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茗的烦恼

就像纸箱里藏着的猫,小茗到底有没有作弊,谁都说不清楚。

编辑牛旭2019年04月17日 17时40分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午后,小茗在他的直播间里上线了。

像无数小主播一样,小茗的直播间里没有不停刷屏的礼物和弹幕,和他互动的网友大多是房管或者粉丝。小茗直播的主要内容是《Apex Legends》,因为游戏环境逐渐恶劣,他在匹配时难免遇到语音“卖挂”和明显作弊的玩家,有时他会一气之下直接退出,转而去玩《守望先锋》或是其他什么游戏。

然而,不管直播哪一款游戏,弹幕里都会飘过一些不友好的内容,或是对他的技术冷嘲热讽,或是直白地进行人身攻击——他们觉得小茗作弊了。

“质疑我就去举报啊。”看着弹幕,小茗偶尔会做出回应,但大多数时候,他会选择视而不见,顶多让房管帮忙禁言攻击他的网友。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小茗都在舆论漩涡里徘徊着。

“最自豪的一局”

小茗今年20岁,正在读大三。在他这个专业,大三下学期已经开始实习,除了偶尔回一两次学校,大部分时间里,小茗都在家里做直播。

在小茗看来,选择直播“可以算作是创业”,家人并不反对他的想法,还帮他买了一台配置不错的电脑,专门供他直播使用。

但小茗有自己的烦恼。起码对自己的直播环境,小茗并不感到满意。因为卧室的空间有限,用来直播的桌子只能对着阳台摆放,两台显示器和键鼠放下之后,剩下的操作空间并不宽裕。桌子右边挨着走廊,小茗说,想按网友们说的那样同时录制手部和屏幕自证清白,并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摄像头都没地方可放”。

弹幕里的观众曾说过“光看这个鼠标垫就知道主播不会玩”,小茗无奈地表示,因为空间有限,鼠标垫只能这样悬一截在外面

小茗说,一开始,他只拿直播当做认识新朋友的方式。他的课余爱好是“古风唱见”,直播内容最早也以翻唱歌曲为主,打游戏只是附带的娱乐项目。朋友见小茗游戏玩得不错,就推荐他把内容重心转到射击游戏上,小茗也想通过直播“证明一下自己的游戏实力”,一来二去,小茗变成了一位游戏主播。

小茗的直播比较“随缘”,在《绝地求生》火热时,他在歪歪平台直播,也曾经短暂地在虎牙待过一阵子。去年11月左右,小茗开始正式在B站直播。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小茗每天都会在B站直播10个小时以上,春节之后,直播的内容主要是玩《Apex Legends》。直播一般从下午正式开始,下播时往往接近半夜,家里人对他昼伏夜出的作息没有什么干涉,“毕竟是自己选择的路”。

至少从结果来看,小茗的游戏水平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开服十几天之后,小茗在《Apex Legends》里拿到了单局“31杀”获胜的成绩,这已经十分接近当时已知的全球最高击杀纪录(33杀)。

在拿到31杀那晚,小茗第一次收到了直播礼物“小电视”,这个礼物折合人民币1245元,效果包括全区广播和房间内抽奖,小茗的直播间人气直接蹿升到了4万人。

这不是小茗首次拿到这样的成绩,在此之前,他还上传过一段以“25杀”获胜为主题的集锦。

送出礼物的是小茗直播间里的一位“舰长”(相当于主播的专属会员)。达成纪录的前一天晚上,“舰长”告诉小茗,如果他可以打破此前25杀的纪录,就为他送出一个“小电视”。小茗第一时间对舰长说,这“不可能”,因为破纪录是个很“玄学”的事儿。

小茗说,这是最让他自豪的一局游戏

像许多主播那样,小茗把自己破纪录的视频录下来,剪辑成集锦上传B站。在上传视频之前,他特意做了一些查证,直到确定没有比自己更好的单场击杀成绩之后,他才把“破全国击杀纪录”的描述添加到标题里。

如果不是队友拿下另外两个击杀,小茗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拿到“33杀”,追平世界纪录,而能拿到31杀,小茗认为较好的游戏环境占了很大因素——那个时候游戏里外挂还比较少。

