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游戏产业侧影:三个独立开发者的故事

1998年的一天,三个阿根廷游戏开发者约定第一次线下见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于阿根廷游戏产业的未来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次见面也是三人梦想的开始。

作者等等2016年05月18日 14时59分

在他们见面的地方,桌子上放着一本书。1998年的一天,在某论坛交流了几个月之后,三个阿根廷游戏开发者约定第一次线下见面。

Daniel Benmergui到得最早。当时他还是个大学生,主修计算机科学,希望以开发游戏谋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间快餐店,他带了一本游戏开发书籍作为见面标识。没过多久,Javier Otaegui和Andres Chilkowski也来到了餐厅——俩人年龄在20岁左右,但制作游戏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他们都相信游戏行业孕育着巨大机遇。那年阿根廷游戏产业才刚刚起步,但在近二十年后的今天,开发游戏已经成为这个国家具有巨大潜力的经济活动之一。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SuperData的统计,2016年,阿根廷游戏市场收入规模在拉丁美洲排名第三,仅次于巴西和墨西哥。阿根廷游戏开发者协会发言人米格尔·马丁(Miguel Martin)称,阿根廷全国拥有50间游戏工作室,约2000名从业人员,这些工作室的年均总收入超过了3000万美元。绝大多数阿根廷游戏公司定址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但在全国其他省份,游戏开发行业同样在迅速增长。

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受2001年经济危机和不断变化的政治格局的影响,阿根廷游戏产业跌宕起伏。Benmergui、Otaegui和Chilkowski在1998年的相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阿根廷游戏产业的未来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次见面是三人梦想的开始。

 

最初的一年

1996年夏季的某天上午,Javier Otaegui在一份报纸上看到,几个阿根廷的年轻人因为制作游戏获得了一个国际奖项。他们来自一家叫做Conde Entertainment Software的公司,一年前推出了即时战略游戏《Regnum》。《Regnum》是阿根廷国内首款以CD作为载体发售的游戏,零售店的最终销量超过了1万份。

Conde工作室后来又推出了几款作品,不过在开发《危机》(Crisis)时因遭遇经济问题而倒闭。报纸上的那篇报道让Otaegui有了动力,“既然有人已经在阿根廷制作游戏,也许我也能。”他记得当时自己那样说。Otaegui回家后开始制作自己的第一款游戏:将1982年阿根廷与英国之间的马岛战争作为背景的《马岛战争2032》(Malvinas 2032)。该作在三年后发售,而Otaegui也创办了自己的公司Sabarasa,时机刚刚好。

Javier Otaegui
Javier Otaegui

2001年,阿根廷遭遇经济衰退,并引发了国内政治危机、骚乱和货币贬值,阿根廷比索1:1兑换美元的时代终结。在那一年前,由于阿根廷本土游戏公司缺乏经验,他们很难在国际市场与同行们竞争。

Otaegui认为货币贬值为阿根廷游戏开发者带来了更多机会。“货币贬值就像行业的一个新起点。”他说。与海外竞争对手相比,阿根廷游戏工作室能够以较低的价格提供外包服务或推介项目,阿根廷游戏开发行业的黄金年代随之而来。Three Melons、QB9和Globant等阿根廷游戏公司都在那个时期诞生,并开始采用新的商业模式。

这些公司各有所长:Three Melons主要开发广告游戏,QB9专注于借助流行品牌深耕本土市场,而Globant则成了著名游戏发行商EA的一家外包公司。从那时开始,绝大多数阿根廷游戏公司都一边制作自己的游戏,一边为第三方提供外包服务,在赚钱的同时积累经验。

Sabarasa也是阿根廷国内游戏市场的一位大玩家,参与了超过40款游戏的开发。这间工作室鼎盛时期雇佣了近100名员工,并在墨西哥首都设立了一间卫星工作室,向海外市场扩张。但好景不长,2010年12月10日,阿根廷国内最大规模游戏开发者会议召开的同一天,Otaegui召集工作室的所有员工并宣布:与Sabarasa有3个合作项目的一家客户没有向公司支付佣金,公司的钱已经用完了。

“对公司和游戏行业来说,那是令人非常悲伤的一天。”Otagegui承认,Sabarasa工作室当时只有一家客户,他应当为此负责。他们为拉美发行商Slang开发3款游戏,按照协议,只要任天堂公司通过那几款游戏的审核,后者就会向他们支付全部佣金。Slang在墨西哥市场推出了两款游戏,却没有向Sabarasa付款。一位匿名知情人士说,Slang认为Sabarasa在开发游戏过程中太拖延,出现了很多问题,并因此导致玩家对游戏失去兴趣,游戏营收水平差劲。

事件发生后,部分员工决定留在Sabarasa工作室,另外一些员工以欠薪为由,将公司和Otaegui本人告上了法庭。Otaegui也试图通过法律渠道解决与Slang之间的问题,但这桩官司审理过程漫长,直到今天仍未判决。前Slang首席执行官亚伯拉罕·巴蒂斯塔(Abraham Bautista)以潜在的法律问题为由,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在2013年,Sabarasa工作室停止开发游戏。“那是对阿根廷游戏行业最沉重的打击之一。”Otaegui说。它像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痕,当Sabarasa的很多前雇员加入其它工作室或者创办新公司时,他们仍然记得那段艰难的时光。

 

独立游戏的崛起

与Javier Otaegui和Andres Chilkowski在快餐厅相识10年后,Daniel Benmergui已经是一位全职游戏开发者。2001年阿根廷经济危机后,很多国际游戏公司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设立分支机构,法国手游公司Gameloft就是其中之一。Benmergui是Gameloft在阿根廷的首批员工中的一个,并很快晋升到研发主管职位,但他对自己的职业状态并不满意。

