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被害者留下的记录,不要看到最后:漫谈“尸体派对”系列

我想说的是,同人恐怖游戏是一个小众但独具趣味的领域,希望本文能够提起读者们探索它的兴致,并享受这个血腥残忍,又散发着异样魅力的世界所带来的乐趣。

作者连根塞2018年01月19日 16时24分

我和我的朋友们,每到周末都会聚在一起随机玩一些游戏。说来丢人,当我们选到PSP的恐怖游戏《尸体派对:血色笼罩之恐惧再现》(Corpse Party Blood Covered: …Repeated Fear)时,4个总重约1吨的壮汉互相谦让“您请您请”,谁也不敢玩,拖拖拉拉几个月才全通。游戏不能白玩,调查了一下我发现,这款游戏来源于一个古老的系列,还有无数的派生品。既然一起玩续作的要求被朋友们武力镇压了,我也就顺理成章踏上了深夜查资料写文的恐怖之路……

PART 1:I want to play a game——系列之始

1996年,在日本举办的第2回ASCII Entertainment Software Contest游戏比赛上,一个名叫祁答院慎的开发者独力制作出了恐怖游戏《尸体派对》(Corpse Party)。这个22岁的年轻人曾辗转于アテナ、索尼,以及角川旗下的Media Factory等多家公司任职,他开发的这款《尸体派对》以极高的完成度和独特的悲惨剧本技惊四座,获得了本次比赛的“最优秀奖”。

游戏的故事是这样的:为了准备一次学园祭活动,男主角持田哲志、假小子中岛直美、不良少年岸沼良树以及班长篠崎步美留在了学校里,此时正好碰上哲志的妹妹由香过来送伞。5人因意外事件被传送到了尸骸遍地的古老校舍中。根据尸体遗留的信息可知,这个校舍是个40年前因为怨灵而诞生的异空间,已经有无数人被拉进来丢了性命。5个人在恐怖中互相打气,寻找逃出生天的办法。

1996年的《尸体派对》。这款游戏最初是以RPG Maker的原始版本RPG Tsukuru Dante 98在NEC PC-9801系统上制作的,因而被称为Dante98版

在调查中他们得知了怨灵的来源:学校里曾经有一位教师试图强行和学生发生关系,争执之下学生跌下楼梯摔死,校长为了学校的名誉和教师共谋把尸体藏了起来。这名学生的灵魂便化为憎恨所有活人的红衣少女,创造了这个异空间,并不停地制造新的牺牲者。

幸运的是,少女的灵魂后来分裂成了“恶灵”和“良心”两部分,“恶灵”将无辜的人召唤进了异空间,“良心”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逃脱的途径:找到少女的遗体好好安葬,就可以摧毁这个空间。根据之前牺牲者留下的点点线索,5个人找到了被扔进锅炉底的遗体。在“良心”的协助下驱散了恶灵,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当然,这是最难达成的“A结局”。玩家大多数情况下碰到的都是其他结局,面临同伴的不断死亡。Dante98版《尸体派对》和后来版本最大的区别就是,玩家因选择错误而造成同伴丧生后游戏不会Game Over,而是会继续进行下去。根据生存者的不同,游戏有3种B结局、1种C结局和两种D结局。一旦有人丧生,其他人在离开异空间后也会陷入不同程度的二次悲剧,轻则精神失常,重则离奇殉死。在没有攻略的90年代,想要达成完美结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游戏流程中,玩家可以找到一些隐藏信息,暗示红衣少女的姓是“篠崎”,其中一个D结局还讲到,步美在同伴死后醉心于黑魔术,这些只言片语都成了后来故事中的伏笔。

Dante98版的《尸体派对》集合了日本流行的校园恐怖要素,可玩性上也基本无可挑剔,可为什么它只获得了500万日元的“最优秀奖”而非1000万日元的大奖呢?原来,当时的评委们说,作品使用了Dante98这一极其不成熟的引擎,并且还原的是一款更古老的游戏《Sweet Home》的探索乐趣,也就是说,作品并非完全原创,因而无缘大奖。

《Sweet Home》是1989年在Capcom在FC上发售的电影改编RPG,讲的是一个节目摄制组出于猎奇心态去探访某鬼宅,结果被困进异空间,进而玩家要通过解谜逃生的故事。《Sweet Home》由日本著名导演伊丹十三担任总指挥,根据后来的制作人访谈可知,这部作品的很多设定启发了三上真司制作《生化危机》,作品本身反倒淹没在了时代潮流中。

