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游戏作恶指南(三):衣冠楚楚的淘金者

“我爱的是钱而不是应用。我压根就不关心应用本身,对我而言开发应用只意味着从中获得的收入……我将应用视为投资、财产,但绝不会将梦想、热情和‘灵魂’注入应用开发之中”。

编辑张帆012014年03月02日 17时00分

对于应用炒卖的从业者而言,这份事业及其所带来的收入皆是正当、体面的。一些微妙的区别可以轻易回避这一群体可能遭受的指责——例如Carter Thomas就曾通过批评俄罗斯应用开发者Anton Sinelnikov的山寨行为来为彼此的事业创造出高下之分:后者是iOS游戏市场中臭名昭著的开发者之一,他曾在2012年初连续山寨数款当时的热门游戏,并以易构成混淆的命名误导用户,例如Plant vs. Zombies(山寨Plants vs. Zombies)、Temple Jump(山寨Temple Run),Tiny Birds(山寨Tiny Wings)。这些欺诈应用在通过苹果公司的审批之后,于App Store中肆虐长达一个月之久,直到英国卫报撰文抨击此事,这些应用才遭到下架处理,而Anton Sinelnikov的开发者权限也随之遭到封禁……至于他与Carter Thomas的区别?至少Carter Thomas没有被苹果公司封禁权限,甚至没有引起过原作开发者的注意。

Anton Sinelnikov的部分作品,在2012年2月的一次“集中清查”后销声匿迹
Anton Sinelnikov的部分作品,在2012年2月的一次“集中清查”后销声匿迹

颇为有趣的现象是:这一群体提倡通过换皮和植入海量广告以愚弄用户的可疑道德立场,是以对法律与制度的崇尚为基础的。Carter Thomas及其同僚会在亲自撰写的教程与心得中频繁强调炒卖的合法性、如何规避潜在的法律问题,以及当前制度(尤其是App Store的审核制度)对于这一模式的认可。

“在未得到他人许可的情况下,采用他人的框架(framework)或源代码开发应用是违法的,在着手换皮之前,你必须先得到相应的授权……需要注意的是:即便是获得了授权,也不意味着你可以为所欲为。你仍会受到特定的条款约束,例如不能将该框架再次向他人出售,或是不能将该框架冒充为自己的作品……基于对原创性的顾虑,换皮行为可能会遭到指责,但现实是诸多企业似乎对此并不在意,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用户也并不在意……对于以Sinelnikov为代表的不加掩饰地山寨游戏的开发者,那些正规的游戏开发者曾怂恿苹果以实际行动反对他们,但苹果并没有就此问题发表过任何声明。”

“从零开始进行创作需要大量的时间,就如同从地基开始搭建一所新居,但你也可以选择立即入住其他人已经盖好的房子。根据我的所见所闻,没什么能够保证亲手盖房子能够为住户带来更好的结果……”

Carter Thomas曾如此引用同行Tim Buchalka的发言为自己的事业辩护。现年50岁的Tim Buchalka是应用炒卖行业内的先驱和异类:他并不像大多数同行一样对程序一窍不通,而是一个拥有25年从业经验的资深程序员,这意味着除了能够在应用程序的源代码方面实现自给自足之外,他还会为这个行业输送燃料。2013年11月,Tim Buchalka甚至为这份事业撰写了一本教程,在Amazon的Kindle平台上以9.99美元的价格出售,在寥寥无几的书评中,有读者严厉地抨击了鼓励开发者为应用换皮的行为,面对“山寨”的指责,Tim Buchalka做出了这样的回应:

Tim Buchalka的著作:如何更快、更便宜地让你的游戏上架App Store——而不需要编程或美术技巧
Tim Buchalka的著作:如何更快、更便宜地让你的游戏上架App Store——而不需要编程或美术技巧

