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可梦大集结》:科学家会武术

谁也挡不住。

编辑杨宗硕2021年07月22日 20时56分

1.

我还记得《宝可梦大集结》公布的那天。那是差不多一年前,2020年6月24日,任天堂召开“宝可梦”新作发表会。当时很多人形容,“这是一场令人失望的发布会”。

这种评价很容易理解。在过去的几年里,“宝可梦”系列基本保持着一两年出一款作品的节奏,玩家们也习惯了这个节奏。与此同时,又或许是“Let’s Go”系列和《宝可梦:剑·盾》没能满足众人的期待,在《宝可梦:剑·盾》DLC缓慢展开的那段日子里,玩家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期待一个真正的宝可梦续作——尤其是《宝可梦:钻石·珍珠》的重制版。

所以,在2020年的“宝可梦”直面会上,大家都抱着几乎相同的期待。他们想象着闪耀光芒的封面神兽“帝牙卢卡”和“帕路奇亚”从帷幕后穿过,带来新作的消息。

但新作可能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宝可梦公司的石原恒和先生向观众展示了一条宣传片,宣传片上接连出现不同世代、不同类型的“宝可梦”游戏,最后公布了即将到来的新作品——《宝可梦大集结》。

《宝可梦大集结》的确值得单独开一个直面会

坦率地说,一款“宝可梦”主题的MOBA,这听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期待过一款“宝可梦”主题的MOBA——反正我有过。这么多年来我们玩到的正作几乎都是经典回合制战斗,这很棒,也很让人熟悉,但为什么不能做成一款MOBA?动画和游戏积攒下数百只各具特色的宝可梦,这是天然的英雄池。就连技能都是现成的了。皮卡丘和十万伏特!喷火龙和喷射火焰!几乎从任何角度而言,这种合作都没有任何问题。游戏行业最伟大的IP,和游戏行业最成功的MOBA游戏开发者的组合。

一直以来,随着游戏性能的演进,业界对游戏狂想家(Game Freak)的技术能力就愈发怀疑。这种怀疑从3DS转移到Switch平台后更加凸显,天美工作室群的加入当然能解决这个问题。说起在移动设备上的MOBA开发经验,坦率地说,出品了《王者荣耀》的天美不说是第一,也稳稳位居世界前三。所以你看,一边边有技术和MOBA开发经验,另一边的办公室里能养皮卡丘。两大强者伺候玩家一个人,这点福分还小吗?

但在那次发布会上,《宝可梦大集结》的消息令宝可梦爱好者们非常失望。我同样能理解这种失望。一方面,对真正的宝可梦爱好者而言,分支作品当然不错,《Pokémon Go》《宝可梦咖啡馆》和《Pokémon Smile》都不错,但它们不能代替正作,绝对不能。另一方面,当一次合作,抛开那些明显属于成见和愤怒的预测,当任何人都能清晰地说出这次合作会很成功,以及有哪些成功的理由之时,所有人心中又会同样出现“不成功”的原因列表,从而产生不安。

《宝可梦咖啡馆》很好,但不是主菜

但当真正玩到《宝可梦大集结》的时候,我失望吗?其实一点也不。

MOBA类型不断发展,从《魔兽争霸3》RPG地图的洪荒时代到如今,玩家经验的积累是相当重要的一环。但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也形成了游戏的门槛,老玩家对游戏的理解和操作随游戏时间不断加深,形成对新玩家的优势。到了现在,一个新玩家是绝对不敢贸然踏入“DotA”的地图的——就算他懵懵懂懂地跑进去,也会在满屏问号面前遭受人生的巨大打击,然后黯然离场。我身边的不少人就有过这种惨痛经历,心灵受损,并从此之后再也不玩“DotA”。

究竟什么是一款好MOBA呢?我们拥有过太多成功的产品,《DOTA 2》的TI是电竞界奖金最高的比赛,《英雄联盟》占领了宿舍和网吧的每一个角落,《王者荣耀》统治了几乎整个移动端市场,还有最新的《英雄联盟手游》……似乎每个成功的MOBA游戏都能分析出一些闪光的部分来,但它们又不完全一样。

而具体到《宝可梦大集结》这款游戏,“和谐”看起来比“硬核”看起来重要一些。它需要同时兼顾宝可梦粉丝、MOBA玩家和对二者都有了解,却都不熟悉的用户们。考虑到“宝可梦”IP的全球性,地区差异也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一些国家,比如说日本,那儿“宝可梦”氛围浓郁,但MOBA整体水平却相当不堪,还有些地区完全相反。所以,面对这样的组合,一个全世界顶级的游戏,和一个全世界最炙手可热的游戏类型,它们到底要如何融合?如果有一条线要画在平衡的地方,那么这条线到底要出现在哪里?

