国福利彩票的头奖随机产生”,或者是“风力在周末的微信群随机发红包互动中损失了人民币100元”。另一个严苛但不失有趣的方式则是参与大赛合作方举办的“Goruck”对抗(这是一个基于体能的对抗,类似但高于国内的拓展训练。比如说,参与者必须负重10~20磅,具体表现为一块精制板砖,在整场对抗中你要把这块板砖背在身上),在对抗中获得胜利也可以获得特殊Portal的位置情报。(并非每个战区都有Goruck环节)除此之外,战场是开放的,在战役开始前你完全可以提前占领它。毫无疑问这会让你极大地拥有先机,大战前一天晚上我看到有数十人3点多还在街上玩手机不休——不要问我为什么3点还在街上。

另一方面,组织者、战略家的任务则是统计出所有可用力量并合理进行分配:哪些人去做事前准备(相当于筑工事),哪些人参与Goruck(相当于侦察兵),哪些人实际投入战斗?具体到战斗本身,哪些人去攻占/防守哪一个Portal?假如人手充裕,一支游骑兵队伍应该遵循什么路线在各Portal之间流动支援?假如人手不足,放弃哪些Portal,注重哪些Portal?由于联结Link、构建CF都有分数,如果你要丢车保帅,还要注意不能丢太多的车或丢太好的车……我不是战略组的一员,只是个无足轻重的Small Potato,但曾担任会长、RL的经历让我大致能估计到这种战略布局的艰辛。

在实际战斗中,人员6~8人为一组,包括2个布防兵(同时也是超炸兵)和数个充电兵/投弹手。我没有数据统计,但人数优势确实是存在的:双方争抢一个Portal的主动权时如果有一方人数多出2个或以上,几乎可以确定这一方将获得胜利。考虑到一个计分区域有200多个Portal,你不太可能做到每个Po都派出豪华8人小队,更无从得知对手的兵力分布,所以出现局部以多打少相当正常。

开战

Abaddon 04的主战场是日本冲绳,分战场是韩国首尔、新加坡和新西兰惠灵顿,我参加的是冲绳场次。小组里一共有8个人:大陆4人、香港4人。指挥部发出指令,小队按指令移动到某个地点——或说某个Portal附近,找准位置然后干活。干活本身对于我们这些人而言早就轻车熟路,在此之前我们早就不知卖过多少类似的油,我们每天、每时每刻在干的事情,也就是在这样卖油。至于外人看来,情况可能是几个人面无表情各自朝着自认为是最合理的方向,低着头在玩手机。假如不是头上包裹蓝色头巾、腰挂蓝色背包、腕配蓝色手环,你其实看不出这与一个沉迷《刀x传奇》、《梦x西游》之类游戏的普通手游玩家有什么区别。

在路的另一边,或者,也只是几米开外,就有身披大型绿色织物的姑娘,是胸前绘制有绿色标志的糙汉,还有几个席地而坐,手机壳明显很“绿”的家伙。在游戏里我们为了一个Portal的所有权,不惜安置积攒了一年也不过是20多个的珍稀AXA Shield,或是把曾被认为是顶级武器的Lv8 XMP Bluster好似罗永浩开发布会讲PPT一样全弹放出;虽然没有刀光剑气,战斗依然相当白热化,而现实里敌人就在你几步开外。为什么打DOTA时我和对面互相杀来杀去却不认为那是“敌人”?可能还是由于Ingress是一个交织了现实与虚拟的游戏、“敌人”就在你身前五步的缘故吧。

话说我吃过饭后在微信上接到提示,来到了指定位置,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它将是我的游戏乃至我生命的全部。在这个计分区域里有两百多个Portal,但我们的目标只有这一个:“这里有很多猫头鹰,它们中的很多都很像,但唯有这一只是我的”。

我们闲聊了一阵,忽然感觉光线变暗了,天边有阴云遮蔽了太阳。抬头一看,不知何时面前出现了一群绿军。他们服装整齐斗志昂扬,相互小声说着话,老夫运起天耳通一听基本都是些枪在手,跟我走,大楚兴,杀蓝狗之类的……因为Portal目前是在我们手里,他们想也没想就发动了进攻狂潮:理论上真正的战斗要40分钟后才开始,但是来都来了干嘛不打?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我们也不甘示弱,事实上我们的人数好像还多一些,又掌握着Portal所有权,有一种三位大仙牢牢把持住车迟国朝政之感。今朝被那唐朝和尚打上门来,抓了功去,我们国师的面子往哪儿搁?那么我们也陷入疯狂防守——前已言之我们占有一系列优势所以他们打不下来,但我们也丝毫不敢松懈……