2008年,Benmergui戒烟、辞职,成为了一名独立开发者。当时Benmergui的存款足够支撑一年生活,他开始制作轻量级的Flash游戏,其中一款叫做《Today I Die》的互动诗歌游戏获得了2010年IGF奖项提名。这让Benmergui赢得国际独立游戏开发者圈子的关注,并积累了必要自信。随后不久,Benmergui又公布了一款叫做《因果物语》(Storyteller)的创意解谜游戏,允许玩家拖动角色改变故事结局。该作获得2012年IGF创意奖(Nuovo Award)。

Daniel Benmergui和他的《因果物语》

在接受颁奖的那天晚上,Benmergui用西班牙语发表了获奖感言:“我能够站到这儿,在座的每个人也都能做到。”他谈到拉美游戏开发者社区,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成为了阿根廷乃至整个拉丁美洲知名度最高的独立游戏开发者。

虽然独立开发者遍布拉美各国,但阿根廷的数量最多。他们每个月都会见面讨论,人人都能展示自己的游戏并交流反馈。Game Work Jam就是这样的一场活动,其目的不仅在于孵化原创游戏概念,同时也让独立开发者有机会在业内导师的帮助下提升个人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活动让阿根廷独立开发者形成了社群感,亦是独立游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外的其他城市得到发展的基石。

但在Benmergui看来,阿根廷游戏产业仍需要取得突破,需要出现一款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游戏大作。《全景》(Panoramical)是阿根廷开发者Fernando Ramallo和David Kanaga制作的一款互动体验游戏,口碑上佳,但它在全球范围内的收入表现并不如意。Benmergui透露他正在制作一款叫做《Ernesto》的“小游戏”。另外一款是《Okhlos》,由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支两人团队开发的游戏,Devolver Digital发行。Okam、Senscape、Red Katana和Heavy Bota等独立工作室也将推出新作品。

阿根廷独立游戏的共性,是它们都主打创意,专注于为细分品类的玩家提供创新玩法和体验——但它们既不会将大众玩家作为目标受众群体,也不具备3A游戏的制作价值。移动平台益智问答游戏《Trivia Crack》的开发商Etermax旗下产品积累了超过2亿次的安装,日活跃用户达到2000万,但这间工作室往往被视为异类。Benmergui称阿根廷需要出现一款销量达到数十万份,同时与本土开发者联系紧密的超级大作,他认为太空策略游戏《银河霸主》(Master of Orion)重制版具备这样的潜力。这款游戏将由《坦克世界》开发商Wargaming发行,阿根廷工作室NGD负责开发。

《银河霸主》(Master of Orion)
《银河霸主》(Master of Orion)

 

巨大飞跃

在1998年Otagui与Andres Chilkowski见面后,俩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俩都是2004年阿根廷游戏协会成立时的创始成员,热衷于探讨阿根廷游戏行业的需求和机遇。因此当Sabarasa遭遇困难,老友Chilkowski向他伸出了援手。

Andres Chilkowski
Andres Chilkowski

Chilkowski曾是Conde的一名成员,为那家公司工作了几年时间,随后与朋友合伙创办了一家在线游戏门户网站。2001年阿根廷经济危机后,他又创办了NGD工作室,决定制作一款叫做《统治:在线》(Regnum Online)的MMO。

“那真是疯狂——我们只有7个人,却开发了一款MMO。某些时候,我们不得不对外谎称我们有20名员工,游戏研发预算达到真实数字的5倍,这样才能让它显得够酷。”Chilkowski说道。NGD工作室在《统治:在线》中采用了当时尚未大热的F2P模式,而游戏带来的收入支持这家公司持续多年运作,面向PC和移动平台推出了多款游戏。在一款游戏的视频广告中,NGD甚至邀请了Benmergui客串出境,担任“人质”。

NGD工作室目前正在研发太空策略游戏《银河霸主》重制版,后者已进入Steam平台的抢鲜体验阶段。阿根廷谚语云:“一切都被电线绑着”,意思是人们总是试图使用最少的资源做事。对于一家阿根廷公司来说,拥有资源制作一款高预算游戏的机会十分宝贵。而在阿根廷本土独立开发者苦于无力提高游戏作品知名度的当下,《银河霸主》重制版或许将推动阿根廷游戏行业腾飞。

Chilowski记得与Wargaming首席执行官Victor Kislyi的一次对话,后者告诉他,NGD工作室跟推出《坦克世界》前的Wargaming很像。两家公司所在国家都不以游戏产业闻名,但都有机会提高外界对本国游戏产业的关注度。

《统治:在线》(Regnum Online
《统治:在线》(Regnum Online)

“我们阿根廷人有一个缺点:说得太多,却很少把事情做完。”Benmergui说道——游戏《因果物语》的研发目前处于搁置阶段。Otaegui补充说:“过去十年对我们来说很重要,阿根廷游戏开发社区逐渐成型,我们学会了怎样制作游戏。但在接下来十年里,我们应当专注于创作伟大的IP。”

当《银河霸主》重制版发售后,它很有可能将会激励阿根廷本土开发者,引发他们投身游戏事业——就像Otaegui童年时看到几位青少年展示一款阿根廷游戏时那样。

 

 

本文编译自:polygon.com

关于作者:Luis Wong是一位自由游戏记者和游戏开发者,曾是秘鲁游戏工作室LEAP Game Studios的联合创始人,目前供职于网易游戏。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0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