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rsion的全部文章

作者 Inversion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25
文章
Inversion06月03日2个评论
《堡垒之夜》的几点成功学启示
设计与运营的结合是个关键。
Inversion07月11日4个评论
面对Steam盗号的巨大黑色利益链条,作为玩家如何自保?
要谈如何防范Steam盗号,自然要从这一现象背后的产业链说起。
Inversion04月06日6个评论
手把手教你薅G胖羊毛:Steam Key购买指南
一条通往“喜加一”的不归路。
Inversion12月18日13个评论
我,开箱子,游戏的未来
充钱吧,我的朋友,这是玩家的命运。
Inversion12月05日6个评论
带好毛巾,不要恐慌,这里有一篇“核末日生存指南”
100多年后的今天,2161年12月5日早上7点21分,13号避难所的一位居民被派出去寻找净水芯片的替代品。《辐射》1代正式开幕。
Inversion10月12日4个评论
主播大战主播狙击手:窥屏和被窥屏的玩家都是怎么想的?
我采访了一些游戏开发者、主播以及狙击手,想听听他们对这件事的看法,狙击手使用的狙击手法和行为动机,如何防范和避免被狙击,以及狙击手应不应该被厂商制裁。
Inversion08月31日4个评论
Alex Mauer的诉讼传奇:死亡威胁、千年法案以及版权官司
一款小众游戏在版权上的问题也能引起整个游戏圈的轩然大波。
Inversion07月21日19个评论
从世界最著名的成人影星到Twitch主播,Mia Khalifa不会再走回头路
“ISIS都曾经威胁砍我的头,所以Twitch上小屁孩的发言根本不会影响到我。”
Inversion07月18日8个评论
为什么超级英雄游戏质量普遍不高?
虽然在电影和漫画市场上漫威占了上风,而在动画和电视方面是DC有优势,但是到了游戏市场,似乎两家公司都没有绝对的话语权。
Inversion06月09日21个评论
为什么游戏读盘时间还是那么长?
开发者虽然在努力解决,但说到底还是硬件的问题。
Inversion06月02日15个评论
曾辉煌一时的手游大厂,现在都去哪儿了
事到如今,我们还能在一些手游历史总榜上看到这些辉煌一时的名字,但他们的排名只能诉说往日荣光,来供今人凭吊。
Inversion05月19日7个评论
游戏主播和狂热粉丝的二三事
主播有点像是信息时代的艺妓。也许因为前所未有的近距离接触感,主播和观众经常会混淆彼此与朋友之间的区别。
Inversion05月16日5个评论
要把游戏中的性爱场景做好其实并非易事
“那些过分描写‘活塞运动’的镜头……都是不能过审的。”
Inversion05月09日17个评论
欧美游戏界淘宝和上面一本万利的黑Key生意
可想而知的是,G2A之类的线上交易网站和众开发商之间的骂战还会继续下去。
Inversion04月17日11个评论
为什么暴雪欢迎一部分插件,而去起诉另一些插件?
这篇文章编者来看,旨在帮助用户了解,当暴雪允许玩家使用插件MOD的时候,其自身为了保护自己知识产权的相关历史。
Inversion04月13日13个评论
为什么在中国做游戏这么难?
在中国做游戏很难。你不仅要摆脱中国传统武侠文化的影子,也要避免黑帮犯罪或者非法飙车的题材。同时,所有产自中国的传媒和文化商品都要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批。
Inversion04月06日28个评论
为什么有些玩家不喜欢《赛尔达传说:荒野之息》——从metacritic的用户评分说起
我希望有一天,诸位玩家能理性和包容地看待一款游戏的各种评价,抛弃阵营偏见,既可以充分地表达喜爱和赞美,也可以接受一些不同的反面意见。
Inversion03月30日2个评论
国外主播:一天直播18小时差点让我猝死,我还算运气好的
网络直播这一行业的光鲜,是主播以健康为代价换来的。
Inversion03月21日2个评论
如今的赛博朋克游戏中,朋克元素早已不见
赛博朋克作为在上世纪80年代诞生的一种科幻小说流派,到如今已经发展了30余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原先开山立派时作品中浓重的朋克文化和街头气息早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科技感十足的战警或特工。
Inversion03月17日2个评论
你可能不知道的20年战网故事
也许你每天都会打开暴雪战网客户端然后开始游戏,但你可能从来都不知道,战网到底是怎么来的。那么,战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