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战争:三国》新DLC的得与失,以及由此引申出的一些“历史问题”

Creative Assembly听取玩家意见,改进了一些游戏中的细节,但也新挖了几个坑。

作者Ofanim2020年03月18日 10时53分

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这篇文章来得有点晚,我没有能够针对《全面战争:三国》的每一个新出的DLC做出及时点评,但在《全面战争:三国》的新DLC《A World Betrayed》上线前写下本文,我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价值的。

我在本文中主要想讨论几个问题:《全面战争:三国》的上一个,也是第二个主要DLC《受命于天》(Mandate of Heaven)究竟品质如何?以及由此引申出的另一个问题:《全面战争:三国》的制作组Creative Assembly对中国历史的了解究竟有多少,他们又是如何取舍和处理有关史料的?最终,我们能对游戏接下来的更新抱有多大的期待呢?

过而不悛,亡之本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

历史上的“八王之乱”,把西晋政权从上到下打了个稀巴烂,《全面战争:三国》的第一个大型DLC、去年8月上线的《八王之乱》(Eight Princes)也拿出了同样水准的表演,在Steam评论区里留下了一片狼藉,最终获得了36%的好评率。

“多半差评”

造成这个现象的直接原因当然是这个DLC制作得过于敷衍,但究其根本,我认为还是游戏机制上的:“全面战争”系列只喜欢制作一两个主要角色,其余人物全部随机生成的传统艺能与中国历史背景的冲突 。直观来说就是,“全面战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历史模拟游戏,在游戏中鲜有历史逻辑可言,将这一套硬搬到复杂的中国历史之中,水土不服几乎是必然的。

时隔半年,今年1月份推出的新DLC《受命于天》新增了6个可玩派系,分别是汉灵帝、刘宠、卢植以及张角、张梁、张宝三兄弟。简单来说,就是增加了东汉朝廷与黄巾义军的势力。在我看来,这就是整个DLC设计最为出彩的地方——DLC的命名非常讲究,苍天与黄天,谁才是真正的“受命于天”?

陈王刘宠是东汉末年宗室诸王中最有能力的一位,史载:“中平中,黄巾贼起,郡县皆弃城走。宠有强弩数千张,出军都亭。国人素闻王善射,不敢反叛,故陈独得完,百姓归之者众十余万人。”刘宠在黄巾军起义时有非常突出的表现,可惜建安二年被袁术派人刺杀。CA做出了刘宠,说明他们还是花了一些心思研究东汉末年历史的。

刘宠和卢植的玩法大体上是相同的,通过战斗获取的独有资源点数来解锁拥有强大Buff的特殊道具。不同之处是,卢植处于前线,需要速战速决,刘宠的位置相对要安逸不少。

张氏三兄弟有独特的任务线、独有的资源和独特的科技树,热忱和热情是黄巾派系的核心,热忱代表部队的战斗力,需要通过持续的战斗来维持,如果玩家停下脚步,那么就意味着大计受阻,热忱值就会不断下降;黄巾军的部队和据点则会传播热情,热情会导致公共秩序的不断下降,还会影响到周边地区,只要不断斗争,就会涌现更多的义军,给汉帝国以沉重的打击(也会打击黄巾军)。

汉灵帝刘宏拥有特殊机制——帝国朝廷,朝廷中文官党、宗亲党和军阀党3股势力争权夺利,每个派系的影响力都会带来正面或负面的效果,开局时将由文官派系执掌大权。

朝廷内部的派系设定很明显借鉴了《欧陆风云4》中大明的派系系统,派系会随着影响力的变化起到不同的效果,通过任命派系成员担任官职和事件来改变各个派系的影响力。皇帝的独有资源“政治影响力”会随着时间而增长,可以用来罢免官员和吞并帝国中的其他势力,可以简单理解为,皇位坐得越久,威望越高,行使权力越方便。

文官党影响力

从P社学来的可不光是派系

值得一提的是,CA这次在考据上也下了更多功夫。《受命于天》当中,无论是东汉朝廷的三公九卿和廷臣,还是地方上的帝国官员,都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连张氏兄弟手下的黄巾军将领也没有任何一个随机角色,与《八王之乱》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CA还为一些角色加入了自己的历史事件,如袁绍起兵、袁术称帝等。

