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还不是因为那点臭钱

“我依赖它就不能厌恶它吗?”

编辑牛旭2020年04月27日 18时35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最近,关于钱的一些破事儿让我玩游戏时非常苦恼。

清晨

清晨,当我走出自己在《集合啦!动物森友会》里的“独栋小别墅”,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杂货店的店员告诉我,昨晚我口袋里装不下的垃圾又为我赚了几百块铃钱。“这算个屁哦?”我心里想着。通过熬夜抓狼蛛再倒卖大头菜,我的存款已经突破500万。10万玲钱的电脑、22万铃钱的豪华和服架,送给朋友的时候我眼都不再眨一下。

我也因此变得懒散了。树上挂着熟透了的果子,我都懒得去看一眼。以往的日子里,它们是我赚钱的重要工具,但现在,我不在乎。

“我恨大头菜,它让我失去了奋斗的动力。”和我对话的是从黑石岛来做客的富豪朋友。我还记得他第一次来我岛上的样子,我俩穿着廉价的短袖衬衫,在一颗摘空果子的树下面聊天、谈梦想,谈世界怎样和平,但现在不行了。自从倒卖大头菜赚了钱,他开始在豪华包间里和我见面,也不聊理想了,只是不断向我展示他收藏的贵重洋装。

发家致富仿佛是一夜间的事情

“你看,我现在都没什么动力了,就剩下买买女装、买买家具,空虚又庸俗。”然后他笑了,“你要什么,20寸壁挂液晶大电视要不要,我直接寄给你啊!”

“呵呵,你要什么?自己跑的火车模型要不要,春、秋、冬季,3个主题的,我全都免费寄给你啊!”我赶忙也发出虚伪的笑声,期间刻意展示着自己的大金链子。

笑归笑,其实我和他一样讨厌大头菜,但不是因为大头菜能赚钱的那一面。大头菜就像股票,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这没什么问题;有些人岛上的商店高价收,便分享给其他人一起赚钱,这也没什么问题;很多人觉得这样麻烦人家不好意思,主动留下点礼物,像是机票啊、稀有资源啊,这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人们开始主动要这类馈赠了,不光把它称作“门票”,还把价格设定的很高,明明一趟只能赚100多万,门票要到几十万,那些稀有资源更是要花大量时间才能获取……甚至还有人拿人民币当门票,这怎么行呢!

“要我说,这就是一群‘臭资本家’,穷疯了!呸!”我打字时仿佛都吐了一口吐沫,“你说他们还有没有初心?这是多么美好的游戏,多么美好的乌托邦,谈钱?又脏又臭!”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我的富豪朋友突然打断了我,“我现在岛上527一颗大头菜,我寻思着下午如果涨价了,我也放交易平台一拨。其实大家互助互利嘛,开岛也需要时间、金钱、精力和水电费啊,很苦恼的,稍微要一点门票也没关系啊。”

“我觉得你可以要金矿石,或者要星星碎片,嗨!如果这群人实在穷,那么你就要求他们每天过来铲铲杂草什么的,没钱没关系啊,反正人累不死,给干活呗!”

那的确是一条金链子

“没想到你们光屁股岛的人,也很懂得做生意啊!”我的富豪朋友笑起来。我也跟着笑起来。

中午

中午,结束了“动森”,我进入《骑马与砍杀2:霸主》的世界里,变成一位领主。关于钱的苦恼并没随着世界变化而结束。我坐拥一座城市、3座城堡、几十万存款,但每天过去,我都要支付几千块给部队当工资,那些金灿灿的第纳尔虽然不会当着我面被划走,但金币哗啦啦的声效每响一次,我的心脏都会随之一颤。

那能怎么办呢?维持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实在太花钱了,一匹马几千块、一件护甲几万块、招降一个领主要付出几乎全部家当,这实在太痛苦了。于是我只好追着那些实力薄弱的领主穷追猛打,卖掉他们的士兵和装备,榨干他们口袋里的每一分钱……

“你这样效果太差了。”一位从平行宇宙赶来的富豪领主这样嘲笑我,“为了赚钱,我尝试过倒卖货物,效率不行;后来我抢劫商队,感觉太不知廉耻,也就算了。但是,后面我学会了‘种兵’,从此再也不担心买兵的钱。我还把自己老婆的和自己哥哥的豪华护甲都给卖了,大赚一笔。喏,我现在简直是卡拉迪亚大陆首富。”

这能算真爱吗?

看着富豪领主发来的截图,我不由得怒由心生。“你的代入感呢?你世界的合理性呢?你这样做和作弊有什么区别!”

