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留存”——游戏行业的另一类元老从业者

“刷数据”“刷留存率”是手游开发商让自己的孩子(产品)在运营商、投资人和渠道商面前讨个好身价的手段之一,但有趣的是,使用过这一手段的开发商却并不以此为荣。

记者生铁2015年01月04日 13时51分

在2014年10月,触乐网曾经对移动游戏市场中使用某种手段“刷数据”的行为,以《悄然商业化的手游公会》进行过报导,那篇报导涉及到一种现象:即“以对游戏进行压力测试为名,有组织地提高游戏测试数据,从而获得渠道商给予的更多资源”。

通常而言,“刷数据”的目的是为了应对游戏发行商,对于这个领域的因果关系,在触乐的这篇文章中已经介绍得很清楚。“不管人们怎么看,但现在大部分游戏的实质都可以被视为数字模型。玩家的一切行为,一切感动和惊喜,一切愤怒和沮丧,都可以置于模型中并转化成一个个数值。从业者们对数据敬若神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数据能够客观地反应游戏的品质。”“渠道喜欢数据,投资人喜欢数据,数据帮助他们做出判断,他们认为数据足够客观和全面,而且,‘无法作假’。”

“刷数据”这项工作的成本和游戏的用户规模是成正比的。此外,这个领域的特征是收入规模有限,因为凡是“真人真设备测试”的行为,都意味着成本固定、产能有限。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所涉及的主要是“手游公会”——手游公会可以看成是一群有相对严密组织、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指定目标的玩家。但当需求量足够大,以至于这种行为成为惯例之后,“产业升级”似乎就变得理所应当。机器取代了人工,大规模、流程化的规范运营方法则取代了相对松散的公会组织形式——换用更通俗一些的话,“刷留存”这一业务的主体,逐渐由半兼职的公会转向为更加专业的公司。而在交易的方式上,公司也比兼职者更为正规。通常,刷数据公司和中小型开发商之间的合作不需要签合同,谈好价钱把活儿做好即可,而和规模较大的开发商合作时,则需要严格的合同程序和出具收款发票。

“刷留存”“刷数据”体现了这个行业真实的供求关系。这个供求关系建立在开发商(CP)和渠道商之间的“用数据换取好条件”的游戏上——这也非常好理解,渠道商就是院线,开发商则可比喻成一部电影的制作方。游戏的开发商利用“刷数据”公司的服务,让自己的游戏数据更为优秀,以争取到和运营商签署独家代理时拿到更好的商务条件和更大比例的分成,以及给投资商交出更好的答卷。

在这则广告中,企业将自己的主要业务清晰地列了出来
在这则广告中,企业将自己的主要业务清晰地列了出来

不久前,笔者在微信中看到这样一则名为“手游真机压测、留存、付费、GS 私人定制解决方案”的广告。广告中这样写到:“优秀的网络游戏拥有热门IP、新颖玩法,但完美的兼容性和服务器端才是产品完美运营的坚强后盾。兼容性测试、压力测试将各种因素考虑到极点,对服务器端程序、IDC、CDN进行专业性系统性的测试,最大程度上突破系统瓶颈,了解服务器承载量。目前我公司为国内最大的真人真机测试公司、现拥有5000余台android设备,2000余台IOS设备,可为CP提供产品多元化的测试方案。”

看到广告中的宣传语,我想手游开发商都不会陌生,这就是俗称“刷数据”的公司。这类公司存在的价值就在于帮助手游开发商把测试产品的数据“刷好看”,然后可以在安卓渠道商面前待价而沽,以获取更好的资源。

在广告的最下方,提供了广告提供者的详细联系方式和地址。做这则广告的是一家位于北京的企业,它的联系人叫董海峥。这是一家2014年7月才在北京海淀区成立的新公司,而董海峥正是公司两位创始人之一。

董海峥个人及其公司仅仅是这个行业领域的一个缩影。在行业中人们通常的认识中,这家公司正是为帮助开发商“改变数据”应运而生的企业中的一员。

但是,北京星游的联合创始人董海峥并不这样理解他自己的业务。在上周,他接受了触乐记者的采访。

触乐:我接触到一些手游行业的开发商,他们似乎认为刷好看的数据并不是件很光彩的事。您怎么看这个态度?

董海峥:数据拉高只是一种辅助。评级高了,渠道平台可以导入更多真用户量。CP减去测试产品中我导入的用户数据,就可以看到自己真实数据,然后根据这些数据再进行几轮调整才能做出好游戏。如果没有我这边辅助,第一次上线可能只是个B级产品,那接下来平台就不会很重视这款产品,不会给这款产品真实的用户的测试,这款辛苦开发出来的产品可能就石沉大海了。

触乐:您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这个领域,从事这部分业务的?从端游时代?

董海峥:我自10年前从电脑的端游时代就从游戏公会这块开始接触产品压测,然后到页游、手游压测留存这么一路过来的。

触乐:您的广告中提到您公司现在拥有5000余台Android设备、2000余台iOS设备,那么真人真机测试,最多能有多少人同时测试?