上传集锦前,小茗想到过自己会被质疑,但他觉得更多人还是会为了看技术而来,这样自己也可以涨一些粉。小茗没有想到,这段视频会给自己带来多少烦恼。

“一直被‘喷’更令人苦恼”

2月23日,在“31杀”视频上传3天后,知乎用户“ebdismqbgiqwefb”首先创建问题,询问“小茗是否作弊”。2月25日,在31杀视频上传5天后,B站Up主“战略级迅”首先对小茗展开了视频“实锤”,揭露他“作弊”,但没过多久,战略级迅的视频就无法打开。有人说,这是因为Up主本人遭遇了信息泄露和人身威胁,才不得不删除视频。在这之后,更多Up主开始加入到声讨和实锤的阵营中。

实锤一词之所以在玩家圈里走红,B站Up主“松鼠打不过仓鼠”功不可没。2017年底,仓鼠陆续上传了多段视频揭露主播们在《绝地求生》中作弊,成功让整个实锤过程和后续事件升级为那一年的热点话题。

《Apex Legends》一局最多只能有60名玩家参加,击败31名敌人,相当于消灭半数以上参与者,这是普通玩家,甚至是职业玩家都难以做到的事。小茗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主播,这让他31杀,甚至25杀的集锦充满了疑点。

31杀集锦给小茗的直播间带来了不少人气,“但大部分都是来骂人的”。小茗回忆,“最开始真的很多人来直播间骂人,有的骂两句就走,有的一直骂。”对于专程赶来骂街的网友,小茗能忍则忍,实在忍不住,就会让房管帮忙封禁。不光是直播间,因为粉丝群的群号显示在直播画面上,一些网友会加到群里继续辱骂,有些人骂过瘾了就退群了,小茗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大量弹幕遮住了游戏画面

被人辱骂难免影响情绪。有时小茗心情还不错,随着直播期间被不断辱骂,连带着游戏状态也会慢慢下降。小茗说,有时他正在做直播准备,打开B站却看到一连十几条骂人私信,心情“直接跌落到谷底”。

“被‘喷’是很苦恼的,一直被‘喷’更令人苦恼。”小茗说,“很多人在意的是你的结果,而不在意你怎样得到的这样的结果。”

在集锦被骂声淹没后,小茗迫于压力删除了25杀视频,以防止更多人“带节奏”,可没想到的是,这次删视频带来了“更多节奏”,不少网友认为这是他心虚的表现,25杀被截取的片段也成为了实锤的一部分,被许多网友拿来传播。“31杀也有这么多骂声,但毕竟是纪录,所以就没有删。”

后来,25杀的视频还是被其他网友重新上传到B站,上传者称这段视频来自小茗的女房管

受到影响的并不止是小茗的视频弹幕,还有他玩其他游戏的体验。经由朋友介绍,小茗开始尝试《泰坦天降2》,并且把它当做晚上直播时的娱乐项目,因为游戏中的表现比较亮眼,小茗引起了其他主播的注意。

《泰坦天降2》的玩家规模相对不大,只要同时匹配就有机会加入相同战局,于是怀疑小茗作弊的主播开始用这种方式“狙击”他,到最后,连小茗匹配到的队友都开始主动暴露他在地图里的位置,被双方阵营追杀让游戏过程变得极不顺畅,大多数时候他只能以下播收场。因为这件事,《泰坦天降2》的玩家圈子开始视他为敌,甚至专程跑来直播间骂人。

小茗说,已经有人开始冒用他的《Apex Legends》账号注册《彩虹六号》,并用来开挂,还有人在他下播时,用高仿号在《Apex Legends》里开挂。在评论区里,小茗见过有人建群讨论他的“作弊行为”,还有同城网友想要找他“线下真人PK”。小茗感叹,这是自己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网络暴力”。