隐藏的名作《Sweet Home》

《Sweet Home》和《尸体派对》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两个游戏的主角团队都是5人,分若干小队行动,故事主轴都是一组人意外进入封闭环境,最终超度怨灵逃回现实世界,最终BOSS还都藏身锅炉底下,都会因为中途成员的死亡而产生差异性的结局。《Sweet Home》有个特色系统是用木板铺在塌陷地面上制造道路,但通过太多次会踩碎,所以这一系统非常考验玩家的行动规划。《尸体派对》完整地复制了“取木板→铺路”这个环节,但这里的木板金刚不坏,毫无战略消耗品的意义,只是机械照抄了而已。

《Sweet Home》(左)和《尸体派对》(右)游戏形式、最终BOSS以及队伍组成的对比

2006年,距离《尸体派对》得奖也已经过去了10年,这个被人遗忘的名作迎来了暌违许久的新生。祁答院慎和朋友们组建了同人团队Team Grisgris,将《尸体派对》在手机平台上以“New Chapter”的形式分章节复活。

当时还没有智能机平台,手机的机能和表现力就像10年前的Dante98一样简陋。在小屏幕上,旧校舍的桌椅板凳小得可怜,“旧校舍”的设定变成了“天神小学”,为了让故事更有悲剧性,在原先的5人组基础上增加了4个中途丧命的同伴,任何会导致主角5人组其中之一死亡的选择会进入“Wrong End”,马上Game Over,而不是像Dante98版一样结局清算。

重制版更新了故事的整个架构:“红衣少女”得到了“篠崎幸子”这个本名,故事背景变成了校长妄图强暴幸子母亲芳惠,不慎导致芳惠摔死。为了隐藏证据,校长杀死了当时只有7岁的幸子,并神经质地拔掉了幸子的舌头,抛尸锅炉。

幸子就此成为怨灵,她操纵校长儿子诱拐了3名同龄儿童并残忍地杀害了他们,和幸子一样,舌头被割掉,尸体藏在了地板底下。天神小学学生的命案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导致学校被关闭,废弃的天神小学校舍旧址也整个被拉入了幸子创造的异空间,此后断断续续有人成为幸子的牺牲品。小说家鬼碑忌浩和记者田久地将五为调查当年的事件进入天神小学,但再也没有回来。

天神小学事件30年后,鬼碑忌浩的徒弟——灵媒师冴之木七星找出了进入这个空间的手段。出于报复社会的心理,七星谎称进入异空间的方法是能给人带来幸福的咒术,将它公布在了博客上,导致不明真相的年轻人纷纷落入异空间遭到幸子杀害。3年后,热爱灵异研究的篠崎步美得知了这一咒术,就这样,再次实施这一咒术的9个人被拉进了天神小学这一死地……

“New Chapter”的设定对《Sweet Home》做了非常明显的致敬:田久地将五这个角色和《Sweet Home》电影版主角组之一的田口亮设定几乎完全一致,姓氏读音也都是“Taguchi”,特地增加了3个儿童受害者这一点又和《Sweet Home》最终BOSS“间宫夫人”大量杀害儿童的行为十分接近。

《Sweet Home》电影版中的田口亮(左)、《Sweet Home》FC版中的摄影师太郎(右上)以及《尸体派对》中的田久地将五(右下)

手机版做了4章之后被放弃,开发组在PC平台以《尸体派对:血色笼罩》(Corpse Party Blood Covered)的名义重新发布了这款游戏。还拉上了和祁答院慎私交甚好的杉田智和来给游戏配音(商业声优很少参与同人作品),就在PC版的进度补足到和手机版相同、还差1章就要完结的时候,商业公司5pb.找上了Team Grisgris……

PC版游戏的人员构成,以及新版持田由香和篠崎幸子的立绘

PART 2:律师为钱而辩护,钱又将人变成魔鬼——商业化的得与失

2010年,5pb.正式发售了PSP版的《尸体派对:血色笼罩之恐惧再现》,角色头像全面重绘,配音方面也换上了当红的喜多村英梨、山本彩乃等有名声优,当然,也没忘了祁答院慎的老朋友杉田智和。更重要的是,PSP版加入了PC版中没有的结尾第5章,玩家们等了一年多终于看到了故事结局。