不难看出,CA作为一家老到的开发商,已经敏锐意识到了导致《八王之乱》失败的问题,在《受命于天》中有针对性地做了一些改进,并且尝试加入更多的历史模拟元素。

善作者,不必善成

或许是先天不足,或许是努力不够,尽管《受命于天》看起来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但它的实际表现仍然难以令人满意。

不妨拿以上两图来玩个找茬游戏:游戏开局时共有多少处历史错误?文末我公布答案 

从历史逻辑来看,帝国朝廷的设计着实有些诡异。

首先,是游戏中的文官党由宦官领导。要知道,自延熹九年(公元166年)到中平六年(公元189年)这23年间,东汉最为重大的政治事件就是由士大夫与宦官对立而引起的“党锢之祸”。在游戏开局的光和五年(公元182年),司徒陈耽与议郎曹操一同上疏弹劾依附宦官收受贿赂的太尉许馘和司空张济,随后,陈耽遭宦官构陷下狱并死于狱中。然而在游戏中,陈耽却与十常侍一道成为文官党的成员……

陈司徒若是泉下有知,恐怕棺材板都得给你掀喽

宗亲党则从命名上就有问题。宗亲指的是以姓氏为区分的同宗亲属,然而除了储君刘辩,游戏中其余的宗亲党成员均为外姓。事实上,东汉诸王需要就国,也就是说,皇帝的亲兄弟们全部要到自己的封地里边待着,留在在中央的力量也不足以形成左右朝政的势力。刘表身为宗室,受到党锢之祸牵连,也只好逃亡。将这个派系改名为“外戚党”显然更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并且,由于没有外戚派系,大将军何进被划分到了军阀一党,实在有些令人啼笑皆非。

军阀党的描述为“试图分散帝国内部的权力”,这可能是根据汉灵帝“改刺史,新置牧”的政策来设计的,那么这个政策的受益人有哪些呢?中平元年(公元184年),皇甫嵩领冀州牧、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刘焉为益州牧,此外,黄琬为豫州牧、刘虞为幽州牧。可是,这4位在游戏中均未出现在军阀党的名单上。

即便不考虑历史逻辑,这个派系玩法的设计也难以令人满意。文官党提供的属性几乎全是负面效果,两个增益也没什么太大的价值,这使得文官党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让玩家体验一下“清党”的感觉。于是,玩家很快就搞出了敲诈勒索的手段,将文官派系的成员短时间内全部逼走,虽然1.41版的更新中CA修复了这个Bug,可惜魔高一尺,玩家们又发现,将宦官们收为养子,然后轮流立储,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张让是我儿,赵忠是我女”

清洗文官党之后,玩家就能在宗亲和军阀中二选一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虽然宗亲党和军阀党的属性是以增益效果为主,但任命官员就会有大量的俸禄支出,而清空整个朝廷能得到巨额的财政收入。一旦玩家明白了这一点,派系系统就彻底失去了意义。

可以推测,制作组的想法是希望通过这种形式来表现出东汉末年朝廷腐败、财政崩坏的现状,但以如此粗暴的方式与游戏最为核心的数值捆绑在一起,自然难以得到好的效果。游戏中,汉室的胜利条件是消灭黄巾军,玩家通过上述方法在游戏开局即可获得巨大的经济优势,十来个回合就可以轻松获得游戏胜利。

黄巾军有特殊的改革系统和早期就能解锁的特殊兵种,但是面对庞大的汉帝国,玩起来比汉灵帝要难上不少。不过,这个难度更多的来自于AI的表现,无论玩家选择张氏三兄弟中的哪个,恐怕都难以抑制打死另外两个的冲动。

整个DLC中游戏体验最好的就是新增的“无地征募”模式了。无地派系可以在任何非敌对势力的领土上征募部队,在这个模式中扮演刘备,可以真实体验到他颠沛流离、建功立业的一生,还是值得一玩的。

行百里者半九十

《受命于天》存在的问题也不光只有这些。蹩脚的汉化现在是差评的最大来源,此外,大量的历史事件似乎完全没有前置条件和事件逻辑。

例如,黄巾军已经占领了整个河北,但袁绍还是会跑到冀州起兵,然后瞬间被灭;凉州之乱只有北宫伯玉起兵,完全没有后续;袁术称帝根本不受环境限制,更神奇的是,袁术称帝后仍然是汉帝国的成员。没想到在马可·奥勒留去世十多年后,遥远的东方也出现了二帝共治的局面。考虑到奥勒留在延熹九年(公元166年)曾经派遣使者到访汉朝,这或许就是汉朝与罗马的羁绊吧。