打到一半,有两个绿军大哥乘龙而来——乘自行车而来,来传达教主口谕。这种骑着车送信的方式有点Vintage——这年头谁还没点微信、Line、Hangout之类的工具,这还亲自来一趟,你怎么不使飞鸽传书?不过这事情让我想起了WOW里的童年:那还是国服内测,我是个部落猎人,级别有52之高——不要笑,当时52很高,服务器上能排到前20。那晚有人提议去打闪金镇,其实也就是杀小号发泄,恰好我无聊就去了。一开始战果辉煌因为闪金镇都是些十来二十级的鶸鰯,杀起来好像砍瓜切菜,后来慢慢的联盟多起来我们有点架不住,就且打且退向荆棘谷方向撤走。一招不慎我被几个人围殴致死,跑尸之时忽然看到漫天灰尘好像北京又迎来新一季雾霾,聊天里说“联盟大部队来了!”3秒之后看到大路上形形色色的联盟骑着战马、老虎、山羊或机械鸟奔腾而来,踩过我的尸体往荆棘谷方向冲去……你要知道那之前我杀的都是20级的人,他们靠着一双肉足艰难行动而我骑在霜狼上奔驰如风;现在忽然看到联盟的骑兵队,气为之夺,原来对方有骑兵!当天我看到两名绿军Biker时,也是类似的感觉。

转眼就到了两点,战斗正式开始。由于之前已经有了40分钟的强化训练,其实我对战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和之前也没啥区别。由于我不是布防兵,所要做的无非是给Portal充电或插脚,而盾未全破之前几乎不可能有脚损失,充电则是个很无聊的事,点三次未必能充上一次。10分钟战斗的前3分钟是如此波澜不惊,我甚至有点漫不经心昏昏欲睡了……

就在我如同往常一样点开Portal想要尝试充电时,发现游戏提示了一个错误?几乎是同时我的耳边响起一声惊呼,

“Enemy Portal!”

众目睽睽之下,那个我方据点居然变色了,变成了绿色,敌人的颜色。所有人的面容都扭曲起来,阵地已经失了,若无法把它夺回,我们将输掉这个据点,或许还因这枚丢失的铁钉而输掉这场战争!一瞬间数十枚XMP炸弹如同午夜钟声般被连续投下,闪耀着红色火光的冲击波翻滚着泛开,大家右前手点击屏幕上“发射”二字的频率前所未有的高。抬头看看路对面的敌人,他们脸上仿佛带有某种嘲讽和笑意——我能做什么?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丢下炸弹,试图“恰好碰上队友也丢了尽可能多的炸弹”、“炸弹叠加在一起恰好秒掉对方的AXA盾乃至Resonator”、“对方失去Portal控制权后我方恰好有人第一时间将其占领”。这个愿景里包括了太多恰好因而难以实现,反过来又促使大家点击屏幕的频率再提高10~20赫兹。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千年、一万年,在反复点击与刷新中我仿佛看到Portal闪了一下白色,连忙点进去想要部署一个Resonator然后看到一行无情的提示,“Enemy Portal!”这种“感觉能占领——尝试占领——提示不能占领”的事情我记不清发生过几次,理论上不会多于三,想像中大于一千万。我的心情就在这种撕裂时空与逻辑的神秘莫比乌斯带里反复飞升和沉沦,看不到尽头。

**从游戏规则来说,你的任何动作都要消耗XM能量,能量消耗完了就要吃能量块补充。这个吃的过程需要几步操作,如果网络不是那么顺畅,你的操作出现2~5秒的真空期,这个真空期里你对团队、对局势是零输出零贡献。此外,刷新界面等操作也可能导致0.3~1秒的真空期。假如数名成员的真空期出现重叠,就有可能成为对手的机会。容易看出,人数多的一方真空期更不容易重叠,这就是人多的优势所在。**

又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等到一位头顶华冠、身骑白马、颤颤巍巍前往西天取经的老法师。就看老法师爬到山顶心中默念阿弥陀佛然后把那帖子这么一揭,嘿,你猜怎么着,Portal又给我们占回来啦!

