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触乐专访《旁观者》开发团队:我们都无法想象没有游戏的生活

这或许是我有生之年玩过的第一款俄罗斯游戏——不要和我说《俄罗斯方块》,那是前苏联的。

编辑忘川2016年12月15日 12时46分

提问:你玩过俄罗斯出品的游戏吗?
小明:我玩过《俄罗斯方块》!
老王:我玩过《战争雷霆》!
小明:那是什么?
小红:我玩过《地铁》系列!
老王:……其实这个是乌克兰的。
小明:乌克兰不是苏联的吗?
老王:苏联?现在是2016年!

——是的,2016年了,不少中国玩家对俄罗斯游戏的了解或许仍停留在上个世纪。也是在2016年,《旁观者》(Beholder)在Steam上架

看到这游戏第一眼我就想玩。

《旁观者》Steam商店页面

游戏简介如下:“你是一名在极权社会中被政府安插的楼管。你必须监视你的租户,偷听他们的对话,并向你的上级报告他们!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还要向当局报告会密谋颠覆政府的任何人。”吸睛、带感、有中文版,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它是个俄罗斯开发的游戏。我果断买了一份。

很惭愧地说,它是我有生之年玩过的第一款俄罗斯游戏(不要和我说《俄罗斯方块》,那是前苏联的),也因此,即使已专门写文章介绍过故事和玩法,我仍试着联系上了游戏的开发者,就是想问问他们:为什么是极权,和他们的历史背景有没有关联,以及,为什么一开始就想到要加中文。

(前文跳转链接:“反乌托邦游戏《旁观者》:柏林墙倒塌前,我在东德是个秘密警察”)

做独立游戏的俄罗斯人

或许很多人都没有玩过来自俄罗斯的游戏

我是通过Facebook联系到他们的。工作室的名字叫Warm Lamp Games,“暖灯”的意思。

他们2015年刚成立,只有12个人,《旁观者》是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今年4月他们曾在Kickstarter发起众筹,目标仅有2.5万美元,最终却连4000美元都没达到,众筹失败。——网上关于他们的消息很少,或许是因为工作室成立时间太短,或许是因为宣传不力,或许是因为坐标俄罗斯,我不确定原因。

FB上回我私信的,不是工作室的人,而是游戏发行方Alawar的首席执行官Andrew。Alawar从1999年就开始制作和发行休闲游戏,推出了《疯狂农场》《蒙特祖玛的宝藏》等游戏系列,2008年还拿到过一个由俄罗斯国家机构颁发的奖,表彰他们为俄罗斯互联网发展所做的贡献。

也是这一问才知道,暖灯是由Alawar旗下独立出来的工作室,目前Alawar旗下类似这样的独立团队有好几个,各自做着不同类型的项目——换言之,暖灯的开发人员都来自Alawar。联想到国内心动网络和独立游戏《艾希》的关系,难免会有人质疑,背后有公司当靠山,暖灯这怎么能算是“独立”游戏工作室呢?之前的众筹又是怎么回事?

面对这个疑问,他们并未回避。事实上,Alawar仍将继续在自己和合作伙伴(如Big Fish Game)的平台发行类似农场经营、三消、解谜那样的休闲游戏,他们并未放弃已然稳固的市场,毕竟公司必须得活下去。暖灯工作室更像是Alawar的若干独立实验之一。他们希望让它作为独立工作室,去寻找有潜力的主题,做他们真正想做的游戏。

游戏众筹时,针对游戏开发费用的说明,事实上他们自行负担了绝大部分

在众筹之前,他们已经为这个项目花掉了12.5万美元的资金,游戏还不足以完成,众筹的2.5万美元也只是整个开发费用中极小的一部分。对于最终众筹的失败,他们坦然接受。一个Demo能展示美术风格,却很难完全展示他们的构思,尤其在一个以叙事驱动的作品中。非英语国家出品、没有社交内容和多人模式的纯独立单机游戏,不管对于英语国家的玩家还是俄罗斯玩家,或许都缺乏直接的吸引力。

为什么是“极权社会”

那么,为什么会选择极权社会这样的题材,《旁观者》是先有的故事还是先有的玩法?

这个部分,是负责人聊得最多的部分。他们的核心思路是:首先发展一条故事线,定下游戏的总体基调,然后选择特定的游戏机制,尝试尽可能地减轻玩家在理解玩法时的困难。

在原来的版本中,经营策略元素要比现在复杂得多,玩家被允许向访客收取租金,并以租金为中心形成了一套经济循环系统。但由于这部分内容比重大,租金的价值变得过高,让玩家为了大量获取租金,只把其它NPC当成提款机,而不是拥有完整人格的“人”。玩家选择监管和举报,要么是为了敲诈勒索,要么是为了把缴不起房租的房客赶出去——没有情感焦虑,没有道德困境,反乌托邦的设定也就失去了意义,就算把背景换成一个中世纪的城堡、童话里的宫殿甚至是星际飞船,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因此他们最终舍弃了经营策略元素,重新设计了所有角色的互动机制,强调房客们的个性,用“秘密警察”的身份赋予玩家去仔细审视、窃听房客的动机,又通过搜查公寓、收集污点,逐步让玩家了解房客们的困境、恐惧和生存意义。玩家对每个房客有了自己的评价和好恶,“租金来源”才得以变成真正的“人类”。

借由玩家的主动“窥视”,面目模糊的房客们会有越来越鲜明的“人格”

有意思的是,不管玩法如何调整,核心的故事背景却一直没有发生改变,即使因为涉及政治元素难免存在争议,尤其俄罗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前,也曾经历过一段特殊的时期。那么,他们坚持的原因是真的“有所感悟”,还是纯粹觉得“时髦”、“方便表达”呢?