除此之外,爵位和官位仍然没有调整、皇帝政令不出洛阳、皇帝可以和汉帝国外交、公元182年开局导致大量历史错误等问题都影响了《受命于天》的实际表现。这款售价45元的DLC在一定程度上算得上足质足量、颇具诚意,可惜就是不好玩。

从好的一面看,CA在《受命于天》中做了很多正确的尝试,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或许能让游戏的未来更光明一些。“全面战争”系列是伟大的策略游戏,但距离优秀的历史模拟游戏还有不少距离。行百里者半九十,在这条路上,《全面战争:三国》恐怕连真正的一半都没有走到。我们现在只能说,相比于上一个DLC,不管怎么说,CA大概是上道了,下一个DLC的表现还是值得期待一下的。

最后,CA的历史顾问张磊夫老师想必是不会太深究细节的,所以,再找一个专业的人来专门做一些考据的工作还是很有必要的。当然,如果已经有人在给CA做类似的工作,希望制作组能认真参考他的意见,或者……换一个更专业一点的人。

附:大家来找茬答案(如有遗漏、讹误烦请指出):

1. 东汉丞相为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置,在东汉朝廷里担任过丞相的一共有两位,分别是曹操和曹丕。

2. 关于曹鼎的历史记载有分歧。《魏书》和《三国志》记载他分别担任过尚书令、吴郡太守,《后汉书》则记载他官职为河间相,但他并未担任过丞相。

3. 孔融从未担任太傅。杨赐于光和二年(公元179年)十二月出任司徒,孔融被征召为司徒府掾属;光和三年杨赐被罢免,不久后转任太常;光和五年杨赐出任太尉。根据“河南尹何进当迁为大将军,杨赐遣融奉谒贺进”可知,何进出任大将军时(公元184年)孔融仍为杨赐府佐。

4. 游戏开局于光和五年冬季,袁隗于光和五年四月出任司徒,故此时司徒应为袁隗。

5. 陈耽于光和五年三月被免职,随后下狱死,游戏开局时不应出现在朝廷中。

6. 张温出任司空是在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四月。

7. 张济于光和二年(公元179年)三月至中平元年四月任司空。

8. 邓盛出任太尉也是在中平元年四月,此前他的官职为太仆。

9. 杨赐于光和五年十月出任太尉,游戏开局为冬季,故此时太尉应为杨赐。

10. 荀爽从未担任过太仆。第二次党锢之乱后,他隐居著书十余年,直到光熹元年(公元189年)九月才受任平原国相,此时不应出现在朝廷中。光和五年太仆疑为邓盛。

11. 鲍丹,《三国志》裴注引《魏书》云:“信父丹,官至少府侍中,世以儒雅显。”但并未言明时间。

12. 本名伟璋。姓璋是李贤注《后汉书》讹误,《古今姓氏书辩证》、《姓氏急就篇》、《万姓统谱》、《资治通鉴》、《册府元龟》均作“后汉光禄勋伟璋”,伟璋出任光禄勋应在光和元年。

13. 刘宽“光和二年,复代段颎为太尉。在职三年,以日变免。又拜永乐少府,迁光禄勋。”,光和五年光禄勋大概率为刘宽。

14. 严可均《全后汉文》根据范本《后汉书··········》及袁宏《后汉纪》考证,“光和三年,太常就耽上选”中就耽实为陈耽。是否另有就耽存疑。

15. 光和五年金城太守应为陈懿,韩遂此时为凉州从事,中平元年与北宫伯玉共杀金城太守陈懿。

16. 袁遗为长安令时间不详,且治长安的最高行政长官应为京兆尹,根据蔡邕《京兆樊惠渠颂》,光和五年在位的京兆尹为樊陵。

17. 丁原出任并州刺史是在中平五年三月之后,根据《隶续》载《槀长蔡君颂》可知蔡湛于光和四年(181年)十二月出任并州刺史,故此时并州刺史应为蔡湛。

18. 刘焉出任益州牧是在中平五年,光和五年刘焉在中央,可能担任太常或宗正。根据《三国志·张绣传》:“边章、韩遂为乱凉州,金城麴胜袭杀祖厉长刘隽”,裴注《三国志·刘二牧传》:”前刺史刘隽、郤俭皆贪残放滥。”若二者为同一人,那么前益州刺史刘隽在中平元年死于祖厉长任上。故光和五年益州刺史很可能为刘隽。且巴西郡为建安六年(201年)刘璋分巴郡所置,游戏中刘焉所处地区应为广汉郡。

