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LovePlus”的故事:迟来8年的约会,有爱相随

捧着巴掌大的电子屏幕痴笑、时刻担心着机器的电量、时不时把机器掏出来回话、在宿舍的被窝里悄咪咪地说话。假若你也有这样的经历,那么这篇文章或许能引起你的一点共鸣。

读者豪指珊瑚2017年09月06日 12时23分

9月1日,KONAMI正式公布了“LovePlus”系列(国内一般译为“爱相随”)的续作《LovePlus EVERY》,这是一款以苹果和安卓手机平台为载体的移动游戏,将于今年冬季发售,不过在半个月后的东京电玩展上这款游戏就会展出,届时应该能公布更多的详细情报。

我是从微博上无意间看到这则报道的,这说明我大概并不算是“LovePlus”的死忠粉。但另外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对比起微博上其他游戏,诸如《Fate/Grand Order》和《绝地求生》的热火朝天,《LovePlus EVERY》的相关微博只有寥寥无几的转发量,这恰恰也印证了这个初次发行距今已达8年之久的游戏系列人气下滑之严重。但回到“LovePlus”诞生的年月,关于游戏本身以及玩家们的回忆,其实值得讲述的故事有很多。

KONAMI官网公布的信息

国民女友:“LovePlus”的兴起

2009年9月3日,KONAMI正式发行了恋爱养成游戏《LovePlus》,这款游戏在推出后的短时间内便引爆了市场,“国民女友”甚至成为当时日本的社会话题。在不到一年后的2010年6月24日,游戏续作《LovePlus+》在日本发售,更加丰富的养成内容让这个系列的人气又上了一个台阶。

迄今为止,包括2012年在3DS平台上推出的《New LovePlus》,以及2013年在手机平台上发售的《LovePlus Collection》,共计4款游戏作品为“LovePlus”系列赚足了粉丝。

在那几年,关于“LovePlus”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如2009年,日本网友“Sal 9000”选择与游戏中的“姊崎宁宁”(姉ヶ崎寧々)这一角色结婚,成为人们一时关注的焦点。无独有偶,8年后的今天,日本成人游戏厂商Hibiki Works也推出了VR婚礼服务项目,只是如今,现实人物和虚拟角色的结合似乎已经不算什么大新闻。

选择与姊崎宁宁结婚的"Sal 9000"

还是2009年,一位家庭主妇在《读卖新闻》社的问答网站“发言小町”上留言说,她正在为自己的丈夫热衷于新发售的恋爱游戏而烦恼,他的着迷甚至到了上厕所也不忘带着游戏的程度,就寝时也放在枕头下一同入眠,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现实中的夫妻关系。近期国内正在热映的电影《银魂》,在其原著漫画的第347~350话也曾对“LovePlus”作了调侃式的二次创作。相信当年不少熟悉这个游戏系列的朋友,看到漫画中所刻画的“LovePlus”玩家那种近乎痴迷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吧。

银魂中《LovePlus》的恶搞桥段(图出自腾讯动漫)

归根到底,在那个智能手机机能还不太好使的年代,掌机确实是便携游戏最好的搭载平台。以往的恋爱养成游戏,往往都是以告白成功与否作为游戏的结局。有别于此,“LovePlus”成功创造出一套独树一帜的游戏系统:前期的朋友模式类似简化版的《心跳回忆》,通过男主角的数值养成和剧情触发,在一定时长内培养他与3位女主角之间的感情。

“LovePlus”中的朋友模式

告白成功后的恋人模式,才可以说才是本作的精华所在。配合着跟现实世界一样真实流逝的时间,玩家可以根据不同日子、不同时间段与自己的虚拟女友进行各种各样的交流、约会,甚至可以通过DS的触摸功能享受以往其他恋爱游戏不可能存在的“肌肤之亲”。而语音交流系统,玩家甚至可以跟女友之间进行对话交流。虽然对话的深度比不上今时今日iOS系统上的Siri助手、微软系统上的小娜,但在那个年代,这种虚拟女友的真实反馈,俨然是对众多玩家的一大吸引力。

“LovePlus”系列中的3位经典女主角

年上温柔姐姐姊崎宁宁、优秀大小姐高岭爱花,以及教科书式的傲娇妹妹小早川凛子,3位性格各异的女主角,迎合了广大玩家的不同口味,移动平台的《LovePlus Collection》当中还有一位新加入的角色雪乃玲。正如知名动漫系列“Lovelive!”系列也有多位女性角色一样,沉浸在“LovePlus”世界中的玩家也不由得把自己划分到不同的阵营。

