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没有狗粉丝,会有驴粉丝么?

必须要有一个巫妖王。

编辑胡正达2018年09月19日 17时5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今天的小罗图对密恐很不友好

7月末,我编辑了一篇《抽象的人》,这篇的主要人物是李赣;9月初,我去新津采访了“抽象文化”的另一位主人公孙笑川,这两年他身处漩涡中心,我和他聊了聊感受。从始自终,虽然有所提及,但始终没有作为重点进行描绘的,是“抽象文化”那群真正的主人公们——嗨粉,或者说一个嗨粉、狗粉丝以及新司Gay们组成的复杂群体。

嗨粉最初都是奔着李赣来的。毫无疑问,李赣有着非同一般的“直播才华”。特别是到其他主播直播间去“开车”这件事,把对非理性人群的煽动发挥到了极致。当时的情况是,所有直播间的观众都像是游客,有些即使是某主播个人的粉丝,也是以个体为单位,6324的观众则能够形成合力,并造成破坏。联想到李赣只是个大专肄业的协警,不得不说,这是天赋。

抱团开车给嗨粉们带来了一种虚幻的安全感和力量感,群体无意识也会随之而来。《乌合之众》里说:“群体的智力总是低于独立的个人,但从感情及其激动的行为者这个方面来看,群体可以比个人表现得更好或更差,这完全是环境的问题,一切取决于群体所接受的暗示具有什么性质。”在李赣的6324直播间里,嗨粉群体所接受的心理暗示是具有破坏性的,他们以破坏其他主播和观众的直播体验为乐,并通过双向选择,过滤出了一大批具有相同倾向的人。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对群体意识进行了详细阐述

这些嗨粉的本心未必具有什么恶意,但被裹挟入滚滚车队之中,破坏的成就感被加倍,罪恶感被分散,并开始产生某些变化。

关于嗨粉的狗粉丝化,较为公认的说法是,这件事在李赣跪舔直播间土豪后走向了极端。在此阶段,狗粉丝认为自己是在对李赣的跪舔行为以及后续的言而无信进行惩戒。有些狗粉丝把李赣的行为定义为“背叛”和“出卖”,认为他的行为是站在了自己直播间粉丝的对立面,是消费嗨粉们的热情。回过头看这件事,李赣前面与平台硬刚,后面删微博、甩锅粉丝的行为确实难看,这件事他其实可以处理得更圆滑些,起码摆臭脸、甩锅粉丝的行为是过于草率了。长久以来他都站在粉丝的身后,并未意识到这群人一旦倒戈,会发生什么。 

在嗨粉狗粉丝化的过程中,孙笑川是一个变数,他提供了扩大嗨粉群体数量的工具——梗。直播间也好,微博也好,信息传播讲究一个短平快,“梗”的传播属性得到了最大化,孙笑川恰恰是个能源源不断提供梗的人。这些梗未必是他本人有意创造的,很多其实是经过嗨粉们的再加工后才具有了传播性,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惊讶……并对造梗者心存感激。

孙笑川的成功并非孤例,和他前后脚的“王者小弟”“药水哥”等“特色主播”也都有着大体相似的特质,所不同的还是粉丝传播能力和梗的普适性。从6324传播出来的梗,有些虽然很脏,代入生活会显得太过突兀,但在表情包和谐音的美化下,尤其在年轻人的语境中,说抽象话可能是比普通脏话更新奇、更有趣的交流方式。

较早入场带来的马太效应,非职业选手出身没有偶像包袱,四川方言的趣味性和抽象话囊括多地方方言的融合性,以及粉丝们对于传播的积极性和才华,共同造成了抽象文化的普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众对嗨粉存在着某种误会,与通常认识上的低学历恰恰相反,这群人的学识水平是要高于网民平均水平的。由此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智商上的优越感,这体现在他们乐于反串、钓鱼、解构一切的特质上,非善特质与优越感融为一炉,造成了如今的情况。

以《抽象的人》的作者为例,此君耗时多日,撰文26000余字,面面俱到,文采不说斐然,也称得上语言幽默、词汇量丰富。我初读时,十分震惊,称得上“抽象史记”。如果给抽象文化画个用户画像,这位作者大体上就符合我的想象。不图名、不图利,用2万多字记述一个直播间发生的故事,要说他对抽象没感情,那显然不可能,但他的情感并不寄托在主播身上,对于与如今的嗨粉来说,即使对于李赣、孙笑川还有好感,也很少有人承认,“我巴不得他死”成了政治正确。这种相爱相杀的关系很容易过界,事实上,它也确实过界了。

狗粉丝称B站粉丝为“批小将”,但实际上大部分活跃在B站上的狗粉丝账号等级都在4级以上,换句话说,比起批小将,狗粉丝们上起B站只多不少。对于乐于说“此生无悔入××”、想维护B站纯净的小将们,狗粉丝们是瞧不起的,他们惯于戏谑,拒绝形式主义深情,当他们发现这群小将稍加撩拨就会气急败坏后,变本加厉就不可避免了(就像他们曾对孙笑川做过的一样)。这是种“我偏不让你好过”的逆反心理,你们讨厌《抽象圣经》,我就偏要传;不让我说抽象话,我就偏要说。在反复的斗智斗勇中,不少批小将也完成了狗粉丝化,此消彼长,虽然B站官方也封禁了不少狗粉丝,但架不住同化大潮滚滚向前。

《抽象圣经》在B站上屡禁不绝

狗粉丝有优越感这本身没什么,但是人身攻击、评论挑事儿等行为已经不只是优越感这么简单了。也有不少人本来就心存恶念,平时不好发挥,披上狗粉丝的皮之后,一切合理的、不合理的语言攻击就都名正言顺了——我们狗粉丝都是这样的。所以说发展到现在,原本以梗传播为起点的抽象文化,演变成了人身攻击合理化的外衣,孙笑川、李赣变得无足轻重也是正常的了。

每个时代都是焦虑的。在过去,这群焦虑的人是帝吧里的屌丝,在高谈阔论中发泄着无处安放的青春;狗粉丝也类似,去中心化,解构一切,一击即退,游戏人生,新焦虑催生出了新群体。如果6324不存在,这群狗粉丝是否会以其他形式存在呢?这种无法证明的假设谁也不好说,但我认为应该会,也许他们叫驴粉丝,也许叫色友,也许他们连名字都没有。

某种现象诞生后,一味指责当事者会显得很无力,正视其必然性,并反思原因也许说不定会让事情变得更好些。狗粉丝只是一群活跃的年轻人而已,其中也不乏混乱善良和守序邪恶之辈,前一阵孙笑川发起的那个募捐活动,狗粉丝可用捐款碾压了小鲜肉的粉丝们。

一众明星粉丝都没孙笑川粉丝捐得多
5

编辑 胡正达

善哉啊善哉。

查看更多胡正达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