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做一款“同志”手游

“同志在国内的生活压力很大,我希望他们在这个游戏里,有基友,有恋人,有家。”

编辑忘川2017年02月21日 17时43分

“首先,你需要创建自己的角色。”

高大帅气的眼镜小哥引导我点击“游客登录”。我尝试着开始设定自己的角色形象。

游戏一开始让我选的,不是性别,而是体型——在两个俊朗的男性全身立绘下,分别写着“壮硕”和“匀称”。

“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他社。”

“我们的游戏里只有男人。”

这是款专为同志群体开发的手游,主攻男同志。眼镜小哥是游戏的策划之一,取向笔直。他告诉我,游戏现在暂时叫《彩虹天团》,但不排除后面修改名字的可能性。

《彩虹天团》是一款现代都市题材的RPG卡牌网游,玩法融合了战斗、养成、休闲,但游戏的核心是“社交”。这也将是个只有男同志的游戏世界,你在这里可以尽情装扮自己、结交同志朋友,甚至可以和喜欢的男性结婚,领养小孩,共筑爱巢。

“所以,你喜欢壮一点的还是匀称一点的?”

专攻“彩虹手游”的游戏团队

除了要设定体型,玩家还得定攻受——这是游戏设定,但现实也是如此。

现实中的“同志”,根据体型被划分为猴子、狒狒、熊和猪,分别代表瘦、匀称、壮硕和胖。“攻受”代指的是同志在感情关系中的角色,“1”就是“攻”,是主动方,“0”就是“受”,是被动方,“0.5”就是攻受皆可。游戏选项中除了“1”“0”“0.5”,还体贴地加了个“其他”。

发色、脸型等均可自由替换,还提供领带、手表、内裤等可更换部件

“你们的团队里有LGBT吗?”——如你所知,LGBT就是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的英文首字母缩写。

团队负责人朱启明打了个马虎眼:“只是个别人而已。我们的团队比较多元化,也比较宽容。”

这支开发团队叫“星引力”,2015年初创,坐标北京。目前参与“同志”手游项目的有4名策划、4名程序和6名美术,部分美术和剧本则选择外包——外包的人员中,既有晋江文学网曾排名前5的耽美写手,也有同志圈的知名画师和文字工作者。

“要做这样的游戏,不仅要懂,首先自己也得认同。”

爱真的需要勇气,做同志游戏更是

星引力之前推出过两款游戏:以猫狗为主角、有着浓郁吉卜力风格的宠物养成RPG《星之契约》,和被App Store首页推荐过的休闲游戏《小小骨头》。相比之前的游戏风格,这次的《彩虹天团》可以用“画风突变”来形容。

朱启明说,《彩虹天团》在去年3月立项。当时行业寒冬,手游市场基本被网易、腾讯这些大厂垄断,一大批中小团队,都死在影视剧IP、二次元、女性向这些独木桥上。星引力想活下去,必须开拓新的细分市场。

而国内的LGBT群体,正是这样一块未经开垦的新大陆——在此之前,只有同志社交应用在这个领域开疆辟壤。

由于异性恋占多数,在传统观念、学校教育、媒体舆论中,LGBT群体常常“缺席”。他(她)们想要自我认同,通常得先找到同类,而找到自己的小圈子,才能提高找到另一半的机会。LGBT群体对社交的强需求,让本土的同志社交应用蓬勃生长。

同志圈风行的Blued,看起来有点像陌陌,但2010年国外的男同社交应用Jack'd才是它们的鼻祖

2012年至今,本土的男同社交App已有“G友”“Blued”“Zank”“Aloha”,女同则有“乐Do”“拉拉公园”“热拉”等,甚至还有专门帮助LGBT群体寻找形婚对象的“彩虹佳缘”——形婚即“形式婚姻”,部分男同寻找女同“假结婚”,通过这种没有实质的婚姻隐瞒自己的性取向。在去年公开的数据中,Blued已经有2700万的注册用户,Zank也早早过了千万量级。

但是,专门面向LGBT群体的娱乐内容,在全球范围内却几乎没有。朱启明在业内问了一圈,找不到一款面向同志群体的手游,更别说送审了。这个题材能不能被接受,做完了能不能通过广电审批,上线了又能不能被同志玩家认同,谁也不敢打包票。

这个题材能不能做?

也因此,在开始做之前,他们考虑了整整一个月。

2012年,部分主流媒体开始出现关于LGBT群体的报道,近两年,开始有大量资本涌入LGBT市场。2016年初,昆仑万维收购了国外最大的同志社交软件Grindr,今年初,新京报则对Blued进行了数千万元的战略投资。

“前几年要做这个肯定不行,但现在,或许是最好的时候。”朱启明说,“这等于是获得了政府的背书和认可。国家也开始寻求途径,更好地管理这个群体。”

公司的核心层商量后,公司的主要发展方向定位为:为男同群体研发“彩虹游戏”。朱启明开始挨个找员工进办公室谈话——多少还是担心同事们是否能接受。比较意外的是,没人因为题材的原因离职,倒是暴露了好几个喜欢看“男男谈恋爱”的“腐女”。有几个男同事回去,还跟家里坦白了工作内容。

“他们的老婆反而很赞同做这个,觉得这个方向挺好,可能也是腐女吧……”

也有个别同事公开了自己的性取向——用同志圈内的术语来说,就是“出柜”。

“团队里的基友对做这个很有热情——他们都很期待可以跟好基友一起玩这样的游戏。”