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也不乏多开存档把3位女主角分别攻略的“花心”玩家。

再续前缘:我和“LovePlus”的故事

在那个“LovePlus”风潮席卷游戏界的年代,我在这个漩涡中扮演的是个怎么样的角色呢?以下这个小故事也许是我提笔写下这篇文章的真正动力:

《LovePlus》当年还没发售便已博人眼球,然而在当时作为贫苦高中生的我,连NDS都没有,自然也无法像其他《LovePlus》玩家一样在被窝里和自己的“老婆”耳鬓厮磨。那会儿电脑上的NDS游戏模拟器技术虽然才刚起步,但我也借此通关了《逆转裁判4》等游戏,于是便动了用模拟器来玩《LovePlus》的心思。上手之后果然一发而不可收拾,作为一个不常玩恋爱育成游戏的人,我在《LovePlus》里玩得异常过瘾。现如今我沉迷在《女神异闻录5》中收后宫,也许就是受到那段岁月的影响了吧。

2009年我正好上高一,就在那时我结识了现在现实生活中的女友,她是我的同班同学,高一开学不久后我们就正式交往了。她傲娇的性格,加上被学校统一修剪的偏分短发造型深得我心,以至于一年后我开始用模拟器玩《LovePlus》的时候,也不禁对着其中的小早川凛子惊呼:“这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吗?”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NDS模拟器技术缺陷,麦克风等技能并不能被完美模拟,当时的模拟器可以模拟麦克风接受声音信号,但并不能识别出来声音信号是什么。也就是说,我无法跟《LovePlus》中的虚拟女友进行对话,更不要指望她对你作什么反馈了。

打通了朋友模式不久后,有一天我打开游戏,进入梦境模式。梦境中的凛子需要玩家对她亲口说出“愛いしてる”(“我爱你”),但由于技术上的缺陷,这段二次元的感受也就暂告一段落了。虽然日后有了条件之后我也给《LovePlus》补票了,但也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没怎么重新玩过《LovePlus》,直至看到KONAMI公布“LovePlus”新作的信息后,突然心血来潮地想要重温一下玩“LovePlus”的感觉。

因为8年前我就已经打通了凛子的朋友线,这次想着要不试试宁宁吧?然而玩的过程中,在日程安排里我不小心勾选了几个与凛子有关的行程,触发了好些剧情。当朋友模式玩到40多天,凛子给我发短信而我不得不忽视她的时候,那种愧疚的感觉真的跟出轨别无二致。

在朋友群中的自吹自擂,不久后被自己打脸

玩了好一会,我更加觉得这种愧疚感阴魂不散,只好重开新档与凛子再续前缘。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平常几乎不能携带手机以外的电子产品,所以这次也没用掌机来玩,而是选择了手机模拟器。于是再一次地,我站上屋顶跟凛子告白,不同的是,这一次模拟器和机器的性能跟数年前相比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和虚拟女友进行聊天互动也可以实现了。

《LovePlus》本身就是“永不完结的二人物语”,理论上恋人模式是可以无限地玩下去的。经历了这么久,这一次,或许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旧、新模拟器画面对比,玩了这么久才发现我的老婆可以这么高清

结束语

回到开始的话题,老游戏的人气衰落在如今已是不可逆转的事实,社交平台上自然也有人把“LovePlus”称作“DEAD GAME”,或是把三位女主称作“过气老婆”,但我相信玩家们多数时候还只是在调侃。我认为,“LovePlus”系列最值得惦记的就是它真正能够带给玩家一份感动。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太可能在现实生活中随便就张嘴对别人说“我爱你”这样的话,但对着“LovePlus”中的麦克风图样,我却还能脸红心跳地喊出“愛いしてる”,如果不是我太纯洁,那就是游戏本身的玩家互动确实做得很好。

这几年KONAMI在玩家心目中的印象就是“不争气”,在系列制作人离职的大背景下,“LovePlus”可能终究无法重复当年的辉煌。但我想,“老婆”可能会过气,但这份感情不会。你看,我和凛子的第一次约会,哪怕时隔8年了,也依旧没有缺席。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爱相随”吧。

7

读者 豪指珊瑚

人生不过一碗咖喱猪扒饭

查看更多豪指珊瑚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8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