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大护法》片尾有我的名字

我最喜欢的角色居然是庖卯。

编辑忘川2017年07月17日 19时17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最近每年的暑期档,都会有不那么低龄化的动画电影上档。前年是《大圣归来》,去年是《大鱼海棠》,今年则是《大护法》——巧的是,三部都是以“大”字开头。

《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制作团队还做了《大护法》的联动海报

但《大护法》在去年众筹时,它的定位还是“12集的动画番剧”而非“动画电影”,它的片名也不叫《大护法》,而是《大护法之黑花生》——听说动画会改名,是因为原来的名字念起来,对福建人不友好。

众筹那会儿,我看完官方的两版预告片,想都没想就点了“支持”,抢到了北京场的点映会门票。我支持的理由有两个,其中一个理由是,我看过这个导演之前的所有动画,对他印象颇佳。

这位导演就是不思凡。

他最早开始做动画,是在Flash动画风行的“闪客时代”。那会儿的他连Flash的铅笔工具都不会用,却用两年时间制作了7集的动画短剧《黑鸟》。我是事后才补的。虽然有人说他是“中国Flash史上的里程碑”,但画面如今看来简陋非常,剧情还是个“坑”。看完只觉得故事的表达很有古龙味。

Flash动画《黑鸟》——每集的开场都是这句台词,配音是不思凡自己

真正让我开始关注他,还是2009年的那部《小米的森林》——那会儿小米手机还不存在,小米老板雷军和魅族老总黄章还是朋友,而我还能在黄一孟的VeryCD下载到这部动画的资源。

在看完前两话,适应了简朴的画面后,我飞快地被这个充满奇思妙想的世界观设定迷住,几乎错觉自己看的是《聊斋志异》和伊藤润二恐怖漫画的杂糅物。比如,动画中有种皮下蠕动黑色长虫的恶疾叫“鬼绕梁”;半截埋在土下的人形,在原地对你招手,不停喊着“来……来……”,土下埋的半截却是某种会吃人的异形;背着背篓的鬼面男,背篓里抖落出会爬行的面具,面具列队在森林里穿行,伺机吸附到那些落单的人脸上,夺取他们的意志……

《小米的森林》是目前他所有作品里我最喜欢的一部

这种种诡异的设定和细节,共同构成了“小米的森林”。而在追完16集的动画后,一个被称为“雾隐地”的世界观,才刚刚显露出冰山一角——这是个由不思凡构架的、充满东方色彩的怪力乱神集合地。因为经费短缺,“雾隐地”系列原定的后两部《竹龟三》和《十二蓝瞳》只留下了预告,未能成片。之后不思凡带队制作了“妙先生”系列,再然后就是这次的《大护法》。这些都是“雾隐地”的一部分,虽然故事彼此独立,但存在着微弱的联系。

《妙先生》

但如果之前的作品还属于“猎奇”,《大护法》光看预告就堪称“血腥”,至少这样的尺度,我之前没在国产动画里看到过。于是这构成了非看不可的另一个理由:我根本不认为它能过审,而这个点映场,让我有机会在没有分级制度的国内大荧幕上,看一部露点、断肢横飞、血浆崩裂的“禁片”,搞不好还是绝唱。

——反正我是无法抵挡这种诱惑。

我没想到的是,这种诱惑会让我再次走进电影院,在电影意外过审上映后。或许我担心的是它上映没几天,又会突然变“禁片”吧……毕竟这电影中的部分台词,只要被别有用心的人解读一下,完全有可能深陷“文字狱”,比如那句“太阳这么红,我却这么冷”。

我喜欢这一幕

至于这个电影好看吗?我想说,见仁见智。

就点映版来说,那是个把12集TV动画合并的粗剪版,衔接不太流畅,叙事节奏也有不少问题,设定有亮点,但总的来说不如预期。而院线版虽然片长从点映的120分钟删到了90分钟,原有的不和谐镜头特写也通通消失,但故事未受删减影响,整体反而顺畅了很多,观感比点映版还好一些,新加的片头片尾画面也很美。

但我还是不太敢相信《大护法》最终的票房成绩,会好过前两个“大”。以我去电影院的上座率来看,《大圣归来》最终票房9.56亿,我去的那场满座;《大鱼海棠》最终票房5.65亿,我去的那场上座率8成;而《大护法》只有5成左右,大概和前几年的《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持平。《龙腾万里》带孩子去的家长还比《大护法》多一些。

《魁拔2》毁掉了我对该系列原有的美好印象

不过再怎么样,《大护法》的票房应该也会好过《魁拔》。我看的那场《魁拔》,被我和我的朋友3人包场,实际观众4人,多出来那位是影院的工作人员——是我们买的票,让那个场次不至于被取消。

但如果非要在7月的院线电影选一部,我还是会推荐《大护法》。或许我仍期待会有更多有态度、有勇气的动画作品,出现在大屏幕上。

5

编辑 忘川

zhangwang@chuapp.com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查看更多忘川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