这次轮到对方着急了,他们开始疯狂点屏幕,但是这有什么用呢?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个故事是《一千零一夜》里的,叫“终身不笑者的故事”,大意是说一个年轻人,我们叫他“狂拽屌霸炫酷龙少”。龙少没钱跑去给十个老头儿打工,发现这十个老头都不笑,很好奇。后来老头一个个死了,最后一个老头要挂时龙少就问,你们为什么不笑,有什么梗。老头说呵呵,你不会想要知道。龙少肯定不依啊就继续问,老头说那你这是自寻死路——你去开那个门吧。龙少就去开了门,走啊走走到个地方忽然被一只大鸟抓起来飘洋过海来到女儿国。女儿国里没男的所以他很值钱,娶了女王当了国王每天【 】十个宫女什么的。女王说你既然是国王,这个国家的一切包括我自己都是你的,但你要记住,那里有个门你千万不要开……

龙少在女儿国里过了七年幸福生活,贪欲战胜了理智,决定要去开那扇门——之前自己的奇遇不就因为开了门吗?我龙少怕过什么?于是他真的去开了门。门后站着的就是当年抓他飘洋过海的大鸟,只听哼哼哈嘻一声吼,大鸟又把他抓起来运回了海的这一边,财富、王国、老婆,全没了。他痛苦啊,他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就这样过了两个月(原文没有交代龙少为什么俩月不吃不喝也没死),忽然空中响起一个声音,“(傻逼,)已经失去了的东西,你再要想得到它,那谈何容易,谈何容易啊!”

故事的结局是龙少回到屋子里,猛然醒悟,之前那十个老狗的经历肯定也是这样。于是他也陷入这毅种循环,终生不笑,一直到死。我讲这个故事,当然可以有很多隐喻,但很明显我要说的就是那句话,已经失去了的东西,你再要想得到它,那谈何容易啊!在那之后的几分钟里我们真的可以说没有也不可能再给对手以任何机会,一直坚守直到计时结束。事后总结发现是因为我们没有计算绿毒冷却时间(一个严重的错误,但此前我们并没有类似大战的经验),在战斗中被对方用绿毒直接获取了Portal控制权。在之后的两次战斗里我们都特别留意了这个问题。

接下来的一场里我们防守固若金汤,对手的攻击如同海水无力地漫过沙滩而又徐徐退去,一种大型抚摸。值得一提的是战斗前对方跑来给我们分发小纪念品,这让我们十分惭愧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准备任何手信,仅是报以羞涩微笑——你姑且这么理解吧。打完之后我们还合影留念,这种留念的意义,下面还要讲到。最后一场我们要防守3个普通Portal,由于种种原因,最后丢失了其中2个,守住了其中之一。

2015.Dec.12th UTC+9 17:11,仿佛伴着天边霞光的黯淡有一口无形大钟在虚空中鸣响,Abaddon 04 Okinawa的战斗结束了。

QQ图片20151224154737

绿军在Abaddon 04(冲绳战区)中获得胜利,从而获得了4个最终分数,计分牌来到了8:9,蓝军仅以微弱优势领先,局势变得微妙起来。不过,在紧随其后的米兰战役中蓝军直取米兰、格但斯克和波尔图三场,最终以5392对3292的总比分获胜,再入4个最终分数,从而以13分的总成绩提前宣告本赛季的胜利。虽然绿军后来又赢得了奥克兰战役但已于事无补。最终比分定格在13:12,蓝军保持了两年以来赛季不败的成绩,Vi va la de Resistance!

战斗的意义

在这场大型战役里我处于什么位置,通过以上描述你应该不难看出来。3场战斗中(第一场我因故未能参加)我和我的队友守住了3个Portal,为本方贡献了一共36分,平均而言我贡献了4.5分,大约占我方总分的千分之一。这,就是我花了快一万块人民币,千里迢迢跑到冲绳三天的意义。战争机器如此庞大,我只是其中的一枚小小螺丝钉。想明白了这一点,我会因此沮丧吗?