第5章的故事和Dante98版的A结局5人逃生基本相同,除此之外增加了一条阴郁的新设定:天神小学吸取了太多死者的怨恨,即使超度了原本的篠崎幸子,这个异空间也不会消失,而是会从亡灵中选择新的“幸子”去杀人。另一个新设定是,所有死在天神小学的人都会失去所有在现实里存在过的痕迹。故事结尾,5人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全世界只有他们还记得死者”这件事将永远压在他们心头,成为终生的阴影。

全系列最出名的PSP版

PSP版大获成功,在人气爆棚、赚了个爽的同时也为后来的恶果埋下了种子。从“命运石之门”这个系列中可以看出5pb.的运营策略:抓住一个人气作品拼命做外传、小说、漫画和Drama,能出多少出多少,把系列生命力彻底压榨殆尽才算完事。根据4Gamers的描述,在游戏大卖之后,一群5pb.的工作人员邀请祁答院慎去高级烤肉店,说着“好的,现在吃完了……《尸体派对》的续作,做吧”的话就与之敲定了续作事项。

威逼利诱之下赶出来的续作《影之书》(Book of Shadow)非常敷衍了事,与其叫续作还不如叫Fandisk——整个游戏分为若干个短章节,大多是本篇故事的一些补充说明,唯一有实质内容的最终章“Blood Drive”需要前作通关存档解锁,用极短的篇章回收了Dante98版的伏笔:步美从天神小学逃出后心心念念要复活自己的同伴,搞到了从欧洲辗转流传到幸子家的黑魔法书“影之书”,没想到施法失败,危急之时她的姐姐突然出现,帮她挡住了致死量的反噬,步美身受重伤,保护她的姐姐则当场被斩首而死。

在风评不太好的续作之后,5pb.依然在压榨这个作品,搞出了外传小说《Cemetery0》、广播剧《Project Dollies》、OVA《Tortured Souls:暴虐された魂の呪叫》。要说这祁答院慎也是个才子,短短几年内,但凡是他亲手写作的派生品均非常精彩,一点看不出江郎才尽的意思。

这小说还真是又黄又暴

2012年,5pb.硬是拉上《龙之界点》的作者城崎火也和4Gamers编辑Mafia梶田等人编出了以轻喜剧恋爱为主题的外传《-THE ANTHOLOGY- サチコの恋愛遊戯Hysteric Birthday 2U》,好像前作的惨剧没发生过一样……2014年,在粉丝千呼万唤之下,“尸体派对”系列终于发售了时序顺接的正统续作《驭血》(Blood Drive),用一个词来简单来形容这部作品的话,那一定是“灾难”。

这一代的设定颠覆性地改变了原作的情感基调:“影之书”封印了欧洲魔女狩猎时代的怨灵“涅槃”,之后它几经辗转流落到日本篠崎家手里。篠崎芳惠曾在丈夫英年早逝时使用这本书试图复活丈夫,不仅失败还错手解放了“涅槃”。幸子为了保护母亲本能地吞吃了“涅槃”,这份来自欧洲的强大怨念在幸子横死后就化为了“天神小学”。

《驭血》的故事承接了《影之书》的终章,步美在滥用影之书害死了姐姐后仍念念不忘复活旧友,而她滥用这本书的结果则是招来了邪教组织,他们围绕着抢夺这本书展开了超现实魔法大战。

从Dante98版到《2U》,“尸体派对”系列虽然几度更改设定,却始终没有脱离传统的昭和风校园怪谈恐怖范畴,《驭血》则强行宏大叙事,扯什么欧洲魔女,除了破坏气氛之外,对系列本身并无益处。另外,在这之前,故事的主轴都是见色起意的受害者向世界复仇,这一作突然讲到芳惠为了私欲动用禁书才导致后来出现那么多牺牲者,一下子就把情感基调从悲情主角变成作死得死了。

不要误会,这确实是家用机恐怖游戏的CG

更要命的是,整个游戏从人设到剧本都明显受到商业化的侵扰:强行把人气投票第一的篠崎步美拔高成第一主角,5pb.旗下声优倾巢出动。故事主轴就更愚蠢了,只要持有特定钥匙就可以随意进出天神小学,杀了上百人的幸子说洗白就洗白,主角们的最终目标也从屁滚尿流、苟且偷生,唐突升级成了阻止世界毁灭。