确定方向后,他们定下了一系列的开发计划:以男“同志”为目标的在线社交RPG《彩虹天团》,基友、腐女兼顾的虚拟男友养成手游《男友养成计划》,以及为同志社交平台定制的《彩虹棋牌》。同时,朱启明开始寻找可以合作的同志社交平台。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对外说过我们在做什么。”

尝试理解同志的“喜欢”和“需要”

游戏的一大难点就是美术和包装。虽然团队里有基友、有腐女,但美术基本是直男,也就是异性恋男生,以他们的“直男审美”,很难理解同志们眼中的“帅哥”是怎样的。

“我们找了很多在同志中很有人气的游戏、画手的作品,很多都比较“肉”、比较“污”,美术们消化起来,花了不少时间。”

为了寻找合适的美术风格,直男美术们每天都在看这些

同时,朱启明也开始寻求外援,在微博上找到了颇受欢迎的同志画手,并拜托他画了几张角色立绘。这时的立绘画风还比较平面卡通,专业术语上说就是赛璐璐风格,效果还不错。

去年6月,游戏完成了第一个Demo。这时朱启明做了一个决定:把Demo试玩视频投放到同志圈,开展小范围的问卷调查。除了收集同志对Demo玩法、美术的意见,也想了解他们喜欢的游戏类型和游玩时间。同时,团队里的腐女们也“女扮男装”,混进同志的社区中了解他们的生活和爱好。

这番“取经”改变了游戏的美术风格,变得肉感,突显肌肉线条,更符合同志群体所理解的“男性美”。由于美术工程量大,全职的美术要和外包配合一起画,画到后来,直男美术们也真正对这类同人画产生了兴趣。

游戏中的角色都有丰富的动态效果,如表情、动作

调查后团队也发现,同志喜欢玩的游戏,大部分和直男差不多,《阴阳师》《王者荣耀》……休闲玩家当然有,但《暖暖》这样纯粹的换装游戏他们并不喜欢,战斗的部分仍不可或缺。他们其实也很愿意为喜欢的游戏付费。同时,他们普遍也比直男活得讲究,不少同志喜欢健身,也比较注重个人形象,网络的活跃度也很高。

这让朱启明意识到,有吸引力的美术固然重要,但游戏必须侧重社交,满足同志们通过游戏交到朋友的需求,同时,还要满足那些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想实现却很难实现的事情,比如结婚。

2016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一项历史性裁决,让美国成为了全球第21个全境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2016年12月26日,在中国台湾省,“同志婚姻法”通过初审,离同性婚姻合法化又前进了一小步。然而在大陆,这仍然是同志们不可企及的一个梦。

“结婚系统是我们最早确认要做的游戏内容。”朱启明说,“游戏中玩家还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车子、宠物,甚至可以领养自己的孩子,算是圆了他们的一个梦。”

寻求社交平台合作,只为同志做游戏

这一年时间,朱启明一直在和同志社交平台进行接触,既有Blued、Zank等老大哥,也有Aloha这样的后起之秀。

“同志社交应用太多了,同志都有点不够用了。”

随着同志社交平台的竞争趋于白热化,平台为了生存,都在寻求把流量变现的方式——这类以同性恋口味和需求而带动的经济,被称为“粉红经济”。2016年,由Blued、多牛传媒和玛斯投资联合举办了首届“粉红经济创新创业大赛”,来自法国、泰国等国家的60多个团队带来了自己的创业项目。

游戏主界面和角色界面(开发中画面)

“我们一直在跟Blued的市场部、运营部总监沟通,这次活动我们也去了。”

这时,Blued已经开始准备做自己的游戏平台,但他们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要专门成立一个游戏团队来做这个,显然有些不现实。今年年初,星引力终于获得了和Blued签约的机会。

朱启明说,《彩虹天团》会采取双方联营的方式。玩家使用Blued账户登陆游戏后,自己的Blued信息、真实照片等会同步到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Blued资料决定自己想交际的对象。

“我们还准备把一些同志圈的名人做成虚拟形象,放在游戏中。”

他们不准备让游戏上主流安卓渠道。除了App Store,游戏只会在Blued和游戏官网提供安卓版下载,主流媒体将不做太多宣传。

“我们的目标群体很明确。只想同志们能玩到,并且觉得好玩,就够了。”

游戏预定于今年3月底开始内测。

目前唯一的变数或许是,这款游戏能不能通过审核。现在,所有在境内上架的手游,都需要广电审批,获得版号。

“广电对赌博、血腥、色情内容都有监管,但手游毕竟不是影视剧那样的大众媒体,对同志题材的限制或许不会那么严。”朱启明说,“我只能说,没有先例,无法保证,我不知道。”

“对于你们要服务的这个群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问他。

“很多同志题材的作品都很压抑痛苦。我希望这个现代都市题材的游戏,基调是积极向上的。我们这次故事的主线很像同志短篇小说集,5个小故事,各自有不同的角色群,又互有交错,既有特工、娱乐圈这样比较戏剧化的故事,也有学生、普通社会人的故事。我们想尽量覆盖到足够多的人群,多写写他们的生活,唤起他们的共鸣。”朱启明说。

“同志在国内的生活压力很大……我希望他们在这个游戏里,有基友,有恋人,有家。”

18

编辑 忘川

zhangwang@chuapp.com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查看更多忘川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