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由玩家簇拥着进入交响殿堂的游戏音乐

集廿载同人盛意,游戏今登大雅,让艺术回归愉悦;校八方传统定弦,典仪因获新生,俾初心有以笃实。是的,这篇夜话是在给“东方”同人交响乐会打广告。

编辑胡又天2018年09月18日 18时3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好吧,我承认小罗今天这张观乐图画得有点魔性

却说由国内《东方Project》同人圈事情做很多、事业做很大的囧仙主办的第三届“东方”同人交响音乐会“幻奏盛宴”,将于10月5日在天津大剧院音乐厅开演,票还有一些没卖完,问我能不能帮忙宣传一下,所以我这就来用夜话的篇幅给他打广告了。

宣传海报

主视觉图

虽如此,我们的读者里应该有很多并不熟悉“东方”,而这种同人音乐会,基本上也只有同好会考虑买票去听,前两届又办得很盛大,圈内同好应该差不多都已经知道演出信息了,还需要我多说什么呢?所以我想换一个角度,谈谈这场音乐会背后值得考察的事情,然后,如果你是有心考察“粉丝经济”的圈外朋友,方便的话,或许可以买张票去体验一下;如果你是还在犹豫要不要专程跑过去的圈内同好,则可将我提到的面向列入你的考量。

先贴第一届的录影片段,没听过的朋友可以直观感受一下:

第一届音乐会

再来还是要简介一下:《东方Project》是日本独立游戏制作者ZUN(太田顺也,1977~)自1996年开始发表的系列作,以弹幕射击游戏为主,2002年后逐渐扩展至音乐专辑、格斗游戏、漫画、小说,且因对二次同人创作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又适逢日本网络开始普及niconico弹幕视频网站的崛起,而在短短数年间诱发了海量的同人作品,成就了不依主流商业模式而造成持久流行的奇迹。其中,ZUN本人所谱写的音乐,以其高妙的旋律和与游戏进程的契合,在全系列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亦拥有广泛的赞誉和极多的改编曲,包括在N站总播放量排行第一(破2000万)的《Bad Apple!!》“影绘”音乐视频。

《Bad Apple!!》“影绘”音乐视频

进到圈里来看,“东方”同人音乐之兴盛,是令我非常震惊的。相对于日渐低迷而流量化的主流流行乐、稳居殿堂的古典乐、只靠小众或一些公家资源撑着的传统音乐,这圈子的活力和忠诚度都非常之高。虽然要比音乐的话,它很少像一般著名乐团、歌手有特别的创新或某方面的极致功夫,但它有令绝大多数创作者望尘莫及的人气。

或者应该说,这些同人音乐的主要定位,一直是在 “兴趣”和“好听”上,这就和其他在感觉上有了明显的区别。商业团队会因逐利而斫丧性灵,古典乐或各类先锋音乐要讲一些比单纯悦耳复杂许多的艺术追求,传统音乐更是各有包袱和与时代脱节的问题。同人音乐没有这些包袱,也不冀望达到多么巨大的成就,结果就这么聚起了一个足够养活不少人的基本盘。

囧仙今年曾出席北京大学元火动漫社的社课,和大家分享同人活动的特性:“地板很高,天花板很低”──你一进来,就有一整个同好圈作为基本盘,只要你的东西不太差,很容易就可以打响名号,甚至赚点小钱;相对的,你会受限于圈子的规模和“非原创”的标签,所以做到一定程度,还想继续做下去,当事业来作的话,那就一定要转原创,或者跨足到比较大众的领域。

把原作音乐改编成交响乐,请正规的乐团、正宗的指挥,在正格的音乐厅演出,就是“跨足大众”的一步。在听觉和文化心理上,这都能满足一种遐想:我喜欢的东西,现在也能登上“大雅之堂”,得到正经的对待了。

2017年8月,第一届“幻奏盛宴”在上海举办,两场皆满座,指挥、乐手和现场工作人员纷纷表示:来了那么多都是年轻人,而且素质极高,自发地维持秩序,令人印象极其深刻──这反映了他们平常能接触到的观众,数量和素质都不太理想,就像我们通常对各种“体制内”艺术的认知,观众未必真心喜爱,而可能多是求一个体面的感觉,行礼如仪而已。但现在,这些野生的同人音乐群众,却给这个场域带回了它最初该有的东西:基于喜好的人气。

第一届“幻奏盛宴”指挥赵晓鸥先生在微博上分享的观众热情起立鼓掌的照片

后来,我便在《游戏时代的新邦乐》第3卷的后记里,为此作了一联:

