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编不是乱编”:羽中和他的《饥荒》西游Mod

对于一个才在念大一的年轻人来说,《神话书说》也许只是他人生中短小而精彩的一页。

编辑胡正达2019年04月26日 16时36分

很多游戏,尤其是沙盒类游戏,在不同水平玩家面前呈现出的面貌完全不同,《饥荒》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当新手玩家还在为解决食物不足、野怪攻击、风吹雨淋等生存问题苦苦思索时,熟练工们早已飞速地攀登起科技树,领主般地巡视着自己精心设计的农场、牧场、林场、加工厂、冷藏库、武器库……至于秘境、Boss、人物剧情等游戏内容,很多人直到删除游戏也未曾体验过。

别人的《饥荒》

这种稍带门槛的游戏,玩家解决了基础的生存问题之后,才会真正接触它的内核。而一旦入门后,和劝退率成正比,玩家进阶死忠的概率也大幅提高——时至今日,这款发售已6年的生存游戏依然拥有着极高的玩家活跃度。

6年间,《饥荒》开发公司Klei Entertainment相对勤勉地持续为游戏添加着内容,付费DLC《巨人国》《海滩》《哈姆雷特》都包含了全新的游戏内容,并在发布后得到了玩家的广泛好评。不过,对于动辄在《饥荒》中投入几百上千小时、让人物生存成百上千天的狂热玩家们来说,官方DLC的内容略嫌少了些。到游戏后期,《饥荒》会陷入所有生存类游戏的通病——要素探索完毕,玩家空余重复劳动及与容错率间的反复斗争。

于是,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朴素道理,为丰富游戏内容,《饥荒》玩家们走上了自制Mod的道路。

Mod大户

截止2019年4月24日,在《饥荒》的Steam创意工坊中,玩家已上传了2241个自制Mod(不考虑上传后删除的情况)。历史订阅排行榜上,排在前几位的Mod分别是《Minimap HUD》(小地图界面),《Display Food Values》(显示食物属性),将人物三维、季节、温湿度数值化外挂显示的《Combined Stutus》(状态组合),以及用于治疗强迫症的建筑规划工具《Geometric Placement》(建筑几何学)。此外,一些插件类、语言翻译类Mod也名列前茅。

《饥荒》Mod订阅数量排行榜

大体上,排在前列的Mod大多上传于《饥荒》开荒时代,比如排名第一的“Minimap HUD”初版在创意工坊的上传时间是2013年10月23日,距离《饥荒》上市时间2013年4月23日刚好半年,其余几个也大多是2013、2014年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用于改善游戏体验、降低玩家操作难度的插件式Mod已经成为了游戏的一部分,对《饥荒》略有研究的玩家们也早已对它们了如指掌。

生存需求得到满足后,玩家们会自然地将眼光放长,开始追求更加猎奇、刺激、新鲜的Mod作品——开荒期结束后,各类自制人物和道具Mod开始在创意工坊内井喷。发展至今,简易的Mod制作已经进入了“傻瓜化”阶段——制作者即使完全不懂代码,也可以使用“Mod制作器”一类的软件通过上传贴图、设置属性等方法制作简易Mod。

超强装备,点击就做

缺乏经验的Mod制作者倘若不满足于此,想制作更具内容深度的Mod,则只需在《饥荒》贴吧、论坛上略加搜索,便能找到许多针对零基础者的细致教程,从代码写法到贴图制作流程,甚至是具体的工具选择、上传方法、Bug调试,无一不包。

得益于基础教育水平提升,Mod制作本身不再是制约作品水平的主要因素——即使制作者本人在代码、美术、策划某方面有所欠缺,只要愿意,他总能在QQ群之类的地方找到其他同好,取长补短,通力合作。

羽中就是这样做的。

形神兼备

羽中是《饥荒》Mod《神话书说》的制作者之一,美术、文案、策划等除代码外的一切工作都是由他完成的。因为不懂编程,羽中将《神话书说》单机、联机版的代码工作托付给了“班花”和“小豪”两位编程高手。作为交换,羽中会为班花和小豪各自制作的Mod提供美术援助。这幅相互协调、各取所需的和谐画面,在自制Mod圈中并不罕见。

