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撕裂的贪吃蛇

什么是真正的故事呢?或者说,故事的真相有那么重要吗?事实就是,和我们报导过的许多次事件那样,他们曾经为一个共通的目标而努力,现在则分道扬镳。

编辑祝佳音2016年09月14日 20时19分

我们已经报导过很多起冲突,有制作人和策划的冲突,有老板和员工的冲突,有开发商和运营商的冲突,有制作者和玩家的冲突。每一起冲突当然都至少有两方,你会发现,两方会分别给你讲述一个故事,这很奇妙,在同一件事情上,双方的说法截然不同,但每个人都同样真诚。

我们已经报导过很多次冲突,这些冲突往往有一个光明的开始,一个纷乱复杂的过程和一个——抱歉我这么说——看起来每个人都很伤心的结局。

我默认你们都知道《贪吃蛇大作战》这款游戏,这是一款非常“成功”(我在这里用了一点儿商业观点)的游戏,它横空出世,在极短的时间里攀升到排行榜第一名,当然有人分析它的成功,也有人批评它的一些取巧之处(我的一个朋友很愤怒地对我说,他直到前几天才知道和自己玩的“都不是真人!”)。但对游戏的制作人刘磊和游戏的开发商微派而言,他们现在恐怕没法让自己高兴起来。

因为他们已经分手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成功之后,朋友反目。但这同时又似乎是一个常见的故事,至少在我的印象里,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所以我们和事件的双方聊了聊,在这次,我们决定换一种风格——不去平铺直叙地还原整个故事,而是采用当事人口述的方式,它看起来也许更生涩,但也许更为“真实”。

微派的故事

事件的一方,微派游戏的CEO并不太愿意接受采访,他觉得自己“作为一家小开发商,并不愿意被卷入风口浪尖”。我们沟通了一个下午,他给我们发来了一段话:

其实我们这边……我这边能给的回应是这个样子的吧。

他是7月进入公司,然后,试用了2个月,因为他的综合能力没有达到公司的预期,所以就没有过试用期,所以9月份离开了公司。

我们不希望这件事情给当事人的职业生涯带来影响,因此我们不做过多的评论。

刘磊的故事

我们也和《贪吃蛇大作战》的制作人刘磊先生聊了聊,他现在仍然处于“悲伤和痛苦之中”,他的情绪很激动,偶尔沉默。然后,他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是7月1号过去的,当时我刚从网龙回到武汉,想找一份工作,就去和他们的CEO聊了聊。当时聊下来觉得CEO人挺直接,说话比较直接,而且和我是校友。多一层校友关系,我觉得也挺好,说话也挺好的,都不错。

这个公司2013年就创业开始了,原来是华中科技大学的一个学生创业团队,CEO和CTO是合伙人,俩人一起出来创业的。

当时公司大概有十几个人,他们有几个游戏,但没有比较成功的作品。《贪吃蛇大作战》这个游戏已经有了,但是有很严重的BUG。这个项目也比较小,每天新增用户大概有3000个人,而且乱闪退,而且这个项目当时也没有原创,游戏是完全模仿《Snake.io》的,界面是模仿《球球大作战》的,没什么特色。当时每天活跃大概有两三万人。

我过去的时候是制作人,负责这个项目。他的公司还做了另一个作品,叫《谁是卧底》,那个游戏资源很多,我们这边人员很少。只有我和两个主程和两个实习生。基本就是我和两个主程撑下来的。

《贪吃蛇大作战》玩法来自《Slither.io》,UI和结构则模仿了《球球大作战》
《贪吃蛇大作战》玩法是《Slither.io》,UI和结构则模仿了《球球大作战》

现在想起来,我和CTO的关系是从闪退问题就开始不好的,从7月1号开始,到8月份,他们一直在解决游戏的闪退问题,当时我都怒了,我受不了了,我策划案都写出来了,但他们就是要等技术解决问题。我当时等不了了,我都要疯掉了,我跟CTO谈,就是谈不了,这可能就是产生过节的原因。

CTO一直要用技术问题解决,我说没有那么复杂,我用策划的手段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

为什么大面积闪退?我深入研究了一下,游戏里一开始是每6分增加一个节点(蛇的身体),大部分人在6万分的时候会出现闪退,6万分是什么概念?等于有1万个节点。1万个节点会铺满整个屏幕,多边形大概有十几万个。达到了CPU和GPU的极限,肯定会闪退。这是深层次原因,不是算法的原因。你再改算法,就算高端机型能跑,低端安卓机肯定也跑不了。

