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专访网易影业总裁刘国男:一个好的IP既要能跨界,又要有扩展性

我们希望联合更多的创作者,在源头上共同打造一个IP。

编辑祝佳音2016年12月30日 16时45分

网易在去年12月18日成立了网易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作为重要的IP战略部门,网易影视公布了三大计划:树计划、桥计划、光计划。今年12月27日,网易在上海召开了《网易游戏2016年度盛典》发布会。我们在会后见到了网易影业总裁刘国男先生,并就网易影业成立一年来的成果谈了谈,以下为本次专访内容。


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网易影业正在做的事情。

刘:去年盛典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我们说了三个计划:“树计划”、“桥计划”、“光计划”。

“树计划”是我们自己的一个种子。有一些好IP,我们希望它在动漫、影视、网剧这个层面可以生长出更多的枝丫来,基于我们自己的IP去做影视化的事情。

“桥计划”是我们讲的《九州海上牧云记》。具体来说,就是拿好的影视IP回来做游戏。可以这么理解。我们不仅仅会以购买版权的方式,后面会更多的以联合出品、投资、甚至是参与到影视剧的内容里,然后再拿过来做游戏。

“光计划”是我们构想。我们觉得,需要有不同领域的创作者,比如游戏、影视剧、网文、漫画都是一部分。甚至同人画手、同人歌者。我们希望联合更多的创作者,在源头上共同打造一个IP。正是因为有共同打造,所以希望会有更强的适应性。

触:能不能解释一下“共同打造”具体指什么?

刘:我不知道你同不同意,在中国,现在我们理解的IP生产流程,或者说作品成熟度,跟日韩、欧美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异的。随着国民基础教育越来越好,大家对娱乐消费的升级,以及东方文化自觉层面的产生,我觉得这个东西必然要进化。

可能一开始会有一些很火的“民工”层面的东西,大家一时也看不惯。不管是动漫也好、网文也好、都比较基础。但从中有可能看到很好的脑洞,很好的苗子。这些作品可能是时代的产物。即便这个时代断层了,以后的作者还是会受到这些作品影响,这个东西总是会进化的。在进化路径上,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事情。比如找到这些优秀作者,从源头上有一个通用、规定的命题。其实《九州海上牧云记》就是一个这样的尝试。“共同打造”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概念。

《九州海上牧云记》电视剧剧照

触:所以相对来说,网易影业如果涉及到一个IP更前期的打造,例如文字类,是为影视来产出剧本做准备吗?

刘:文字是一个方向,但剧本要找专业人士来看,比如这个故事的整个世界观等等。

触:那么网易影业在前期还承担了小说或剧本等方面的职责?

刘:应该说有人做了小说,这边编剧会看一下,这个小说世界观有没有实现难度,或者对于影视来说够不够好。

比如说《九州海上牧云记》,就属于我们的“桥计划”。我们一步步来,“树计划”“桥计划”“光计划”,“桥计划”是在后面,我们在做“桥计划”的时候做了一年多,就拿了一个产品,目前都没有引入第二个。

触:《海上牧云记》是“桥计划”里唯一的一个,也是网易影业目前唯一合作的产品?

刘:对,目前我们唯一合作的游戏产品,是即将上线的。其他我们有一些备选的,还在进行商务洽谈。

为什么这么少呢?因为我们发现,90%的影视作品是不太适合做游戏的。游戏创作领域有自己的规则。一个纯粹庙堂的,或者是纯粹后宫的故事,其实是很难延展成游戏的。你硬延展也可以,但对游戏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内容。所以我们从“桥计划”开始,希望能够从更源头的地方做起。

我们接触了一些大的编剧、影视创作者,他们也有这样的感觉。能不能一开始,我们找到他们当中,比较顶尖或者是比较有潜质的人,让大家一起坐下来,尝试一下类似《海上牧云记》这样的事情,这是“光计划”的构想。

但是现在“光计划”我们还在筹备和推进过程当中。我们有谈一些具体项目,目前还不适合公布。这其实也是很谨慎的试错方式,我们也不会过于鼓励。这是一个开放性的东西,我们会和很多的合作方洽谈。

《九州海上牧云记》电视剧剧组,图片来自优酷

触:相对于一般电视剧,《海上牧云记》的的投资大吗?