除了粗暴的辱骂,关于小茗的实锤里有不少较为理性的分析,有网友逐帧查看录屏素材,试图证明小茗在枪法上的疑点。另外一些说法则比较直接,比如用“卢本伟事件”来暗示两者的相同之处,或提出“直接喷还是走程序”的号召。在知乎关于小茗是否作弊的问题里,还有自称参与过职业比赛的匿名用户断言,如果小茗不是“挂”,“就把键盘打碎拌老干妈吃”。

在知乎上,ebdismqbgiqwefb仍然会不时更新自己的回答

这些怀疑看似都很有道理,大多数声音都在表达同一个观点:小茗的确作弊了。

“他是个‘天才’”

实锤小茗作弊的人非常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我的采访。

ebdismqbgiqwefb和坚持认为小茗作弊的主播都表示“自己没有兴趣”,战略级迅则回复我:“您什么都不用说,把小茗《Aim Hero》的视频挂上去就可以了。”《Aim Hero》是一款可以练习射击游戏枪法的游戏,小茗在《Aim Hero》里的表现似乎并不十分亮眼。

问到最后,只有阿杰(化名)爽快地接受了我的采访邀请。

刚联系到阿杰时,他并不太相信我是真正的媒体记者。一开始几个问题问完,他发来了一个“微笑熊猫头”的表情,我依稀记得,这是网友们在QQ群里互相嘲讽时才会用的。

“你是来问茗子哥的事吗?”阿杰又跟我确认了一次。

也许是我误会了他的意思

阿杰今年19岁,2016年左右开始接触职业电竞圈。一年以后,出于个人兴趣,阿杰加入了某家不是很出名的俱乐部,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按照阿杰的说法,他在战队中主要参与《守望先锋》《绝地求生》《枪火游侠》等游戏的比赛,《Apex Legends》他也能打,但不是主打的项目。

阿杰在《守望先锋》里的竞技等级达到了4700分,这是个非常顶尖的成绩

阿杰想要做视频“锤”小茗的理由很多。第一个发布实锤视频的战略级迅没过几天就自己删掉了视频,阿杰听说这是因为“受到了小茗背后公会的人身威胁”,为此他有些替Up主打抱不平。

战略级迅指出,凭自己的力量“搞不动”小茗

当我提到“人身威胁”一说时,小茗反问我:“你信吗?”小茗觉得,那条视频是因为自己开了摄像头“录手”之后,战略级迅自己删除的。

小茗不太相信会有公会给自己这样的小主播提供支持,他说就算支持,也应该去支持一些名气和影响力比较大的主播才合理,而且他觉得当下正在“扫黑除恶”,不可能有人主动去干威胁和恐吓的事。他分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论调,无外乎是网友们为了“带更多节奏”。

查看过战略级迅的视频后,阿杰觉得分析内容有理有据,凭他的经验来看,已经确定小茗在使用作弊软件。为此,阿杰专门制作了视频,内容以他和朋友一起观看集锦片段的分析为主。在这条视频里,阿杰透露出了想要“请小茗来打职业”的意愿。

“教练说了,他的操作要是真的,200万一年要他过来。”在评论区,阿杰这样回复一名网友。不过阿杰后来告诉我,“200万”的年薪只是个夸张的玩笑。

“既然小茗那么强,为什么不去打职业?”阿杰的质疑也被许多网友拿去证实自己的观点。

出于平时看视频的习惯,阿杰查证过小茗的其他视频,并认定31杀那条视频最有作弊嫌疑。阿杰说,从小茗此前上传的集锦里明显能看出“喷子”(霰弹枪)的瞄准痕迹,也会像许多玩家那样失误打空,等到31杀视频里,通过0.5倍速慢放,能看到小茗的瞄准镜会直接“抖到人头上”,这是个“很恐怖”的操作。

阿杰把小茗的视频给几个身边的朋友看,其中一个是《枪火游侠》的世界比赛亚军,另一个则是《Apex Legends》ESL预选赛前三,他们看完之后都一口咬定小茗作弊了,“枪法诡异、隔墙锁人”。