《神话书说》是羽中第一次接触游戏制作相关内容,作为处女作,这个“西游”题材Mod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根据《饥荒》Steam创意工坊排行榜显示,《神话书说》是一年内热度最高的Mod作品。数百位玩家在Mod评论区里盛赞其画面优秀、内容丰富,也有不少玩家献计献策,对Mod接下来的内容设计走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作为比较,热度2到5位的Mod留言加起来也不及《神话书说》。

一个“火”字可以概括《神话书说》的现状

打铁还需自身硬,能取得如此热度,“神话书说”自然有其过人之处——美术出色是这个Mod最为突出的特点。

在Steam创意工坊中,人物Mod多如牛毛,从多啦A梦到路飞、索隆,从魔理沙到百里屠苏,大量其他游戏、动漫中的角色穿越而来,在《饥荒》世界中从零求生。但客观地说,这些人物Mod中的大部分只得形、不得意,人物美则美矣,但放在《饥荒》中却显得极为突兀,带有鲜明的“外乡人”色彩。

《神话书说》并非如此,身为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专业的大一新生,羽中的美术功力在《神话书说》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这个Mod中的人物,比如“齐天大圣”,白眼、黄毛、大头、短手,画风与游戏自带人物别无二致,乍一看,很多人都会误以为这是Klei官方推出的新角色。

羽中告诉我,他原本就对《饥荒》蒂姆·伯顿式的黑暗哥特画风十分中意,并且在进行Mod贴图绘制时,有意地对游戏本体画风进行了模仿。

完美融入

除了人物造型贴近《饥荒》原作,在诸如战旗、仙丹、炼丹炉、金箍棒等物品的贴图制作上,羽中也保持了较为统一的绘画风格,这使得物品们能够自然地融入到游戏内的合成体系中。

炼丹失败现场

如果仅是画风出色,那么《神话书说》也只能算作合格的花瓶式贴图Mod,羽中并没有将《神话书说》的水准局限于此,在玩法及文本设计上,他也有一些想法。

在《神话书说》中,齐天大圣出生自带一根“如意金箍棒”,这是一把攻击力59.9、附带范围突进技能“烈焰突刺”、永不磨损的强力武器,作为代价,当齐天大圣在使用其他武器进行攻击时,会有50%概率脱手,原因是和重达35000斤的定海神针相比,“这兵器太轻了”——每当武器滑落,齐天大圣都会抱怨一句。自身基础属性方面,齐天大圣的生命、理智、饥饿“三维”为175、125、150,是既高于普通角色,但又尚未跳出正常范围——由于性格原因,它的理智值甚至低于平均水平,顾全了齐天大圣神话人物的优越性与游戏自身的平衡性,不至于使其成为一个无双式的割草机型角色。

每当夜晚到来,或是地图上泛起迷雾,玩家可一键启动齐天大圣的“火眼金睛”,瞬间点亮全视野,代价是饥饿值的掉落速度会变为正常的2倍,考虑到游戏中后期食物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并非难以承受的负担。不过当面前狂风大作、花粉飞舞时,火眼金睛也会因迷眼而无法使用。在《西游记》原著第20回“黄风岭唐僧有难,半山中八戒争先”中,有孙悟空眼睛被黄风怪妖风所伤这一情节,《神话书说》中的设计便是参考了此处。

火眼金睛

羽中还在齐天大圣的设计上以彩蛋形式添加了一些“私货”,比如当角色靠近正在燃烧的树木时,理智值会极速掉落,并大喊着“不要烧我的花果山”,这出自今何在小说《悟空传》中花果山毁于战火的情节。制作者希望读过这本小说的玩家在注意到这个彩蛋时能够会心一笑——这几乎是Mod作者在为作品加梗时最大的希冀。

此外,齐天大圣食用肉类时吸收率大幅下降,并念叨“酒肉穿肠过”,吃新鲜水果大幅增加理智值,遇到猴子时会因“猴王”天赋而对它们进行自动收服。凡此种种,都细致且充满意趣。

