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第19期:宝可梦训练家卢毅

从最初只能玩几分钟,到最后独立通关,卢毅觉得,只要对一款游戏有爱,愿意下功夫去钻研,很多看似无法解决的困难其实是可以克服的。即便自己是一个全盲男孩,即便这款游戏是《精灵宝可梦》。

特约作者大狗2016年07月21日 16时50分

“721个精灵都很不错,每个我都喜欢。”卢毅说。他今年17岁,是一位忠实的《精灵宝可梦》粉丝。 他最喜欢的精灵是皮卡丘、喷火龙、火雉鸡,但他从未见过它们的模样,也想象不出。即便别人告诉他,皮卡丘是一只“黄色的、矮矮胖胖的、可爱的啮齿类动物”,他也无法在脑海中勾勒出相应的形象。 两岁时,卢毅失去了视力,全盲,无任何光感。从那时起,他的世界除了黑暗,别无他物。  

口述

“最初我还真不知道《精灵宝可梦》是先出游戏后出动画的,查了百科才知道。”卢毅说。 和国内的很多宝可梦爱好者一样,他是从动画片开始知道这些精灵的。不同的是,别人是用眼睛看,他是用耳朵听。 “没错,我们十岁以后,就可以得到训练精灵宝可梦的资格,以成为精灵宝可梦训练家为目标做修行之旅。没错,我要向全世界的精灵宝可梦发布宣言,最厉害的精灵宝可梦训练家,不,是精灵宝可梦大师,那个人,就是我。”《精灵宝可梦》动画片中的小智在登场时说道。 这段登场宣言听得卢毅热血沸腾,那年他十岁,与立志成为精灵宝可梦大师的小智同龄。 刚开始,他分不太清动画片中不同角色的声音,听多了,慢慢理出了头绪,他开始将自己代入其中。 “我看动画片,尤其是《精灵宝可梦》,是把我自己代进去的。就想着自己是动画片里的谁谁谁,然后跟着剧情的思路。有时候动画片里面出现别人问了个什么问题,我有一瞬间会真的认为自己就在里面,还会和对方对话。”卢毅说。 他还经常和朋友们以口述的方式玩《精灵宝可梦》游戏,“模拟动画片里面的道馆赛,或者是对战啊什么联盟啊华丽大赛之类的”——“耿鬼使出了催眠术”“大岩蛇发动冲击”“烈雀俯冲了下来”,一来一往,如同演戏般,玩得不亦乐乎。

和国内的很多宝可梦爱好者一样,卢毅是从动画片开始知道这些精灵的

和国内的很多宝可梦爱好者一样,卢毅是从动画片开始知道这些精灵的

除了看动画片,卢毅的另一爱好是玩电脑。没人教,他自己摸索着学会了安装系统、下载应用。这些对明眼人而言并非难事,对盲人而言却困难重重。单是一个小小的验证码,就难倒了很多人。国内网站和软件在注册和登录时提供的验证码多为图片格式,没有语音验证方式,盲人无法辨识。 卢毅在电脑上玩的第一款游戏是盲用版《植物大战僵尸》,开发者是国内的另一位盲人玩家张平,“听游网”的创办者。盲用版的玩法与宝开的原作相似,但没有画面,所有视觉元素均被文字和声音取代,鼠标和触屏操作也被改为键盘操作。 文字和声音是盲人理解游戏的关键,尤其是声音,不可或缺,正如画面之于普通人。 以盲用版《植物大战僵尸》为例,游戏会以语音提示光标所在位置的坐标和地形、正在袭来的僵尸的类型和数量,以音效表示不同的变化——“叮”的声音是向日葵产出阳光,“啾”的声音是植物准备完毕,“啵啵啵”的声音是豌豆射手正在射击,“砰”的声音是僵尸被打倒在地。 这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音效,为卢毅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之后两三年,他尝试了国内外的各种盲人游戏,角色扮演游戏、射击游戏、策略游戏、解谜游戏,虽然不乏佳作,但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希望能够玩明眼人的游戏,能够与明眼人一起讨论游戏的剧情、角色和玩法。  

