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漫长的告别

无忧无虑的时光结束了。

编辑杨宗硕2021年06月25日 17时24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我突然想起球棒忘了带回来了……(图/小罗)

最近一两个月,学校里的那些话题总挂在人们嘴边,前天高考出了分数,转天毕业生就要离开。昨天我独自搬了家,从学校把所有的东西带回来。我家的屋子很小,堆满了各式各样不舍得扔的东西,再加上刚带回来的,连下脚的地方都少得可怜。

我不太爱扔东西,总觉得它们上面附着点灵魂似的,扔了像是抛弃一个生命,哪怕它只是个纸箱子。当然,纸箱子也确实有不扔的理由,它们都是模型、游戏主机、TCG卡牌的包装箱,似乎很多人选择留着它们。一是卖二手的时候方便,二是……包装也是商品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嘛。

我的确不太擅长告别,不仅是不爱扔东西这种事,还有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告别。

很久前我看《三傻大闹宝莱坞》的时候,主角阿米尔·汗——对不起,他演什么我都只会记住演员自己的名字,维基百科说这个角色叫“兰彻”,但我完全忘记了,两个配角“法尔汗”和“拉杜”却记得很清楚。总之,兰彻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了直接失踪,改名换姓,谁也找不到他。我当时还不大,在上中学,也没经历过太多的离别,看不太懂,却大受震撼。

中间的就是阿米尔·汗,可能是最出名的印度人之一。演员出名后似乎总会面临相似的问题,你还记得刘德华在《无间道》里的角色叫什么吗?

那时候我觉得,“这样的告别真酷啊”。没想到后来,大概是5年前,我真的干了一次差不多的事,不过也留下了一点遗憾。因此,这次毕业我就跟所有普通人一样,拍拍肩膀,转头抹抹泪水。音乐播放器随机放了一首达闻西的《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虽然真的不知道下次相见是什么时候,但我总觉得会有这么一天的,也会有那么一个地方,没有黑暗。

更小的时候,我每天都在看漫画。有一天看到了那集著名的《再见,哆啦A梦》。那一篇是讲哆啦A梦有一天必须要回22世纪去了,但他却放不下野比大雄。你知道,在99%的时间里,大雄都是个无比依赖哆啦A梦的小孩。但那一天夜里,为了让哆啦A梦能安心地回到属于他的22世纪,大雄主动去挑战胖虎。虽然跟往常一样被打得遍体鳞伤,却总能爬起来继续打,直到胖虎丧失战意。

“所以,请你不用担心,哆啦A梦……”

看到大雄战胜胖虎之后,哆啦A梦就安心回去了。这是流传已久的《哆啦A梦》“大结局”之一,事实上,藤子·F·不二雄确实想在那时候结束漫画。如果放在平常时候,我应该会把一年份的眼泪流干——看连载的日本小学生们确实要把眼泪流干了,他们以为《哆啦A梦》已经结束,自己的童年也跟着消逝了。但我看的是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哆啦A梦》单行本,这一篇位于单行本第6卷的结尾,而第7卷和后面的一整套漫画都在我书柜里躺着,大大削弱了我的阅读体验……

虽然如此,谈到“告别”的时候,我仍然会第一个想到它,想到大雄挥舞拳头冲向胖虎的夜晚,想到一觉醒来发现陪伴自己已久的朋友已经离去的事实。

由于疫情影响,我在校的时光似乎只有两年半。当我正期待着美好的“下半场”开始之时,一切似乎都像按下了快进键。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只留下一个漫长的告别。这么说来,我从未好好地,不留遗憾地告别过……但人生总是充满遗憾的,不是么?

2

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