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骋的全部文章

编辑 池骋

chicheng@chuapp.com

不想当哲学家的游戏设计师不是好的storyteller。

43
文章
池骋01月20日4个评论
触乐夜话:无限大的梦想背后,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那个时候还是孩子的我们,眼中所看到的一切,是一生中无可替代的冒险。”
池骋01月20日0个评论
《港诡》二重奏
在那间摆满了诡异监视器的暗房里,我和阿乐面面相觑。
池骋01月15日0个评论
触乐夜话: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春节特别篇之《请回答2020》。
池骋01月07日6个评论
触乐夜话:我们差点儿要上央视了
亲耳听到这句“游戏是毒品”的经典说辞,在我这儿还是头一回——要知道那篇把游戏称作“电子海洛因”的雄文已经是整整20年前的事儿了。我以为那个时代早就过去了。
池骋12月30日3个评论
我们应当给孩子们怎样的守护?
在我事后回看这场圆桌论坛的速记时,我发现所有嘉宾在谈论孩子和游戏的话题时都从未提到过这些词:快乐、高兴、开心、幸福。这或许只是巧合,但也让我意识到:在关于未成年守护的议题上,作为守护对象的孩子的视角一直是缺失的。都知道要有爱、有尊重,但对于孩子而言,究竟什么是爱和尊重?
池骋12月26日0个评论
触乐夜话:我到海口避寒了!
南方真好。
池骋12月16日1个评论
触乐夜话:等雪来的那一天
雪绒花~雪绒花~清晨迎接我开放~小而白~洁而亮~向我快乐地摇晃~~~
池骋12月12日0个评论
陪5个女孩参加游戏开发大赛
我们正在越来越多地聚焦于游戏的功用,为游戏赋予更厚重的意义乃至社会责任感,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在游戏行业里的时间越长,我越感到能够打动我的永远是别的东西:朴素的快乐,纯粹的初心,以及那些被游戏悄然改变的人生轨迹。在陪这5个女孩参加决赛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这些东西。
池骋12月11日1个评论
触乐夜话:不香了以后
京西首席不高兴代言人。
池骋12月05日0个评论
触乐夜话:这一回,拳头公司将拳头对准自己
“BE THE COMPANY YOU SAY YOU ARE.”
池骋11月28日6个评论
我们为什么玩游戏
新的起点开始了。
池骋11月27日2个评论
触乐夜话:这个冬天格外难熬
你可得熬住了。
池骋11月18日1个评论
触乐夜话:只要是写作都可以
为什么要早早地将自己和某项事业或者某个身份绑在一块呢?就算它们是伟大的事业和伟大的身份也要保持距离。
池骋11月12日0个评论
《我的世界》2019年开发者大会:你相信游戏可以改变人生吗?
如果把镜头拉远一些,你或许就会看出《我的世界》对于他们的意义。
池骋11月04日0个评论
《健身环大冒险》:健身游戏化,一个相当不错的答案
可能是目前最好玩的健身游戏,但除此以外呢?
池骋10月30日1个评论
触乐夜话:那场“新人编辑陷害大赛”的桂冠游戏,我今天依然在玩
玩它就对了。
池骋10月23日6个评论
触乐夜话:关于玩游戏的老人们,我们还应当思考的事
我觉得自己手里就像拿着一个小手电筒,在一大片黑暗未知的世界里,仅仅照亮了排在前头的几个老人。
池骋10月22日3个评论
玩游戏的老人们
很少有人把玩游戏的老年人当作真正意义上的玩家。他们在游戏里的生活、他们对游戏投入的感情、他们在游戏中收获的意义,长久以来都是被忽视的。就像在家庭中的角色一样,老人们不太为自己出声——但他们是重要的存在。
池骋10月16日0个评论
触乐夜话:开心起来才是正经事
《蔚蓝》没用,但“FIFA”铲人可以。
池骋10月10日1个评论
爸爸的时间去哪儿了
作为游戏策划,爸爸沉迷于自己的游戏是什么样的一番体验?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