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为《荒野大镖客》主角配音之后,他远离了游戏行业

“在这儿,人们既不知道也不关心《荒野大镖客》。我在这里不出名,我只是罗勃·威瑟夫。”

作者等等2018年11月06日 17时46分

罗勃·威瑟夫(Rob Wiethoff)在波多黎各,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威瑟夫跟着一个女孩到了洛杉矶,在酒吧打工赚钱,想找一份演员的工作。在威瑟夫工作的那间酒吧,一位电影制作人在喝了几杯之后,给他介绍了一个机会:飞往波多黎各,参与一部电影拍摄,或许还能扮演某个小角色。

但真实情况与那位制作人所说的完全不同。“我确信他们是在卖毒品。”威瑟夫略显紧张地笑着说。

威瑟夫在波多黎各待了一周,电影拍摄工作迟迟没有开始。按照制作人的说法,他们团队损失了一笔钱,不过电影很快就可以开拍。但事实证明这完全是空口白话,威瑟夫甚至连一名剧组工作人员都没见到,经过一番权衡后他离开了。

那并非威瑟夫第一次被骗。在之前,一位“制作人”的女友在喝了几杯后也给他介绍过表演的机会,他们总是说同样的话:努力工作,名声自然会来。然而威瑟夫每次都会失望。

“洛杉矶的骗子太多了。”威瑟夫说,“我不需要将灵魂卖给某个自以为聪明,声称要‘永远改变我生活’的人。”

威瑟夫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明星,但在游戏行业,许多玩家熟悉他的声音。在Rockstar于2010年推出的大作《荒野大镖客:救赎》中,他是主角John Marston的配音演员。

威瑟夫在《荒野大镖客》中的表演广受好评,不过与Nolan North或Jennifer Hale等其他著名游戏配音演员不同,他并没有利用那次成功谋求更多的表演机会。威瑟夫从未在任何一款其他游戏中出镜,就连许多《荒野大镖客》玩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似乎完全消失了。

2010年,在为John Marston配音和表演工作结束后,威瑟夫回到位于印第安纳州西摩的家乡,到一家工业用品公司找了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如今威瑟夫和妻子养育着一对18个月大的双胞胎儿子,一家人住在他姐姐的一栋靠湖的房子里。

威瑟夫本可以延续自己作为演员的职业生涯,但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在好莱坞生活十年后,他对谎言感到厌倦了。“在洛杉矶,空口讲白话的人太多了。”威瑟夫说,“很多所谓的制作人声称能帮你找一份工作,但到最后你发现,那完全是废话。”

“我已经受够了,需要思考这究竟是否值得。我觉得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小镇男孩

与那些从小就渴望登台表演的好莱坞明星不同,威瑟夫从未计划到洛杉矶闯荡,或是立志成为一名演员。童年时,威瑟夫选择了与许多其他小镇男孩同样的道路:体育。

“我从来都不清楚自己这辈子究竟想干什么。”他说,“有趣的是在小镇上,体育就是我们的娱乐方式,所以大家都爱体育。我记得曾经很羡慕那些比我年长的表兄弟,看他们打比赛,但我很快意识到,我不可能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

作为一个医生的儿子,在那座人口不到2万的小镇上(也是摇滚巨星约翰·麦伦坎普的家乡),威瑟夫度过了美好童年。威瑟夫只是缺少一点人生方向。由于没有任何特定目标,威瑟夫决定走家人的老路,到印第安纳大学就读,拿到了通识学的学位。不过威瑟夫承认,他觉得念大学就像“读了两次高中”。

“我在大学经常参加派对,没有认真对待学业。”大学毕业后,威瑟夫仍然没有职业规划,“跟着风吹的方向漂泊”。威瑟夫曾经随女友到了芝加哥,当过几周保镖,之后还曾到IT公司担任招聘人员。威瑟夫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什么。

“我总是顺其自然,享受生活。”威瑟夫说,“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值得我关心的事情。”

所以当威瑟夫的女友搬往洛杉矶时,他也决定追随女友的步伐。威瑟夫很快结识了女友的几个朋友,发现自己距离某些著名的好莱坞演员并不太远。

也是在这个时候,威瑟夫开始听到各种各样的承诺。

“我见过许多很酷的人,那些演员和制作人的女友们总是说,她们可以给我介绍一些参与表演,或者在剧组工作的机会。”

威瑟夫起初并没有认真对待那些提议,不过回到印第安纳州,他发现在酷热的夏日从事建筑工作太辛苦了——相比之下,当一名演员显然更有吸引力。至少不会有什么损失。

“那时我太年轻了,所以就想,为什么不试试呢?”

