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神偷卡门》的老观众,Netflix的这个宣传片让我有点慌

这次不仅仅是从“御姐”到“萝莉”的人设变化。

作者刺猬先生2019年01月10日 14时20分

并不需做什么额外宣传,一系列老动画IP重启动作让Netflix一直身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中。只不过,人们等待着IP重启的心态正在悄然转变——从《新恶魔城》动画的惊艳到《新圣斗士》对于诸多IP核心设定的颠覆,不少吃瓜群众经历了从“吹爆网飞爸爸”到“让我们打赌下一个被毁的是谁”的过程。就在这个节骨眼,Netflix放出了《新神偷卡门》的预告片。

受制于授权播放的总量和复播次数,与《圣斗士》和《恶魔城》相比,《神偷卡门》的IP在内地的影响力要小得多,但就全球范围来看其影响力并不逊色。在Netflix宣布重启《神偷卡门》时,我们曾在过往文章里详细介绍过这一IP的历史背景,并对此事抱有相当程度的乐观态度。时至今日,当动画成品即将出现,作为系列爱好者,我此刻的心情却变得十分微妙。

你能想象她露脸时的样子么?

少女,你哪位?——画风不同的红衣女子

平心而论,《新神偷卡门》的这段预告片拍得真不错。

预告宣传海报中简约且对比强烈的风格,被真切还原在动画里:简单的特色配饰、服装色彩和构成人物造型的线条,能够利落地表现出每个人物的个性特征;画面有一种整洁舒适的干净感,并且丝毫不缺乏活泼和生动的气息,浑身散发着时髦别致的现代感。

在短短3分钟里,Netflix也铆足了劲儿想表现出自己对于作品传承感的重视:预告片中卡门使用的盗窃工具是向90年代原作动画的片头致敬,卡门这个“活在游戏里的人”同“玩家”的对话模式也依然被保留(还特别强调是“老玩家”);同时,还强行让追捕探员喊出了系列游戏的经典口号“Where on Earth Is Carmen Sandiego?”,让每个懂梗的人都不由得想要叫好。

只是,卡门在哪里?

系列老观众看着这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小姑娘,想夸两句也显得有些一筹莫展。

She’s back. But, Who’s she?

从1985年第一款“神偷卡门”系列游戏开始,虽然卡门的人设在其中并非没有经历过改变,例如中国观众熟悉的DIC Entertainment制作的动画版,就增加了许多全新人设,但系列粉丝也欣然接受了这些,游戏制作公司Broderbund还以此作为官方设定,做了一款新手向游戏作品,可以帮助玩家入门动画版。可无论是哪部改编作品,“红风衣、高跟鞋的性感女郎”这一人设从未变过——事实上,早在动画播出之前,Broderbund每一款《神偷卡门》游戏推出时,都会找真人演员作为封面人物,并有意无意地加深这一人设形象。

历代封面都有真人演员的“神偷卡门”系列

因此,虽然我并非这个系列的核心粉丝,可面对卡门这次的形象变化,观感上也绝对是“颠覆性”的——就算这次的故事可能真的只是“小时候的回忆”,但成人卡门的易装状态也明显比TV版年轻许多,即便英文版配音者罗德里格兹(也将是《神偷卡门》真人电影版的卡门扮演者)用绝赞的声音在演绎着角色的妩媚,但在中文版少女音和子供向画风的双重打击下,仍然免不了“过幼”的批评。

网友普遍不太适应这个和童年记忆不相符的卡门形象

戏说不是胡说——护宝神偷和缺席的巅峰侦探

如果说画风的剧变,只是一时造成了吃瓜群众们的过往与现时割裂,那另外一些变化则更加让系列粉丝感到错愕。除了全新美术风格的呈现,Netflix也利用预告片对整体剧情进行了一个提纲挈领式的介绍。影片中,卡门向一位同伴讲述了自己通过“犯罪学校”成为职业盗贼的经历,并通过追缉者和自己的视角,向观众揭示了她特殊的“神偷”身份:只偷贼的贼——几乎每一点都和原作大相径庭。

在原作的故事背景里,卡门的盗窃生涯并非从小开始:在结束孤儿院生活后,卡门曾被调查机构巅峰侦探社(ACME,“神偷卡门”系列游戏中玩家加入的组织)收留,并成为这一组织机构中最赫赫有名的巅峰侦探,直到成年后,才因为特殊原因离开了ACME。作为系列作品钦定反角的“国际恶联”,也并非新版中卡门的培训学校——它本身就是由卡门领导的犯罪机构。

新卡门:我要避免艺术品落入我机构的魔爪

这一改动非同小可——ACME和VILE的猫鼠游戏,是构成每部《神偷卡门》最核心的设定。对于系列玩家而言,无论是在美国、日本、欧洲还是外太空,抓捕行动无非是场景变换,只有逮捕卡门的行动本身有意义。玩家的目标只有两个:打破由卡门创造的ACME纪录,并通过VILE高调给予的线索成功抓捕卡门。

核心设定的改变,不但是系列作品情怀根基的丧失,同时也让真正的“老玩家”对《新神偷卡门》的角色塑造产生了怀疑——在两个不同机构的双重身份,赋予了卡门一股子略带强硬的独立感,这也正是这个角色被人们记住并喜爱的关键个性之一。

事实上,除了幼齿的长相外,这次卡门的新任务也槽点满满:咱们先不讨论从盗窃团伙那里,以盗窃的方式夺回艺术品物归原主,这事儿到底犯了哪门子法(ACME历来都是这么干),原作中那个抓取各大名画亮点画自画像的嚣张神偷,在这里竟成为了护宝的一方,难免让人想到了2015年某个被上交给国家的牛头。

原来全世界都喜欢这么改编了

改编不是乱编——让我们忠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

吐槽归吐槽,本着“我行我上”的态度看,这种几乎炸掉原设的改编,仔细想来也并非完全无法理解:从配音及电影选角看,你很难说Netflix领略不到原作的魅力,毕竟在细节上的准确拿捏和适当的情怀梗,都让这次“搞事”有了些“不破不立”的意味。

游戏改编动画其实本身就有颇多的难点,对于沉寂多年的IP更是如此。上世纪90年代,DIC的动画改编可以说在保留原作韵味的前提下,对游戏起到了很强的推广作用,不过,这部动画在DIC诸多糟糕的改编作品中——比如任天堂系列游戏的改编动画——本就鹤立鸡群。即使水准不错,但这部改编动画中的一些细节,比如“无论怎样的危机都不用致死武器”“VILE高昂的盗宝费用该如何偿还”等,从设定上并未圆上,本身存在的逻辑硬伤也不是一句“子供向”就可以轻易无视。

创造了《神偷卡门》动画的DIC也曾是IP杀手

诚然,新作对过去大刀阔斧的调整可能有点过火,甚至让原作沉淀于记忆里的印象都有了些许走样,但也并不意味着本作没有更多发展空间。相比“人设”而言,作为系列核心的“谜题”部分会如何设置?一些过于硬核或单纯粉丝向的内容会如何取舍?《神偷卡门》原作那些谐音梗和地理科普知识,在动画中又该如何呈现?这些都是对动画制作方的挑战。 

一旦真正能通过改编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给观众们更好的代入感,那么所谓的“童年情怀”其实也会是伪命题。

同样属于解谜游戏,Level5的经典IP《雷顿教授》也有新作衍生动画,它让我在2018年体会到了一把“真香”的快乐

毕竟,在这个“王境泽主义”遍布全球的时代,只要质量上“真香”,那么接受“新人设”和“子供向”,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0

作者 刺猬先生

查看更多刺猬先生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