刘:大,它是最早投资超过3个亿的剧,《海上牧云记》在那个时代可以说是最大规模的了。筹备这个项目的时候,电视剧盈利主要还是靠卖给电视台。“两剧一星”(在黄金档,一部戏只能在两个电视台上星播出。)的要求在这里,最多卖给两个台。

也有只给一个台的选择,比如给湖南台,因为他的品牌比较强势。给两个台价钱会好一点,但也就是这个数。最后核算下来,还是不够回本的。所以那个时候没有钱做。后来有网络平台了,影视剧多了一个盈利的口子。《海上牧云记》是刚好踩在这个点上,所以肯下本去做。

触:我之前听说,国内观众可能更喜欢武侠剧和偶像剧,对奇幻类型的接受程度还不确定,有这种情况吗?投入这么大会觉得太过冒险吗?

刘:我现在大概的告诉你,以我对这一块的了解,武侠剧应该不行了,大奇幻是一个大势,这是大势所趋。说到风险的话,其实我们游戏端都很有风险。投进去的版权金也好,或者作为联合出品也好,游戏研发也好,都是风险的一部分。我们拿到这个项目,开始启动的时候,开发周期非常紧迫。期间一直加人,日以继夜的做,就是为了赶在跟电视剧一起上映。而且电视剧现在也在疯狂的做后期,我们希望可以赶到一块出。

触:游戏和电视剧是同期上吗?

刘:对,所以这个时间周期非常短,我们短期内投入的人力及各个方面的资本也非常大,这是很有风险的一件事情。但是内容的联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内容这种东西,你真的不知道哪一个会火。我们只能从逻辑上判断,觉得它的品质好的、取向是年轻化的、制作是用心的,而且架构是适合游戏的。其实筛下来没有太多的选择。

触:我注意到,大公司都会推出自己的影游联动计划。网易的计划和其他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刘: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可能是我们没有那么着急。我们在聊这件事情的时候,网易基本上没有想要去抢一些东西。比如收购某个文学团队,找一个影视团队,找一帮影视的人过来组团队,然后拿资本下去投……其实网易是很慢的。我们不着急的核心是什么?我们不希望通过资本去介入一件事情,我们希望通过内容去连接这个事情。

触:资本和内容的介入和连接具体的定义是什么?什么是用资本去介入?

刘:用资本介入是指迅速凑齐各个职能,然后大家互相联动。这是现在很多人在做的事情。我们并不是说别人不好。这种方式很迅速,但是网易做事情的脉络是,如果我要联动,那么《梦幻》《大话》《倩女》《大唐无双》,这几个好的IP是不是可以做影视化。

这几个项目现在都已经找到了国内一线的合作方,都已经在做前期筹备了,明年会陆续开机做影视剧。在影视剧播出的时候,我们也会在这些IP下延伸出新的资料片,或者新的游戏版本同期去上,其实这是一种联动的套路了。我们说用内容联动的时候,其实我们有了内容上的共识,就去做。

《海上牧云记》也是。我们看了一圈,觉得他们的制作精神打动我们了。在内容上,我把你这个东西拿回来。这中间需要什么力量,需要打通哪一个环节,我们case by case,内容 by 内容的去做。这是公司层面的不着急,从我本人层面来说,很多人问我说,你们什么时候拍出电影,什么时候开始搞。我说你们不要那么着急,这个事真的没有那么快,因为影视周期比游戏还要长。像《寻龙诀》他们其实搞了5年,剧本就改了两年。一个好的电视剧也好,电影也罢,剧本最少6-9个月,稍微纠结点的1年、1年半,这个工作是省不了的。没有一个好的剧本,如何去找演员和导演呢?而且缺少一个好的出发点,你的内容一定会有问题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自己不着急,我自己给自己定义的是,在这个岗位里,3年能出一个好一点的活。三到五年有一些专业的积累。

触:你觉得什么东西才能叫好活?

刘:前一段时间我看了一本书,是把角川书店做大的那个人,他是日本出版界之神,写了一本书,相当于自己职业生涯的,对年轻人规劝的一本书。什么叫“好活”呢?他提到,好的文化产品,第一口碑要好,第二要卖钱。我定义的“好活”,就是口碑要好,还要卖钱。不能只做口碑好,也不能只卖钱。这两种作品现在国内都不缺。

触:我发现很多人只是把电影、电视剧当成一个巨大的宣传片。他们觉得影视作品在卖钱的前提和便利性上要比游戏差很多。您也这么觉得吗?