升级成3D的游戏画面失去了原作像素绘的模糊恐怖感,5pb.的技术力又不行,动不动就要有个10秒的读盘时间,相当破坏体验。韩版卡带则变成了著名的奖杯党福音,由于开发用的Debug菜单没删干净,卡带插进机器两分钟就能调出白金奖杯。 

“商业化”这场粉丝的噩梦还没结束——既然《驭血》失败了,那么就回去翻炒《血色笼罩》!2015和2016两年,系列蹭着乃木坂46团员生驹里奈的热度连续拍了两部低成本恐怖电影,结果就和绝大多数游戏改编真人电影一样惨不忍睹。当然,拍电影好像也不完全是坏事,在拍电影的过程中,祁答院慎和篠崎幸子的小演员建立了牢固的友情,时不时就合个影、吃个饭什么的——警察,就是这个人……

13岁的内藤穗之香(左一)和44岁的祁答院慎(右一)

PART 3:在孩子的眼睛里,母亲就是上帝——二次创作与致敬

客观地说,这是个被时代耽误了的系列。

“尸体派对”的资格是很老的,和“东方”同年起家。1996年Dante98版大获成功后,原班人马一度想赶着做一款从持田由香身上展开线索的续作《尸体派对2:さつきの心臓》,因为不明原因无疾而终,现在只剩故事梗概在网络上流通。

Team GrIsgris想起把这个作品好好重制一番,走上商业化道路的时候,《寒蝉鸣泣之时》等走得更远的作品已经通过动画走入大众视野,新生代的《青鬼》《恐怖美术馆》已经出道——说起来,这些作品的玩法和“尸体派对”也都有或多或少的相似之处,从时间顺序来考虑的话,说他们取材于“尸体派对”也不为过。

新生代同人恐怖游戏《Misao》大幅借鉴了尸体派对的设定

阴差阳错,新生代同人恐怖游戏的火热反倒激发了“尸体派对”二次创作的热潮。2007年,有小组根据Dante98版创作了同人作品《尸体派对Zero》,取材于原作可以找到的一对姓名不明姐妹的留言;2011年有小组和Team Grisgris联络后制作了初代重制版《尸体派对Rebuilt》。这两部作品的一些原创设定后来逆流进了5pb.的商业作品里,算是得到了官方承认。

其他同人作品中最著名的是《尸体派对if》。故事承接Dante98版的D-1结局:良树因为恐惧心理对暗恋对象步美见死不救,并成为5人组里唯一的幸存者。《if》的故事发生在这8年后——成长为人民教师的良树和自己的学生南野朱里掉进了过去的旧校舍,直视了自己“谁都不能保护”的心理阴影,以生命为代价保护南野朱里逃出天神小学正是他对8年前的赎罪。《IF》后来还推出了完善故事和游戏性的重制版《尸体派对if:PAST END》,PC版《血色笼罩》的声优吉田史记自发地参与到了这个作品的配音中。

《PAST END》可能是史上最感人的一部二次同人

非常有趣的是,似乎全世界人民都对最惨的D结局情有独钟,美国人Jackkel Dragon带领他的团队Team Despair开发了《Corpse Party D2》,游如其名,故事改编自Dante98版的D-2结局:活下来的只有中岛直美和篠崎步美,步美对死去同伴的执着促使她开始研究黑魔法。

“D2”的第一部叫做《绝望的深渊》(Depths of Despair),讲述D-2结局6年后步美的故事。相比流程一两个小时的《if》,这部作品显得更加完整一些,长达3个章节,并实装了大约10个Wrong End。虽说作品声称延续自Dante98版,但其实从登场角色和设定来看还是以新版为基础的,同时他们还做了个非常美国政治正确的小修改——天神小学还是那个天神小学,幸子的年龄却从7岁强行拔高到了16岁,看来他们还是不懂浪漫啊……

我必须说,“D2”系列的剧情要比官方的《驭血》靠谱不少……

《绝望的深渊》虚构了一个概念,也就是名为“Divine Blessing Hospital”的医院。医院创始人名为“Ke___n”,据猜测是为致敬祁答院慎(他的ID是Kedwin)。Team Despair之后以这个地方为场地推出了续作《Fatal Operation》,几年后又推出了“D2”系列的第三作《Zero Hope》,基于“D2”的世界观和美国人的理念重现了一下《尸体派对Zero》,不过这一作的开发有点偷懒,RPG Maker都不用,完全以文字AVG的形式来演绎剧情。