所以,很显然,《宝可梦大集结》面向的是这样一种玩家:他们没怎么玩过MOBA,或者不太受得了古典MOBA游戏的快节奏和高压力。他们喜欢宝可梦,或者至少知道宝可梦——这就是这个游戏的玩家基本盘。就算是你没玩过MOBA游戏,没玩过任何MOBA游戏,你也不会在《宝可梦大集结》面前困惑太久。

天美看起来相当知道如何取得这种平衡。具体到游戏而言,取消装备、三路并做两路、以分数决胜。自动瞄准,在简化操作的前提下小心翼翼地加入一些需要中高端操作的宝可梦和技能——但就算你完全不碰右摇杆也没问题,就算你无脑攻击按A攻击,也会觉得自己是只厉害的宝可梦!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宝可梦大集结》也对宝可梦世界进行了大幅度简化。就像MOBA游戏类型一样,“宝可梦”系列也在逐渐变得繁杂。对战从单打到双打,从“物特一体”到“物特分家”。宝可梦的数量也从最初的151只增长到了现在的898只。游戏系列拖得越长,进入的门槛就越高,宝可梦公司同样清楚这一点。今年已经是“宝可梦”系列的25周年了,在面对一个积淀了25年的游戏系列时,新玩家总会有点慌张,哪怕它主打的是轻松愉快。这时候,一个门槛低的、不需要认识多少宝可梦的MOBA游戏显然是个拓展市场的好选择。

2021年是“宝可梦”系列25周年

所以,在《宝可梦大集结》中,没有复杂的属性克制,没有特性,没有性格,没有个体值,没有种族值。简单来说,别看游戏里的宝可梦五花八门,但他们的特性被大幅度抽象了,游戏里真正和“宝可梦”有关的设计只保留了进化和招式,除此之外,一概没有。

但作为一个真正的宝可梦爱好者,我并不反感这种设定。《宝可梦大集结》同样试图保留那些最吸引人的部分,用来吸引和接纳数量更大的玩家——门槛降低,再降低一些。它似乎无意取悦最重度的宝可梦粉丝,也不太在乎最重度的MOBA游戏玩家。它可能希望做出一个让所有人——包括小学四年级学生或家庭主妇们——都能玩得开心的游戏。说真的,抛开技术的部分,就算是任天堂要做个“宝可梦”MOBA游戏,也一定不会是无数系统并行、艰深晦涩的版本——或许系统也会有点复杂,但他们一定希望轻度玩家们可以体会到游戏的快乐。

2.

说说付费吧。开服第二天的早晨,我发现每个昨天玩了《宝可梦大集结》的同事都付了费——每一个。宝可梦粉丝的付费能力从来都是世界顶级的,这也是“宝可梦”作为世界第一IP的自信。不过宝可梦玩家的习惯一直是买断制付费——买游戏、买卡牌、买毛绒玩具、买无数种类的周边。最近几年,宝可梦的确也在探索移动端游戏市场,《宝可梦大师》《宝可梦咖啡馆》《Pokémon GO》……《Pokémon GO》也一度登上了付费榜单的顶端。

但是具体到《宝可梦大集结》的游戏中,让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游戏本身的付费设计——我不确定作为一个浸淫在免费游戏环境中足够久的人,我的价值观是不是有一些变化。

一方面,《宝可梦大集结》的付费点基本秉承了MOBA游戏的传统思路——重点在角色和皮肤,对于直接影响角色强度和战力的付费点设计得相当克制。基本上付费点集中在4类,宝可梦的外观皮肤、训练家的外观皮肤、解锁可操控宝可梦,以及对战通行证。当然,游戏也有相当慈眉善目的点,大多数东西用游戏内货币就可以购买,所以如果你想攒钱,你就攒钱,没问题。但另一方面,你知道,那些付费点和付费设计如此打动人心,只需要一点小钱就可以让你的快乐加倍!以至于我发出了“这外国人怎么顶得住啊”的感慨。

“这外国人怎么顶得住啊?”

你怎么能抗拒这种诱惑?首次充值中前4个选项首次购买都会得到买一送一的待遇——相当于5折。你几乎是心甘情愿地付钱,并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游戏中的付费设定透露着一种成熟的味道,3种(或者说4种)游戏货币,切碎并分散到各个角落的付费点。有时候,在游戏中看到某个付费点(比如强化携带装备),我会发出由衷感慨,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站在大海边缘眺望海洋——你敬畏这个系统的幽深。但另一方面,实事求是地说,这个游戏里付费的点的确也不多,换言之,玩家的消费是有一个大致上限的,据我的粗糙预估,目前的版本中,如果你想要买下所有的付费道具,差不多需要2000人民币左右。

但仍然有许多让你觉得“不交钱还是人吗”的选项,比如说不同的宝可梦,不同的宝可梦皮肤——你不想给自己来一套古月鸟套装或卡比兽套装吗?前者1523宝石,折后仅需1370宝石;后者616宝石,折后仅需554宝石!如果你首次购买第四档宝石包,158港币(因为我是港服商店)可以得到2440枚宝石。