走地图

一次在QQ上和同学聊天时,卢毅提起自己从小痴迷《精灵宝可梦》。同学告诉他,《精灵宝可梦》也有游戏,可以在电脑上用模拟器玩。他同学是低视力,一只眼睛全盲,另一只眼睛仅有微弱视力,贴近屏幕可以勉强看清游戏画面。 卢毅说,我是全盲,我玩不了啊,要是有盲用版《精灵宝可梦》就好了。同学说,没你想的那么难,你可以试一下。 卢毅装好模拟器,载入《精灵宝可梦:黑白》,这次不再是以旁观者的身份代入,而是以主角的身份登场。 选好初始精灵,与劲敌打完两场战斗,下楼一出门,他就遇到了难题。 接下去,他应该前往劲敌家,可他试遍了所有方向,发现上下左右都是死路,走不通。 他问同学,同学奇怪道:不可能啊,劲敌家就在地图的左下方。 “可我就是找不到,死不会玩,不知道该怎么走,不管他怎么给我解释,就是找不到。”卢毅说。 游戏的第一个场景是鹿子镇,地图很小,只有四幢房子,没有其它障碍物。对普通玩家而言,偌大的一幢房子,几乎不可能错过,而卢毅却在这里卡了两年。 游戏开始后的两场热身战,他玩了无数遍。“反复玩反复玩,到后来都不知道有什么意思,都不想碰了。”

鹿子镇的地图很小,只有四幢房子,劲敌家就在地图的左下方

鹿子镇的地图很小,只有四幢房子,劲敌家就在地图的左下方

去年,家人买了部手机给他。他把模拟器和游戏装在了手机上,决定再碰碰运气。 没有了凸起的按键,要在光滑的屏幕上找到虚拟按键的位置,控制好行走的步数,并非易事。 熟悉触屏的操作方式后,他拿着手机找到同宿舍的低视力同学,请他帮忙带路。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找了两年也没能找到近在咫尺的劲敌家。 “总以为撞墙就是到底了,没路了。同学让我往左边绕,可是我听见撞到墙的动静,就跟他说,到头了啊,没东西了啊。他把手机拿去看了一下,说没有啊,你这只是撞到别人的房子而已。然后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卢毅说。 从小全盲的玩家,在位置感和空间感方面往往有所欠缺,对地形和方位的理解比较模糊,在玩以地图为主的游戏时会遇到很大的障碍。“比如,你说走到地图左上角,很多盲人只知道往左往上、往左往上,不会想到左边可能被障碍物挡住了,得从右边往上,再绕回左边去。” 为此,很多专为盲人设计的游戏特意简化了地形,地图中的障碍物设置较少,且功能单一,仅仅是起到阻挡的作用。 习惯了盲人游戏的卢毅,在《精灵宝可梦》中听见撞到障碍物的声音时,第一反应是此路不通,必须绕行,压根不会想到,自己撞到的这个障碍物,可能是一幢有门可以进入的房子,可能是一片有路可以通行的丛林,也可能是一个可以与之交谈的人物。  