他还坚持,我跟他吵,后来我没有和CTO继续商量,他太坚持了,我受不了。我就和我们的程序说,我设计了新规则,前250个节点是6分增加一个,之后递增,当节点增加到5000个的时候,就不再增加新的节点。因为那时候蛇已经铺满全屏了。就这样,就再也没有闪退。

那时候就有过节了,后来每次提起这个事儿,我跟他说我用策划的手段解决了问题,他就跟我说,你不解决我也能解决,跟我吵。其实他根本就解决不了。

我后来总结,这个游戏成功有四点原因,首先我们很顺畅,我们是个单机嘛,手感很顺畅,我们就是按着原版的手感来的。其次我们的包体非常小,iOS不到10兆,安卓不到6兆。第三就是我们的流程非常简化,上去就可以玩。这都是产品本身的成功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每一个版本都紧跟时事。

我们非常紧跟时事,比如说当时《宠物小精灵》比较火,我们上皮肤就上小精灵的,皮卡丘啊,其他的小精灵,让玩家有目标。得到这些皮肤必需靠分享传播,你想得到这些皮肤吗?你就要分享。要不断分享不断分享,所以我们的用户越来越多。

这些改进都是我主导的,从分享皮肤和链接的时候,数据就开始往上涨,日增环比增加30%到40%,新增非常迅速,后来我们又紧跟时尚,奥运来了,我们就推出奥运皮肤,增长就非常快。

后来我们靠品质和自身的效应已经达到iOS榜前4了,到那个时候,CEO就开始插手了,他跟我说我们要用网红宣传。其实那个时候即便是不上网红,我们也能上第一。我们当时每天的下载量已经到20万了,环比增长量还是30%。

宝可梦很火,他们就在里面加入了宝可梦皮肤
《精灵宝可梦》很火,他们就在里面加入了宝可梦皮肤

网红有效果,但是对iOS版本效果不是很大,后来我们到了排行榜第2名,第1名是优酷。我们后来分析,优酷当时有独播剧,有《中国好声音》,我们如果靠网红去推很难。25号晚上12点,我就说,如果在这个时候还没到第1的话,因为网红已经推了两三天了嘛,如果还不到第1,我就上点击翻倍。原来一个金币嘛,现在给你两个金币!26号上的,28号就登顶了。

其实游戏进总榜前10的时候就开始对我动手了。很多信息不跟我同步,这种事不让我管,那种事不让我管。一开始他们没怎么管,后来CTO就直接插手,把我节奏都打乱了。我就跟他说,你不要把我的节奏都打乱了,我都有预案,什么时间点上线什么功能,我都有预案。你要插手的话就让我们很被动。但他们就是信息也不跟我同步,跟我说这个事儿你不用管了,那个事儿你不用管了。

八九月份的时候,就不停有人找过来,CTO就开始掺合,CEO当时在和别人谈融资,我以为CEO会站在我这边,但最后他偏袒CTO。8月30号左右,早上的时候,我看到CTO总是横加干涉,我就受不了了,我就直接跟他说:“你不能蛮干,我们要看数据,不能拍脑袋。”他跟我说:“你以为我不看数据吗?”吧啦吧啦跟我讲。

我说:“我们去屋里讲”,我们就进屋了,进屋之后他就指着我,说,这个产品你做了什么?我当时就懵了。我一五一十给他讲,从开始到现在,产品是怎么一步一步长大的,而且你也参与管理了,你可以看我怎么分配任务,大家怎么配合的,你都可以看到。

他哑口无言了,不说了,然后给我撂了一句:“你试用期快到了,你等着看结果吧。”

晚上的时候,CEO就过来了,我就去CEO聊。我就想我也顺便说一下转正的事吧。然后就一五一十跟他说了,我记了大概一整页我的事情,我都干了什么,我是怎么分配任务的,他也表示认可。

然后他跟我说:“你知道我要求的是什么吗?我的要求是,你在产品执行层面,比如说,我要一个功能,你立马给我做。而我有时候要一个功能,你做的没那么快。”

《贪吃蛇大作战》30天以来的App Store免费榜排名趋势,数据来源于应用雷达
《贪吃蛇大作战》30天以来的App Store免费榜排名趋势,数据来源于应用雷达

我就想起来为什么了,因为有时候他拍脑袋要一个功能,我肯定要过滤一下。有些功能,实在过滤不了,我就拖。当时他想做游戏排位赛,看《王者荣耀》好,非要让我设计,我接受不了,我说我们是休闲游戏,不能那么重度,而且做排位赛得给玩家一个目标啊,我们没有《王者荣耀》那么大吸引力。结果我就拖了大概有20多天,他一直想做,后来他想通了,不做了。

