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复苏的赛事和停滞的我

矛盾的心情。

编辑杨宗硕2022年05月10日 17时0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今日无图/小罗

上个周末虽然只放了一天假,但我也算挺开心,因为看了很久国外“宝可梦”比赛的直播。这些比赛跟我们阔别有一定时间了,疫情来之后,很多之前在线下的东西都被迫转成了线上,跟游戏相关的就是线下展会和比赛,要么线上举行,要么干脆取消了。

展会今年依然不怎么乐观,E3彻底放弃了,准备明年再见。也挺好的,线上展会的确没什么意思,去年Take-Two给大家上网课的直播伤害了不少熬夜等新消息的人,今年倒也不用再受苦一次了。

永远忘不了这8个人……

线下比赛倒是有点复苏的迹象,去年的Ti和S赛都摇摇晃晃办起来了,今年看起来也能如期举行。我关注的《星际争霸2》也在摸索中打了一届线下无观众的比赛,“宝可梦”这边恢复了暂停两年的线下活动。

上个周末,“宝可梦”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巴西若因维利、西班牙毕尔巴鄂和日本横滨组织了比赛,我从早上看到夜里……同时挂念着自己没写完的稿子。

说心不痒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有点竞争力的选手,被锁在家里看别人比赛是件伤心事,而且还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听说简体中文的“宝可梦”卡牌要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上官方比赛。

印第安纳波利斯的比赛有1010人参加,决赛是两个新生代选手,大概19、20岁的样子

在2020年的疫情期间,我闷在家里打了不少线上大大小小的比赛,大部分都是第三方的。我们这不是官方赛区,因为账号区域原因,我很少能参加官方比赛,即使线上也一样。

因此,我一直在等正经代理的简体中文卡牌,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等,年年说有,年年又飞快过去,像是在等待戈多。有时候我在想,我还能快快乐乐地保持竞技状态多久呢?一个跟我一起玩牌的朋友要搬去上海工作了,又要了孩子,不知道还会剩多少精力在打牌上。

这个项目不太能全职养活自己,就算是世界顶级选手,也基本上是靠签签赞助商、直直播过活,奖金榜的历史第一人拿了8万美元,在外国收入高点的话,也就是一年的工资。

我总在焦虑这件事,不是说怕自己没时间玩,是怕有一天不想保持这个竞技状态。王小波说他21岁时候觉得没人锤得了他,我现在——至少在玩游戏和打牌上——还在这么认为,虽然我早已不是21岁了。

我们这边有几个选手,打“宝可梦”电子游戏对战的,玩得非常好,留学或者专程去国外打官方比赛也出过成绩,我特别羡慕。卡牌组目前还没有国人出太好的成绩,我想当第一个。大部分时候我都更习惯隐匿在镜头背后,但在聚光灯下举起奖杯几乎是每个孩子小时候的梦想——我自觉当不了科学家和航天员了,但拿起一座奖杯还是有希望的。

VG(宝可梦电子游戏)项目里,我们这边的选手还有一定竞争力

但在这一切到来之前……我仍然需要等待,漫长的等待和蛰伏,并且相信这个过程会让自己变得更好。我有时候还会想起两年前千人比赛拿到前50名的夜晚,当拉开窗帘时天已经完全白了,我出门吃了麦当劳的早餐,回家喝了一罐冰箱里的汽水,一觉睡到下午6点。那是我最无忧无虑的时刻,也是最后的能让我放松下来的日子。

我始终觉得当时出的成绩和那段放松的时光极其相关,那可能是我精神状态和竞技状态最好的时候,一个搁置的未来和纯粹停滞的当下。而现在我一边写着这篇夜话,一边寻找着受访者,同时打开音乐,试图让自己保持专注,却适得其反。

总之我还在等待着,等待一切事情的转机,并且安慰自己,相信它们会来。

0

编辑 杨宗硕

专注于报导新闻和大家都关注的事,但偶尔也写点别的。热爱宝可梦胜于其他系列,并花费了一些时间试图成为宝可梦卡牌世界冠军,暂时还未成功。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