还不止如此。战役持续3个多小时,战斗时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停点手机,一秒五下不算多。很难想像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还会有这么落后的战斗方式、游戏方式。你可能听过一个段子,说的是某个工厂用流水线生产肥皂,结果机器故障导致部分肥皂不合格,比正常肥皂要轻。技术大拿花了半年时间研究出一套传感装置探测轻的肥皂然后排除,民科则是找来俩大电风扇对着流水线吹,轻的肥皂连盒一起被吹跑。我本来是不喜欢这种风吹肥皂盒的故事的,因为太投机取巧而并非所有事情都可以投机取巧。但如果具体到Ingress的战斗,那我倒是觉得这种“风吹肥皂盒”式的民科可以适当来一些,不然光是狂按屏幕也太无聊了。

所以,无论你相信与否,Ingress目前的大战实际上是有设计问题的:个人的成就感实在太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此外游戏运营方试图打造的概念是“我们虽然在游戏里对抗,但我们在现实里是朋友”——比如上文所说,我们一方守Po一方打,打完之后两边合影留念,纪念这个我们曾为之奋斗过10分钟的Portal。这个概念对于其他活动如iFS,那是相当好的,但对于XMA这种对抗程度相当高,双方站在同一个地方拼命甩炸弹的活动,至少我个人感情上不太容易接受和几分钟前的敌人畅快交流——我应该说什么,打得不错,谢谢你,抱歉?回想平时我们在群里的聊天,除了带新人、膜拜壕、泡妞这种任何网游、任何社交群里都不会少的内容以外,说得最多的无非是xx又把xx打了我要去打回来,xx又盖了xx我要去拔掉,xx的成就Po好像快黑了找个时间去炸吧——说的都是这些,而这些好像很难拿出来与敌对阵营分享。吾友风清扬说得好,要破招,首先要有招可破;如果你希望我们坐下来一起聊,那起码也得有可聊的内容啊。

最后讲几个故事吧

首先是以往赛季的故事。以前的赛季是总积分制而非最终得点制,你的每一点贡献理论上都会贯穿整个赛季,所以玩家参与感比较强,有能力的人甚至可以赶场去把所有战区全打一遍。但是这个设计也存在问题,那就是假如在一个战区里大量失分,可能会造成局势大幅度倾斜。比如在Persepolis赛季里,蓝军在荷兰乌得勒支战区获取了3000分的优势,而前三个战区过后双方总分之差还不到300。这个战区一下子把双方差距放大了10倍,导致绿军在最后一个战区里无力回天。最终蓝军以22575:22146,区区431分大约2%的微弱优势取胜,荷兰的家伙们功不可没。

痛定思痛,为了避免一个战区的结果过多地影响整个赛季,在Abaddon里游戏规则就改成了最终分数制,以“游戏人物支持”的形式体现。比如绿军赢得冲绳战区的胜利后,他们就获得了ADA(A Detection Algorithm,一个能通过图灵测试的AI,游戏设定里是蓝军的领袖)的支持,这个支持价值4个最终分数。颇有意思的是,米兰战区对应的人物是Roland Jarvis:游戏设定里他是野心勃勃的雕刻家,参与到xx计划中结果粉身碎骨但阴魂不散,乃是绿军的带头大哥。结果蓝军赢了米兰战区,获得了Roland Jarvis的支持——蓝军领袖支持绿军,绿军大哥支持蓝军,其情形好像令狐冲和封不平打架,气宗的徒儿剑法高,剑宗的师叔内力强……这个设定泛着一股起点作品的味道,没事就反转一下,转得几下你都不知道自己头该朝哪一边了。(Ingress的故事背景相当起点化,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查一查)

赛季一开始的战斗是“快速碎片战”(Flash Shard Anomaly):碎片会在某个被事先预告的时刻出现在特定城市的随机Portal上,在指定的时刻如果该Portal被连接到另一个Portal,碎片就会迁跃过去。而双方就各有一些目标Portal,成功让碎片迁跃到目标Portal(俗称“射门”)将获得1个点数,碎片战结束时,点数多的一方获胜。大局上来说,运营方选择的4个城市里蓝绿军各有2个优势城市,这也是十分公平的。但在2015.10.24的伦敦战役中,蓝军在劣势情况下通过一个BAF(Big/Bad Ass Field,指那些超级大、在世界地图上也清晰可见的巨型控制场)成功盖住了伦敦乃至整个英国,从而遏制了绿军一鼓作气的势头,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最终反败为胜!