集廿载同人盛意 游戏今登大雅 让艺术回归愉悦

校八方传统定弦 典仪因获新生 俾初心有以笃实

《游戏时代的新邦乐》是日本同好白鹭雪所作的乐理分析专书,原名《“东方Project”乐曲与音乐理论之考察》,我2016年3月在名古屋“东方名华祭”看到居然有这种东西就买了,在网上提起,很多同好都说想要中文版,我就拉了一个翻译组来作中译,和作者签了约,正式出版。作者今年也才22岁左右,而且就是15岁时因为喜爱“东方”的音乐,才投入去学音乐,乃至进入音乐院校的,这就不像典型的那种从小就被父母师长带进体系里的科班生。这一半以上都是乐谱的大书出了3本,卖得还很不错,囧仙也因而通过我找到白鹭雪,邀请他给“幻奏盛宴”供谱,并且到上海来了两届。

我出这个书和写这个联,都是看准了一个关于“登大雅”的文化心理:向来游戏和游戏音乐、同人志被认为上不了台面,但真的上不了吗?我们来上上看,你看我就写得出这么工整的对联。以往殿堂上的东西又会让人觉得很无聊或者深奥,那我们来做呢?便可“让艺术回归愉悦”。

但当然,音乐艺术虽然主观,但也不是“我觉得可以”或“我觉得不行”就能算数的,还是要进到乐谱里去详细分析,并且联系历史文化来建构它的意义与价值。白鹭雪大胆认为,ZUN的游戏音乐,可以说是日本传统音乐现代化的一种表现,于是他为了提出准据,也就回头去考察了许多古代和近代的和乐。我写“典仪因获新生”,“典”原是音乐名词,引申为和各种“仪”并列的传统,年久不免僵化,现在年轻的同人就来把它翻新。这样在音乐本身的理论层面上也足以和正宗传人对话了,大家经常提到的“初心”才能真正地笃定、踏实。

那么问题来了:具体成果如何呢?

当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世界顶级的那样。尤其,ZUN的音乐本是为游戏而写,并没有交响乐的语法和结构;同人音乐里,也有一些只适合MIDI的速弹片段,人手很难弹出来。如果只是把原曲用豪华版的乐器演奏出来,在艺术上缺乏追求,观众也就是“听个响”;但如果大刀阔斧地改动,又怕偏离了基本的悦耳而令人不解。我们需要考虑到大多数观众本不熟悉交响乐,是凭着喜好而来,但若满足于“豪华版”而不带点艺术追求进去,那又有违“登大雅”的愿望。然而这些课题若能处理好了,那便是可以嘉惠无数后人的扎实成就。

从同人社团活动,进到与正式的演出场地、团队还有相关单位交涉,也并不是都能顺利:第一届的票务、第二届的演出都出过问题,主办方除了自己经验不足,还要应对不明人士的恶意举报,其中各种风波我这里就不详述,但或许这使得一些朋友对第三届采取了观望、犹疑的态度。即便如此,相对于很多犯了错便被一黑到底的商业公司,许多同好还是对囧仙保持了积极的希望之后会更好的态度,毕竟这种为着爱好把身家性命都赌进去的“死士”,不只在中国同人圈,在全世界都是珍稀物种。

日本游戏音乐登上殿堂,在“东方”之前,已有“最终幻想”系列。2014年开始,也成立了一个专业的管弦乐团JAGMO(Japan Game Music Orchestra),“幻奏盛宴”也买了他们不少谱。欧美的就更多了,远如《文明4》得到格莱美奖的主题曲《Baba Yetu》,近如2015年大火的《Undertale》,都能在网上找到许多片段。

我们的音乐界在此也并没有完全缺席。2015至2016年,强者我学长,在纽约读过音乐硕士,为《木兰少女》等多部音乐剧及电影做过音乐,创办“疯戏乐工作室”的王希文,也与《魔兽世界》的玩家社团AFK PL@YERS合作了《魔兽音乐剧:艾泽拉斯之歌》,作词许孟霖于词曲咬合(即“如何让人不看字幕也听得出歌词”)上下了不浅的功夫,配唱的几位兄弟姊妹也都是做了好几年剧场的专业表演者。动用这么多人,还做了动画,且拿到了暴雪官方的资助。同人创作至此,也就比已有稳定活法的各个乐种更加前面了。不论是作为艺术、作为生意、作为礼尚往来的文化交流,它都值得我们加以关注,甚至投入。

《魔兽音乐剧:艾泽拉斯之歌》

第三届“幻奏盛宴”售票链接有二,官方淘宝店B站会员购都能买到,谨祝演出成功。 

主视觉图二

多种请国内画师专门绘制的票面与节目手册插图
3

编辑 胡又天

youtien@chuapp.com

沉默是今晚的湯瓢

查看更多胡又天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