虽然威瑟夫热爱西摩,但与气氛让人愉快却排外的家乡小镇相比,他觉得洛杉矶更有包容性,也蕴藏着更多机会。“我的家乡有很多勤劳、善良的人,他们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但也许每个人都一样:继承父母的家业,从来不到外地闯荡。很多家庭几代人都住在那里。”威瑟夫说。

“我向往去洛杉矶,体验多样化的都市生活……就像来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我很高兴能够体验其中的一部分。”

虽然觉得这个主意很疯狂,但威瑟夫仍然收拾行囊去往洛杉矶,在那座位于美国西海岸的城市成了一位调酒师。

洛杉矶谎言

威瑟夫在洛杉矶生活了十年,偶尔参加一些商业广告拍摄,不过从未成为一名超级巨星。

演员和制作人的女友们一直在给威瑟夫承诺(他从未见过她们的男友),但那些承诺从未兑现……这就是好莱坞的生活。在这座城市,也许每一名服务生都看过剧本,但绝大多数有抱负的演员却几乎得不到任何机会。

在那段时期,威瑟夫的妻子泰勒(Tayler)也住在洛杉矶,那些谎言令她实在难以忍受。

“他太容易相信其他人,我觉得这是因为他在西摩长大,总想坚持到底。”泰勒说,“这种性格不太适合在洛杉矶生活……他太善良了。我认为其他人对他不太好。当我看到他心烦意乱时,我很伤心。”

随着时间推移,周而复始的谎言也开始让威瑟夫受到影响,他觉得自己很可能变成一个在好莱坞蹉跎岁月的沧桑老人。

“我看到一些老人穿着他们年轻时流行的牛仔裤,我心想,你们还像二十出头时那样在酒吧闲逛,但你们都五六十岁了。”威瑟夫说,“我不想成为那种人,我要么永远在这儿碌碌无为,要么就赶快离开。”

意外的好运

好莱坞太残酷了。

对一名富有抱负的演员来说,获得表演的机会十分渺茫,就算你得到了一份临时工作,也随时都有可能被解雇。当威瑟夫受邀为John Marston配音时,他并没有在电子游戏行业主动寻找机会。但在12月的某天夜里,威瑟夫正抱着小狗坐在沙发上,突然接到了经纪人打来的电话。在城市的另一端,某个尚未命名的游戏项目还需要一名演员,威瑟夫愿意试一试吗?

没有理由拒绝那个提议,所以他很快就抵达了试镜现场。当威瑟夫走进工作室时,试镜正在进行,30名穿着士兵装的男子欢迎他的到来。试镜主持人给了威瑟夫台词和一篮子衣服,让他提着篮子,自然地讲出台词。

威瑟夫既匆忙又紧张,来不及细读台词,就不得不在摄像镜头前开始他的表演。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说。

威瑟夫只拍了一组短镜头,然后就离开了。威瑟夫和经纪人觉得那次试镜完全是浪费时间,不过短短几天后,他就得到了扮演角色John Marston的工作邀请。

但威瑟夫强调,他所参与的项目并非玩家们所熟悉的《荒野大镖客:救赎》——在当时,John Marston和游戏剧情都还没有完全成型。“在我们拍摄的同时,他们还在写故事情节,所以我们不可能知道那个家伙究竟是谁,或者他在游戏中想要完成什么目标。”

Rockstar为塑造角色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随着时间推移,John Martson渐渐变活了。

扮演John Marston

然而,威瑟夫又一次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Rockstar在制作《荒野大镖客:救赎》期间使用动作捕捉技术,威瑟夫需要身穿特制服装(能够追踪他整个身体的运动),与其他演员一起站在舞台上,表演John Martson在游戏场景中的动作。威瑟夫有点摸不着头脑,觉得这种表演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在整个项目期间,我一直担心他们发现我根本没有任何经验。”威瑟夫说。那是威瑟夫第一次扮演大人物,如果把事情搞砸,那就太糟了。“我与许多非常有才华的人一起工作。我知道总有一天,当我去上班时,他们会将我拉到一边,感谢我付出了宝贵时间。我的戏份就结束了。”

“好在这事儿从未发生。”

威瑟夫在表演时信心十足,但他似乎低估了自己的成功。“他总是妄自菲薄。”泰勒说。

威瑟夫的紧张感从未消失,更糟的是他很少玩游戏。当威瑟夫听说《荒野大镖客:救赎》是一款大型游戏时,他觉得Rockstar恐怕找错人了。

“我听到有人说,‘记住《GTA》里的这一幕场景。’可我甚至不知道《GTA》是什么。我不得不将导演拉到一边问他……很多时候导演跟我打趣,‘你不知道你演的是谁,是吗?’我会说:‘是啊,我怎么知道!’”

