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儿童游戏与性捕食者

希望每个孩子都能拥有梦想世界。

编辑窦宇萌2019年08月14日 19时08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老师太温柔了

很多年前,一个女孩子和我讲过她的故事。那一天,她坐在自家院子里,被闯入的两个男孩子捧住了脸。我那时候还不懂事,直直地问她,你为什么会给他们开门呢——那时的我还不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从小在高墙大院里长大,被厚厚的防盗门保护着。

她对我的回应是:“你和我妈一样,第一反应都是责备我,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

时至今日,我仍然对自己当时的反应有愧于心。我应该走上前去,抱一抱她,告诉她都过去了,一切都不是她的错。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非常需要有人站出来对我说一句同样的话。

大约两年之前,我参与过一次关于儿童性侵的援助活动。那件事最开始由一位知乎用户曝出,我是最早的参与者之一。或许是因为在相关问题下回答较早,我的回答排序很高——甚至有记者专门来采访我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自此之后,大量的相关提问如雪片般飞来。不停地有人来问我儿童性侵相关问题,有家长、有孩子,我实在无法处理,但也不能将他们放下不管。每一次提问背后,可能都有一个受害的孩子,或者是一整个家庭——我断断续续地回答了一些问题,回应了一些私信,靠着查阅资料和问身边的朋友勉强应付,必要的时候,我会建议他们去寻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师。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跳出来跟我说,你完全就是在消费那些孩子,你在用那些孩子营销你自己——这句话差不多完全把我击溃了。

之后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想描述,过于丢人。总之,我经历了不大美妙的一周,最终不得不跑到自家学校心理咨询师那里寻求帮助。

一位留有一头金色短发的漂亮女咨询师听我用磕磕绊绊的英文描述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她坐在长桌对面,用蓝色的眼睛直视着我,而我无法与她对视,不停地用自己的双手敲击着桌边。我已经记不太清自己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印象中,她温柔地问我:“你看起来非常痛苦,亲爱的,你需要我做什么吗?”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忽然福至心灵,抬起头对她说:“请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所有这些事情,有孩子正在被攻击,有人在充满痛苦的环境中长大,有女孩被欺凌,男孩被侵犯……Please tell me it is not my fault.”

她说了,而这句话治愈了我。她建议我远离性侵案件,找一些让自己更舒服的办法生活下去。但结果正如你们所看到的,我又一次写了儿童性侵犯。

这没办法,似乎我就是容易被这样的事情吸引。

和那些孩子们一样,我也玩过儿童游戏,我上小学的时候,在“上网冲浪”时偶然发现了一款叫做《尼奥宠物站》的儿童游戏。

现在,游戏登录页面上满是奇怪的广告

年仅10岁的我几乎立刻被迷住了,这款网页游戏中有宠物,有解谜,有冒险,可以换装、做饭、转转盘。但由于我经营不善,我的宠物们并不能像其他宠物那样穿着漂亮衣服,用着稀有物品,它们只能跟着我一起吃免费派发的蛋卷,靠每日刷新的转盘抽奖维生。

因为平日还要上学,我只有每周末才能登录游戏,跟我的橙色小龙和白兔子玩一会儿。我们一起翻越雪山,在游乐场里欢快地玩耍,分食一块红通通的披萨。我们没能解开尼奥世界里的大型谜题,也不是游戏榜单里的纪录保持者,但那些日子也过得很快乐。

尼奥世界里有各种各样的小游戏

我本以为两年前的“小花仙事件”已经是儿童游戏中最恶劣的那部分,但没能想到它仅仅是冰山一角。这些本来为孩子们准备的游戏,正在变成未成年儿童被侵害的平台。

我只希望每个孩子都能拥有单纯美好的游戏世界。

6

编辑 窦宇萌

本体是只喵啦

查看更多窦宇萌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