还有一些小东西,他觉得不能这么做,我私底下做了,但是效果非常好,包括分享链接,他一开始指责我:“你这是什么?玩家能分享100次吗?你这数值有问题,我原以为你这个策划比我有经验,根本就不是”——当着全公司的面。我不理他,我说先看看数据,数据跑得非常好,后来他也不提了。

可能这里面也有一些问题,反正他给我的理由就是产品执行不行。我作为一个制作人,是要把控产品节奏。如果完全按照你的想法执行,那基本上会死掉的。肯定的。

那天晚上我们说了很久,他跟我说我没有达到目标,我说我不服,你说这个东西我不服,你给我列一下。他跟我去吃饭,又跟我聊,都没聊到正点上,我说我不服。为什么这个产品这么差的时候你不赶我走,你现在赶我走?为什么?

问到最后,他说:“你和我们CTO有过节,你没和他搞好关系。”我就反问他:“为什么没搞好关系?那是他的原因,他横加干涉我的产品,把我产品节奏打乱了。”

你要问,就是这样,后来实在……后来我们一直谈到凌晨,我实在接受不了,你把我孩子抢走了,我实在接受不了,就是……我……唉……所以我不服啊,真的,你说一个孩子,从小弄到大,被人抢走了,那种痛苦的感觉。

这个游戏的运营架构是我搭建的,所有人,全套数据,全套管理的流程资料,对话,包括我用的管理软件,里面的职责分工和架构我都有,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没有。我所有整体游戏的架构的设计,为什么这么设计,都在一个文件里,所有的人做什么任务,做到什么程度,我了如指掌。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

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现在上了一个版本,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当时我后面的运营思路我都想好了,我想把游戏用户通过用户和活动导进我们的公众号里,我走了以后,他什么都没有。

我走的时候,iOS新增大概是75万,我觉得现在也就维持到50万到60万吧,我原来还是有信心往上走的……

呵呵,兔死狗烹吧。现在人家过来了,各大广告商也找上门了,渠道也找上来了。我们实验了一下,一个渠道,当天上的话,点击广告180万次,分成我们也能分个两三万。我有个哥们跟我说,他们的公司在iOS上,DAU40万,每天收入两三万美金,我离开的时候我们的DAU差不多是200多万,你算一下……利益上的东西……

我倾注了所有的心力,我5点起床,下班89点的时候我还在工作,我全身心地投入这个产品,我每天花15个小时去看这个产品,不可能不成功。

中秋节,《贪吃蛇大作战》开启了新的皮肤活动
中秋节,《贪吃蛇大作战》开启了新的皮肤活动

我是求职过去的,当制作人的时候没有谈过利益分配,为什么呢?我觉得大家是校友关系嘛,都想把事情做好嘛,以后的事情都好谈嘛,没想到这一层。滚蛋的时候给你5000块钱补偿金,走吧。其实也不是补偿,每个从公司离职的人会给5000块钱,谈这个的时候我就很难受,我在电话里问CEO:“你凭良心说,你这样合适不合适:”他在电话里跟我大喊大叫,说:我拍着良心说什么什么的。

我说这样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反正我就重新开始吧。我就想,趁着这个机会,我能找一个更好的团队,大家一起努力,我说下个目标,人生目标,我打算冲击一下畅销榜第一。

我不清楚他是不是怕跟我分利益,直接原因是我和CTO闹得不愉快,我们闹了矛盾,他肯定在背后说了我什么。我和我们的团队关系非常好,我们有两个程序员,以一当十。我和他们配合非常非常好。

我想起当时求职的时候,我问CEO:“我们公司是不是要达到Supercell那样的公司,对游戏精益求精?”

他说:“对,我们一定要达到那个极致。”

当时谈的挺好,然后我就过去了。

真正的故事

其实谁又能够知道真正的故事呢?从常理上判断,一家创业公司,得到了一位优秀的制作人,似乎并不应当在游戏蒸蒸日上之际让制作人离职。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被迫离开自己倾注了心血的产品,这当然也并不算是能让人轻易接受的结果。

双方都很激动,显而易见,他们都认为自己受到了背叛,他们的谈话中都有长时间的沉默和沉重的叹息,他们都认为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就像我们报导过的很多冲突那样。

但说起来,什么是真正的故事呢?或者说,故事的真相有那么重要吗?事实就是,和我们报导过的许多次事件那样,他们曾经为一个共通的目标而努力,现在则分道扬镳。

0

编辑 祝佳音

commando@chuapp.com

编辑,怪话研究者,以及首席厨师。2001年进入游戏行业,热衷于报导游戏行业内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写出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查看更多祝佳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