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Fami通给游戏打分的编辑们真的没有收一分钱

我还挖到了一丢丢其他日本游戏媒体的内幕,但我不告诉你。

编辑或闪2017年07月14日 17时0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删!删!删!

过去10天左右,我一直在日本东京出差。

东京简直要热疯了。当然北京在数据上来说更热,但这其实不重要,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无论在哪个城市,你都会被晒融化;但明显东京的冷气开得要更足。

在办完出差的正事以后,我在东京市内转了转。

我之前在日本留学一直都呆在大阪,没有朋友不去泡吧的我除了打工,基本也不会离开学校周边(主要还是因为没钱)。和国内不太一样,日本的大部分大学,尤其是国公立大学都位于深山老林。深山老林到什么地步呢?我听我校外国语校区的同级说过,他们校园里经常能看见猴子和日本狸猫;有一阵子还出现过野猪。

留学期间我只去过东京两次,一次是为了办签证,另一次是被我的死宅朋友拽过去看Anime Japan 2016的展会;每次我都对东京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作为日本的首都,亚洲曾经的中心,东京是一座非常厉害的城市;同中小型的大阪相比,东京明显更加有钱、更加冷漠、更加繁华,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你想要找到的任何东西,你能看到你在过往看过的日本电影小说漫画游戏中的各种场景,甚至包括深夜新宿车站里睡满的流浪汉,都比大阪西成区的看起来要那么摩登一点点。

新宿车站的流浪汉们。图片来自网络

总之,在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我是很茫然的。偌大的东京,我并不知道应该去哪里逛。或许可以走走秋叶原?是啊,但你不能每天都去吧?而且说实话,很多店卖的东西都差不多,多走几家店你就开始审美疲劳了,如果说要淘货的话,那简直就无边无际……这时候我就想起大阪的好了,大阪日本桥附近的游戏店铺数量不多,但你却更加容易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去固定那几家就可以了。

不过,即便在东京也不太四处逛的我,也能感受到东京同大阪在量级上完全不同:在大阪,你不太能在地铁车站看到游戏相关的广告,但在东京,不太密集的车站的广告贴图都很明显,比如说下面这个我忘记是哪个车站的《影之诗》广告。

它看起来就和它旁边的诊所、补习班广告一样,就这么出现在了日常之中。

我还是挺喜欢使用吸血鬼的

大车站的手笔就更大了。我一开始住在东京品川车站附近。那是一个非常大的车站,几乎所有往东京方向的新干线都会在品川停车,所以来往的人流非常大。这里,在中央出口附近,SE专门设置了一个展台,放了超大一台4K电视循环播放《勇者斗恶龙11》的介绍片和实际操作视频。每次我无论几点经过,都能看到各个年龄层,不论男女驻足观看,实在是非常有人气。

真不愧是日本的国民游戏啊。

我实在不喜欢拍照,于是找了油管上这个人拍摄的视频。顺带一提,车站里也有ARMS的广告,很大非常扎眼;但我依然没有拍照

但其实也是索尼4K电视的广告。图片来自这里

除此之外,在阿宅们经常聚集的地方,比如说各种二手一手模型店、或者Animate这种业界周边大型连锁店,广告最多的还是要数Fate系列。最近夏季新番中很受瞩目的《命运·大订单》电视动画已经开播,按照日本ACG产业过往的惯例,这就是宣传某个IP的最佳时节——但不管怎么说,FGO关联的周边、海报、攻略、小说、漫画、同人也太多了;你在三省堂、紀伊国屋这种严肃的书店里,也能找到一堆关于Fate的书和周边。

Fate系列自从它诞生开始,就没有不火的时候吧。真是一只怪物啊。

找到了一张神户animate店内FGO相关周边的展台照片,来自这里。相信我,池袋店大约是这个的5倍

另外,同宅店相比,家电量贩店的游戏贩售区就几乎被即将在下周21号发售的游戏《Splatoon2》占领了。你到处都能看到乌贼们四处涂颜色的海报、各种介绍视频和T恤,但与此同时,日本的Switch依然断货,甚至大多数店铺也已经终止了《Splatoon2》同捆机器的预约。我询问了店员,他们也纷纷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有货,能有多少货。