“诶,打住啊!游戏就是给玩家玩的,我们爱怎么玩怎么玩,你管得着吗?”富豪领主一句话就把我的嘴给堵住了。

晚上

“我觉得我越来越讨厌钱这玩意儿了,你说我要这些破玩意儿有什么用?它们几乎毁掉了我的游戏体验!”半夜,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动森”的世界里,在海岸边的躺椅上坐下,岛民熊战士也走来坐下,我马上和他倾诉起垃圾话来。

“你又怎么了?”熊战士马上露出一副关切地表情,但那感觉怪怪的,它长了一副哲学家的五官。惊讶、喜悦、愤怒和悲伤的表情放在它那里都像在思索什么,就是感觉不到真诚。“是不是玩‘塔科夫’的时候破产了,为了买装备,被迫卖掉了你收藏的那些美械?”

“你现在是什么表情?”“我很放松。”

“没想到你居然是岛上最懂我的动物,幸亏我没有遵从内心想法,来第一天就想办法让你滚蛋。”我惊讶地看着熊战士,并觉得它脑袋上那几搓毛都可爱了一些。

“那是因为你太懒了。”熊战士一语道破我的伪装,“以及……你装什么孙子,我说的话不都是你自己脑补出来的吗?”

“现在我是真的想让你滚蛋了。”

“那也是你跟自己发脾气。说真的,你怎么能厌倦这个让你赖以生存的机制呢?”熊战士仍旧摆着一副严肃的表情,“这世上的确有些人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但你不能以偏概全,就说每个希望赚钱的人都不对,我觉得你也就是自己吃饱喝足了指责别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首先,这话是别人跟我说的吧?”我赶忙反驳它,“其次,我怎么不能厌恶自己赖以生存的机制呢?它有缺陷啊!虽然我没权利指责别人的生活,但总有这么一条叫价值观的东西横在我面前吧,看到我厌恶的东西,我肯定会想要表达厌恶,就像你们这些熊,在树林威风凛凛地走着,突然看到了……你们这些熊讨厌看到什么来着?”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真熊!”熊战士无奈地耸了耸肩。“再说了,钱这东西就是个双刃剑,它带给你多少快乐?你看看家里那些冰箱、彩电还有智能马桶,它们不都带给你快乐吗?你脚踩着消费陷阱还要喊疼?你再看看你打下来的那些城市,人们因为你花钱建设的项目安居乐业,繁荣度赶超其他好几个国家的首都,这不还是因为钱砸出来的?再看看《逃离塔科夫》……你是挺菜的,但至少你队友看到你舍得花钱置办装备,而不是一路捡垃圾,他也会觉得开心,你也会跟着一起开心不是吗?”

“你怎么不说双刃剑的另一面了?你要知道,同样为了冰箱、彩电和智能马桶,有人就愿意去修改设备,买金卖金,漫天要价,这难道不荒唐吗?一个为了享受快乐和休闲的游戏,硬生生整成‘充钱就能变强’,这不讽刺吗?而且,同样为了建设城市,人们整一些Bug啊、机制漏洞啊、它们的确高效,但这跟游戏的初衷完全相反了啊,开发商做了这么多细节让人享受一个虚构的世界,让它变得更容易代入,更好书写属于自己的传奇,结果您倒好,直接整个法术出来,改中土世界了,这多别扭,简直不尊重其他人的劳动成果!更别提《逃离塔科夫》里那群‘买金’的人了,为了能无脑出装备,他们整个就是在资助外挂势力啊!”

“你无法要求别人按照你的标准进行游戏,就算他们的行为在你这里显得非常无耻,也不能!”熊战士并没认同我。

“但这些行为就是让我觉得很无耻,因为无耻,所以我很厌恶,同时我希望更多人也去厌恶,希望它们不再出现,因为人们一旦觉得这些小打小闹的事儿都没有无耻的感觉,就会越来越放松自己的底线,变得更加……没有底线。”

“我想你说的这些的确有点道理。”熊战士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才给出答复,“但说实话,你为什么还会建议黑石岛的岛主提高‘门票’的价格呢?你明明很讨厌这种交易啊。”熊战士问我。

“可能是当我岛上拥有赚大钱的潜能时,我也会学着漫天要价吧,毕竟你想啊,坐地收钱拿资源,连大头菜都不用炒了,每天就是起床买东西再睡觉,这诱惑你能抵挡的了吗?”

“等等,那你还要骂那些提高门票的人,你这不双标吗?”熊战士睁大自己本来就很大的眼睛。

“因为他们把价格提太高了,我大头菜卖不出去,我当然要骂街。”

“你无耻!”

0

编辑 牛旭

冥王星不是一颗行星。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