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足球内外的世界都是流变的

看的球变了,玩的游戏变了,EA的广告也要变了。什么没变呢?

编辑熊宇2018年07月16日 17时56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中国小罗发来贺电(图/小罗)

很多年前,一位名叫赫拉克利特的老哥曾经说过:人不可能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流。这句话告诫我们要注意人身安全,不要在第一次跨进河流的时候就淹死了——好吧,这句话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他的本意大概是说,这个世界的一切无时不刻都在变化,当你第二次跨入这条河流的时候,这条河早就不是你第一次跨入的河流了。“河流”还是叫做“河流”,但它立刻就变了;我们看的世界杯也是某种类似的东西,虽说每4年就能来一次,但每一次剧情都是全新的。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世界杯的决赛结束了,这一届世界杯有许多意外。法国队在2016年痛失欧洲杯,但昨天他们得到了更多;克罗地亚打了一路加时赛,最后顽强走到了之前难以想象的高度;总是被期待的英格兰也久违地杀入四强,拿出了与期待值相符合的成绩;卫冕冠军竟然又没出线,法国预定下届小组赛回家机票……

足球这种东西,强队可能变弱,弱队也可能慢慢变强;在比赛中却往往不讲强弱,时常胜负逆转。这种不停的变化正是足球的魅力之一,种种多变的因素使得任何一个杯赛冠军,除了展示绝对的实力外,还有许多天命所归的味道。

无论哪个队夺冠,《FIFA 18》都能出一套UT模式的球员卡。稳赚不赔!

说到变化,在上一届世界杯的时候,我还算是个“实况”玩家,丝毫不管销量日渐走高的“FIFA”系列。直到有一天借用别人的机器玩了一把《FIFA 15》,从此告别了“实况”。

不同于真实世界中的群雄逐鹿,在直接操作球员的足球游戏中,基本上只有KONAMI与EA的二人转。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见证了“实况”与“FIFA”系列的兴衰交替,进入21世纪后,尽管在世界范围内“实况”与“FIFA”的销量长期持平,互有胜负,但在中国,根据亲身感受来说还是“实况”的粉丝一度居多。

近些年,我们看着“实况”系列销量逐渐被甩开、授权逐渐丧失,就连正版也必须下补丁才能玩,而且有的补丁和游戏本体差不多大——它们从当年的难解难分变成了现在的“实况”惨遭吊打。

当然,“FIFA”与“实况”系列哪个更好是个危险的话题,两个游戏都有各自的特点,喜欢哪个玩哪个就是了。从我个人的心愿来说,除了说不清的手感外,我希望“实况”在销量和授权上能更好一些。

《实况8》,一个经典的版本

足球游戏上销量遥遥领先的EA也并非没有烦恼,他们的《FIFA 19》的封面不得不重新制作了。按照原计划,世界版《FIFA 19》的封面人物是皇家马德里的巨星C罗,但因为转会,封面人物变成了尤文图斯的巨星C罗。所幸,之前公布的穿皇马球衣的C罗仅仅是宣传图,他们仍然有时间来更换封面。在现在的Origin首页中,EA趁世界杯模式公布换上了穿葡萄牙球衣的C罗做宣传人物,这很保险——总不能突然换了国籍吧。

其实EA这点尴尬不算什么事,去年KONAMI的尴尬要更久,它们早早公布了《实况2018》由巴萨众将代言的实体版游戏封面,穿着巴萨球衣的内马尔在正封面图案中间,直到8月份内马尔确定转会去巴黎圣日耳曼——希望这时《实况2018》的封面还没有真的送去印刷。

计划时常赶不上变化,就连游戏的封面制作都是如此。关于游戏封面人物转会的话题,“NBA2K”系列能够提供更多故事,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EA:如果早这么干就好了

聊了这么多关于“变化”的话题,不如也来聊聊关于“永恒”的话题吧。还记得文章开篇提到的那位名叫赫拉克利特的老哥吗?他的确说过万物流变之类的话,但也说过“世界是一团永恒的活火”这类鬼话。他相信世界是多变的,却尤其崇尚神的理性——接近永恒的东西,只不过这种永恒并非是现象界的显现罢了。

听上去我们没有机会领悟他的这种属于神灵的永恒观念,但我们仍然可以从更简单的层面聊一聊。如果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中的“河流”始终在变,瞬间就不复存在了,那么“人”自身呢?当赫拉克利特的流变观念走到极致,不仅河流是瞬间,就连人的存在也只是一瞬之间。

这种说法或许有道理、或许没道理吧。现在想来,几届世界杯都不一样,但看世界杯的人依然是我与身边的朋友(虽然他们换了一拨又一拨);足球游戏换了一个又一个,但还是“我”在玩。虽然我自身也变了许多,但也仍然记得这一切。

从某个不靠谱的角度来说,“记得”就是永恒了。

当然,现在我不确定的是,中国队再打进世界杯的那一天,坐在电视机前的人还能不能是我了。

衷心希望那会儿我还没凉!

2

编辑 熊宇

xiongyu@chuapp.com

凝视路上每一只狗

查看更多熊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7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