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末日情结

我想让世界回到它本来该有的样子。

编辑牛旭2019年01月10日 19时53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我曾经穿过断壁残垣(图/小罗)

我对末日题材的游戏一向颇有好感,可我身边的朋友却不是全都接受。聊天的时候,有的朋友看到我推荐的一系列游戏质疑说,明明有那么多积极向上的题材,你为什么非要专注这些充满负能量的故事?

同样遭受质疑的还有我对重口味题材的接受度,某次饭局中,我给正吃得津津有味的老同学推荐了几部重口味美剧,老同学顶着一张苦瓜脸反问我,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怎么口味变成这样?

到了和朋友一起玩COC跑团(克苏鲁神话主题的桌游)的时候,为了防止玩家扮演的调查员无脑开火导致友军伤害,我们的KP(主持人)表示,按照游戏规则,玩家禁止使用热兵器。因此我和KP开始了漫长的扯皮,尽管我一再承诺不会胡乱开火,而且不断降低对枪械的要求,但KP最终还是否决了我的提议,并且对我坚持使用枪械的要求感到十分不解。

《沉没之城》:调查员带枪难道不是常识吗

想想的确,世界末日、血腥暴力,还有冷冰冰的杀人机器,乍眼一看,这些末日题材中出现的元素往往代表着死亡和凋零,也难怪大家对此产生反感。不过我并非反社会者,也不是痴迷于暴力的疯子,我喜欢末日题材,一是因为那种残破的美感,二是人类在绝境中绽放的人性光芒。

回想那些耳熟能详的末日故事都是怎样展开的,无论是穿越虫洞的外星人,还是轰遍全球的原子弹,抑或是传染性极强的丧尸病毒,始作俑者通常都是我们的同类。就算是秩序崩溃,生灵涂炭,存活下来的人依旧会为了自身利益互相厮杀,象征和平的遮羞布被揭开之后,就连那些原本温文尔雅的人,也会发现自己仍旧长着野兽般的獠牙,像是从未进化过一般。于是那些原本宏伟的建筑被炸毁,繁华的城市也被荒废,人类在这些断壁残垣中夹缝生存,一边躲避怪物袭击,还要一边提防同类之间暗下黑手。

在这里放《往日不再》的图,主要是因为主角的设定很让我喜欢

可是仔细看去,那些废墟正逐渐被萌芽的绿植缠绕,那些曾经失去希望的人也都在努力挣扎着重建家园。人性的阴暗面经常是我们最大的假想敌,但那些严重的“后果”也会给我们带来足够的反思。

在《地铁2033》的故事中,我穿过遭遇核弹洗礼后满目疮痍的莫斯科,背负着拯救人类、彻底清除黑怪的使命。等到我费劲千辛万苦爬上高塔,将激光制导仪对准它们的老巢时,我却开始犹豫,回想起人类在核弹末日后的惨状,我不忍心再扼杀另一个种族的希望,更何况,我们本有机会共建和平,结束纷争。于是最终我选择了击落制导仪,迎来了与原著小说中不一样的结局。

《地铁2033》中,我原本为之努力的一切是为了拯救才对

在《生化奇兵》光怪陆离的销魂城中,为了能看到“小妹妹”们恢复正常人的模样,我宁愿放弃额外奖励的ADAM物质,尽管为了击败强壮的“大老爹”就让我已经濒临破产。

《生化奇兵》难就难一些吧,“小妹妹”能救一个是一个

只要有可能,我会尽量拯救每一个能够拯救的生命,不然游戏中的杀戮将全无意义。不过也有例外,《最后生还者》的故事就让人为难,制造疫苗拯救大多数幸存者,还是牺牲像女儿那样陪伴自己冒险的艾莉,就算剧情不强制帮我选择,我也会抱着她离开。

《最后生还者》,一段难忘的末世之旅

虽然末日情结代表着血腥暴力和绝望,但喜欢它,是因为我其实是个和平主义者。我害怕末日,害怕那些我爱的人遭遇灭顶之灾,我也不愿意看到血肉模糊的样子,不希望子射穿任何生命。至少在末日题材的游戏中,我将有机会去扮演幸存者,能够拿起武器拯救那些陷入危机的生命,那些和平日子里看不到的人性光辉,也只有在那样特定的情况下才能展现出来。

1

编辑 牛旭

如果真实世界里也有血条就好了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