“他是个‘天才’。”阿杰讽刺道。

在形容小茗的操作时,阿杰发给我两张截图,分别是小茗2月10日和2月21日上传的击杀集锦。按照阿杰的分析,一个人的习惯是不可能这么快改变的,10天的时间里,从“喷子”不瞄准到每枪必瞄准,这证明小茗开始使用带自动瞄准功能的作弊软件,因为“很多挂都是右键自瞄的”。

经常泡在《Apex Legends》里的朋友曾经告诉我,使用“自瞄”的作弊者通常很惧怕贴近战斗,因为自动瞄准在近距离时会无法识别到底需要打谁。我询问阿杰,小茗是否有类似的异常操作,他告诉我:“那是便宜的挂,贵的不会瞄不准。”

“他很狂”而且“太跳了”。在被实锤之后,小茗改过几次B站的签名档,也在直播时回击了作弊质疑。“多打几年游戏再来说我”“不想和菜的解释”“酸我?(嫉妒)在那里气?”在阿杰看来,小茗不管是改签名档还是直播时的回应,也就这几套说辞。

小茗每次更换签名档,都被网友留下了截图

除了一边倒的赞同作弊,在知乎的问答里也有比较中立的答案出现,理由是“没有封号前不能断定小茗作弊”。阿杰并不赞同这种观点,他觉得Origin平台的反外挂手段实在是不值得一提。据阿杰回忆,他看到过一个在游戏中达成过3万多击杀的外挂至今还逍遥法外,“外挂只要贵就不会被封,就跟以前的《绝地求生》一样”。

“作为一个主播,开挂还死不承认,就想用非法的手段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他应得的结果。”阿杰最后总结他的看法。

援手

31杀视频上传8天后,咸鱼(化名)开始上传以这段视频为主再加工的视频,视频一共4段,从30分钟到15分钟不等,其中一段还成了他个人频道里点击量最高的视频。

和其他Up主的实锤不一样,咸鱼是唯一主动帮小茗说话的Up主。在这些视频里,咸鱼得出的结论是,小茗的操作一切正常,因此,他把自己的视频主题称为“反锤”。当然,在阿杰眼里,咸鱼像是“专业洗地的”。

这似乎也是大多数网友的看法。

“完全是陌生人。”咸鱼形容他和小茗的关系。着手制作反锤视频时,咸鱼进了小茗的粉丝群,但“也就聊过十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关系还是不熟……”

咸鱼是个临近高考的学生,在课余时间,他偶尔会当个小主播,玩些自己喜欢的游戏。关注到小茗的烦恼,是因为咸鱼在《Apex Legends》里拿过一次单局“21杀”的成绩,尝试上传这次比赛的录像时,咸鱼打算先看看其他Up主的纪录,小茗那条31杀的视频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

咸鱼没法不注意到屏幕上闪过的一片片外挂弹幕,不过他说自己“当时没想着反锤,看看就完事了”。视频播放完后,咸鱼顺手点开了战略级迅的实锤视频,整段看完,他觉得这更像是没有理智的“瞎锤”。

在平时进行游戏时,咸鱼就会用自己的游戏经验分析其他玩家是否使用了外挂,他感觉自己的分析“挺准的”,而实锤视频里提到的“跟枪”问题一般人都能做到,实在不像是使用了作弊手段,出于打抱不平的想法,做一期反锤视频的想法冒了出来。

“只希望能少一点云玩家,多一点快乐游戏,没有必要这么搞人家……”咸鱼给其中一段视频写了这样的简介

咸鱼的反锤的视频也招来了不少骂声。“做好自己就行吧。”咸鱼坚持己见,并且不带脏字地回复了视频评论区里绝大部分的留言。对于评论区里的声音,咸鱼觉得,带着观点来质疑的还可以争论一下,人身攻击就只能顺带举报。

“网络环境太差了。”咸鱼抱怨道。

“自从五五开事件以后,这样的事情就开始多了起来,看谁都像是外挂,都想锤,网络开始浮躁,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咸鱼自己并不反对视频“锤人”,只是大量的语言攻击实在让他没法接受。他认为,为了打好一局游戏的努力不是每个人都能想象到的,如果因为一个视频和一句话就毁于一旦,就不会有人愿意去努力了。“所以,给别人多一点相信和尊重吧。”