通关

对游戏地图有了基本概念后,卢毅开始尝试自己独立通关,实在找不到路,再请别人帮忙。 《精灵宝可梦:黑白》,他玩到第五个道馆,卡在了冷藏库里,滑冰时,每次轻轻一按就会滑到底,没法寻路。《精灵宝可梦:绿宝石》,他独自玩到给大吾送信的那个山洞,又被卡住了。 “同学带着我绕啊绕,后来我自己再走,明明和同学带我走的方向差不多,可就是找不到,经常走回头路。”试了一段时间,他才发现,障碍物与障碍物之间有时候会有一格的缺口,这就是路。 一点点摸索,一点点总结,以往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理解的一些东西,变得越来越清晰。 他学会了通过障碍物的长短,判断自己撞到的是人、墙、隔断、房子还是高低差。如果这个障碍物有好几格,而且有些高度的话,通常是房子,这时他会试着找找周围有没有入口。如果找不到入口,就检查障碍物四周有没有莫名其妙地多出一格。多出一格的话,可能是某个人堵在了房子的入口处,也可能是某件靠墙摆放的道具。 游戏中的道具,不需要的他尽量不拿,因为他是通过记忆拾取道具的先后顺序,找到它们在背包里的位置。太多杂七杂八的道具,会令记忆变得困难。 花了十多天的时间,他打穿了《精灵宝可梦:黑白》,之后又花一个多月的时间打穿《精灵宝可梦:绿宝石》。后者除了第六、第七、第八个道馆外,其余均由他独立完成,包括水舰队基地、潜水放神兽的山洞。 他还尝试了《精灵宝可梦》的其它同人改版,只要地图不是过于复杂,他都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通关。 “证明全盲的人也能玩《精灵宝可梦》。以前我想都不敢想自己能玩正常人的游戏,还能通关。”卢毅说。

对游戏地图有了基本概念后,卢毅开始尝试自己独立通关

对游戏地图有了基本概念后,卢毅开始尝试自己独立通关

卢毅讨厌练级,他觉得枯燥的练级会令游戏失去本来的乐趣。他下载了国外玩家的速通视频,转成音频文件,边听边研究,还自创了一些“奇葩”打法。 “毕竟我全盲的,能绕开的训练家实在不多,这样一路打下来,主宠四十多级也可以去打天王了。”他说。 如今他正在攻关《精灵宝可梦:心金》,已经打到第八个道馆前的山洞。 “那个山洞的迷宫还是得找人带,因为得推石头,一旦手残推错,就完蛋了。以前复活某神兽的时候,有个怪力推石头的地方被我称为‘史上最变态怪力’,那个地方的石头一定不能推错,不然就要出去再进来重新推,让我头疼了好一阵子。”他说,“虽然我会走地图,但毕竟还是有限制。” 类似的限制在游戏中还有不少,有些不得不请别人帮忙,例如必须依靠视觉解开的谜题,但大部分他都可以通过反复试错完成。 《精灵宝可梦:黑白》有一段化妆盒的剧情,给精灵化妆,普通玩家几秒钟即可完成,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手机上大概是在战斗逃跑偏右的位置点一下就可以了,但电脑上要用鼠标。我看不见鼠标在哪儿,只能先全屏,然后不停旋转屏幕,用鼠标到处乱点。” 找人也是一件麻烦事。游戏中的某些任务要求玩家在城市里找人,撞人的声音与撞障碍物的声音相同,而且人只有一格,要想在地图上找到这一格,如同大海捞针,只能乱碰乱撞,再加点运气。 最难的是《精灵宝可梦:绿宝石》的飞天,飞天没有任何声音提示,也不像在地图上行走那样有一格一格的概念,不小心多按了零点几秒,就可能飞过头,错过了要去的那个点。 “那个真是有点可怕,哈哈,不过我还是能找到自己想要飞去的城市。”他笑着说。 他请一位明眼人玩家帮忙制作了一个《精灵宝可梦:绿宝石》的改版,为主剧情的各座城市设置了可以直达此处的快捷入口。他把这个改版取名为《偷懒版绿宝石》。  