依然没有拍照,但在网上搜到了音像店(Tower record涩谷)的限定周边展台

游戏现在将会在周末举行前夜祭,也就是试玩,已经幸运地拥有了NS的玩家可以在eshop下载到游戏。以及,如果打算在今年年内购买NS的话,按照现在的货源状况,看到合适的价格,就尽快下手吧。

闲话了这么多日本游戏广告的事情,其实这次夜话也是有正题的。这次我去东京,除了完成出差的任务之外,还去见了一家日本的同行。他们叫做“电faminicogamer”(電ファミニコゲーマー),是niconico动画所属多玩国旗下的一个奇怪组织,不对,是一家游戏媒体。他们在《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上市之前去采访了制作人青沼英二,还让他和《勇者斗恶龙》的藤泽仁进行了对谈,聊了一聊接手大IP的第二代制作人的共同和不同之处。我们之前也翻译过那篇非常精彩的访谈《青沼英二谈<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这一次,宫本茂没有掀桌子》

网站的首页

电faminicogamer是一家剑走偏锋的媒体。他们几乎不关注新闻,而更追求在游戏文化上寻找有趣的点。同传统游戏媒体Fami通、电击甚至是4Gamer相比,他们完全不提供短平快的信息,几乎所有的文章都有着超过现在网络信息消耗速度的超长长度和超多文字内容。如果你浏览一下他们的首页,会发现他们的选题十分有趣,包括“我们采访了经常走访中东的记者,听他聊一聊沙特阿拉伯的游戏情况”“这个经常怼用户的小黄油运营账号的背后到底是谁?”“(漫画)FF的坂口博信和那些天才程序员们是如何走上打倒《勇者斗恶龙》的道路的”,等等。当然,他们也有机会采访到业内大咖,比如说最近一篇采访Game Freak的两位年轻开发者,让他们谈谈宝可梦最新的《日·月》中的新要素是如何来的这篇文章。

如果稍稍脸皮厚一点的话,我还觉得,其实他们和触乐挺相似的。

现在,他们准备和我们一起做一系列关于中国游戏文化、产业、媒体相关内容的采访报道了。电faminicogamer编辑部的一位老记者准备在CJ期间到上海,和我一起去采访、探访中国游戏、尤其是上海游戏玩家们的各种情况。并且,目前正在触乐连载《日本模范工作员同志的中国游戏大冒险》系列的日本作者赤野工作也会一起来到上海,我们准备一起去采访、观察现在的中国玩家和从业者们。我始终认为,一个外部的眼光从来都是非常重要、有趣并且有价值的。

而之后,我们也会在对方授权的情况下,以官方的名义翻译转载对方的精彩访谈和相关文章,敬请期待。

顺带一提,我去多玩国本社大楼拜访编辑部的时候,还在对方的盛情邀请下一起做了一次长达5个小时的采访。我大略地讲了一讲我所经历过的、在中国的日本“二次元”文化、游戏文化的经历。这篇采访也可能会跟随整个CJ的采访一起放出来。(但我是不会翻译那篇文章的!)

再顺带一提一下,采访我的、也是这次会一同到CJ现场的那位老编辑是一位原本在Fami通干了18年的老编辑。在我们第一次会谈结束之后,就预备一起去银座喝酒。我忍不住好奇心问了他关于Fami通最近“只要给钱就写文章”“打分越来越随意”的情况,他最后告诉我,给游戏打分一定有编辑个人的喜好在其中,但他可以保证,这些人从来不接触厂商,他们的分数高低都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判断。“真的没有收一分钱!”

最后,这是我带回来的手信
    8

    编辑 或闪

    kongyu@chuapp.com

    200斤的死肥宅,长得超好看。

    查看更多或闪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