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ch 2018年度回顾

在逐渐进入主流视野的过程中,也免不了成长的痛苦。

作者等等2018年12月24日 10时58分

无论以任何标准来衡量,2018年都是Twitch创办至今最成功的一年。在《堡垒之夜》的推动下,这个在游戏领域已经很有影响力的直播平台进入了主流视野。当然,在规模发展壮大的过程中,Twitch也经历了成长的痛苦。

在很多方面,2018年Twitch的吸引力仍然与以往一样:玩家们可以在Twitch平台观看主播玩电子游戏(或旅游、烹饪视频),放松心情参与聊天,形成在线社区。虽然互联网诞生至今已经数十年,从理论上讲,人们彼此之间的联系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紧密,但当代人经常产生孤独感。Twitch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体验自发的、真实互动的环境。另外,玩家们也喜欢观看高手玩游戏。

这一年,Twitch的顶级主播开始与传统行业的名人频繁互动,例如《堡垒之夜》主播Ninja与说唱歌手Drake一起做直播,参加电视脱口秀节目“艾伦秀”。不过与此同时,Twitch仍然存在许多问题,包括针对女性和有色人种的双重标准,辱骂、骚扰和诽谤等。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可以将做直播当成一份事业,Twitch平台的劳工问题也引发了广泛关注。

Twitch仍然是游戏直播行业的霸主,其他平台很难追赶。但这并不意味着Twitch不会犯错。

公司

在游戏直播领域,Twitch仍然拥有统治力,Facebook、谷歌和微软等其他在线直播软件都被远远甩在了身后。很多玩家甚至开玩笑说,如果一位主播被Twitch除名,那么他就只能到YouTube平台舔舐伤口了。

问题是Twitch是否真的价值10亿美元?(注:2014年亚马逊花费10亿美元将其收购)这很难说。不过Twitch近日公布了2018年的一些数据,称从2017年到2018年,在Twitch赚钱的主播人数上升了86%,平均每月主播人数增长达100万。

你很难衡量一家网络视频公司是否获得了成功。据他们透露,2018年用户在Twitch观看在线视频的总时长达到了4340亿分钟,但从技术上讲,一次观看或一名观众究竟该如何定义?虽然“观看”“观众”等术语被频繁使用,但这两项数据的统计也许并不真实可信。例如,用户完全有可能在Gamepedia查找内容时,误点了某个内嵌式直播链接,误打误撞地为Twitch贡献了一次观看量。

平台

2018年,为了帮助用户找到他们喜欢的新内容,Twitch平台有了一些变化。在7月份,Twitch用户开始收到基于兴趣的个性化推荐。9月下旬,Twitch推出了许多其他领域的直播分类和标签,以便于用户快速找到烹饪、聊天等非游戏主题的直播。Twitch对游戏相关标签进行了细分,让用户能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搜索。例如,用户不但能搜到《守望先锋》的直播视频,还能查找主播使用英雄Roadhog玩游戏的视频。

Twitch还加入了一项叫“社区赠送”(Community Gifting)的新功能,允许观众将最多100个付费订阅送给朋友、熟人或Discord好友。这让主播们感到兴奋。

另一方面,Twitch在2018年加大了对电子竞技,尤其是《守望先锋》联赛的投入——拿下了《守望先锋》联赛的独家直播权(据称费用达9000万美元),并面向《守望先锋》玩家推出了一些新功能。观众只要用“呼币”(花钱购买的虚拟道具)为比赛“欢呼”,将有机会赢得《守望先锋》皮肤和Twitch专属聊天表情。当观看比赛后,玩家还有机会得到“联赛币”(League Tokens),如果他们的Twitch账号与战网账号绑定,就可以用联赛币来购买战队皮肤。

Twitch还推出了针对《守望先锋》联赛的完全访问通行证(All-Access Pass),定价15美元,购买者将得到游戏内道具并观看一场特别比赛。更有趣的是,持有通行证的玩家还可以看到赛后访谈和其他额外内容。

