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北京的秋

一层秋雨一层凉。

编辑池骋2019年08月20日 18时1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这也太可爱了吧!(图/小罗)

早上立了秋,晚上凉飕飕。

这是我第一次遇上北方的秋。南方入秋的姿势总是缠绵的,往秋里小跑几日,又被夏天扯回去一些,这样来去几次,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已经入了冬——我总觉得南方没有真正的秋天。但北京好不一样,这立秋的节气就像山坡上的消息树似的,远远地看着秋来了,哨兵把树一放倒,整座城市就萧瑟地刮起风来。

我是个十足十的“京吹”。尤其是搬到北京后,我以南方朋友和北方朋友都感到非常困惑的速度喜欢上了北京。我不能像郁达夫一样对它饱含深情,但站在外来者的视角,我又格外对这北国的秋充满了好奇的兴味。

我来了北京以后交了很多住在北京的新朋友,跟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人人心里都有一个自己的北京,并且“北京”和“北京”之间相距甚远。要我说,对一座城市的印象能够分化得如此剧烈的,在北京之前我从未见过。可能是因为北京太大了,大得几乎不像一个城市,从最西边到最东边,人们很有可能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走路上班的我,就没有感受过这种生活

关于北京的游戏,我玩过《北京浮生记》,也云了一把《中关村启示录》,但它们都太早了一些,本质上也更像模拟经营。在描绘北京的游戏里,我更喜欢《没有人知道的大冒险》。2017年的游戏,作者是曾经在百度做程序员的谢创——因为无法认同这家公司的价值,工作3个月后他就辞了职。辞职后他做了几款非常出名的“大冒险”系列手游,像是《奇怪的大冒险》和《正常的大冒险》,就出自他手。

《没有人知道的大冒险》是另一部名为“大冒险”的作品,虽然画风上有所沿袭,但本质上和其他几部都不同。这个游戏里讲述了4段不同的故事——根据谢创的说法,4个小人物的原型都是自己:“怀揣梦想的大学生阿强和想要改变世界的程序员阿杰都是曾经的我,活在幻想里的文艺青年阿清是曾经想象中的我,而自诩艺术家的山寨游戏开发者就是我。”

时间的确站在年轻的人那边,但也要看怎么用

我至今也这么觉得哦

很奇妙,虽然是北京故事,游戏却用了粤语配音。背后也没有什么深刻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谢创喜欢港片——但粤语配音让这个游戏有了一种微妙的间离感。对我来说,粤语是我的第二语言,有时也是我在脑海中用以思考的语言,因此,我对故事的讲述就更有一重代入感。

游戏的基调比较灰暗,它不但讲述了4个相对算是失败者的故事,而且将这种不如意拔高到了荒诞的层次上——游戏中使用了大量的存在主义元素,或者说,过多的存在主义元素——有时候显得有些刻意和粗暴了。西西弗斯推石头的画面很不错,对着人群高呼“上帝已死”的场面就有些中二,至于加缪的照片和语录就落入刻奇里去了。存在主义嘛,讲究一个危机和怀疑,举得太高,往往就不够存在主义了。

用典适当,还是美的

我对存在主义一般也比较上头,但很奇妙的是,北京没有加重这种焦虑,反倒在某种程度上抚平了它。在这荒诞的世界中,我们要好好活下去,寻找自己的人生意义——当然,朋友,当然。可是,你不想下楼吸一支吗?

在这北京的秋天里。

2

编辑 池骋

chicheng@chuapp.com

不想当哲学家的游戏设计师不是好的storyteller。

查看更多池骋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