覆盖了伦敦乃至整个英国的BAF(图片来自**知乎用户“透明壕”)
覆盖了伦敦乃至整个英国的BAF(图片来自知乎用户“透明壕”)

另一种形式的碎片战则是发生在战区内,3个分战场各会刷出4枚碎片,每把1枚碎片运送到主战场可以获得600分!要知道,即令是极大优势下,主战场的分差也不过只有3000左右。换言之如果你能把12个碎片全都运过去,将会获得压倒性的分数,从而瞬间结束战斗!因为这过于美好,所以根本不可能实现:双方都防范着对手的射门动作,后卫们拉了百八十条防守Block,织就天罗地网,梅西来了也要铩羽而归。在几乎所有战区的战斗中都没有任何碎片真正地被送到主战场,几乎是所有……

游戏中的碎片会在游戏中清晰地显现出来,就漂浮在Portal上方。如果多块碎片位于同一个Portal上方,你就会看到它们原来的形状:一个漂浮的人头。你会想到什么?我觉得这很像是修仙小说里被“死亡一指”秒杀后裂解成若干块而又充斥着怨念,不甘心就此逝去的痛苦灵魂
游戏中的碎片会在游戏中清晰地显现出来,就漂浮在Portal上方。如果多块碎片位于同一个Portal上方,你就会看到它们原来的形状:一个漂浮的人头。你会想到什么?我觉得这很像是修仙小说里被“死亡一指”秒杀后裂解成若干块而又充斥着怨念,不甘心就此逝去的痛苦灵魂

Charlotte,中译“夏洛特”,长期以来是一个充斥诗意的词汇。这里所说的夏洛特指的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工业城市,虽然金融业发达银行众多甚至有全世界最大银行——美洲银行——的总部,人口却只得区区200万(北京朝阳区有300万人),市区人口不足百万。这里虽然有那么几栋大楼但主要建筑都是两层以下的平房,从任何角度来看,这就是个资本主义新农村。此外,它同时也是Abaddon 03战区的分战场——又一个绿军主场,绿军在此以1061对489的比分轻取对手(对于分战场来说600分的差距就已经很大了,作为对比,本战区的另一个分战场匹兹堡,比分是478:512)。

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然而,有一小撮不知好歹的夏洛特蓝军分子,运用了旁人难以想像的特殊技巧,成功拔除沿路所有障碍,联结了仿佛星星之间般浩瀚的距离,实现了之前没有、之后恐怕也不可能有的壮举,硬是把4枚碎片运达了主战场新奥尔良(就是KFC的那个)。在此之前绿军一直有压倒性优势,截至到第四阶段前,地面战的比分是3524:4601。然而,4枚穿越上千公里沙漠破空而来的碎片为蓝军凭空增加了2400分,从而让他们在Abaddon 03美洲战区的搏斗中以5924:4601奇迹般获得最终胜利。这场胜利极大地改变了局势,导致本该是6:7的大比分变成了9:4,对蓝军的最终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我不知道是哪些蓝军探员完成了这次行动,但在我有限的网络游戏经历当中,暂时还找不到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成就——你曾拥有全国第一只凤凰又如何?别人的行动影响了整个世界!

游戏中还有一种早期的碎片战,形式更为朴素:世界各地随机刷出碎片,对战双方设法控制碎片所在Portal并以上文所提到的方式令其逐步跃迁到指定地点。“世界各地随机”是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真的是随机分布在世界各地,其分布之散乱,超越了国籍、种族、贫富……指定地点是哪儿?蓝军目标是基隆,绿军在旧金山。换句话说,你可能要把碎片运输上万公里!……让我来讲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