在问到游戏的灵感来源时,负责人不出所料地提到了《1984》、以及《美丽新世界》《华氏451度》等其它反乌托邦主题的作品。但他也强调,这些只是在游戏需要创造什么样的氛围、整体要传递怎样的情绪和情感方面,给到了一些指导方向。他很直接地否定了苏联历史对游戏的影响,表示俄罗斯所经历的并非他们事件和氛围的来源。

虽然游戏中的这个极权国家是虚构的,但有些国家在过去——甚至有些国家到现在,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在这样的境况中。对于经历过极权主义的玩家,可能会立即代入自己的祖国,而没经历过的玩家可能想到的会是冷战,或是曾经的东德、苏联和现在的朝鲜,有的玩家只会想到那些反乌托邦小说——这一切都取决于玩家的经历。

模糊处理的故事背景,对应五国的文本、语音,让玩家可以更轻易地代入到这个荒诞不经的世界

他也谈到,在俄罗斯有许多游戏工作室,要么制作一些小型的手游、页游或Flash游戏,要么为一些大型游戏发行商做外包,现在因为有了像Steam这样的渠道,也有些游戏开发者选择在PC端发布自己的游戏。当我希望他能推荐一些来自俄罗斯的、他们觉得很棒的游戏时,或许他意识到我想问的是以俄罗斯为主题的游戏,他的回答是:“没有。”现在俄罗斯的独立工作室若试图开发一款游戏,多数会试着选择更具有普适性、可以让各地玩家轻松理解的主题——或许,这才是他们选择“极权主义”的原因。

关于游戏本地化

这次采访基本都是文字沟通,尽管如此仍耗费了不少时间,或许因为英语都不是各自的母语,我担心词不达意,对方也是。事实上,俄罗斯和中国在这一点上还真有些相像,俄罗斯到目前为止还有七成以上的人只会俄语,因此想进入俄罗斯市场,不做本地化还真是有点困难的事——在中国或许还要更严重些,比如最近的中国玩家就对部分没中文的游戏进行恶意差评。

有意思的是,开始有不少东欧国家的开发者,选择在游戏正式上架时加入简体中文支持——近期除了《旁观者》,还有一款《史前埃及》(是的,又和俄罗斯文化毫无关系)。谈到《旁观者》首发时差评如潮的机翻,Andrew也深感无奈。尽管他们找了专业的翻译,也尝试在产品发布前进行校对,但因为他们不会说中文,根本没有办法评估翻译的好坏,只能通过在线翻译,阅读中国玩家们反馈的负面意见,并用机翻进行回复,尝试找到错漏、设法解决。甚至在游戏上架隔天,他们还专门发了一份中文的道歉公告,承诺将改进游戏的汉化质量——不到十天,他们兑现了承诺。要知道,《旁观者》文本量不小,而且是有中文配音的。

游戏发售隔天,由于中国玩家对汉化质量的抱怨,开发组发布了中文致歉信

在经费不那么充裕的情况下,为什么会选择做五国语言的文本和配音,尤其为什么会有中文,是我最好奇的地方。

事实上,暖灯工作室曾经为了参加游戏展会来过中国几次。在英语国家和部分欧洲国家之外,他们已经注意到了中国是拥有很多玩家的巨大市场。但在他们眼中,这个市场还相对封闭,流行的游戏艺术风格也和俄罗斯喜欢的相去甚远,但他们已经看到中国有很多小型的在线游戏销售渠道,游戏行业正在高速增长中。

虽然对中国和中国玩家知之甚少,但在他们眼中,中国有很多超硬核的玩家,往往一天内就能打通一款游戏,而俄罗斯或者欧洲的玩家在同样的游戏上,可能通常需要花费几个星期。他们觉得自己的游戏是故事驱动型,能不能读懂文本会直接影响到游戏体验,他们为了中国的玩家理解他们的游戏,肯定得制作中文。

很有诚意的是,之后包含汉化修正的游戏升级公告,他们也特意做了中文版,还戏仿游戏中极权政府颁布法令的口吻。

戏仿游戏内政府法令的中文更新公告

由于语言不通,他们的团队其实对中国玩家的想法充满好奇,也拜托我能帮他们问中国玩家一些问题。比如,对这款游戏感觉如何,会不会觉得太难;中国玩家们想要得到他们哪方面的支持,希望他们做哪些改善;他们也好奇我们是怎么了解外国的新游戏,最受欢迎的游戏实况媒体又是什么;他们要怎样才能让更多中国玩家了解到他们的游戏。而我能做的,貌似也就是将这些问题忠实地放在这里,然后挂上他们的游戏链接

对于工作室名字“暖灯”的由来,Andrew的回答是:“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可爱吗?”

暖灯工作室——100%俄罗斯人的游戏团队

这个100%俄罗斯人组成的团队,目前正在紧张地完善他们的游戏。我最终没有问关于盗版的问题——事实上,俄罗斯的破解、盗版问题一直十分猖獗,某种意义上情况比国内还不乐观,在俄罗斯做游戏的人并没那么好过。但对于为何到现在仍坚持做游戏,他们的回答是:游戏是我们的热情所在,我们都无法想象没有游戏的生活。

0

编辑 忘川

zhangwang@chuapp.com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查看更多忘川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