咸鱼觉得,“开挂”与否没法彻底定义,除非有当事人使用作弊软件的屏幕截图,或者特别明显的作弊软件使用痕迹,像是实锤视频里,小茗使用手枪隔墙瞄准的操作,他认为这应该是下意识做出的“神经操作”。

我问咸鱼,如果小茗真的作弊了,他会如何应对。咸鱼说,会发视频给所有人道歉,并承认他的判断是错的。“(如果)我自己的看人眼光出现了问题,会对此感到失望吧。”

自证

一名专程加群“喷”小茗的网友说,如果他在《Aim Hero》里拿不到高分,就证明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学家”(作弊者)。于是,小茗打了一段时间《Aim Hero》,最高拿到41万分,随后把过程剪辑上传。这一次,不信服的声音不仅出现在弹幕里和评论区,实锤小茗的网友们也把这段视频当成了他“露馅”的证据。

质疑的声音遍布这条视频

阿杰说,他自己也曾经因为枪法比较好被自己直播间里的弹幕质疑过作弊,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开始用摄像头录手、录屏幕,质疑的声音就这样慢慢消失了。他觉得,如果小茗也敢这样证实自己的话,他会给小茗道歉,还会把自己实锤的视频一并删除。

“但是他不敢啊,你知道吗?”阿杰并不认为小茗能做到这些。

在被实锤后,小茗用自己直播赚到的第一份工资——500多块人民币从京东上买了一个摄像头。因为角度的关系,这个摄像头无法覆盖整个屏幕画面,小茗用它录过屏幕,但大部分时间还是用来录制手部动作,说服力非常有限。至于更高级的自证设备,比如“眼球追逐仪”,小茗觉得以自己的经济条件,暂时还难以实现。“条件允许的话,我当然愿意证明自己的清白。”

“眼球追逐仪”的价格要比摄像头贵得多

网友嘴里另一个能够有效自证的方式,就是参与线下赛事和职业比赛。但关于线下比赛和职业的邀约,小茗将信将疑。从“被锤”到现在,小茗说自己并没有收到过任何正式邀请,除了一些Up主在视频下方评论和发布动态时提到他的名字之外,连一条私聊都没有,小茗觉得这种“邀请”就是在变相嘲讽而已,自己没有什么回应的必要。

小茗不相信这是真心的邀请

小茗告诉我,他直播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参与职业比赛,经历了这次实锤风波以后,将来也许会尝试做个职业选手,但绝对不是在《Apex Legends》当中。在小茗看来,这款游戏已经要“凉了”,如果未来有一个更火的FPS出现,环境也很好,他才会考虑走职业选手的路。

我问小茗,希望这次实锤事件怎样收尾,他说,谁都希望结果是好的。“坏的结果能是什么呢?只要能忍住脾气,对‘喷’我的人,忍住不喷他们就好了。”

结语

Origin平台没有Steam那样的VAC封禁系统,玩家既无法通过查询账号来确定某人是否作弊,也看不到被封禁的记录。只有小茗的账号被官方公布在作弊账号列表里,或是亲自展示被封禁的画面,才能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作弊行为属实。而相应的,小茗用来自证清白的最直接手段,也是自己还没被封禁的账号。

封禁和没被封禁,这之中又有太多可能性,阿杰对于“挂够贵,就不会被封号”的猜测,也是许多玩家认同的想法,而因为大量举报是否涉及误封,又是个不好寻找答案的问题。

如果用“案件”来形容小茗的烦恼,那将是一起没有定论,却已经被判定刑罚的“无头案”。在一个完全准确的答案到来前,小茗已经被挂上了“作弊者”的标签,陷入到了辱骂声中,这让他到底是“犯人”还是“受害者”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从4月11日开始,小茗的《Apex Legends》的账号就没有再继续登录游戏,这很快被专注于实锤的ebdismqbgiqwefb所察觉。我一度认为,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要求小茗直播登录游戏,以证清白。巧的是,就在本文即将发稿时,小茗上线了……

小茗的烦恼,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3

编辑 牛旭

骑纸老虎的兔子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