董海峥:人员来自学生、游戏工会、网络兼职……全国都有,都是1人1机去进行操作的。按照CP约定的时间,测试内容开始进行。测试完提供测试当中的问题进行汇总反给CP。

触乐:公司的测试地点设在哪儿?

董海峥:在北京、深圳都有办公地点的。

董先生为触乐记者拍摄的其位于深圳的工作室的办公环境
董先生为触乐记者拍摄的其位于深圳的工作室的办公环境

触乐:这些参与测试人员,都是接了测试任务后拉来的?报酬是多少?如何支付的?

董海峥:报酬按时间算,通过支付宝支付、网银等支付报酬。最早做端游压测就开始用这些做,随着游戏发展方向逐步调整页游、手游。

触乐:有测试任务后,就能随时让兼职的人过来,也需要一个挺大的联系网络吧?

董海峥:任务分布也是逐级分布的——比如工会有会长,学生有学生会会长,兼职有QQ群和YY联系。

触乐:端游、页游和手游的压测,需要的人数相似吗?这三者的测试有哪些区别?

董海峥:端游、页游要的人多些,在3000至5000人,手游一般在500至1000人。手游产品本身是与服务器短连接,所以同时在线人数不需要那么大,而且手游很少爆发性的同时登录,所以压测人会少,这也跟游戏有区别。比如某款游戏同时在线就得1000人上,而且是在压力测试时。手机端也是在压测测试,毕竟它属于多人在线,同屏人数、同时发技能对手机端也是一种测试。

触乐:是不是架构类似端游的手游产品测试人数要求就比较多?

董海峥:是。像卡牌类手游,就不用那么多人,因为都是数据,没那么大压力。

触乐:卡牌的产品,您做过的,大概需要多少人?

董海峥:500人至800人就可以,用时大概2小时。

触乐:能说说您近期的主要客户吗?

董海峥:客户不能对外公布的,这个必须要替人保密。这种测试都会有问题,所以所有内容都不公布。

触乐:您说到的测试都会有问题,大概是指什么问题?

董海峥:服务器宕机、延时、客户端掉线、登录服务器宕机、客户端花屏、UI错位、安装报错、交互有问题、切换地图掉线……等等。

触乐:之前听渠道的朋友说过,如果有人用工会做起来数据,渠道会很快加量测试,而这个是CP事先无法估计的,怎么保证数据稳定?

董海峥:这种情况我也可以当天加人去补充,加的量也不会太大的。

触乐:听起来,这个工作对能快速组织起一批人来,要花在这上面的精力不少?能介绍下这个工作主要的分工和流程吗?

董海峥:前期是属于慢慢积攒人、新增加的人还需要培训;后期相对会比较好,人员稳定。我主要投入的精力与时间大多数还是放在前期与CP洽谈,针对产品平台提出一些经验方案与CP商祺。 执行期间会随着数据变化随时进行我这边的人员调整。

触乐:我看到公司的注册资本是100万元人民币。成立一家您这样的公司,设备投入成本有多少?

董海峥:采购设备到一个300台左右的安卓工作室,成本将近20万元。

触乐:真人刷机企业的产能似乎也有限。

董海峥:其实广义地说,整个网游这个领域产能的确有限,市场空间不会有爆发点,只能持续。

触乐:我看到您的广告里,也提到iPHONE设备,iOS系统也有这类需求吗?

董海峥:游戏都是双平台的,一般厂家都是先出安卓版,所以压测安卓会多,不过iOS这块我现在也有2000人的团队了。

触乐:这个行业的同行多吗?我以前了解手游刷榜的公司,成熟的公司可能也就是10家左右,彼此都通气的。不知您这个领域的同行有多少?彼此间是否有交流?

董海峥:也是10家左右,互相也会通气。

触乐:您是否做过刷榜公司?以及,您怎么看待刷榜这个领域?是不是技术含量更高?

董海峥:刷榜是双刃剑,有的产品不刷榜很难在市场上获取真实用户,但刷榜成本比较高往往都被大公司控制,小的CP很煎熬。

星游的工作人员正在为一款不愿透露名字的游戏进行数据测试
星游的工作人员正在为一款不愿透露名字的游戏进行数据测试

在采访结束时,记者也问到了董先生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成立公司。他回答说:之前没有做公司,都是个人和团队签合同,或者和别的公司代签合同,而随着队伍的庞大及新兴业务的增多成立自己公司会更方便服务于市场多元化的需求。

而在对CP开发商的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使用“刷数据”服务的开发商并不太多,并且大家对这个话题多少还是有点讳莫如深——一位CP的负责人对记者说,这就像是问一群男人其中有多少人逛过夜店。这个比例可能很高,也可能不高,但逛过夜店的人通常都不会大声吆喝,而没有证据则大家一般默认是没有的。换句话说,没有CP以和“刷数据”的公司合作引以为荣。

在采访的最后,记者也问道董先生,他所从事的行业领域是否存在法律风险。他的回答简单而肯定:“这点不涉及到法律风险。”

0

记者 生铁

post-boy@263.net

我从事的职业只比媒人多个“体”字。

查看更多生铁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