不过,Twitch的一项变化也在忠实粉丝群体中引发了争议。作为亚马逊旗下公司,Twitch曾为Twitch Prime(也就是亚马逊Prime)用户提供了一份福利:免广告观看视频。今年秋天,Twitch宣布不再提供该福利;用户要想继续免广告的话,就必须每月花9美元订阅Twitch Turbo服务。Twitch的这项举措令许多用户感到不满,但它显然能够为主播们带来更多广告机会。

热门游戏

2018年绝大部分时间,《堡垒之夜》是Twitch上最火的游戏。由于它画面可爱、玩法有挑战性、内容更新频繁且单局比赛时间较短,在Twitch平台上,这款游戏的直播视频吸引了海量用户观看。

作为Twitch头号人物,Ninja平均每次直播的观众人数大约为4万——今年早些时候,这项数据在10万左右。《英雄联盟》的热度在Twitch所有游戏中排名第二,仍有一批知名主播为其做直播,例如Tyler1和ImAQTPie。另外,去年大热的《绝地求生》已经不再火爆。

在Twitch平台,观众们欣赏那些富有个性的主播。Twitch的新频道类别“Just Chatting”的视频观看量就经常超过《炉石传说》《Dota 2》和《CS: GO》。

值得注意的是,在每款游戏的直播视频观看量排行榜中,Epic、Riot Games和暴雪等发行商举办的电竞赛事经常登顶。《守望先锋》联赛的首场比赛平均观众人数大约为13.7万;在今年夏天,《英雄联盟》冠军系列赛的场均同时在线观众人数约10万;Eleague主办的《CS: GO》Major总决赛在Twitch的同时在线观众人数甚至一度突破100万,创下了单一频道同时在线观众人数最高纪录。

除了典型的游戏、聊天直播之外,Twitch还数次主办马拉松直播活动。2018年,Twitch主播们为慈善事业的筹资总额超过4000万美元,这项数据比去年增长了30%。速通视频在Twitch仍然很受欢迎:在这一年,Twitch平台见证了《超级马力欧兄弟》《洛克人2》和《塞尔达传说:时之笛》等游戏的新速通纪录诞生。

谁是Twitch红人?

在说唱歌手Drake帮助下,Ninja的人气一举超越Dr Disrespect和Tyler1,此后一直保持着优势。Myth、Tfue、DrLupo和Daequan等其他几位《堡垒之夜》主播也在Twitch平台吸引了许多粉丝。相比之下,借助《绝地求生》获得知名度的Dr Disrespect、Shroud等主播就不像去年那样受欢迎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在2018年,Twitch主播们只有玩《堡垒之夜》才能积累人气。无论一名主播做什么,只要拥有鲜明个性,就有机会获得关注。例如Pokimane和TimTheTatMan等人在Twitch平台也颇有名气,他们不但玩游戏,还会出现在生活板块以及做播客;患有慢性多发性抽动综合征的女主播Sweet_Anita也取得了突破。

另外,主播之间的恩怨、冲突或其他戏剧性事件也能为他们带来更高的关注度。

分水岭时刻

2018年,Twitch平台上的某些顶级主播开始吸引主流人群的关注。Ninja在前不久接受《综艺》杂志采访时表示,他与Drake一起直播“将游戏推向主流,让它显得很酷”。今年10月份,Ninja现身“艾伦秀”,他在节目中看上去魅力十足,甚至教主持人Ellen Degeneres玩《堡垒之夜》。

不过在名气激增的同时,Ninja也卷入了许多争议之中。今年3月,他在直播中使用了种族歧视语,事后不久便进行了道歉,解释说那是一次“误解”。几个月后,Ninja再次因为一番言论引发争议:“我不会与女玩家一起玩游戏。”到了11月,Ninja怒怼一名在《堡垒之夜》中将他击败的玩家,指责对方“直播窥屏”(stream-sniping),要求发行商Epic Games封号……许多玩家针对这件事提出质疑:Twitch主播们的影响力是否太大了?

