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S落选“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但这事本来就很荒诞

这就是在一个竞技体育普遍不发达的环境里,后起的发达项目所面临的尴尬处境。

编辑王恺文2016年12月16日 16时21分

12月15日,2016年“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颁奖,电竞俱乐部WINGS未能获得“最佳非奥运动员奖”。这一奖项最终颁给了拳击运动员邹市明,而WINGS在大众评选环节的得票数是邹市明的2倍多。

作为一家2014年成立的电竞俱乐部,WINGS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夺得了第六届DOTA2国际邀请赛(TI6)的冠军,堪称近两年中国电子竞技最大的传奇。在中国Dota队伍整体陷入低谷的2016年,WINGS甚至获得了“护国神翼”的外号。在11月10日,“中国十佳劳伦斯体育奖”公布了候选名单,WINGS的出现立刻引起了电竞爱好者的极大关注,纷纷转发消息,并积极投票。

最终票选结果

事实上,在这一个多月里,电竞粉丝们从来没有担心过“票数不够导致落选”,反而一直在担忧“票数够但落选”——电子竞技在中国的受众群体已经相当庞大,他们希望获得“主流”的认可,但又对于“主流”的传统与保守心存疑虑。在十年以前,当时屡获世界比赛大奖的《魔兽争霸3》选手“人皇”Sky入选了CCTV5“2006十大体坛风云人物”候选名单,在票数足够的情况下疑似遭遇主办方改票,最终落选。这一事件对于中国电竞圈已经成为了一道创伤和阴影,也让电竞爱好者对今年的“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既期待,又警惕。

WINGS战队

然而,“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真的能代表“主流”么?

此“劳伦斯”非彼“劳伦斯”

在世界体育界富有盛名的“劳伦斯奖”全称是“劳伦斯世界体育奖”(Laureus World Sports Awards),在1999年由世界劳伦斯体育学会设立,用于表彰奖励在过去一年中表现突出的体育运动员。这一奖项的主要赞助方是梅赛德斯-奔驰和瑞士万国表。获过各类奖项的运动员包括网球选手德约科维奇、费德勒、赛车选手舒马赫、篮球选手姚明、田径选手刘翔等。可以说,“劳伦斯世界体育奖”在级别上是绝对够硬的。

姚明在2003年获得了“最佳新人奖”,2015年获得了“体育精神奖”

“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最初设置于2004年,号称是“全国十佳运动员评选”与“劳伦斯世界体育奖”的结合。“全国十佳运动员评选”是一个官方奖项,开始于1979年,主办方是中国体育总局、中国体育报业总社以及中国体育记者协会所属的30余家新闻媒体。到了2004年,邓亚萍牵头成立的“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委员会”接过了这个奖项,改成了“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而之所以能使用“劳伦斯”的名头,是因为邓亚萍是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的会员,与劳伦斯世界体育奖的组织者达成了共识。这个“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委员会”基本上属于半官方背景,奖项得到了中国体育记者协会与体育总局的支持。

作为创始人之一,邓亚萍自己获了第六届“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的杰出贡献奖

2004年-2011年,由“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委员会”主办的“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举办了7届,随后中止了,其中具体原因不明。到了2016年,一家名为“北京五人成军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宣布获得了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未来十年(2016年—2025年)的独家运营权,包括主办权、商务开发权、中国大陆地区电视及互联网版权,并重启了这一奖项,与北京电视台、北京卫视共同承办,而“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委员会”则失去了踪影。而在奖项的评审委员会中,包含了以个人身份加入的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会员李小鹏、杨扬。

电子竞技真的需要这个奖么?

在“最佳非奥运动员”这个奖项上,组委会设置了大众初选、评审委员会复选两个环节,大众在划定的名单中进行投票,前三名进入复选,由评审委员会内部投票。这个评审委员会的名单如下:

还有一名“文艺界代表”

“大众初选”可以为这个奖项聚集人气,而“委员会内部投票”又让主办方可以控制结果。这个“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从评奖机制,就显露出“既要人气又不要民意”的用意。事实上,在五年停办之后,如果没有WINGS入选,这个奖能在网络上得到多少关注,都相当难说。而如今既受了WINGS人气的恩惠,又在WINGS票选第一的情况下不给奖项,只能让人揣测,这个“评审委员会”对电子竞技有相当重的成见。

回望十年前的那次CCTV5“十大体坛风云人物”评选,最终的结果按道理应当完全由观众投票决定,Sky在票数原本得以入选的情况下突然被丁俊晖反超,最后落选。这种是非难辨的操作,与十年后“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放在明面上的“内部投票”相比,很难说哪一个包含的成见更重。然而毫无疑问的是,十年前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电子竞技的受众群体、赛制建设与话语权,的确没有强到足以争取一个主流体育奖项的地步。

Sky在后来登上了CCTV5的《体育人间》栏目

在2016年,WINGS夺得TI6冠军后,央视新闻对其进行了报道,共青团中央在微博发布了专题文章。在过去的十年里,互联网一代日渐成长,话语权逐步增强,电竞的受众群体急剧扩大。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人群已经达到1.7亿之多,这个数据在2017年,会达到2.2亿。2015年中国的端游电竞市场规模就已经达到了269亿元,2016年有望突破300亿元。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电竞圈的确有资格去争取一个国家级的体育奖项。

主流媒体的报道

然而,在办奖这件事上,中国的体育界本身就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国外的情况是,足球、篮球、网球、橄榄球等各大联赛历史悠久,受众广泛,联赛主办方、行业协会有财力和人望,能够在各自的领域自己搞起奖项来,比如国际足联金球奖。以“体育”这个大概念冠名的,最著名的也只有“劳伦斯世界体育奖”,世界范围内的电竞选手目前也没有多么想从这里面分一个奖杯。

国际足联金球奖

国内的各个竞技体育领域的职业化程度还处于初级阶段,尤其是足球、篮球这些大众竞技体育,很难自己搞起单独的奖来,只能在“体育”大概念的奖项中领奖。电竞既然已经是体育总局认证的体育项目,自然也应当进入这个框框里。

但问题在于,为什么电竞和电竞爱好者们这么希望得到“主流观点”的认可呢?哪怕是从最世俗的角度看,电竞赛事已经有了高额的奖金,电竞选手已经能够过上很好的生活,很多人关注电竞,电竞的衍生产业有巨大的市值,甚至高过你听过的大多数体育项目。电竞起源于草根,发迹自社会的批评和不信任——那么为什么我们如此在乎评委中有文艺界代表的“国家奖项”的认可呢?

从功利的角度来讲,是的,就好像作家进作协不但可以得到名誉地位,也可以开辟上升通路一样,“电子竞技”被承认为“竞技”当然对从业者是有好处的,而另一方面是安定感,被承认可以带来安定感,可以得到认同感,不管我们怎么说,电竞和电竞爱好者们仍然渴望被人认同——或者被人理解。在我国这个大环境里,“官方认可”所能消除的不安定感,恐怕是多少奖金都难以比拟的——对于电竞粉丝来说也是这样。

这就是在一个竞技体育普遍不发达的环境里,后起的发达项目所面临的尴尬处境。

0

编辑 王恺文

wangkaiwen@chuapp.com

为什么窗帘是蓝色的?

查看更多王恺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9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