60元人民币给自己的训练师化身来一套古月鸟套装,这究竟算不算值得?或许是,或许不是。从我个人来说,这可能贵了一点儿。当然,你也可以攒钱。古月鸟套装需要13700单位的“亿奥斯券”,游戏中的说明是“通过排位赛等级报酬、活动等方式获得”。到目前为止,我玩了大概4小时,持有的亿奥斯券数量是2390。

想象一下自己进入了圣诞节的宝可梦主题商店,里面有琳琅满目的商品,毛绒可达鸭、等身高卡比兽,有20种表情的皮卡丘和拟真鲤鱼王。所有的东西都在吸引你的目光,而这个商店正在打5折。你很容易就抱了一堆宝可梦走出店门,而直到很久以后,你可能才会发现自己消费了多少钱。

谁能抵御住宝可梦中心的魅力呢

至于我,我买了新的宝可梦,也快乐地购买了“对战通行证”,豪华版。我的同事们跟我也都差不多。到了现在这个年头,我的确不想过多讨论“免费游戏的原罪”。在我看来,《宝可梦大集结》几乎集合了国内网络游戏开发者在免费游戏上探索所取得的最高成就。就在几年以前,我还执着地觉得许多所谓“免费游戏”的盈利方式是先带给玩家等待或痛苦,然后让玩家付费解除痛苦——但现在,经过长时间的发展,经过无数天才前赴后继的努力,我必须承认,他们真的找到了另一条路。现在一些免费游戏的付费点已经进化到一种相当精妙的程度,他们真的可以让玩家不付费很快乐,付费更快乐!

是啊,付费更快乐。这还只是在Switch上,在不久的未来,《宝可梦大集结》还会登上手机,更没有门槛。我看了一下日本玩家们的感想,整体来说,整体评价还行。当然有一部分人觉得这种免费模式不合意,但是我没有看到太多对付费模式的抱怨。

3.

最近十来年,电视上不再能轻松看到“宝可梦”动画了,“宝可梦”的人气在小朋友的圈子里不断下降。皮卡丘是一个符号,但皮卡丘之外呢?《宝可梦大集结》最初的教程结束之后,游戏会给玩家提供5个起始宝可梦,包括皮卡丘、喷火龙、卡比兽、烈箭鹰和白蓬蓬。这有点像是正统作品里挑选“御三家”起始宝可梦的过程。但同事们不太能认出所有的宝可梦,前3只第一世代的还好说,烈箭鹰和白蓬蓬就不太叫得出来名字了。至于还没解锁的甲贺忍蛙、闪焰王牌,虽然是各自世代的“御三家”,但辨识度依旧不如第一世代的卡比兽、魔墙人偶和怪力们。当然,能有一个游戏让更多人看到宝可梦,喜欢宝可梦,自然是件好事。

我们小的时候,总会幻想一些不存在的游戏——宝可梦即时战略、斯内克捕捉雄火龙,或者迪亚波罗大战凯瑞甘。知名IP之所以受人喜欢,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角色们有血有肉,能给玩家以陪伴和温暖。在这个时代,一个角色只有强度是不够的,人们更愿意为了情感联结买单。

大洋彼岸的日本玩家狂野地爱上了《宝可梦大集结》,赞美之词在推特时间线里望不到头,反对的声音只有寥寥几笔,甚至没凑齐一页。考虑到游戏历史上的原因,日本玩家一向不爱玩PC游戏,MOBA是离他们最远的类型之一,这些玩家很显然喜欢《宝可梦大集结》。

在我们这儿的情况有些不同。在部分日本玩家还在说“这游戏好难”的时候,经历过《DotA》《DOTA 2》和《英雄联盟》的国内玩家们对《宝可梦大集结》的低门槛感到无趣。但是这样的,朋友,他们从一开始就想要做一个面向全球玩家的游戏呀。如果你也有“宝可梦”这样一个IP,有游戏,有出版物,有电影,有全球范围内无数的玩家,你当然也不会自我限制,把眼界放在“某一类玩家”上,不是吗?

触乐的训练家们也组成了“车队”一起玩

我们获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截图丢失了,这是唯一留存的战绩截图

这篇文章的名字叫“科学家会武术”,在我的家乡,这是一个短语的前半部分。这句话的全文是“科学家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它的意思是,当一个人既有知识,又有武力的时候,他就特别厉害。具体到《宝可梦大集结》上,“宝可梦”是游戏世界里最大、最有影响力,也最具商业价值的IP,而天美是移动端MOBA品类下最好,也是最有经验的制作者——这两者甚至都可以不加“之一”。

所以,当他们开始合作,而且没有那种急功近利的“我们先来赚一票快的”的想法时,做出的产品会是什么样的?我当然曾经想过“宝可梦”和天美的合作能够产出一款什么样的产品,但现在看起来,它的确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

1

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