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废宅玩家的社交恐惧

社交可以有,别追着我要照片就行。

编辑窦宇萌2019年05月17日 17时58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老师说,自己今日身体不适

不久前,我的同事李老师写了一篇夜话《希尔瓦娜斯之辩》,《魔兽世界》新CG动画公布后,我觉得他实在颇有先见之明。

我萨尔又回来啦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是《魔兽世界》玩家,当然,早年跟风也创立了个血精灵角色,但压根没玩几天。我对“魔兽”角色们的印象,还停留在2002年发行的《魔兽争霸3》,这片大陆上随后发生的风起云涌、争斗权谋,我只从朋友们那里听了个大概。

不玩《魔兽世界》,倒不是因为它不好玩,只是我十分不适应游戏内社交。作为一名诚信废宅,维持在现实生活中的日常交际已经要耗费90%的电力了,遑论再去网游里受苦!

我仅有的对“网游公会”的印象,大约是催促不停的“爆照”声。那是高考后的暑假,正值蜗牛推出《九阴真经》,我闲来无事,也就注册了角色去体验一番。那时候我还不会使变声器,刚一开口,就有人不停在公会群内刷屏:“要照片!”“快爆照!”这番热情,我可实在难以招架。

《九阴真经》游戏内画面大概是这样的,在7年前,它的画质算是相当优秀

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带我下个本。副本名叫“孔雀山庄”,灵感大约来自古龙先生的“孔雀翎”。带队大哥也不问我输出多少、手法如何,先让我唱个歌再说——天地良心,我不开口唱歌,实在是出于对队友耳朵的呵护和尊重。年少无知时,我曾在KTV里引吭高歌数曲,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屋子空了一半,存活的听众们要么左歪右倒,要么闭目养神。

最后,我给大哥唱了几句儿歌。我猜想,唱《生日快乐歌》和《两只老虎》总归不会造成太大杀伤。不久后,忘了是什么原因,我退出了那家公会,往后也没有再在端游中加入任何组织——我干脆就不再玩端游了。

过了一段清静日子后,我发现,单机和手游也越来越多地加入了社交玩法——它们也开始搞端游那一套了!我逃无可逃,只得在游戏中加入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帮会和联盟。“我们帮的人请加入QQ群××××××××。”“是兄弟的来群,号码××××××××。”你不加群,就没法在公会里混一口饭吃,不加入公会,就意味着你要比别人少一大截游戏资源。

连换装手游都要搞联盟……

我没法逃脱这强迫式社交的游戏环境,只能尽量寡言少语。算起来,我加入一款手游的“××联盟”已经一年有余,每日“肝”任务也算得上勤勤恳恳,可在聊天框里说过的话,约莫不超过5句。

这个联盟对我有什么作用呢?它大概只是个资源场,还让我每次打开联盟界面时,看到会长兢兢业业催促成员做活动,都由衷联想起工作中被催稿子时的感受。我不由自主地想道,要是我有一天活动没做完,会长或者副会长私聊一个窗口,问我怎么回事——虽然他们从来没这么干过,但那可真是个令人不愉快的场景。

在我对游戏内社交元素避之不及的同时,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始把“社交”作为游戏内的卖点,不少游戏甚至把它写在了广告宣传语上。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几乎每款角色扮演手游的宣传配图中,都有一幕场景是游戏内男性和女性角色靠在一起,准备举行婚礼。

我是来玩游戏的,不是来搞CP的

我没法评论它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似乎是一种给玩家的“来玩这款游戏,你就能成功脱单”的心理暗示。在一款游戏没法从创意、玩法、剧情、美术等方面吸引到更多的玩家时,它似乎也只能从“帮你找对象”上入手了。

我不是要说社交系统的不好,不少玩家在游戏世界交到了真心相待的朋友,还有人找到了共度此生的另一半。而我,作为一个“不爱说话”的普通玩家,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希望游戏在核心玩法并不那么需要社交的前提下,能够少设计一些社交要素。

4

编辑 窦宇萌

本体是只喵啦

查看更多窦宇萌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7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