在一些文案设计上,羽中参考了《悟空传》

在创意工坊的Mod介绍页面上,羽中直言,《神话书说》是一个游戏内容较丰富的Mod。这个说法并不夸张,除了齐天大圣本体,《神话书说》中还有诸如“炼丹炉”,多种配方复杂、功能强大的“丹药”,能以极高速度穿行在天空的“筋斗云”,补充“三维”并可烹调、酿酒的蟠桃等设计。在近期的一次更新中,羽中还为《神话书说》添加了一个高难度Boss“阎罗王”,并为其配备了“生死簿”等道具。

有了筋斗云,玩家再也不需要造船了

羽中制作Mod的想法产生于今年春节前,在春节期间就完成了几乎所有贴图的绘制工作,这样的工作效率不由让人感到敬佩……考虑到短短几天时间里他还对游戏文本、玩法等内容进行了构思和数值设计,我被这个18岁少年的游戏制作天赋所震撼。

改编不是乱编

《神话书说》取得不错的反响,和“西游”题材本身的喜闻乐见脱不开关系。羽中本人深知这一点,他多次向我强调,自己从两岁起就是《西游记》的忠实粉丝了。《大闹天宫》《金猴降妖》以及《西游记》的86剧版、99动画版都深受他喜爱,将从小就喜欢的孙悟空形象与从高一玩到大学的《饥荒》相结合,这为他提供了强大的驱动力。

羽中提到了自己喜欢的《西游记》86版电视剧,我便顺着问了他如何看待六小龄童的“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等言论。羽中思考了一会,从两个角度回答了我。

对于六小龄童本身,他认为:“人年纪大了可能确实会说错话、做错事,但他饰演的孙悟空的确是自己的童年回忆,所以玩梗归玩梗,我并不会去刻意抹黑演员本人。”至于他对“乱编”的态度,则可以概括为“讨厌”,羽中讨厌那些“无端恶搞、低俗,只为吸引眼球,或是重口味的‘改编’,还有很多只是借用了名字的假同人”。所以,在创作《神话书说》时,他都尽量将内容贴近原著。

不过在我看来,如果按照六小龄童的标准,羽中喜欢的《悟空传》、他本人制作的《神话书说》,乃至其他带有“西游”元素的游戏都很有可能被一股脑地归入“乱编”范畴。

所以,这个话题里真正的问题是,当评判标准被个体掌握,在缺乏依据的情况下,作者本身的创作意图及作品质量反而会被忽略——六小龄童代言换皮网页游戏时,这款页游可能就是“改编”的,那些没给他钱的游戏就可能是“乱编”。

六小龄童代言的网页游戏

当然,明眼人都清楚,六小龄童并不能阻止“西游”文化在ACG领域的传播。

从《龙珠》到《最游记》,从《Dota 2》到《英雄联盟》,孙悟空都站在文化输出的前排。明代小说没有版权问题,自带出色的世界观和丰富立体的人物、道具设定,原著是普及程度极高的“大IP”,这些都是“西游”在改编领域备受青睐的原因。尴尬的是,相比于众多成功的国外改编作品,国产“西游”题材改编作品反而落了下风。客观说,《神话书说》还达不到“弘扬传统文化”这种高大上的地步,但羽中本人却能代表一类热爱传统文化,并愿意用自己的才能为之贡献力量的年轻人。

《Dota2》中的孙悟空

未完待续

正值大一,课业繁忙,动画专业课程从周一排到了周日,羽中只能抽空为《神话书说》添加新内容。《神话书说》是完全免费的作品,羽中表示,自己虽然在“用爱发电”,但评论区里玩家的鼓励让他干劲十足。后续,他计划为《神话书说》更新“哪吒闹海”和“白骨现世”两章内容。按照目前的进度,第2章预计5月就会上线。

To be continued…

采访最后,我询问羽中今后是否有从事游戏制作方面工作的打算,他说自己还在考虑中。的确,对于一个才在念大一的年轻人来说,未来是充满无限可能的,《神话书说》也许只是他人生中短小而精彩的一页。

1

编辑 胡正达

那么,就这样啦,再见咯。

查看更多胡正达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