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张艺谋怎么看游戏?

第五代导演,第一代玩家。

读者周思冲2016年12月16日 17时19分

触乐夜话,每天与您胡侃游戏行业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老师以为他剧透到我了。他未曾料到,我的记忆力和鱼差不多,什么都没记住

张艺谋谈游戏

今天张艺谋的新片《长城》首映了。按照我国惯例,《长城》有一个配套游戏。它是一个页游,我没玩,所以不谈游戏本身。

总之,游戏制作方采访了张艺谋,并让他谈了一下对于游戏的看法。他是这么说的:

“你想,我们最早我是82年接触了游戏。打游戏,打坦克。那是82年我毕业的时候,拍那个《红象》那部电影。在昆明饭店,在云南,第一次看到游戏机,把钱都搁那上头了,五块钱一打,十块钱一打。后来就是《魂斗罗》《超级玛丽》,后来我就不打了。魂斗罗我打得不错,坦克也打得不错。”

“现在的游戏完全看不懂了。现在我那几个孩子玩游戏,很忙,很难操控,很热闹。我们今天所有的游戏,是需要有载体的,要有一个屏幕,你要有屏幕,在屏幕上出影像。然后你再玩,所以你就需要有这样一个东西,游戏只是软件嘛。在手机上,在任何载体上呈现,这个影像的呈现就是载体。我认为人类最终可能会克服这个,就是全息的空气成像原理。就是空气成像原理之后,你们的游戏肯定会改变。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屏幕,没有手机了,啪,就在你们家就出来了,就在你走的路上就出来了,而且是3D的,全息的。影像如果是这样,那游戏都打疯了,打High了,都可以转圈,一圈都是。把把你一围,你就在游戏当中。那我觉得人和游戏的互动,有一天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人在游戏中,人还是一个上帝,他在一个虚拟的当中,我觉得真的进入那个时间和空间。”

没想到张老师从1982年就开始玩游戏了,他绝对称得上真正的“中国第一批游戏玩家”。从张老师的描述来看,他玩的应该是街机版《坦克》——很有可能是Atari子公司Kee Games开发的《Tank》。

1974年的《坦克》

第二段……是那种无论听起来还是读起来都很折磨人的车轱辘话。这段话的信息量极其稀薄,但张老师确实在努力地表达什么。简而言之:游戏的未来在“全息的空气成像原理”。

根据我的经验,说车轱辘话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能力,人生里总有那么一些时刻你是只能靠车轱辘话混过去的。比如上面那段话,我觉得张老师就是有些不好意思说、不好说或者说不清楚的东西要表达。

我说个事实吧:他其实是某VR品牌的联合创始人。

很多人搞不懂为什么张艺谋要拍《长城》。这不是一眼看上去就很烂吗——中国古代军队大战外星人?这种问题简直就算不上问题,你要知道,张艺谋(身边的人说他)见过外星人,拍外星人又怎么了……(如果你没听说过这回事,请看人民网的文章,很迷幻)

还有一点不太好意思说的:我觉得《满城尽带黄金甲》非常好看。养眼,几千个人在广场上拉开了械斗,有周杰伦和周润发和巩俐——为什么大家能觉得这是烂片?其实张艺谋的所有商业片我都挺喜欢的。

这么打的片怎么可能是烂片???

《超级马里奥跑酷》上线了

你还记得《Pokémon GO》刚出的时候有多火吗?

其实《Pokémon GO》现在仍然挺火,不过我们玩不到,也就渐渐没什么人提了。

我们今天有文章谈了《超级马里奥跑酷》。看上去它是个好游戏,但我的同事们明显没有《Pokémon GO》的时候那么兴奋。我也没有更多可说的,不过觉得必须要提一下这个游戏,毕竟是任天堂的第一个手游嘛(不算Miitomo的话)。我算不上任豚,但也买过3台NDS,其中2台在玩《马里奥赛车》的时候莫名其妙玩坏了。这其实是移动游戏的一个优势——我不相信你能用指尖把屏幕磨坏。

就在刚才,卡普空宣布《洛克人》系列也要出手游版了,复刻1到6代,并且1月6号就会在日本上线。我对《洛克人》的期待可比《超级马里奥跑酷》高多了。其实我只玩过《洛克人2》,期待几乎完全来自下面这首BGM。你肯定能猜出来我说的是哪首,但是没关系,所有人都可以预想出《超级马里奥跑酷》是什么样的游戏,这不妨碍大家都想玩啊。

顺便,虽然上面的视频里有《亿千万》的歌词,但我极其讨厌所有版本的《亿千万》。我忘了这段BGM的名字所以只能用“亿千万”找到它。

Wings没得奖

我们今天也有文章谈这件事。我仍然没有更多可说的,仍然觉得要提一下。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劳伦斯奖是什么东西。出于媒体的责任——这个事件有一定热度和社会影响甚至象征意义——我们必须报导它,但任务已经交给我的同事了,就我个人而言……

不如看比赛,国家杯明天就开了!!!
0

读者 周思冲

zhousichong@chuapp.com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住头像绝对不放”——清水健。

查看更多周思冲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