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7岁小孩的游戏处女作上了Steam

两个类似的故事,讲述的不仅仅是有两个小孩在“开发”游戏,更是对孩童游戏梦想的一种呵护与关怀。

编辑刘淳2018年08月07日 18时38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Steam上最近发布了一款游戏《Answer the Question》,售价0.99美金,玩法挺无趣,就是回答一些系统随机提供的简单算数题。乍一看,似乎又一是款想捞一笔的“垃圾”作品,但游戏底下已经有了100多篇好评。这些好评并非在评价游戏本身的质量,而是基于幕后开发故事打出的情感分。

这背后的故事是——这款游戏的开发者是一名年仅7岁的小女孩。

自学编程从零做游戏

故事主人公名叫Penny McDonald,她的爸爸Lance McDonald是名游戏从业者。这位爸爸有一次正在工作,被迷住了的小女孩问:“我以后可以做自己的游戏吗?”

相比直接否定女儿的想法,这位爸爸决定帮助她实现这个愿望,他当即给女儿提供了开发游戏所需要的全部工具:一台放在旁边桌上的Win 98电脑,与一本关于QBASIC编程语言的指导书。

从零开始学编程

小女孩就这样一边学一边做,一周过后,她的游戏处女作基本完工了。

之所以做一款算数游戏,小女孩解释道:“我想过做一款动作游戏,但我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我做了一款不同的游戏。”除了提供基础的算术题,她还希望游戏可以做到记录玩家的分数。

在开发游戏的过程中,小女孩问她爸爸能不能在Steam上发行:“我想过了,如果家里人可以有这款游戏,为什么其他人就不能玩到呢?” Lance McDonald正好也有在Steam上发行游戏的权限,他响应了女儿的这个提议并把相应的Steam页面处理妥当,然后把游戏相关的素材发给了V社接受审核。

第一次审核没有通关,理由自然不是V社把控严格,而是游戏图标不太合适。小女孩隔天放学画了一个新图标,第二次提交过去后很快就通过了。这位爸爸因为还得忙着给女儿准备午餐,于是将原定次日推出的游戏直接发售了。

小女孩在尝试绘制游戏的图标

紧接着就是经外媒Kotaku报道后的故事了。许多玩家慕名找到游戏页面,在底下给出了真诚的好评。

相比那些拼贴素材、粗制滥造、大量涌入Steam商店的垃圾游戏,Lance McDonald期待的是,人们会如何看待这样一款100%手敲代码、基于QBASIC语言、由7岁小女孩制作的游戏。

单纯从游戏角度来讲,这不过是一款可以运转的小程序,可能也会误导不明就里的路人,但玩家自发进行的传播与推广,已经让它超出了好坏优劣的范畴。人们愿意对一个孩子努力实现的愿望给出毫不吝惜的鼓励。

玩家的善意超出了Lance McDonald的预期,这款游戏据称已售出了足够的份数,收入可以支撑女儿下一款游戏的开发。

游戏界面就是纯文字的数学题,右边修改过后的图标还挺好看

小女孩目前的计划是做一款新的游戏,一直到她真正学会如何制作动作游戏。现在她想做一款偏向文字冒险类的游戏,玩家可以打下自己想做的事,脑海中的幻想就可以在游戏中得到实现——听上去难度还真不小。

你提供创意我来开发

这条新闻让我想起了一个旧闻,新闻内容大体一致,也有一个自己做游戏的小孩子和一个就职游戏行业的父亲,不过形式跟前者有些不同。

这是一款类似《魔界村》的横版复古游戏:《战斗公主玛德琳》(Battle Princess Madelyn),开发者是7岁的小女孩Madelyn Obritsch和他的父亲Christopher Obritsch。作为游戏开发过程的灵魂人物,她负责提供游戏创意,具体开发交由父亲负责。

左边那位才是游戏的创意人员

小女孩最早诞生“做”游戏的想法是4岁,她那会爱在父亲敲打代码时待在一旁观看。有次她盯着游戏画面说:“我想跟那个怪物战斗。”

Christopher起初以为她是想玩游戏,但女儿回复说:“不,我是想进入到游戏里,我想成为游戏里的主角。”

因为这是一个商业项目,他只能告诉女儿没办法做到。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跟他解释原因:“女孩没法成为骑士,爸爸,只有男孩子才可以。”

“她那会在托管中心跟男孩闹矛盾,那些男孩专门对付她,说她没法做一些特定的事,就因为她是一个女孩……结果是她跟那些男孩打了好几次架。”Christopher当时听到后大笑不止,并且决定单独给女儿做一款游戏。

从询问女儿喜欢什么颜色的盔甲开始,他拉上工作伙伴作为助手,让妻子掌管财务,女儿自然是整个团队的最高领导,并且也担任着艺术总监的职位,在一次极为成功的众筹活动后,以“家庭作坊”的团队形式开始了游戏开发。

《战斗公主玛德琳》讲述的就是玛德琳公主,也就是小女孩玛德琳,和他的小狗的冒险故事。开发游戏的过程基本是女儿负责幻想,父亲负责实现。小女孩平时一直在写写画画,一有想法就向父亲汇报,比如说“我又给游戏画了一只怪兽”。 父亲负责将其转换成现实,还得不时调整设定,保证在游戏中它确实可行。

如何将女儿的构想做进游戏,理解女儿对图画的描述很重要

​​​​​​​“跟女儿合作非常棒,她的想法非常有趣,我们向她展示游戏完成部分时,她会非常激动……这款游戏就是关于她的、为她做的——甚至可以说这就是她本人的象征,这最令我兴奋。”Christopher接受外媒采访时说。

目前这款游戏已接近完成,并且将登陆全平台,得益于玩家的资金支持,游戏体量扩大了不少。玛德琳当骑士的梦想应该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我之前玩过这款游戏的Demo,总体感觉不错。比起前面的算术游戏,这个更像是款可玩的游戏,也能看到游戏中有小女孩Madelyn更多的影子。

游戏主角玛德琳就是小女孩的化身

如果你去网上搜一下,类似的开发者故事还不少,这些故事让人感觉很好,它反映出了一种关照,一种来自来自父母、他人、社会对一个未成形的愿望的精心呵护。这跟这些孩子以后会不会开发游戏没关系,尽管这些故事的主体都是游戏,但事实上,你可以将它替换成任意一个话题。

回到游戏这个话题上来,事实上许多欧美开发者都是从玩家转变过来的。他们之前是盯着屏幕上的像素,之后自学编程开始做自己的游戏,现在他们的孩子也进入了这个循环。我真希望,在国内长大的这一代玩家,随着自己的素质起来后,也可以将这种循环带给下一辈人。

4

编辑 刘淳

猫才不会带你出去玩

查看更多刘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