但威瑟夫花了几周甚至几个月研究脚本,逐渐了解John Martson这个角色的性格。威瑟夫认为,他和Marston的人生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他俩都曾虚度年华,漫无目的地做过很多工作,如今又都有了一种此前从未有过的目标感。

除了为角色配音,威瑟夫还利用动捕表演演绎出了Marston的个性,他的招摇走路姿势和动作都成了角色身上的标志性特征。Marston悄悄溜进一间酒吧的方式,以及在面对某些困难局面时停步皱眉的表情,都让人看到了电子游戏中十分罕见的角色深度。

从某种意义上讲,威瑟夫让Martson表现出了一种厌世和后悔感,这或许也是这个角色给玩家们留下深刻印象的部分原因。与许多游戏主角不同,Martson并非英雄——在游戏刚开始的时候,他是个罪犯。

“John Marston不怕任何事情,也不怕任何人。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完成任务,然后与家人一起开始新的生活。”威瑟夫说,“无论我扮演哪个角色,都可以使用表情或肢体语言来表达某种想法,我觉得这很棒。不过只有当角色拥有足够的自信心时,这种表达方式才会产生效果。”

“我认为充满自信地走来走去,比再响亮的话语都更有表现力。”

威瑟夫之所以能诠释Marston的自信心,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天生充满激情。威瑟夫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半途而废——为了给双胞胎儿子做一个玩具盒,他曾花了整整两天时间,设计了数个版本。

“他对着录音机念台词,然后回放听效果。”泰勒说,“他在参与任何项目时都是这样。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其中,否则就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对。”

远离聚光灯

像《荒野大镖客:救赎》这样的大型项目会对游戏行业产生巨大影响,但人们往往容易高估它们对于创作者们的影响。

作为2010年问世的大作之一,《荒野大镖客:救赎》在发售后的第一年就卖了850万份。但威瑟夫并未一夜暴富。在参与拍摄的两年间,他仍然是一名调酒师。威瑟夫买了辆摩托车,得到了一笔不错的报酬,不过并没有过上富裕生活。

威瑟夫似乎也不愿意引起人们的注意,除了几个Facebook粉丝页之外,他很少在社交媒体上露面,故意避开聚光灯。就在《荒野大镖客:救赎》发售后不久,威瑟夫和妻子决定放弃在洛杉矶打拼,回到印第安纳州。

这是一个奇怪的决定。作为扮演John Marston的演员,威瑟夫本有机会寻求更多表演机会,但这对夫妻认为,洛杉矶与他们的人生规划有冲突。

“泰勒在洛杉矶长大,她不想养孩子,因为洛杉矶的生活成本太高了,她只想去一座小镇。”威瑟夫说。另一方面,虽然游戏行业不乏极具影响力的配音演员,但绝大多数演员的工作并不稳定,在《生化奇兵:无限》中为Elizabeth配音的Courtnee Draper甚至考虑换行业,转而攻读法律学位,寻找其他工作机会。

威瑟夫也认为自己不可能长期从事配音演员这份工作。他曾经太多次因为被骗而沮丧,不会再盲目奢望走上星光大道了。

“那是一段很酷的经历,谁都无法保证我还会再次得到机会。我心想,就这样算了吧,如果今后有人想找我做事,他们会联系我的。”于是威瑟夫离开洛杉矶,又一次成了一个小镇男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游戏公司找他。

永远消失

对视名利如浮云的威瑟夫来说,在家乡小镇的生活既宁静,又让他能与邻里们诚实地交流。

“在这儿,人们既不知道也不关心《荒野大镖客》是什么。我在这里不出名,我只是罗勃·威瑟夫。”

威瑟夫并没有远离《荒野大镖客》,有时他还会参加漫画展,但他不太可能在另一款高预算游戏中出镜了。“如果能再遇想要做的事情,那会很兴奋。”威瑟夫说,“但我现在承担着过去所没有的某些义务,生活状态变了。”

父爱是《荒野大镖客》的主题之一,与家人团聚的愿望是Martson的动力源泉。Martson希望远离犯罪世界,在他的农场工作。他想成为一个体面、诚实的人,只不过他所追求的和平被剥夺了。

从许多方面来看,威瑟夫正过着Martson一直想要的生活。父亲的身份改变了威瑟夫,让他变得更稳重了。威瑟夫不会再盲目地追逐新机会——在印第安纳州的这座宁静小镇,他对与家人一起生活感到快乐。

“我认为责任感改变了我。”威瑟夫说,“我不再只关心自己的感受,变得更成熟了。”

 

 

本文编译自:polygon.com

原文标题:《What happened to John Marston》

原作者:Patrick Stafford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1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