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导演剪辑版再临

重制版、复刻版、重铸版、经典版、导演剪辑版……

编辑杨宗硕2021年07月06日 17时0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对马岛之魂》要出“导演剪辑版”了。在几周之前的E3发布会上,《死亡搁浅》宣布了差不多的决定。

导演剪辑版在电影业界是个老传统了,后来发展到了游戏界。有些游戏开发者们也实在想往电影上靠,电影里有导演,游戏里也要有导演;原来游戏中也许“电影化叙事”不太够,再来个“导演剪辑版”才吃得饱,甚至要学电影加入导演评论音轨。进入2021年,导演们可真没少剪,游戏方面有最近的《对马岛之魂》和《死亡搁浅》,再加上年初的《极乐迪斯科》。当然,最重头的导演剪辑版还是出现在电影领域,比如几个月前的《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

我还算挺喜欢导演剪辑版的,至少在电影上是。我最爱的《银翼杀手》有7个版本,雷德利·斯科特的导演剪辑版是其中最好的。至于《正义联盟》和《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我倒是兴味索然,完全没有看。

《银翼杀手》的女主角瑞秋,她真美……

换到了游戏上,情况可能要发生一些变化。首先还是要明确一件事——某某版本,这算是导演剪辑版吗?

游戏不同版本乱起名字的事相当常见,首先是很多人分不清的“重制版”(Remake)和“复刻版”(Remastered),前者的“重制”代表“重新制作”,基本上算是以新技术做个游戏,讲一个老游戏的故事,像《最终幻想7:重制版》就是个好例子。当然,它最近又出了个新版本《最终幻想7:重制版 Intergrade》,这个就是瞎起名字的典范了……

过往的触乐夜话谈过这个问题,相比于“重制版”较大的时间跨度和几乎都是完全重新制作的力度,“复刻版”和原版间隔的时间一般不太长,即时间隔很久又复刻的,也几乎没有重写代码、更换美术素材,通常是前一世代的游戏复刻到后一世代,内容不太会有变化,变的顶多是帧数和分辨率。为了区分版本,我们一般管它叫“高清移植版”。像是当年为了给初出茅庐的PS4撑场面,PS3世代的不少经典游戏都出了复刻版,《最后生还者》《战神3》等等,“神秘海域”系列还把三部曲打了个包,叫《神秘海域:内森·德雷克合集》(Uncharted: The Nathan Drake Collection)。

最开始,游戏厂商们还是老老实实的,该写重制写重制,该写复刻写复刻。两者混用,甚至是搞个“重置版”的错字出来,也仅限于部分媒体。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两个朴素的词已经无法满足一些开发商了,他们想要更酷的,比如——《魔兽争霸3:重铸版》(Warcraft 3: Reforged)和《魔兽世界:怀旧服》(World of Warcraft Classic)。

“重铸版”这个词听起来还挺酷的

因此,当《对马岛之魂》说要推出导演剪辑版的时候,我心里头是有个问号的——导演是谁?

在《死亡搁浅》上,问题就没那么大。可能是因为小岛秀夫的明星效应和他一贯的电影导演倾向,起码我在潜意识里的确认为《死亡搁浅》的“导演”是小岛秀夫。而《对马岛之魂》呢,谁是Sucker Punch Productions的老大?谁是《对马岛之魂》项目的真正主脑?在《对马岛之魂》的制作人员名单里甚至没有“导演”这个职位……

在导演剪辑版的定义之外,时间也是个严重的问题。我恨不得每天看一遍的《银翼杀手:导演剪辑版》117分钟,被猛批评太长的《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242分钟。如果你在某个休息日早上10点醒来,打开电视,播放《银翼杀手:导演剪辑版》,并且在戴卡德和罗伊决战前点一份外卖,就能在中午12点吃饭,享受美好的作息。

但《对马岛之魂》——有点惭愧的是,由于实在没功夫玩,加上老版本PS4运行得有点吃力,我直到今年才从积灰的游戏堆里把它翻出来。我算半个完美主义玩家,想把所有任务都清了、收集都做了,再推进主线。30小时的存档依旧停留在第三章开头。然后,“导演剪辑版”就来了。

如果有《对马岛之魂》原版游戏,可以花点小钱购买导演剪辑版升级包,究竟买不买呢

这就有些尴尬,如果我想结束游戏,主线很快就能推完。哪怕花30美元升级了PS5导演剪辑版,也不过是用3D音效和自适应扳机收集蒙古珍宝和战旗罢了。《对马岛之魂》是个好游戏,我想用PS5玩它最好的一个版本,但即便是全程只打主线,穿插着做做重要的支线任务,也要10个小时以上,真是悲伤。

如果你在某个休息日早上10点醒来,打开PS5,购买30美元的《对马岛之魂》导演剪辑版升级包,然后拼命游玩,并且在境井仁和蒙古大汗第一次决战前点一份外卖,就能在夜里2点吃饭,享受不太美好的作息。

0

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