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探索世界就是要自由自在

就……别管进度了。

实习编辑袁伟腾2022年03月03日 17时45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今日无图……(图/小罗)

《艾尔登法环》这两天席卷了触乐编辑部,几位老师都在玩,我也不例外。这几天,我每天白天工作,随便用电脑玩点别的游戏,晚上回去就骑着灵马,在宁姆格福和更远的地方漫游。

开放世界就有一种吸取时间的魔力。我偶尔在草原上信步走走,看到远方有佝偻的人形雕像,或者是迷雾的朦胧处隐约有一颗金黄色大树的影子,都愿意过去看看。双脚夹紧,轻踢马肚子,催促它快跑。前面等着我的有时候是一只闪烁着亮光的甲虫,有时候是机关算尽的地牢,还有时候是一场艰苦险恶的Boss战——少数情况下,可能没有任何东西。没有隐藏的秘密,没有上锁的宝箱,也没有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传送陷阱——我经常能在一片没什么内容的地方待上很久,就单纯地奔跑,沿着坚硬的巨石一路摸过去,探索着可能本来并不存在的洞窟,翻看地上的闪着银光的建言。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能在这个几乎没有意义的过程中收获宁静。

美丽、残酷又广袤无垠的世界

可能这就是开放世界吧,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可能眼前是一片荒芜的草原,但转角就是埋藏着宝箱的墓地,还有摄人心魄的巨大城堡。这种惊喜感就像生活中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旅行,从乏味的城市中出发,在小路上驱车花几个小时,不知不觉就到了另一片天地。只不过在现实中,出门旅行要花不少时间和精力,游戏里探索未知的成本小到几乎可以忽略。

我玩《艾尔登法环》的进度不算快,除了正好走到主线区域,我几乎不着急去推图,我发现自己更享受慢慢走遍大陆每一个角落的感觉。在探索过程中,我获得了厉害的法术和武器,但是有些的属性要求非常高。我的角色构建走了“信仰流”的路线,理由也比较随意——前几作“魂”系游戏中,我都走了“力量猛男”的构筑,强度不低,但是打怪一刀就是一刀,一刀又接一刀,非常朴实,以至于有点无聊。这次我想玩点新花样,于是就选择了看起来最华丽的信仰加点。褪色者给武器附魔,圣属性会让大剑抹上一层金色辉光。前两天我找到了一把符文制的短剑,同样是金色的圣属性攻击,无视防御,攻速奇高,近身输出可观,打起来也相当过瘾。因为加点比较极端,不少高阶的祷告和武器已经能用了,实战效果一般,但至少效果相当华丽嘛。

这个祷告要41点信仰,我好不容易才达到,实战效果实在一般……

“魂”系游戏从来不是“遇见什么就上去死磕”的类型。碰上强敌后,一般来说最优的解决方案是绕过去,等装备好一点儿再回来。比如,初期的“新手劝退王”大树守卫,前两天杨宗硕老师已经写过他被大树守卫伤害的故事了。我倒是没怎么和大树守卫死磕,后面的不少Boss都用邪道打法“逃”过去了。昨天,我在“野兽神殿”附近碰见了一条巨龙,名字好像是叫“亚基尔”,攻击力奇高,就像我刚刚说过的,因为我把属性点几乎全点在信仰上了,生命值比较低,所以无论是被飞龙喷到火,还是被尾巴和爪子扫到,都是一击毙命。但是我的攻击力还不错,“黑炎”祷告的前后摇短,距离远,打到龙头伤害可观,加上骑马作战比较灵活,只要我不失误,就能慢慢磨死。

后来我就跟巨龙磕上了,只要不被摸到就行,龙的动作抬手长,容易被看破,但是全场不失误也不容易。我大约花了两个小时,终于击败了大龙。期间我还摸索出了如何利用骨灰召唤的弓箭手“白金之子勒缇娜”吸引敌人的仇恨——这也算一个技巧,勒缇娜的移动机制比较特殊,具体来说,她会站在被召唤出来的位置保持不移动,至少我没见她改变过自己的位置。如果召唤位置得当,比如卡在一个比较高的地形上,或者是岩壁和沟壑的另一端,就能吸引敌人的仇恨,而且很难被攻击到。我在打“辉石龙”史玛拉格时,也把她放在了比较高的一颗巨树上,几支辉石箭下来,龙不断地想攻击她,可是怎么也挠不到,喷火也是徒劳——我就在后面偷着输出。

击败巨龙获得的奖励不算多——8万卢恩和一颗龙心脏——但是成就感非常强,不仅有越级挑战带来的快感,而且我完全没有失误诶!因为龙的攻击模组都差不多,我甚至感觉自己真的掌握了“屠龙之技”,对付下一条巨龙也可以游刃有余。我沉浸在这样的喜悦感里好久好久,回过头来,才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窗外的夜晚和黑龙的鳞片一样漆黑,路上只有零星扫过的几辆汽车的声音。明天还要通勤呢,于是我草草洗漱,脑海里还回放着和巨龙作战的英姿,倒在枕头上,昏昏地进入梦里。

这样的快乐尤其迷人。正在写这篇夜话的我也和前几天的一样,白天工作、写字,偶尔玩会儿游戏。最令我期待的是夜晚——今天晚上,我又会遇见什么?又要击败哪些巨大的、令人恐惧的敌人呢?

0

实习编辑 袁伟腾

表里如一。

查看更多袁伟腾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