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他们不喜欢玩游戏

我们没理由强迫别人做不喜欢的事情。

编辑牛旭2019年09月24日 18时16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老师画出了我的美梦和噩梦

我听过一些别人和他们父母一辈人打游戏的经历。我发小的父亲喜欢玩《星际争霸2》,在家里有两台设备的时候,他们可以进行真正的父子局;窦宇萌老师一家一起玩了《隐形守护者》,甚至玩了谋杀题材的推理游戏。另外,池骋老师和“小池”老师也通过俄罗斯方块进行了一场“父子局”,不过这是个玩笑——我已经开始用玩笑填充案例了,这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这代人里有幸和父母一起玩游戏的经历实在不多。

首届《俄罗斯方块大赛》赛果

前阵子,编辑部的选题会上,郭震宇老师提到了自己小时候和父亲玩《三角洲特种部队》的经历,我没多想,顺嘴就提议要不要以“和父母一起打游戏”当做周末“问爆触乐”环节的备选问题,没想到话刚说完,却被自己提的问题给“卡住了”——我想不到太多和父母一起玩游戏的经历。

错过了这款经典游戏真是可惜,但它毕竟已经属于上个世纪了

小时候,我的数学成绩很烂,烂到因为数学不行,导致其他科目也不想学下去。我的老师们察觉到这点,开始频繁召开只有我家人参与的微型家长会。父母从那时开始决定严抓我平日里的任何游戏行为,因此在家里购置第一台“大屁股”电脑时,我便被告知我是不能去用的。

什么都阻碍不了正常人类对秘密的好奇。电脑开启时,我便躲在屋外,看着他们打开千千静听,放一曲《香水有毒》或者《老鼠爱大米》,看看后舍男孩的视频,然后在雅虎上疯狂敲字。我心里想着,电脑也不过如此嘛,听歌、看视频还得敲键盘,怎么有少儿频道有趣?可等他们打开那些游戏,很快我就明白为什么要禁止我玩电脑了……

“大屁股”电脑上一开始只装了两款游戏,《大富翁4》和《反恐精英:零点行动》。用现在的标准去看,你会发现它俩的画面表现力离真实世界差得远,但对当时的我来说,那种感受是震撼的,以至于震撼太大,现在翻回去看它们,还总觉得失去了一层由童真构成的滤镜。

《反恐精英:零点行动》里还有质量不错的单人剧情

于是我开始软磨硬泡,父母倒也算通融,到了双休日,我也能在电脑前消耗几个小时。我的游戏水平当时极烂,大富翁能玩成小穷鬼,FPS更是连跳个箱子都费劲。那时父亲会站在一边,等我实在搞不清头绪时,他就亲自上阵,我本以为他会大显身手,没想到其实他也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闯,就这样,我们误打误撞地通过几关——这似乎是最接近“和父母一起打游戏”的回忆了。

长大以后,我似乎也有过不少和父母玩游戏的机会,但都被我错失掉了。

还记得有段时间放暑假,我沉迷于“半条命”系列,每天在单人战役里折腾秘籍,用撬棍追着G-Man敲。也许是密集的枪声吸引到了父亲,于是他命令我“挪窝”,说自己也想玩枪战游戏。真扫兴,我不情愿地打开他提议的《反恐精英》,调出一群Bot,再给他买挺最贵的“B51”,然后准备回屋里看小说。没过几分钟,父亲招呼我回来,他嫌敌人太强,我就给电脑们调成只能用匕首,继续回到屋里看小说。

那个夏天结束后,父亲借口出差,收拾行李搬走,过了半年,我才从母亲口中第一次知道离婚和分居意味着什么。

“半条命”系列的部分秘籍和《反恐精英》通用,这些指令曾经密密麻麻写在我的草稿纸上

我的母亲其实是最可能和我一起玩游戏的,我见过她和同事连麦玩斗地主或其他什么QQ里提供的娱乐项目。最近几年,她也开始尝试“三消”。其实母亲比我更喜欢分享游戏,只可惜她分享的不是电子游戏,而是她热衷的现实游戏方式——爬山。

有一段时间,爬山真的成为了我的噩梦。对于母亲来说,那些风景是美好的,汗流浃背的感觉是舒畅的,把这些景色分享给我,能让我在呼吸新鲜空气的同时,也更加珍惜美好的风景。在母亲的带领下,我不断在郊区四处的山脉出没,我没能记清那些公园和山头的名字,也没觉得从高处看同一座城市就能发掘什么不一样,只记得自己拖着受伤的膝盖、扒拉着树枝和石块喘着粗气前行,一路上看着游客乱丢垃圾、随地吐痰、拥挤打闹、满嘴胡话。抬头,是不那么晴朗的天空;低头,是年久失修的阶梯,心情因此更加低落。

我讨厌爬山,两次登上泰山,回忆都充满痛苦

买了笔记本电脑以后,我经常带着手柄参与家庭聚会,给表弟们展示一些有趣的本地同屏游戏,母亲和其他长辈也会一并加入,甚至为一些年轻人见怪不怪的情节笑得发颤。这是最适合和母亲一起玩游戏的机会,只是我每次我拿到手柄之后,母亲就要嗔怪我不让着别人,我只好再把手柄递出去。

我的前任曾经直言“我不喜欢玩游戏”,如果问我父母的意见,那结果也是一样的。“不应该喜欢游戏”是他们从生活中学习到的经验。一开始,我曾尝试过改变这一想法,比如告诉他们一些真人真事,尝试让他们正视玩游戏的好处,不过最终我还是放弃了。

其实吧……他们是喜欢游戏的,他们通过游戏找寻乐趣,也期待通过游戏(或者说一个不太严肃的形式)和我进行互动,这理应帮助我们跨越代沟,解除一些隔阂,只是因为机缘巧合,这些尝试全都没能应验。这些隔阂是否解除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没理由强迫他们喜欢或者正视游戏,只能决定尊重这些观念和想法的不同。

但我还是很羡慕那些可以和父母玩游戏的人啊!

1

编辑 牛旭

冥王星不是一颗行星。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