攻略

“昨天给大家提出的两个问题,在这里公布一下答案。首先第一个问题,这个音乐是什么音乐?是关都地区大木博士研究所的音乐,出自口袋妖怪的初代《红黄蓝绿》,或者是口袋妖怪的复刻版《火红叶绿》。另外一个问题,原版GBC口袋妖怪《金银水晶》中的口袋进行曲、口袋摇篮曲有什么作用?口袋进行曲,增加遇敌率,口袋摇篮曲,降低遇敌率。省了喷雾剂的钱了,有没有?”这是卢毅录制的一期《精灵宝可梦:心金》的攻关流程,MP3格式的音频文件,打开后,没有画面,只有音乐和音效。每期结束时,他都会向听众提两个问题,留待下期解答。 他还录制了一套《精灵宝可梦:绿宝石》的全通关流程攻略,共10集,每集40多分钟。最后一集的结尾处,打败四天王和冠军后,他以音乐和音效的形式将3DS版的新剧情也加了进去:“补充了3DS版登记完精灵后的那段小小的剧情,然后是GBA原版的通关音乐,然后又加了3DS版通关画面结束后的剧情,那场对战是以GBA的方式呈现的,最后是结束音乐和3DS版终极红宝石、始源蓝宝石的通关音乐。结尾的通关音乐从原本的两分多钟扩充到了七分多钟,中间改了一段,把大部分城市音乐串烧了进去,还加了些新的音乐。” 这些攻略在普通人耳中,只是一段段时而舒缓、时而紧张的音乐,穿插着不断变换的音效,以及卢毅的各种自言自语:“哎呀,怎么会在这里遇到这个”“波克比也被拍死了”“我是打算先去烧焦塔的,一不小心走到了这里”“咦,我刚才都干了些什么,是不是买了两个精灵球”。但在卢毅耳中,这是一段段神奇的冒险旅程的记录,完整而清晰。 “其实是给我自己听的,因为我知道,发了肯定也没人听。”卢毅说。 他把这些音频文件发在自己建的《精灵宝可梦》交流群中,仅寥寥几次下载(卢毅的音频流程攻略片段)。这个群的40多名成员,有盲人,也有明眼人,都是《精灵宝可梦》的爱好者。平时群里活跃的大多是明眼人玩家,盲人玩家很少发言。 卢毅曾经向周围的盲人朋友推荐《精灵宝可梦》游戏,得到的反馈大多是:语音提示太少了,没法玩。 “我也是全盲,也是从盲人游戏一路玩过来的。我以前一直以为盲人玩不了明眼人的游戏,以为游戏如果没有很多语音提示的话,盲人根本玩不了。刚玩《精灵宝可梦》的时候,我也觉得很难,非常难,我知道有多难。”他说。 从最初只能玩几分钟,到最后独立通关,卢毅觉得,只要对一款游戏有爱,愿意下功夫去钻研,很多看似无法解决的困难其实是可以克服的。 他也因此对盲人游戏产生了些许质疑,他认为,这些游戏虽然在无障碍方面做得很出色,但一味追求无障碍,反而会令盲人玩家过分依赖语音提示,限制了他们的理解力和想象力,让他们以为自己只能玩盲人游戏,而不敢去尝试更多更有趣的明眼人游戏。 “如果能把盲人带起来的话,盲人和明眼人一起玩游戏的机会就会多很多。我一直在想办法,但我只要发一些正常人游戏的东西,基本就是没人碰,我也是很无奈。”他说,“我没有技术,编程水平也不高。如果我有能力,肯定写一个高仿正常人游戏的盲人游戏,而不是那种盲人专用的游戏。”  