19. 董和仕官是在刘璋任益州牧时期,也就是兴平元年(194年)之后。且江阳郡是建安十八年(213年)分置,不应出现在游戏中。

20. 金旋出任武陵太守为建安十三年(208年)之后。

21. 巴东郡为建安六年刘璋置。王睿出任荆州刺史应为中平二三年(185-186年)间。王睿任荆州刺史时治所为江陵。

22. 刘表于第二次党锢之祸时逃亡,直到中平元年再次入朝出任北军中候,初平元年(190年)继任荆州刺史,刘表任荆州刺史时治所在襄阳。根据徐璆于中平元年被免荆州刺史,光和五年荆州刺史疑为徐璆。

23. 南阳太守褚贡,非褚公。(汉化问题)

24. 刘勋兴平二年任庐江太守,中平末年间为沛国建平长,光和五年不应出现在游戏中,更不知为何占据江夏。

25. 袁绍割据地方是在中平六年之后,光和五年袁术应在中央任职。赵谦中平元年为汝南太守时败于黄巾军,故此时汝南太守疑为赵谦。

26. 颍川郡非刘宠辖区。杨彪在光和二年后为颍川太守,又据《隶续·外黄令高君碑》可知中平元年颍川太守文氏免。故光和五年颍川太守应为杨彪或文氏。

27. 建业为孙权在建安十七年(212年)所改。周昕任丹阳太守应为中平末至初平初年,张驯中平元年由丹阳太守征授尚书,故光和五年丹阳太守应为张驯。

28. 新都郡为建安十三年十二月(208年)分丹阳郡所置。曹嵩中平四年十一月任太尉,此前应在中央任大鸿胪、大司农等职。

29. 孙坚此时应为盱眙县丞或下邳县丞。且建安郡为吴景帝永安三年(260年)分会稽郡所置,出现在182年过于离谱。

30. 光和五年刘洪应在中央任谷城门侯,中平元年出任会稽郡东部都尉。

31. 陶谦出任徐州刺史是在中平五年(188年)。赵咨于灵帝中任东海国相,在职三年,光和五年东海国相疑为赵咨。

32. 陈珪未出任过东莱郡守或北海国相。

33. 应劭出任泰山太守为中平六年(189年)至兴平元年(194年)。

34. 桥瑁出任东郡太守当在灵帝末年。

35. 光和五年卢植应在中央担任尚书,根据《隶续·刘宽碑阴门生名》,此时河内太守疑为丁从。另卢植讨伐黄巾军时副手为护乌桓中郎将宗员,非皇甫嵩。

36. 刘备仕官是在黄巾起义之后,根据应劭《风俗演义》此时平原相疑为封子衡。

37. 韩馥任冀州牧是在中平元年,且韩馥任冀州牧时治所在邺城。

38. 凉州之乱时边章为凉州督军从事,不应在司隶部河东郡。且董卓于中平元年以河东太守迁东中郎将,故光和五年河东太守应为董卓。

39. 士燮出任交趾太守应为灵帝末建安初。越南史籍《大越史记全书》载:“汉中平元年,州人屯兵,执刺史周喁杀之”,但裴注《三国志·吴书卷一》载周喁为许贡所杀:“喁往助之。军败,还乡里,为许贡所害。”又《越史略》历代交州牧守有“周隅,灵帝时人”的记载,这可能是《大越史记全书》传抄有误。光和五年交州刺史疑为周隅。

无根据猜测,听个响:《三国演义》在越南可谓家喻户晓,而《越史略》成书于越南陈朝昌符年间(1377-1388年),与《三国演义》成书时期大致相同,但《大越史记全书》编纂于后黎圣宗洪德年间(1470-1497),最终修订本成书于后黎熙宗正和十八年(1697年),此时三国故事在越南已经广为传播,所以《大越史记全书》在编纂时受到影响,将周隅记为周喁。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0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