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蛋糕引发的冲突

陈晨是上海玩客的一位原画设计师,在12月18日,他的工作和之前无数天一样,是在绘图板上画出游戏角色的原型。几个小时之后,他和一位公司管理者的冲突录像将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不过在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一点。

读者书上2014年12月23日 15时02分

2014年12月18日早上9点,26岁的陈晨(化名)和平日一样来到位于上海徐汇区的上海玩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陈晨是一位原画设计师,他今天的工作和之前无数天一样,是在绘图板上画出游戏的原型。几个小时之后,他和一位公司管理者的冲突录像将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但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一点。

事情的起源是一个蛋糕,当天是陈晨26周岁的生日,大概午休时间玩客公司的美术设计师们,聚集在办公室的公共区域为陈晨庆祝生日。这些美术设计师们关系不错,在被打散并分入各项目组之前,设计师们一直作为一个独立部门存在。最近这些设计师们刚刚结束了一场有些复杂的公司架构变动,整建制回归玩客,这让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

美术组的同事们为陈晨订了一个蛋糕,因为刘顺(化名)项目组所在的办公室美术员工最多,所以其他项目组的美术同事都来到这里给陈晨庆祝生日,在庆祝过程中,他们发出的声音有些吵闹。这引起了项目组产品经理刘顺的注意。陈晨向触乐网记者描述当时的场景,刘顺似乎对员工庆生活动非常恼火,直接进来就大声喊道:“这是我的办公室,要闹出去闹”。美术组员工执行了这一要求,离开了办公室。但刘顺在陈晨等人离开后,仍在继续表达着自己的愤怒,据称,他嘟囔的是:“丫的一群傻逼”。

冲突往往由一件小事而起,再不断升级,最后变成一次“事件”。刘顺的发泄引起了美术设计师们的不满,而在此之前,他们早已对公司的管理和制度满口怨言,听到这句话的人把消息传给更多同事,设计师们“想去找他把话说清楚”。陈晨称:“怕影响不好,就把刘顺拉到公司门口解决问题,他还一直说那个是他的办公室,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12月18日上海玩客公司打架事件的监控录像画面回顾

大部分人通过一段视频了解了这次冲突,视频是由玩客公司大堂的摄像头拍摄的,内容则正是这场冲突。摄像头并没有记录下事情的全部经过,但恰好录下了最激烈的一幕:一群人在公司门口发生争执,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返身进屋,看起来有些慌乱,他拿起一根加固包装箱用的木条,击中对方一名穿着卫衣的男子。挥舞木条的人是刘顺,而被击中的人是陈晨。

在刘顺用木条打中陈晨后,陈晨挥拳予以还击,围观的人群则一拥而上把两人拉开。木条在混乱中断成两截,其中一截落在公司门口,在后来的资料中,我们也看到了围观者在现场拍摄的木条照片。

陈晨的头部并没有受伤,木条打中了他的手和腹部,左手有点划伤。尽管事情发生已经4天了,他觉得“手还是有点疼”。木条上还有几颗铁钉,一枚铁钉恰好砸在陈放着香烟的外衣口袋,但还好,“除了衣服破了,身体并没有大碍。”

“因为手实在痛,头也晕。我就先去医院做了检查,完了之后再去的警局”,陈晨说,“打人的人没去警局,也不在公司。警局就录个口供,留个备案就没了”。

“这和公司没有关系”

触乐网就打人事件向上海玩客科技有限公司求证,某位相关人员这样回复:“北京每天都有地铁里打人的事件,如果你每个事情都要关注,我觉得这超出了你们媒体应该要关心的范围。而且这些事情都是个人恩怨,这和公司没有什么关系。”

mugunmugun2221
打人时所使用的木棍,木棍似乎是包装箱加固用的,看起来并不算特别结实,但上面有几枚铁钉(来自tgfcer.com)

这位相关人员还称,那天午休的时候,他恰好在外面,并不了解具体的内容。而现在公司内的所有员工都在正常上班,公司内部并没有任何人受到事件的影响。既然被打的员工还能上班,所以他觉得员工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而公司内部还在“了解”这件事情,他认为这件事情属于私人恩怨,因此用“内部调查”一词并不妥当。但站在公司的角度,如果事实属实,一定会对受伤员工一定的关怀。

但据触乐网从当事人处获悉,自冲突之后,陈晨就没有再去上班,在打人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他来到公司,“想找公司讨个说法”,但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他找到管理者时,对方显得“很生气”,并让他回家休息几天,公司要经过讨论才能确定处理办法。而直到事件发生后的第四天,冲突的另一方刘顺也未在公司出现过。公司管理者表示要等另一位管理者钱总回来才能处理。