刘:作为游戏公司,不可能自己去拍一个这样的宣传片,这是进入别人的竞争领域,那你连本都保不回来。如果用不想挣钱的方式去做,那一定是亏大钱的。而且内容也不会好,好的宣传效果也起不到。你看这几年,真正好的作品一定是叫好又叫座的。如果赚了钱,但口碑不好。那不管是导演还是公司,将来还是会还回去的。

触:您刚才提到,希望五年的时候能有积累,这个积累具体指什么?

刘:有一支专业的团队,可以一脚踩在游戏,ACG领域。我们是做游戏营销的,我本身就做了10年。我们所处的环境就是整个ACG领域,包括漫画、动画,同人圈。这些一直是我们营销的渠道、通路。在整个ACG圈和影视圈,这两扇门,彼此之间是刚刚打开,还没有人站在中间说,我都是互通的。

触:怎样算是互通的?

刘:就是两边都懂。你可以通晓ACG的东西,又能按照影视的规则,做出一个好的东西来。拥有这样的团队,其实比拥有单独一款产品更难。

网易《梦幻西游》

触:国际上现在做的比较差还是比较强?

刘:其实这个事情在国际国内都比较原始。国外来说,好莱坞确实有标准的工业化生产流程。有非常牛的制作人、监制、导演。他可以把一个IP拽到另外一个次元里面去,成功率可以高一些,可能是50%对50%。但他们借助的是整个好莱坞的力量。

中国的环境和国外不太一样。国外做好一个电影,可以卖衍生品。但是在中国,起码在这几年,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不谈衍生品,你谈它有什么用呢?其实游戏和影视是两座双子塔。是中国文娱消费领域里的一个现象,这两座塔是独高的,其他的你可以先不用管了,因为你真的无能为力。说做衍生品的都是概念,最好的衍生品就是游戏。游戏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也可以实现在年轻人群中继续发展。所以我觉得,中国的环境就是这样(双子塔),这也是和国外不太一样的地方。

国外是这样的:好莱坞做好一个电影之后,基本都会推出同名游戏。但是他把电影当做排头兵,其他的电视剧、游戏、周边衍生品都在后面,像一个大雁阵型。而中国的环境不一样。所以说在整个世界领域,还没有一个团队,能在ACG和影视这两边都懂,都能运作的。

触:后期您也会尝试用网易自己独有的游戏IP来做电影吗?

刘:我们现在已经在做了。

触:好莱坞有很多游戏改编电影,比如《古墓丽影》《魔兽世界》,在国外并不是特别受欢迎,您觉得为什么会这样,问题出在哪里?

刘:我在这个坑里泡了一年半了。网易影业一直没有影视作品出来,也没有联动项目出来,但是我们之前一年半做了什么呢?其实我们已经签了很多,比如《梦幻》和唐人,《大话》跟天宇华策,《倩女》滕华涛团队,《天下》是芒果加工夫影业,《阴阳师》是工夫影业和华谊。这些都已经在推进了。像《天下》《梦幻》剧本已经做了一年多了。这个是我们之前做的事情。在这个“坑”里面,我深深的体验到了你刚刚说的那一点,游戏和影视是两扇门,现在我要把这个东西传出去,我直接给对方拿去改编是不行的。

网易《阴阳师》电影

触:一般来说,这种合作方式的改编权是在对方手里吗?

刘:对,我们现在是一个渐进式的发展。一开始更多是授权、投资、再加上监修,我们对一些内容有监修否决权。后面的《大唐无双》和《阴阳师》是授权投资联合开发。这个是网易游戏授给了网易影业。

为什么说是渐进的呢?我们之前也和很多业内的大牛聊过,包括陈国富、江志强这些大牛。你会发现,他们对游戏内容其实是没有太大感觉的。他看的时候会说,你把资料给我看一下,我们一拿出来就是几百万字的世界观剧情。他觉得这怎么比我们电视剧还可怕,电视剧至少还有个时间顺序,但我们这个可能都不是线性的。因为游戏剧情都是这样的,就像把你丢在冰与火的世界里,你自己随便逛,而不是按照主线剧情走,没有给你一个镜头引导。

你会发现,他们看待这个东西,就像在另外一个世界。所以我们发现,这件事情不能这样做,需要我们自己先把这个内容反刍消化掉,然后再告诉他。比如我可能把它缩减了,像是《天下》,我把它缩减成一个8万字的东西,这就是《天下》最核心的内容。

触:这个过程是你们自己来总结整理是吗?

