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总有一天我们能过上“今天没有节”节

在太多节日中的人们处于何种境地呢?

编辑熊宇2020年05月07日 18时39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启发了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断 × 节”呀

今年的5月5日成分很复杂,它是立夏、“《王者荣耀》开黑节”,还同时是“55断更节”与“55催更节”。

这4个“节”都算不上我们通常理解中的正经节日。立夏其实是个节气自不用说,对《王者荣耀》玩家来说,如果开黑也是个节,其实也算天天过节。相比之下,“55断更节”与“55催更节”这两个节更有意思——一眼看上去,它们是自相矛盾的;细说起来,它们可没啥传统(开黑节好歹都持续了几年),准确来说,它们是今年新出现的两个活动。

事情并不复杂,因为此前的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而发酵的版权合同争议(包括版权归属、免费阅读模式等问题),部分阅文作者发起“55断更节”,号召更多作者在5月5日这一天断更以表达立场,进而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或许是对此的一种反制,阅文推出了5月1日至5月5日的“催更企划”,许多人也其称为“55催更节”,正好与“55断更节”相对应。

放在平时来说,“催更”是件挺普通的事,“55催更节”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还是在于出现的时机

在这同一天堆积了这么多的“节”,这样的事情其实并不算罕见。在此前的夜话中,我提到现在的节日多得不行,而所有的节日都难免成为购物节。这种现象当然和近些年来经济的新形态有关,可在最初的时候,所有的节日都不是购物节。

传统节日或许是最好的例子,春节是为了庆祝新年、中秋节或许是为了庆祝丰收。在庆祝之外,节日的另一个意义在于“纪念”,这意味着它们并不总是很喜庆,清明节就很复杂,既包含欢乐的郊游踏青,也包括隐藏痛苦的对追忆亡者的追念。

如果你对传统节日有所了解的话,不难发现这样一个事实:许多地方对同一个节日往往有不同的理解。拿清明扫墓来说,不同地方扫墓的时间完全不同,甚至许多地方的人们并不在清明时分扫墓。拿端午来说,有些地方的人们相信端午节与屈原有关,有些地方的人们过的端午节和屈原好像就没什么关系(与此相关的考证至今也没有定论)。对于同一个节日的理解都有如此巨大的差异,更不用说各地还有各自不同的节日了,可以说,在没有明文记录的历史中,节日向我们传递了过去人们的多样生活。

从历史中来看,当今那些各式各样的节日不过是历史的重演——要纪念或庆祝的东西始终很多,我们总是需要很多节。在网络时代,这些奇奇怪怪的节日更容易被不同地方的人所了解。宝可梦的“呆呆兽日”已经被没有呆呆兽的地方的许多人所熟知,曾经还有完全不玩游戏的朋友问我什么是“冬幕节”……众多的节日在某些方面来说也展现了这个时代的多样性。

呆呆兽其实很有“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气质,难怪要为它设一个节日

对我来说,多样性是件特别重要的事:节日是为了纪念的,值得纪念的东西有好有坏,无论好坏,值得纪念的事情都值得纪念。想想看,楚顷襄王如果知道屈原投江的事会演变成绵延千百年的节日,大概会很不开心——但过了这许多年,谁还管他一个楚王开不开心。我觉得,对于后世的人来说,如果他们回望如今的人们留下的节日,只有喜庆的、让人开心的节日,他们恐怕难免会对这个时代产生些怀疑,还是得有些不那么喜庆的节日才显得真实。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55断更节”这样的节日是个挺有意思的节日,而“55催更节”的出现则增加了戏剧性。尽管我并不了解这些作者们的生活和工作状况,这个节日恐怕也难以流传后世,但听闻这个活动,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关于自身生存处境的反思和努力,这大概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不管重不重要,节日继续变得越来越多了,或许有一天,我们在日历上只能找到一天是没有任何节日的,然后我们会用“今天没有节”节来覆盖这一天。又或许,我们找不到这么一天了。

0

编辑 熊宇

xiongyu@chuapp.com

还是想养狗

查看更多熊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