改版

“你可能不会想到,一个盲人玩游戏居然还会关掉战斗动画吧?对盲人来说,这些技能的音效可能做得不太好,但是听听总会有点感觉的,如果关闭了战斗动画,就只能听见‘打到了’‘收效甚微’或者‘效果拔群’之类的话。不过我玩的时候,录音频的时候,都是关闭了战斗动画,因为太费时间。“卢毅说。 他不喜欢回合制游戏,也不喜欢音效简单的游戏,《精灵宝可梦》是个例外。唯一的遗憾是,因为没法使用读屏软件,游戏剧情和对话,他一个字也听不见,遇到字幕只能快速跳过。 少了剧情,游戏只剩下走地图、战斗、收集,如同修行的路上少了朋友的陪伴。他希望,有那么一天,《精灵宝可梦》能够实现全程中文语音,“如果有可能的话”。 他正在与另一位明眼人玩家合作,为《精灵宝可梦》制作一个同人改版。他负责剧情和对话,打算把自己也加入游戏:“反正你知道我总是抢镜头就对了,我肯定会在副主角出来之前登场的。” 卢毅的《节奏天国》玩得也不错,“全P”(Perfect)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他还建了一个《节奏天国》的交流群,成员有盲人也有明眼人。群介绍写道: “所谓盲人,就是眼睛看不到的人,而我们这些盲人,把看得到的人称作明眼人或者健全人。那么我想说的是,群里大部分都是盲人,愿意入群的明眼人朋友,我在这里也真心的跟你们说声谢谢了。最后,祝大家玩的开心。”

卢毅听说了《精灵宝可梦GO》,但他并不打算尝试,不仅仅是因为游戏被锁区

卢毅听说了《精灵宝可梦GO》,但他并不打算尝试,不仅仅是因为游戏被锁区

3DS版《精灵宝可梦:红蓝宝石复刻》开始处,是一段GBA风格的音乐,随后切换至3DS的音乐,以此象征游戏的更新换代。卢毅在他录制的《精灵宝可梦:绿宝石》音频攻略中,利用音频编辑软件制作了一个“反效果”:先是一段3DS风格的音乐,然后切换至GBA的音乐。 “我想表达的是这样一种感觉:一开始我幻想自己是捧着3DS在玩《红蓝宝石复刻》,最后发现其实自己还是坐在电脑前玩GBA游戏。”他说。 卢毅最大的心愿是拥有一台自己的3DS,画面如何、3D效果如何,对他毫无意义,他只希望能够玩到《精灵宝可梦》的新作。 “要是有3DS,肯定一口气把《精灵宝可梦:红蓝宝石复刻》《精灵宝可梦XY》,还有年底的《精灵宝可梦:太阳/月亮》一口气全通掉。”卢毅说。从小到大,他从未摸过手柄或摇杆,只是在电脑和手机上玩过游戏。 最近很火的《精灵宝可梦GO》,他也听说了,但并不打算尝试,不仅仅是因为游戏被锁区。 《精灵宝可梦GO》对盲人很不友好,游戏不支持读屏软件,补给站、道馆以及宝可梦的位置缺少语音提示,捕捉宝可梦时,精灵球是否瞄准也没有音效提示。唯一称得上无障碍设计的是“精灵宝可梦GO Plus”手环设备,当附近出现宝可梦时,手环会通过震动和闪烁绿光提醒玩家,玩家以一定节奏敲击按钮即可捕获宝可梦。 卢毅不打算尝试《精灵宝可梦GO》,并不完全是因为这款游戏的无障碍做得不够完善,另一原因是他从未使用过手机上的任何地图软件,尽管地图软件的步行导航功能对盲人的出行很有帮助。 游戏中,卢毅比其他盲人更善于找路,他能够灵巧地绕过障碍物找到方向,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看他录制的游戏视频,没人会想到操作者是一位全盲的玩家。 现实中的他却并非如此。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走路比其他人慢,而且贴着墙才敢走。明明我知道前面是平路,但身体就是不听话。所以学校里面,别人都不想带我,说我走太慢了。”他说。  

比卡丘

“你看我的QQ头像是不是一个比卡丘?”卢毅问。 “是啊。” “那是朋友给我的。他发给我五个换装比卡丘,帅气、美丽、可爱、聪明、强壮,我选了帅气的那个作头像。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强壮的比卡丘会是什么样的,哈哈。”他笑着说。 他是个爱笑的男孩,经常说着说着,自己就乐了起来。 他的头像是强壮的比卡丘。  

 
    0

    特约作者 大狗

    dagou@chuapp.com

    记录一些人,一些事。

    查看更多大狗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6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