世界各地随机
世界各地随机

话说有五枚碎片,出于某些前提,被运输到冰岛的雷克雅未克,一个蓝军控制下的城市,保护起来:假如我们无法射门,至少不能让对手有射门的机会,对不对?但是后来一个德国的行动小组决定搞一点动作……他们首先把碎片从冰岛运到了摩洛哥(我之前描述过这条Link,它长达5000公里),接下来打算把它从摩洛哥送到突尼斯,埃及,以色列,马尔代夫,最后是基隆——这条折线贯彻了半个地球,距离预计超过18000公里。假如这么长的过程中一点事都没发生,那才是奇闻呢。

首先他们遇到了一条Block。这条Block从伊拉克连到埃及的某个度假酒店,试问你要如何毁掉一条2000公里外的长线?你只能靠当地的兄弟。于是他们联系了一个恰好也在埃及度假的蓝军兄弟。正所谓天下蓝军是一家,一听要参与这种大新闻,蓝军兄弟二话不说就打车过去要拆线——但他失败了,酒店看门人不让他进去,他只能悻悻走人。你以为这就完了?天真。过了两天,这个兄弟估摸着看门人应该忘记他长什么样了,就又打了个车过去:这次他成功了。他进入了酒店,拆掉了那条本以为是坚不可摧的Block——酒店看门人对此亦有贡献。

接下来的困难是路线被另一群阿拉伯玩家蓝军挡住了,原来他们建立了一条防御Block来确保另一枚碎片的安全,为了建立这条Block他们在沙漠中驱车4个小时……德国人当即与其交涉,请他们回去把线拆掉,德国人愿意支付4小时车程对应的汽油费用,然而被拒绝了:阿拉伯壕们说呵呵油是什么?德国人并没有放弃,通过检索IITC(游戏地图)他们找到了一名当地的蓝军兄弟可以用投绿毒的方式破坏这条Block,不幸的是蓝军兄弟等级不够。于是他们从英国和加拿大通过观察IITC,远程指导这个埃及兄弟升到5级,从而破坏了Block……

终于他们把碎片运到以色列,就在万事俱备,碎片即将抵达马尔代夫之时,又一条新的Block出现了。调查后他们发现这是一个绿军飞机小号通过飞行模式建立,换言之除非也用飞行模式否则根本不可能简单清除。通过向游戏官方申诉,这个小号被封,但Block并未撤消。由于这条Block的存在,最后碎片未能顺利出境而是落在了以色列绿军手中,它们被送往黎巴嫩、格鲁吉亚,它们的目的地则是美国旧金山。情况已十分危急,假如不在指定时间内把碎片运出来,我们可能会输掉这场战斗,地球的自由岌岌可危!为此,俄罗斯人招募了八位死士,把他们弄到格鲁吉亚边境然后租借了一架Ka-226直升飞机试图直接穿越边境,空降到目的地!据说其中一位死士还在该次行动的Hangout(可以理解为国外QQ)群里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主体内容乃是一只大手,图片配的文字大意是:来自共青城的铁拳!(图片过于暴力不宜展示)这件事果真从头到尾都弥漫着俄罗斯Style。

故事的结局不那么美好:直升机成功降落在格鲁吉亚,但他们没能赶上战斗,碎片已经被运走。不过这种事情我总觉得你努力过、有体验就是好的,是一种真正的胜亦欣然败亦可喜。人的一辈子有几次机会坐直升机空降到格鲁吉亚?限于种种原因,你可能无法参加战斗;考虑到多方限制,你的努力未必有相应回报;即便已经十分努力,最终的结果仍然可能让你绝望:我按要求守住了Portal,但冲绳战役仍然输了3000分。个人在集体面前虚弱无力,3000分靠我一个人的话走到死也赚不出来。可是那又如何?我来过,我战过,在面临抉择时我没有退缩。

几十年后,你会庆幸自己参加了这次战争。到那时,当你在壁炉边,孙子坐在你的膝盖上,问你:“爷爷,你在Abaddon来临之时干什么呢?”你不用尴尬地干咳一声,把孙子移到另一个膝盖上,吞吞吐吐地说:“啊……爷爷我当时在大望路的写字楼里搬砖。”与此相反,弟兄们,你可以直盯着他的眼睛,理直气壮地说:“孙子,爷爷我当年在Okinawa,Japan和那些他妈的Resistance Agents伙计们并肩作战!”

    0

    特约作者 风力

    fengli@chuapp.com

    我们两兄弟,信我,这波绝对不卖。

    查看更多风力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6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