“我完全认同‘山寨(clone)行为是有害的’这一观点。但换皮(reskin)与山寨行为完全不同,换皮并不偷窃任何人的想法——山寨意味着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复制其他人的作品、图像和音效,并试图将他人的作品冒充为自己的,而换皮所涉及的是通过有良好信誉的网站购买正规的源代码,通过全新的主题、图像与音效做出一款新游戏。换皮行为并不构成偷窃,没人会因此遭到山寨,程序员和美工会为他们的创作而获得报酬,音效亦是通过正规途径购买所得……如果你有节操地(ethically and properly)进行换皮,为玩家着想,并致力于为他们创造良好的游戏体验,换皮就会有非常出色的表现,而苹果也会乐意接受你的游戏……苹果公司允许换皮的现实足以充分说明换皮的合理性。”

就这样,基于这一行业所崇尚的规则,换皮行为的山寨嫌疑被洗得干干净净。为了进一步与规则所不容的行为划清界限,Tim Buchalka还顺便提到了该行为会遭到滥用的可能性,并且立场鲜明地对此表示了反对——部分开发者可能会铤而走险,通过大量劣质应用向App Store注水(spamming)。

“注水”这种行为在论坛上被称为灌水,在广告界被称为群发垃圾邮件……这意味着同一件事:通过大量缺乏营养(很有可能没人需要)的内容填充人们的视野。在App Store中,注水意味着高产量的低品质应用,而这正是应用炒卖行业所面对的另一项指责。

Tim Buchalka亲手换皮的两款应用
Tim Buchalka亲手换皮的两款应用,前者名为Kamikaze Bike Racer,后者名为Kingdom Prince,

2014年1月14日,AOL传媒集团旗下的非官方苹果网志(The Unofficial Apple Weblog,TUAW)在这个标题下报道了一位应用炒卖者的所作所为:《某人为了找乐子向App Store注水,而且还赚到了2800美元》。

报道的对象Gabriel Machuret在2013年11月10日于App Store上架了自己的第一款应用,为了“找乐子”和追求快捷的收入,他满怀热情地投入了炒卖事业,通过一家位于菲律宾的廉价外包工作室,在20天内基于相同的源代码换皮提交了35款应用,其中6款遭到了苹果公司的拒绝,29款得以成功上架App Store,应用换皮的平均成本仅为60美元,而成功上架的应用在两个月内所获得的广告收入为他创造了2892美元的净利润。他甚至公开承认这些应用的品质不佳,代码亦不理想,甚至有完成必要的测试和修正,但在经历一连串的鲁莽与疏漏之后,他的实验却大获成功,接着就宣告以更高的效率投入了更多应用的炒卖流程之中。

“我爱的是钱而不是应用。我压根就不关心应用本身,对我而言开发应用只意味着从中获得的收入……我将应用视为投资、财产,但绝不会将梦想、热情和‘灵魂’注入应用开发之中……”

这位成功者和成功学的传教者对于TUAW的报道非常不满,他拒绝承认自己的行为构成了注水:“这些应用得到了苹果公司的批准,通过了人工审核的流程……人们通过搜索找到了一系列应用,然后下载了我的应用,他们得到了应用描述所许诺的内容,他们玩到了游戏,并且相当受用。”

在应用炒卖事业之外,Gabriel Machuret(左)还热衷于公益事业。2014年2月初,Gabriel在乞力马扎罗旅游登山期间为当地孤儿院捐献了一头牛
在应用炒卖事业之外,Gabriel Machuret(左)还热衷于公益事业。2014年2月初,Gabriel在乞力马扎罗旅游登山期间为当地孤儿院捐献了一头牛,费用约300-350美元

就像Tim Buchalka所强调的换皮与山寨行为的区别那样,Gabriel Machuret也为区分换皮与注水找到了突破点:传统意义上的注水意味着用户被动接收垃圾信息,而他的事业致力于为用户创造通过主动搜索和挑选获取的内容。

归根到底:如果一切都是用户自找的,我们如何能够谴责开发者的作恶呢?

0

编辑 张帆01

zhangfan@chuapp.com

Haters gonna hate, losers gonna lose.

查看更多张帆01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