次日,部分公司美术员工请假,未去公司上班,不过并不像TGFC论坛上流传的一篇帖子中写的那样,请假的员工都被旷工处理——事实上,根据触乐网了解到的信息,在人事登记的请假员工并未受到处罚。这篇帖子和那个神秘视频一样,在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就被发布在网上。里面惟妙惟肖的细致描述,就仿佛发帖者亲历。其中,19日事件描述也大体和触乐网的采访一致。不过,奇怪的是,12月21日帖子再次被更新时,加入了一种评书式的预告内容,“大戏即将上演,出售板凳瓜子前排票。”

12月23日,上海玩客科技有限公司在内部发布《关于12月18日员工纠纷的处理通告》,通告将本次冲突定义为“私人行为”。通告中称:公司在进行调查后确认以下事实:刘顺和陈晨等系在工作时间在非工作场合发生肢体冲突;刘顺单独为一方,陈晨和原先所在的美术部门的其他同事为另一方;其中陈晨所在的一方中,包括陈晨在内,至少5人共同对刘顺实施了殴打行为;上述事实公司有完整录像为证;上述行为非公司授意,系双方员工未能控制个人情绪所引发的私人行为;刘顺与陈晨等人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并有可能引发刑事责任。

上海玩客就打人事件的内部通告
上海玩客就打人事件的内部通告

通告还称:主角之一的刘顺向公司承认了错误,并提出了辞职申请,正在与公司办理离职手续。上海玩客还认为陈晨等人的行为同样存在过错,公司正在研究处理办法。

这篇通告中还警告全体员工应对事件进行严格保密,“切勿以身试法”。

但部分员工对这份通告所表达出的态度并不满意,他们觉得“公司是在推卸责任”。

“逆转”背后

当时间倒退回2013年8月,陈晨刚加入公司时,他并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时,玩客的业绩还算不错,公司研发的手游产品《逆转三国》在经历一年多运营后,产品还是在畅销榜50名上下波动。另外一个产品《逆转天下》也刚在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区上线,一度在畅销榜50名以内。

毕业没多久的陈晨想来玩客试试机会。当时他向公司提出预期薪资待遇后,公司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这让他觉得非常开心。

上海玩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有两位管理者,一位姓钱,还有一位姓侯,两者都是该公司的股东。据悉,在2013年年中之前,主要是钱姓管理者来领导游戏项目,由他领导研发的《逆转三国》于2012年7月上线,并在伺候长达半年的时间都徘徊在畅销榜前十名左右。《逆转三国》的核心玩法和日本的《智龙迷城》类似,是一款转珠游戏,游戏的背景和角色设定为三国题材。陈晨进入到项目组以后,主要负责原画设计工作。

陈晨入职时的美术部门还是公共资源,大家在一起工作。同事们关系相当不错,每周基本都有团建活动。当时陈晨所在的团队还在赶制《风林火山》——一款高仿《勇者前线》的游戏,为了赶进度,在国服上架前,公司在很短时间里又招了一批人。美术所在团队也相比之前扩大了两倍,并新增了一个办公室。

《逆轉三國》自发布以来在iOS上的营收状况
《逆轉三國》自发布以来在iOS上的营收状况

然而从10月开始,《逆转三国》的营收开始下降,公司的其他游戏也没有足够良好的收益。有消息认为,由于收入下降,《逆转三国》的原负责人钱总在公司的地位有所下降,很多新员工加入了玩客,公司还任命了两个副总裁,其中就有刘顺的直属领导姚詹(化名),姚并不是外界所传的《神仙道》运营人员,而是某平台的联运主管。接下来,公司开始进行改革,冲突的另一方刘顺此时入职,并担任一个项目组的产品经理。公司内部制度转化为项目制管理,诸如迟到等方面的公司管理也变得更加严苛。一些老员工因为不满姚的管理和此前有关游戏收入分配不均等问题,因而相继离职。

与此同时,管理者之间的分歧似乎也在加剧。据一位员工回忆,一件事情,经常钱老板说这样做,后来又说听侯老板的。如果两边出现分歧,通常最后还是按侯总的思路来做,钱总在公司的话语权越发轻微。2014年年初,钱总带着主要的美术部门员工和一小部分程序负责一个全新项目的开发,该项目的目标用户群为日本玩家。

玩客公司的坏运气仍在持续,2014年3月,因邀请日本色情影视演员加藤鹰宣传推广其新作《风林火山》,玩客被文化部文化市场司罚款7万元。《风林火山》后续也没有健康运营起来。与此同时,由于大部分美术跟随钱总开发新项目,玩客在《风林火山》后也无力大幅度推进新项目。2014年5月,玩客公司集中向社会招聘一批美术,试图补充流失的员工,但“过了试用期基本就开掉了。”