刘:对,就是在和对方沟通过程当中慢慢形成的。

触:这个过程很不容易吧?

刘:是的,很不容易。这个过程中,三方要不断沟通磨合,所以这两个剧本开发都做了一年半了。我们之前说不急,就是不急在这里。

触:开发剧本的过程中,游戏项目组也是有话语权的?

刘:在内容上会有。但公司决策层会给我们一个共同的指引。比如说50%原则。因为影视受众默认要比游戏受众更大,在IP转化过程中,可能50%的东西符合游戏本身,这是在剧情层面。50%你要用在视觉上,就是你得看的出来这是游戏改编,但是又不能全面照搬,Cosplay剧是不可能的。

触:大家都在谈论IP,但很多人并没有明确的定义,您理解IP这个词到底是什么?

刘:我是这么理解的。想要成为一个IP,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要有好内容,好到可以跨界。如果不能跨界,那只能被称之为一个好游戏、一本好小说、一部好动漫,但是不能称之为一个好IP,因为他转化起来是有问题的。

第二是要有扩展性。我们刚刚说,好的内容可以跨界,但是跨界就要有扩展,因为你要适应新领域的规则,那么内容就要有扩展性。面对粉丝也要有扩展性,原来你们在一个领域里,能成为一个好的内容,是因为你可以满足一些人的嗨点,让他们成为粉丝。通过交流你的作品,他们可以共同嗨,形成部落。所以,第一要有好内容。第二要可扩展。如果它非常小众,属于先锋作品,我觉得也不能称之为一个IP。IP就是因为内容而形成的一个粉丝群,而这个粉丝群是可以不分介质的。

触:可以用哪些方式来扩展一个IP?

刘:比如说我是一个漫画粉丝,但我同时也是一个电影迷。有些和我一样喜欢看电影的人,不看这个漫画。但将来,他有可能通过电影,也会买点漫画。我觉得就是这样一个可延展性的内容。

触:经常听到有人说,“这是一个大IP”,您觉得怎样才能算是一个“大IP”?

刘:沿着我刚刚说的两点,一个内容好,一个有延展性。大IP是指,它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们在娱乐方面的共通诉求。

我们老是说类型片、类型文。类型是什么意思?其实类型就是人们总结的几种需求。比如悬疑、都市爱情。当然我说的很粗放。但是最终细分起来,你会发现没有多少。也就是12个或者是16个类型。

所谓的大IP,就是这个类型里的登峰造极,而且它本身是个大类型,受众人群广泛。人类核心诉求的点就是那些,再拆散,就是比较先锋、另类的东西了。网易影业未来可能更多做的是类型的东西。类型片也好,类型文字也好。类型其实是一个契约,是我承诺给你,你想要这种东西。

触:还有一个关于文化输出的问题。网易考虑到要把自己的影视、游戏向全球市场输出吗?

刘:其实我们现在已经这样做了。其实现在《阴阳师》已经在做海外发行,我们公司也成立了专门的海外发行部,一些在国内表现的比较好的,或者我们判断这类东西在国外会比较好的,现在都会发。影视这边我们在做剧的时候也可能会,但是我们优先会考虑国内的,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是好到国外会来找。

触:您会觉得有文化壁垒存在吗?

刘:我觉得随着国民消费水准和需求的提升,这个壁垒肯定会慢慢消失的。

触:有这样一种观点,随着经济的扩张,文化也会同时扩张。您会比较认同这种说法吗?

刘:我觉得关键在于,经济扩张之后,带来的消费历史和消费水平。包括在文化层面、艺术层面和消费水平的提升,自然会带来这种互通。倒不是入侵,我觉得是人物吧。

触: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是以中国地区为主是吗?从影业的角度来讲。

刘:对。像《阴阳师》这个东西,其实是一个日本IP,在国内这么火,那么我们做好之后,是不是要到日本发呢?其实这都不是我们不去做的事情。

触:《海上牧云记》大概什么时候我们会看到?现在成果怎么样了?

刘:现在已经在做后期了,我们也带着开发团队看了好几次,他们也采集一些东西,我们看到了很多素材。现在定的是5月到9月之间,应该会看到。

触: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

0

编辑 祝佳音

commando@chuapp.com

编辑,怪话研究者,以及首席厨师。2001年进入游戏行业,热衷于报导游戏行业内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写出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查看更多祝佳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8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