也有其他知名Twitch主播因出言不慎引发争议。2月份的时候,Dr Disrespect因为在一次直播中模仿中国口音遭到抨击——他并没有道歉,反而形容那次争议“可笑”。今年10月,擅长快速通关的Trihex因为使用了一个侮辱同性恋的单词被封禁,事后他承认:“我曾经到南方的一所高中念书,看到有同性恋学生被取笑,原因仅仅是他们的性取向。我的那些言论真的有可能伤害某些人,而且沟通永远无法消除。”

另一方面,许多用户想当然地认为,女主播就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在镜头前做直播。今年10月份的一天,Pokimane突然决定在直播前不化妆,很多观众对此勃然大怒。但为什么?Twitch观众也许觉得主播就像他们在虚拟空间的伙伴,一起玩电子游戏、说说笑笑,但做直播本质上是一种表演,长时间的表演可能令人身心俱疲。女主播也是普通人,她们也需要适当放松,没有义务为了迎合观众的需求而整束妆容。

在这一年,Twitch平台仍然存在种族歧视现象,许多主播发明了新方法来表达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其他歧视行为的抗议。例如,Xmiramira使用一只鸡的表情来对抗Twitch聊天室的种族歧视言论,Annemunition点名批评一名骚扰她的观众,DrLupo要求某名观众写了封1000字的道歉信,原因是后者使用“癌症”一词来侮辱他。Mike Nichols发明了一只会自动过滤掉绝大部分种族歧视用语的说话香蕉……

与真实世界的交叉

有人也许试图让你相信,直播与现实生活密不可分,你正在通过一个真实的窗口窥探主播们的生活。这当然是经过美化的宣传辞令,事实上,你只看到了主播们的表演。不过在2018年,Twitch与真实世界似乎有了更多的交叉点。

2017年底,由于有人恶意报假案,一位主播在直播时被SWAT警员枪杀。

许多主播开始以嘉宾身份参加会议和其他活动。今年10月,Ali "Gross Gore" Larsen参加了《Runescape》的官方年度活动RuneFest,但据当地警方证实,他在活动期间与另一名主播发生肢体冲突,还对几名女性进行性骚扰……Larsen有前科,但Twitch允许他继续做直播;在RuneFest事件发生一周后,Twitch封了Larsen的账号,不过并没有永久封号。

在Twitch平台,许多主播收入不稳定,很难在工作与家庭生活之间找到平衡。你不能长时间离开Twitch,否则订阅用户就很可能出现断崖式下滑。从表面上看,玩游戏谋生似乎是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但主播们往往不得不付出无形的巨大成本。

另外在鱼龙混杂的Twitch平台,也有心怀不轨之徒。今年9月份,Dr Disrespect在做直播时有人向他的房间开枪,一扇窗户被打碎。而前不久,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Madden NFL》比赛期间的一次枪击事件导致两名职业选手身亡,多人受伤……这些悲剧事件令许多主播对他们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忧。

Ali "Gross Gore" Larsen

未来

2018年,Twitch不再是一个处于社会边缘的平台,它已经走向主流,得到了《纽约客》、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等许多主流媒体的关注。品牌商也开始留意Twitch的巨大影响力。

Twitch不仅仅是一家火爆的游戏直播网站,还成了一个商界明星。你喜欢的主播们也许会为红牛等品牌代言,或是抽空玩一款尚未对外发布的游戏,并从发行商那里拿到一笔钱。据早些时候的媒体报导,Ninja每月收入已经达到了50万美元。在2019年,随着Twitch的规模继续扩大,Twitch、主播与观众之间的互动方式也许会发生变化。

品牌商、游戏发行商、广告经纪人、顾问甚至收债人——在Twitch平台,除了主播和观众,各路“玩家”将变得越来越多,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复杂。

根据其广告统计数据显示,Twitch的每日独立访问用户达到了1500万,这意味着对广告商来说,Twitch很有吸引力。Twitch主播们凭借自己的独特个性成为“影响力人士”,但今后在广告商的渗透下,他们与Twitch还能够像当年那样保持真实纯粹?这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本文编译自:kotaku.co.uk

原文标题:《The State Of Twitch In 2018》

原作者:Nathan Grayson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1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