《风林火山》当时的违规广告
《风林火山》当时的违规广告

对日项目未获得良好收益,开发团队又将精力投向了《逆转三国2》的开发。但管理者似乎对项目并不十分自信,“我觉得现在做3D已经太迟了,就算游戏黄了,我们还能把美术卖给其他大公司。”一位受访者向触乐网回忆某个管理者当年说过的话。在此期间,美术团队还经历过办公地点的变迁,根据信息源提供的消息,部分团队因为“公司地方不够,因此在隔壁写字楼租的新办公室里办公”。而今年12月1日起,出于“沟通不便”的原因,公司又重新将团队整合在一起,员工整体迁入了超过1400平方米的新办公楼。

但对于美术团队而言,他们在公司中的处境似乎有些尴尬。据某位员工回忆,当他回到玩客交接工作时,侯总仿佛并不知情,并责问道:“是谁让你来的”,他回答:“钱老板让我来的”。不一会儿,钱总也回来了,侯总又当面问这位员工,“是谁让你来的”。这位员工对触乐网记者回忆:“当时听到这句话,我也有点懵了,我不想卷入这种纷争之中。”

在搬入新办公楼后,总部按照之前项目制的规则把美术部门打散,分布到各个项目组中。这让熟悉了之前工作方式的员工显得有些不适应,与此同时,他们发现公司的管理异常严苛,就在12月初,公司启用了新的规章制度,新规章中规定:任何离岗超过10分钟的行为必须向项目经理告知、日常工作超过15分钟的必须列出,日报邮件中出现错别字或者歧义表达,将从工资中扣除200元。

neibujietuchufaxize
内部邮件透露出的严苛管理规定

早已存在的矛盾点

美国著名安全工程师海因里希(Herbert William Heinrich)曾提出的300∶29∶1法则:当一个企业有300个隐患或违章,必然要发生29起轻伤或故障,另外还有一起重伤、死亡或重大事故。

即便没有刘顺与美术团队之间的这次冲突爆发,公司里的隐患却早就已经埋下。触乐网了解到,许多员工在事件之前,就已经有了离职的打算,想着能够熬过年底再走。另一方面,下滑的公司业绩,更为严苛的管理制度,被认为不懂业务的管理人员,以及无时无刻不存在的紧张的工作气氛,加剧了原本就不满的情绪。

从外界流传的文章中,我们可以获悉部分员工对项目管理者并不认可。在采访中,一位玩客的员工这样描述自己的上司:他对业务并不擅长,平时看起来像个“痞子”,管理方式比较简单粗暴。比如一张图需要怎么样的精细度他都不知道,就会想一出是一出地给员工派任务。做不完就强制要求加班,不愿意就走人。他们同时觉得公司前景令人担忧,并把严苛的管理制度看成是逼迫自己走人的一种手段,另一位受访者这样表达他的想法:“公司似乎故意要排挤员工,让员工主动提出离职,好在年底少分一些钱”。

005yyi5Jjw1enf0aetivmg30b406k1ky
美术组员工当时过于气愤,制作了这样一张还挺可爱的动图

低迷的业绩,严苛的管理制度,敏感的心态,以及“被打散建制”后的不适感,这或许让整个“美术团队”在整起冲突事件中更加紧密地作为一个“团体”出现,这一点对于玩客而言显然也是不利于管理的因素,我们很难想象那些心怀抵触情绪、又相互私交甚好的员工会积极投入工作,尤其是当这些工作者私下还经常交换对公司的不满时,就更是如此。我们注意到,在整起事件中,美术团队似乎对“发声”格外踊跃,而除此之外,玩客公司的其他员工对参与此事并不积极。

糟糕的管理规章也是促成这次冲突的一个重要原因,惩罚过多,而福利待遇则没有跟上,这恐怕让不少员工对公司颇有腹诽。但换个角度而言,如果业绩持续向上,游戏产品持续热销,大量的问题将可能被掩盖。员工们会获得奖金,福利将会保留,那些严苛的管理规定也未必会出台,但玩客是否拥有这种机会?作为玩客的成功项目,《逆转三国》所获得的成绩中有多少归功于开发者的能力和嗅觉?而当公司无力维持自己的好运气时,等待他们的则必然会是看起来突如其来的问题。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这起事件是一个偶然,但又是一个必然,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刘顺的坏脾气或那一块蛋糕,而在于双方——员工和公司之间蓄积已久但始终无从发泄的怒气。

所以,归根结底,这也许是一个突然成功的游戏公司,突然变得不那么成功之后所遭遇到的问题,当浪潮退去,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陈晨已经决定要离开公司了,和他有同样想法的同事不在少数,现在他们等待着对公司的处理结果,他对目前的处理结果并不满意,但又觉得“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

而上海玩客没有对这次事件向外界做出官方回应。

(文章中所用的刘顺,陈晨,姚詹皆为化名)

0

读者 书上

shushang@chuapp.com

Games are eye-popping and mind blowing.

查看更多书上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