除了这两个比较有名的大系,“尸体派对”系列的二次创作多如繁星,且大多来源于英文区。据说,恐怖题材FPS游戏《F.E.A.R.》中的反派Alma Wade,其童年期形象可能就取自Dante98版的红衣少女。还有一位加拿大人BraveVesperia101写了一部非常有趣的小说,梗概大致是七姐妹学园(该校名取自《女神异闻录2:罪/罚》)的一众学生听信了七星的博客误入天神小学,他们从天神小学逃出两个月后又闯进了一间闹鬼大宅,这个大宅的主人名叫间宫夫人……是的,你没猜错,转了一圈这个故事终于回到了《Sweet Home》这个原点。

这还仅仅是其中一小部分同人创作

PART 4:当地狱客满之时,变态将重返人间——祁答院慎与Team Grisgris

“尸体派对”的主创祁答院慎毫无疑问是个奇才——准确来说,是才能和变态双方面的奇才,后来他已经习惯自称为“外道淫”(和祁答院读法相同),论起变态来,甚至连杉田智和都要叫他一声宗师。

Dante98版里持田由香最主要的剧情就是憋尿找厕所,如果玩家选择不当会在如厕过程中被马桶冒出的血水淹死。在《血色笼罩》整个故事都变了样的情况下,这段有点无厘头的剧情不仅没有删除,还巨幅扩张了,由香不仅一直要憋尿,还会因为惊讶而失禁,并在剧情后半段里一直处于真空状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祁答院慎的恶趣味。此外,“尸体派对”在某次同人展上贩卖的官方周边是“(被割掉的小学女生的)舌头袋”,内装干燥牛舌,这谁敢吃啊……

祁答院慎脑内成分解析图

在这个系列里,祁答院慎一直在毫无掩饰地表达着他的个人爱好,主角们能做的只是从时刻面临死亡的绝望中逃脱,什么都拯救不了,甚至还要背负着终生的愧疚活下去。美少女们要么死得华丽凄惨,要么活得痛苦负罪。这种趣味后来甚至还传染到了整个制作组和玩家群——5pb.社长志仓千代丸、漫画版作者篠宫トシミ、制作人野村泰彦,甚至祁答院慎本人都被做成了牺牲者名牌,作为收集要素出现在游戏里。5pb.大张旗鼓地做了个官方活动,向全网征集牺牲者名单,粉丝们争着把自己的名字和死法发给制作组去选拔,对弄死自己这件事热情极其高涨。

另外一方面,在1996年名声大振后,商业公司的外包合同如雪片般向Team GrIsgris飞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了他们维持生计的主要来源。站在社团角度上来讲,在这期间出工出力最多的并非祁答院慎,而是一人担任配音、画师、剧本和网站前端的伟大女性神城咲弥。说起来还有点讽刺,神城咲弥的主要业务范围其实是女性向作品,“尸体派对”商业化之后团队参与了很多女性向衍生作品的编写,商业成果甚佳。“尸体派对”这么一个以虐妹为主题的作品居然要从腐女手上回收成本,感觉哪里不太对……

Team Grisgris的业务仍然偏女性向

2013年,Team Grisgris以Grindhouse的名义突然发布了《尸体派对2:死亡病患》(Corpse Party 2: Dead Patient)第一章,故事舞台不再是天神小学,而变为“文月大付属慈愛十字病院”,依然由祁答院慎和神城咲弥合作,回归探索生存型恐怖游戏。虽然这部作品是低成本同人开发,但各方面素质都远高于转年5pb.发售的《驭血》,故事最后揭示主角没有心脏这一点更是让人联想到成为废案的《尸体派对2:さつきの心臓》,不过祁答院慎这人真是有富坚义博的潜质,第一章发布之后马不停蹄地转回去给5pb.干活,续作扔在那儿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2017年,终于有了后续消息——第一章重制!但至今也没有关于第二章的任何影子,大家也只好一边恨恨地看着他不干正事,一边等待新作诞生。

2代的续篇遥遥无期

恐怖游戏的受众范围很小,“尸体派对”这个古老系列的很多资料都淹没在网络的角落里。我很胆小,在查证资料的那几天里基本上睡不过4个小时,而本文过半的资料和观点其实来源于追了这个系列十余年的网友铃奈的支援,在此深表感谢。我想说的是,同人恐怖游戏是一个小众但独具趣味的领域,希望本文能够提起读者们探索它的兴致,并享受这个血腥残忍,又散发着异样魅力的世界所带来的乐趣。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12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